矮額!就這樣「推」...很快的!

黑夜的曙光中篇     

前情提要:

往生三十幾年的陳嘉嘉居然意外的遇到第一個活人?小娜,而他似乎愛上了她?

而他同時又跟他的兒時玩伴「小清」有些不愉快...他們兩個人是否就此不再說話了呢?

點擊下圖返回「上篇」

黑夜的曙光上篇  

故事開始:

5.

 

這時躺在充滿腐臭味草原裡的小清,正做著一場夢,他夢到生前和嘉嘉一起到後山的樹林裡玩耍。蔚藍的天邊掠過幾片如棉花潔白般的雲朵,空氣中滿是大自然生意盎然的氣息,鳥兒啾啾鳴叫,幾隻松鼠穿梭在樹枝間。

 

嘉嘉跨坐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頭,小清正從下方的樹幹攀爬而上,「小清!快點啦!上面的風景好美喔!」

 

「好啦!我快到了,等等我!」殊不知,話才一說完,腳才剛踏上右側的樹枝,便突然打滑,他慘叫一聲,上頭的嘉嘉一聽到他的聲音,便迅速的伸出雙手,剛好抓住小清的右手,使他整個人懸掛在距離地面約七公尺處的半空中。

 

「嘉嘉…不要放手呀!」小清仰起頭,發現嘉嘉瞪大的雙眼滿是憤怒與淚水,激動的他緊緊咬著嘴唇,似乎正壓抑著內心那宛若惡浪般奔騰的情緒。

 

「小清…你為什麼騙我…」

 

「我…我騙你什麼?」

 

「你說…如果我跟你一起走,就永遠都不怕寂寞也不怕無聊了…」

 

小清看著自己的手滿是緊張的汗水,他擔憂的看著下方,原本離地只有七公尺高的距離,此時看起來卻深不見底,原本的土地被一片黑色霧氣籠罩住。他感覺到嘉嘉漸漸鬆開抓住他的雙手。清新的青草味、鳥兒的啾啾聲、蔚藍的天空,此時都煙消雲散,似乎剛剛那場充滿大自然生命力的畫面只是個幻影。

 

「我沒有騙你呀!我們兩個不是在一起了嗎?而且我們都不會老,也不用擔心生老病死,這不是很值得開心的一件事情嗎?」

 

「胡說!你這個騙子!你只是為了怕你自己寂寞才把我騙來這裡!對不對!」

 

「我沒有!我是你的好朋友,我為什麼要騙你!」

 

嘉嘉漸漸鬆開自己的原本緊抓住小清的雙手,但額頭上的青筋依舊暴露,那是因為他憤怒的情緒造成的,「如果你不說實話,我就讓你落入下面的黑洞裡,讓你成為那些野獸的食物…」

 

「我…我…」小清支吾的說,瞥向下方,黑色霧氣中有不斷游移如漩渦般的氣流,還有幾雙血紅色的雙眼若隱若現,難道下面真的有吃人野獸?!

 

「我沒有騙你真的不要讓我掉下去!」小清近乎崩潰的說,語無倫次的他尖叫著。

 

嘉嘉鬆開雙手,小清隨著地心引力往下墜,掉進那滿是吃人野獸的黑霧裡,空氣在他耳邊呼嘯著,急促而刺耳的咻咻聲宛若狡詐的惡魔發出的奸笑聲,小清大聲吼叫著、尖叫著,只見跨坐在樹上的嘉嘉難過的掉淚。接著,黝黑的濃霧將一切籠罩著,只剩一片死寂。

 

驚醒的小清從草原裡跳了起來,汗水淋漓的他大口大口喘著氣,環顧四周,只有幾名如薄霧般的死者傻楞楞的看著他,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那草原還是草原,荒地還是荒地,山巒還是山巒,天空依舊沉甸甸,空氣依舊腐臭。

 

「媽的!什麼怪夢!你們看屁呀!」他輕藐的看著那幾個死者。

 

當小清轉身走向樹林時,腳下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響,他挪開右腳,發現自己踩到一片約十公分大的玻璃碎片。他詫異的撿起碎片,「玻璃碎片?這裡怎麼會有玻璃碎片?」。此時,耳邊卻聽到有細微的劈啪聲,他轉過身,兩眼在這片荒地上梭巡著,約一公尺處的半空中出現一個黃色的光點,「螢火蟲?」他嘟囔著,便朝光點走去。他才發現,那不是螢火蟲,而是一個裂縫,光是從裂縫的那一頭透進來的,缺口的大小剛好跟掌心裡的碎片符合。

 

「這是什麼東西?」他擔憂的望著那光點,不知如何是好,而那缺口又再次傳來劈啪的破裂聲,一道如閃電般的裂痕從缺口下方快速向下蔓延,接著四周出現許多宛若蜘蛛網般的裂痕。

 

驚慌失措的他正想要把手中的碎片塞回缺口,只見裂縫迸出宛若日正當中豔陽高照般的刺眼光芒,暖流強烈如颱風般席捲而來,他緊閉雙眼,雙手交叉在半空中,似乎擔心會有什麼東西衝出來撞上他,耳邊傳來宛若五雷轟頂的爆破聲響,那一整片像是玻璃彩繪的畫面應聲破裂,重重的墜落在地面,掀起一陣塵土。

 

當雙眼適應光芒後,他緩緩張開雙眼,眼前出現一條四公尺寬的馬路,原來剛剛的黃色光點是來自於兩側的攤販,耳邊儘是商人的叫囂聲,人群的吵雜聲,放眼望去,有賣炸雞、棉花糖、霜淇林、燒烤…整齊並列在兩側。

 

馬路上人滿為患,許多女生只穿著比基尼,男生穿著海灘褲,腳下脫鞋的啪啪聲此起彼落,男女老少的穿著是如此的清涼與隨意,小清看的目不暇給,這就是夏天呀!如此的生意盎然呀!

 

原來稍早前的香味就是來自於這些攤販,他的口水流了出來,「我的天呀!這是人間呀!我的媽呀!好熱鬧呀!」小清像個鄉巴佬開心的大叫。但四周的遊客根本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他走進人群,卻像透明人一樣穿梭自如,站在燒烤攤販前的他是如此的喜悅,中年老闆汗水淋漓的在雞腿上刷上烤肉醬,小清抹去自己嘴邊的口水,然後伸出手要拿取其中一隻棒棒腿,才發現,除了那些活人看不到他之外,連他自己也摸不到這真實世界的東西。

 

「為什麼!!我的雞腿!」憤怒的他不斷抓取那隻雞腿,雙手卻一直穿透烤肉架,他感覺不到熱,也沒有被燙傷,雞腿飄出碳烤時特有香氣,金黃酥脆的外皮是多麼的誘人,而他就像是望梅止渴般的無奈,突然間有個女孩將那隻棒棒腿取走。

 

「喂!你幹什麼!那是我的雞腿!」小清說,然後張牙虎爪般對著女孩揮動著雙手,但依舊徒勞無功。女孩瞪大雙眼看著那令人垂涎三尺的烤雞腿,接著便大快朵頤,大口大口咬著那鮮嫩多汁的雞腿肉,女孩因為太燙口而不斷呼氣。

 

「那是我的雞腿!妳不能吃呀!那是我的雞腿!!」小清歇斯底里般的尖叫著,看著別人把屬於自己的食物吃掉,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今天他會感到痛苦並不是因為吃不到雞腿,而是連這最基本「吃」的能力都沒有,他心想「只不過就是填滿五臟廟呀!」,小清好羨慕這人世間的一切,好想再次重新做人。

 

之後,將近有半個小時他一直游移在攤販間,但他還是兩手空空什麼也沒有拿到,此時飢餓卻像猛獸般在他胃裡亂竄,似乎就要把他的胃給吞噬掉。痛苦難耐的他聲嘶力竭般瘋狂大叫,拔腿就跑,穿透過許多遊客,一心只想要趕快躲離這喧鬧叫囂的熱鬧之地,即使人間再怎麼美好,他終究是個死人,只是個孤魂野鬼,想要享受天倫之樂,算了吧!誰叫他生前不好好珍惜,才會落得今日的下場。

 

小清徒步走在馬路上,燈火燦爛的夜市早已被拋在後頭,孤寂的路燈打著淡淡的橘紅色火光,一顆潔白無暇的月亮高掛在夜空,暖風徐徐,空氣中帶點海水的鹹味,他仰起頭看著這大自然的美景,一股悲痛油然而生,現在的小清,只想要再次拾回生命重新做人,但,這也只是個異想天開的想法罷了。

 

突然間,他依稀聽見一個奇怪的聲音,似乎是從前方那棟民宿傳來的,小清好奇的跑了過去,抵達門口時,門檻上掛著一個大牌子「水中央-峇里島特色民宿」。進門後,屋內飄著一股清新的香味,牆角的喇叭播送著輕快的音樂。屋內的裝潢大多使用原木設計,也擺放許多充滿異國風情的裝飾品。但他進來的目的並不是要參觀人間的民宿,而是為了要去尋找突如其來的奇妙聲響。

 

那聲音似乎有比剛剛稍微明顯一些,好像是某種樂器的聲音,他步上通往二樓的臺階,「那是鼓的聲音嗎?」喃喃自語的他走進右側第一間房間,雖然門房上鎖,但他依舊可以輕而易舉的穿透過去。然而,房內空無一人,外頭可以聽到遠處夜市傳來的細微聲響,似乎他要尋找的聲音並不是從這房間傳來的。於是他穿透過牆壁,直接走到隔壁房間,那鼓聲越來越明顯,當他走到最後一間房間的時候,那縈繞在耳裡的噗通噗通聲便證明他已經找到那聲音的來源了。

 

小清看到一個熟睡的嬰兒躺在床上,聲音就是從這裡傳來的,原來那不是鼓聲,而是這嬰兒的心跳聲,平穩而規律。嬰兒的胸膛隨著呼吸上下起伏,他走到床緣處,看到外頭的月光透過窗子灑落在地板上,而那嬰兒的身子居然呈現透明狀,難道是因為月色朦朧的關係嗎?他看到嬰兒的胸口有顆鮮紅色如寶石般鮮豔的球狀物,不斷閃爍著迷人光影,隨著心跳聲抖動著。

 

「這…這是什麼?好美喔!」小清的眼眸倒映著這閃耀迷人光彩的寶石,他伸出手穿透過嬰兒的胸膛,並且想要將這寶物佔為己有。小清用力的握住紅色寶石,想要將它從嬰兒的胸膛裡扯出來,就在這時,一股暖流透過他的掌心流竄全身,有一種莫名的力量灌進了他的身子,這是從來不曾有的感受,就像是那乾枯以久的大地有了雨水的滋潤般舒適,他感覺到自己充滿力量,也像是通了電的機器人,漸漸恢復原有的活力。

 

突然間,嬰兒張開雙眼瞪著他,緊接著只聽到嬰兒發出驚人的哭叫聲,無比尖銳且刺耳的聲音嚇壞了小清,他鬆開手,捂住雙耳,驚慌失措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朝窗戶跑去,突然間那股暖流又再次撲向他,接著他就像是被捲入龍捲風般整個身子被抽了出去。

 

他瘋狂的尖叫著,整個人飛向夜空,四周開始快速打轉,他感到頭昏腦脹,之後便昏厥過去。當小清再次清醒,便快速從地面坐起,環顧四周,夜空裡的月亮消失了,天空再次恢復黝黑的模樣,讓人流口水的美食香氣也消失了,空氣裡又只剩下腐臭味,他才驚覺,自己又回到無趣且毫無生命力的死亡世界。

 

「剛剛那個…是夢嗎?」小清喃喃自語,從口袋裡摸出那片五公分大的碎片,「我的天呀!那不是夢!我真的到人間了!嘉嘉!我找到去人間的方法了!」他欣喜若狂的大聲喊叫,從地面一躍而起,健步如飛的朝沙灘方向奔去。

 

6.

 

嘉嘉側躺在床上,這些年來,他幾乎都是以淚洗面,總要等到哭累了,才會漸漸睡去,不知道渡過了多少如此狼狽的日子,他想念他的家人,惆悵感並沒有隨著時光而漸漸消逝,反倒是日以俱增,胸口那股悲痛之情,就像是顆大石頭壓在上面,他幾乎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但,今天的他卻沒有哭泣,反而是精神抖擻的望著窗外的黃槿,樹梢隨風搖曳,發出簌簌聲響,空氣中飄著老舊房子的霉味,嘉嘉翻來覆去,神情若有所思。他的腦海裡滿是小娜的倩影,揮之不去的情緒讓他久久不能自我,於是他坐起身,揉了揉雙眼,離開溫暖的被窩,朝外頭走去。

 

 

遠處可以聽到那浪濤規律的拍打聲,每當他睡不著,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會來到海邊,凝望著陰鬱而漆黑的海景,雖然並不會讓落寞的心情變得雀躍,但至少,這是他生前住過的地方,還存有些快樂的回憶。當他靠近海邊,才剛步上小路時,便看到那熟悉的光暈出現在沙灘上,雖然光影沒有稍早前來的明亮,但至少小娜的身影依然讓他深深著迷。

 

「小娜!」嘉嘉開心的大聲喊叫著,高舉雙手在空中揮動著。

 

站在沙灘上的小娜回過頭,對他招招手,嘉嘉臉不紅氣不喘的快速奔跑在沙灘上,當兩人再次見面時,雙方露出一種熟悉而安詳的容貌,「妳在找我喔?」嘉嘉說。

 

「嗯…對呀!我爸媽剛好去逛夜市,所以我就自己出來走走囉!」

 

「真的假的?這裡有夜市?」

 

「對呀!不過要走一小段路!」

 

「是喔!不過我也看不到,沒差!哈哈!」

 

兩人坐在沙灘上,這次的心情有比第一次邂逅時來的輕鬆,小娜身上飄著一股清新的玫瑰花香味,黑髮有些許的潤濕,應該是剛洗好澡沒多久,「嘉嘉,你剛跑去哪裡呀?」小娜問道。

 

「我剛跑回家,本來想要睡覺,但一直睡不著,因為…」話到這就打住了,嘉嘉發覺自己睡不著是因為一直想著小娜,而他總不能就這麼直接了當的說出口吧!雖然小娜不是他的家人,只不過是一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但也不知為何只要有她的出現,原本在腦中亂竄的煩悶惱人思緒就會暫時煙消雲散,而他只想要好好享受這得來不易的幸福時光,即使只有一下下也就夠了。

 

「因為什麼?」小娜說。

 

「喔…沒有啦!哈哈!」

 

「哈哈~你好奇怪喔!」

 

嘉嘉傻裡傻氣的笑著,並仔細端詳眼前這名妙齡女子,明亮的雙眼,柔順的秀髮,豐厚的嘴唇,還有,開懷大笑時右臉頰上那可愛的小酒窩,小娜雖稱不上美艷動人,但她的內心善良,坦率真誠,並不會讓人感到嬌柔造作般虛假,與她相處是無比的自在,聽她說話宛若正在聆聽一場有著美妙旋律的音樂會。

 

「嘉嘉?你沒事嗎?你的臉好紅喔?」

 

「啊!什麼?怎麼可能?我是死人耶!怎麼可能臉紅?!」嘉嘉不知所措的用雙手摸著臉頰,有股暖流湧上心頭,一顆心噗通噗通跳。

 

「有呀!你真的臉紅了耶!你是…不舒服嗎?」

 

「沒…沒有不舒服呀!妳想太多了!對了!我帶妳去看我家,妳應該沒有看過四合院吧?」

 

「四合院?哇~好古老的感覺喔!」

 

「對呀!那是我三十年前住的房子!」

 

「真假?!我以前都只有在書上看過,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呢!你家在哪呢?」

 

「走!我帶妳去!」

 

兩人欣喜若狂的離開沙灘,這是嘉嘉第一次不再感到內心寂寞的開心時刻,他自己應該也沒發覺,這些日子以來雖然有小清的陪伴,但他卻不曾擁有過像現在這樣幸福的時光,因為,在他內心深處,總還是有些不願去提起的往事。

 

他們走進大草原裡,暖風徐徐吹來,一路上彼此沒有交談,只有滿懷期待的朝目的地前進。從海邊走到四合院只要十分鐘,但嘉嘉卻感覺到這段時間過的特別久,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呈現慢動作的姿態,又或者是他想要好好把這種感覺保存在心中,畢竟,小娜後天就要回家了,也許,他就在也沒有機會能夠遇到她了。

 

「嘉嘉?到了嗎?」小娜說。

 

「嗯…快了!就在前面!」

兩人走上一個斜坡,而那棟被黃槿籠罩著的四合院便出現在眼前,樹梢傳來摩擦的沙沙聲,「就是這裡!這裡就是我家!」嘉嘉笑得合不攏嘴,似乎他正在展現一個驚奇之物,當他瞥向小娜時,才發現她皺起眉頭望著前方發楞。

 

「怎麼了嗎?小娜?別嚇我呀!」

 

「喔!我沒事啦!只是…你剛說,這裡就是你家?你的四合院?」

 

「對呀!妳沒看到那一片黃槿嗎?我家就在那裡呀!」他指向前方,那個熟悉到不行的四合院,生前小清都還會在後門呼喊著他,要他一起出去玩,「然後,小清的家就是從我家後院出去右轉,大概十分鐘就會到他家!」這些路他不知道走過多少次,即使閉起眼睛都知道怎麼走。

 

「嗯…但是嘉嘉…你帶我來的這個地方,是我住的飯店耶…」

 

「什麼?!怎麼可能?」

 

「真的呀!這裡是野薑大飯店!」

 

這晴天霹靂般的消息讓嘉嘉難以置信,這些年來他一直以為,爸媽,或是姐姐還有可能會回到四合院,說不定還會有機會碰到他們,沒想到原來這地方早已隨著文明社會的到來而人事已非,原來…家早就沒了,他一直都活在過去的空間裡,這裡已經被改建成一個屬於觀光客的休閒住所。到了現在嘉嘉才明白,他不只是個鬼魂,還是個連家也沒有的孤魂野鬼。

 

斗大的淚水奪眶而出,嘉嘉聲嘶力竭的大哭,整個人癱坐在地上,身子不斷顫抖,哽咽的他喃喃說著,「家…我們的家沒了…姐姐…怎麼辦…」,他雙手不由自主的抖動著,整張臉糾結在一起,悲痛像把利刃刺破了他滿懷期待的夢想,他一直以為只要乖乖的待在這裡,就還有機會看到家人,但,家都沒了,還有誰會回來呢?他是如此的無助與無奈呀!

 

小娜看著嘉嘉失落般的大哭而不知如何是好,他長久以來的無助與失落都在此刻一觸即發,於心不忍之下她也跪在地上,張開雙臂,緊緊將嘉嘉擁入懷裡,「嘉嘉…別難過了…看你這樣我也好難過…」小娜耳語著,淚水也順著臉頰滑落而下。

 

當痛哭流涕的嘉嘉被擁進懷裡時,他感覺到有一股莫名的暖流灌進他的身子裡,突然間他心跳加速,呼吸加快,冷汗直流,腦中迸出了一道金光,光芒消失後他看到一棟大樓,大門右側寫著四個大字,畫面行進的速度宛若呼嘯而過的火車般急促,一扇窗子被打開,一名小男孩安穩的躺在床上,晚風輕輕撫動著他的髮稍,這小男孩跟嘉嘉長得很像,幾乎是同一個磨子刻出來的。客廳有迷濛的黃色光影,一名中年女子縮瑟在沙發上,眼眶泛紅濕潤,手裡捧著一本老舊的相本,上面出現的照片就跟四合院客廳牆上掛的如出一轍。

 

「姐姐?」嘉嘉還來不及反應就又被拉回了現實,他抬起頭,臉頰上掛著淚痕,與小娜四目相接,兩人的距離不到十公分,他聞到小娜呼出的空氣,帶著些許的薄荷味。

 

「哇!」嘉嘉驚慌失措的大叫一聲,迅速的從她懷裡掙脫出來,整個人慌慌張張的不知如何是好,站離小娜幾乎有一公尺遠。他感到雙頰發燙,幾乎都快要燒了起來,劇烈的心跳幾乎都快要衝出胸膛,汗水淋漓的他先是抹去臉上的眼淚,然後又不知所措的抓著自己的衣襬。

 

「怎麼了嗎?」小娜的雙眼泛紅,長長的睫毛上沾有些許淚珠,她用雙手優雅的整理著頭髮,靜靜的看著嘉嘉。

 

「妳…妳剛抱我嗎?」

 

「嗯…對不起…因為我看你一直哭,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我也不懂得安慰人,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自以為是的做出這樣的舉動…」

 

「沒關係啦!我沒有生氣!我只是…」他若有所思的回想剛剛腦海裡看到的畫面,中年女子,相本裡的相片,「小娜!我想…我看到我姐姐了!」

 

「什麼?」

 

「真的,剛剛妳抱我的時候,我好像從妳身上得到些東西,又或者是透過妳的眼睛看到的,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像觸電一樣,接著我看到我的姐姐!而且還有一個跟我長得很像的小男孩…」

 

嘉嘉接著說:「我的姐姐…她變得好老…她應該也快五十歲了吧…我的天呀…」

 

「你知道她在哪裡嗎?」

 

「嗯…我不知道在哪?」

 

「你仔細想想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她住在哪裡?」

 

「我看到一個好大好高的房子…為什麼那房子會那麼高大?」

 

「那應該是一棟公寓,現在很多地方都看的到,還有呢?你還有看到什麼?」

 

嘉嘉皺起眉頭,絞盡腦汁的將剛剛出現在腦袋裡的畫面倒轉,從姐姐的沙發開始,手中的相本以及相本上的照片,客廳裡的小檯燈,房內睡在床上的小男孩,微風輕輕舞動著他的髮稍,因為窗子被打開了所以風吹了進來,然後呢?然後是什麼?大門上右側寫的四個大字。他瞪大雙眼,靈光乍現般的說「對了!大門上寫了四個大字!」

 

小娜滿懷期待的看著他,臉上映著人間夜空中,潔白無暇的月色,髮稍隨風擺動,臉頰上有明顯的淚痕,頸部的項鍊閃閃發亮。

 

「但是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字…」嘉嘉說。

 

「那你總會寫吧?來,寫在我的手上!」小娜把左手的掌心攤開在彼此的眼前,嘉嘉吞了吞口水,設法將腦中看到的那些字拼湊出來。「這是第一個字…」他認真的用指尖在小娜的掌心中筆劃著,她的手非常細緻,而且有甜甜的香味,可能又是防曬乳之類的東西吧。

 

「嗯…這是…?」小娜趕緊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在記事本打上嘉嘉剛剛寫的那個字,「是不是這個字?」

 

「對!就是這個字!這個念『龍』喔?」

 

「嗯!『龍』,來,再來,第二個字!」

 

最後,直到四個字都已經被小娜輸入至手機後,嘉嘉看到的四個字,也就是他姐姐住的那棟公寓,「所以你姐姐住在…『龍廷大廈』…」

 

「『龍廷大廈』?嗯…妳知道在哪裡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再問我爸媽,或是我也可以從網路去查詢。所以…你是因為被我碰到才突然有能力看到這些東西的?」

 

「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從來沒有遇過活人,更何況,還是像你這樣有特殊能力的人!」

 

「不然這樣吧!嘉嘉!明天你跟我一起回家,等我問到『龍廷大廈』在哪,我再帶你過去。」

 

「真的嗎?妳要帶我去找我姐姐!」

 

「當然呀!既然我們兩個那麼有緣,如果我不幫你誰幫你呀!是吧!」

 

「謝謝妳!小娜!謝謝妳!」嘉嘉喜極而泣,等了幾十年,他終於有機會不再孤單了,雖然還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至少,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許這就是老天給他的恩賜,也許這就是「奇蹟」呀!突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劃破了這看似美好的畫面。

 

「陳嘉嘉!」

 

嘉嘉和小娜同時回過頭,小清站在前方一公尺處,蒼白的臉龐滿是疑惑,「她是誰?」

 

「小清!你跑去哪了?一整天都沒看到你!她是…」嘉嘉正朝小清走去,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妳想幹什麼?妳想把嘉嘉帶去哪裡?」小清憤怒的說,兩手握拳,額頭浮出青筋。

 

「小清…你幹嘛?小娜她是好人,她是要來幫我的!」

 

「少胡說!嘉嘉過來!你不要被她騙了!」小清用力抓住嘉嘉的右手,將他拉到自己的身邊。「妳快滾!不要靠近我的嘉嘉!滾!」

 

小娜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嘉嘉甩開小清的手,「你是瘋了嗎?我就跟你說了呀!小娜是要來幫我的!」

 

「幫你的?你難道不會覺得奇怪嗎?我們在這個地方待了那麼久,如果她是要來幫我們的話,為什麼會現在才出現?而她又憑什麼幫我們?」

 

躊躇不定的嘉嘉沉默不語,只是擔憂的看著小清,然後再回過頭看著小娜。的確,事實上嘉嘉並沒有想那麼多,因為他只是一昧的想要找到自己的家人,想要擺脫過去那些苦悶的日子,如今突然出現一個會讓他開心的人固然很好,但假使,小娜真的如小清所說的那樣,是有意圖的,那他該如何是好,畢竟小娜只是個陌生人,而且回想起來,一個活人為什麼會對鬼魂那麼有興趣,甚至會主動接近他,想要認識他,這不是太不合理了嗎?今天不是去認識一個人,而是認識一個鬼?最奇怪的地方是,為什麼他住的四合院剛好就是小娜住的旅館呢?這真的是有待商確。

 

「嘉嘉,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想要幫你而已…真的…」小娜用著懇求的眼神看著嘉嘉,她是如此的真誠與自然,看起來真的不像是小清說的那樣子。

 

只見小清牽起嘉嘉的手,便迅速朝後方的樹林直奔而去,嘉嘉回過頭看著逐漸縮小的小娜,她的難過寫在臉上,而他的心思雜亂不堪,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不知如何是好。他需要冷靜一下,好好的冷靜一下…

 

7.

 

他們跑到小時候玩耍的後山樹林裡,遠處又傳來刺耳的警鳴聲,兩人停下奔跑的腳步,喘著氣,踩在腳下的爛泥巴傳來啪答啪答聲,濺起的泥巴沾在他們的小腿上。林間似乎沒有一輕風或微風,導致於那股腐臭味滯留在樹林裡揮散不去,小清鬆開嘉嘉的手,「呼~還好我出現,不然呀!你可就完蛋了!」

 

「為什麼我會完蛋?小娜是我的朋友!」

 

「你看看你,你在說什麼傻話呀?你跟她認識才多久?最多一天吧?才一天就可以當你的朋友?難道你就這麼信任一個陌生人?」

 

嘉嘉垂下頭,兩人走在樹林裡,彼此沒有交談,那股惱人的思緒又再次湧上心頭,他知道小清是想要保護他,所以才會擔心他被陌生人騙,不過,他真的好想要去找他姐姐。畢竟三十年過去,他的老家也早就被改建了,那繼續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總該出去走走,碰碰運氣,說不定還可以找到自己的家人,不是嗎?

 

「我只是想…想要去找我姐姐…」嘉嘉說,「我真的好想我的家人…而且…因為小娜的出現,我才有機會看到我的姐姐…她變得好老喔…」

 

「你在胡說什麼?」

 

「是真的!我真的看到我姐姐了!而且是小娜給我這能力的!」

 

小清驚訝的看著那雙堅定的眼神,他知道嘉嘉不會說謊,因為他這個人總是那麼天真又單純。這讓小清不禁回想到,之前他誤闖人間時,遇到的那個嬰兒,他記得,當他摸到那嬰兒的靈魂時,的確是有股奇妙的力量灌進了他的全身,難道,鬼魂可以靠著吸取人類的靈魂或是能量而重返人間?或者能夠有不一樣的能力?

 

「那她怎麼讓你看到你姐姐的?」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從七歲的時候就可以看的到鬼!」

 

「喔…是喔…」

 

「小清,你跑去哪裡?為什麼現在才出現?」

 

「我喔!我為了要讓你開心,一直苦惱著要怎麼辦!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說真的我也不喜歡跟你吵架…」

 

「嗯…我也是…」

 

「所以!如果我告訴你我做了什麼,你一定會非常非常開心!甚至會發現我真的是你最好的朋友!」

 

「好了啦!不要廢話那麼多!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找到去人間的方法了!」

 

「什麼?!真的嗎?」

 

「真的呀!而且我看到好多好多的活人在逛夜市!嘉嘉,你看,我就跟你說吧!我一定有本事可以讓你開心,幹嘛一定要那個什麼娜的!我也可以帶你去找你姐姐呀!」

 

「哇!真的嗎?快點,你是怎麼辦到的?快跟我說!」

 

「別急別急!我們先走出樹林再說!」

 

「那就快點呀!用跑的吧!」

 

兩人擺脫了先前的尷尬氣氛,笑顏逐開的朝樹林尾端出口跑去,他們好久好久沒有這樣開懷大笑,自從來到這死亡世界之後,原本心中滿懷期待,希望與人間有所不同,只是沒想到,他們的心卻隨著死亡逐漸枯萎,甚至放棄了對未來的期盼與夢想。

 

他們跑到小清稍早前發現玻璃碎片的荒地,嘉嘉環顧四周,疑惑的說「小…小清?我們來這邊幹嘛?」

 

「開啟通往人間之門呀!」

 

「人間之門?在哪?」百思不解的他看著那些呆站在附近的死者,而小清從口袋拿出那玻璃碎片,舉在嘉嘉的眼前。

 

「就是這個!」小清說。

 

「玻璃碎片?」

 

「沒錯!我就是靠這個開啟人間之門,如果要說,裂縫之門可能會更好聽些!」他自以為是的拎著那片玻璃,兩眼搜尋之前出現在半空中的洞口。「奇怪?應該在這附近呀!」

 

「小清,你在…」

 

「噓!我知道了!」小清將碎片放置在地上,確定有放平放穩後,便舉起右腳用力踩下去。過了一會兒,除了那些掛在樹上盪來盪去的死者之外,四周一片死寂且風平浪靜。他瞪大雙眼,皺起眉頭,再次舉起右腳,往碎片踩下去,這動作重複了不下四、五次。可惜的是,並沒有像之前掀起暖流,或是半空中莫名的出現裂痕後爆破。難以置信的他抓狂般的不斷用雙腳踐踏碎片,掀起一陣塵土,「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裂縫呢?洞呢?怎麼可能?」

 

嘉嘉站在一旁,冷峻的雙眼瞪著驚慌失措的小清,「小清…夠了吧?不要再鬧了!你到底在幹什麼?」

 

「我在開啟通往人間之門呀!我剛剛真的有到人間去呀!而且、而且!」他慌張的手舞足蹈,「這裡是大街,而且兩側有好多攤販,這邊是賣棉花糖的攤販、這裡是賣冰淇淋的攤販,還有這裡!這裡是賣燒烤的攤販,我的雞腿還被一個小女生搶走了!我氣的要死!我說的是真的!嘉嘉!我沒有騙你!」

 

此時的小清就像是一個站在舞台上演著獨角戲的演員,看似煞有其事,但他依舊存在於死亡世界中,並沒有如他所說的那樣,開啟人間之門,到達那人聲鼎沸的世界。這才發現,嘉嘉的眼底滿是落寞與難過,雖然他面無表情,但小清知道,他的心情一定盪到谷底,整個人像是落入絕望的深淵裡。

 

「小清…夠了吧!你為什麼要一直這樣子對我…」

 

「我沒有騙你呀!你要相信我呀!」小清詫異的看著現在的畫面,宛若先前那場惡夢般,只不過那時候兩人是在樹上,不是在平地上,所以他應該不用擔心會被丟進黑洞裡吧?

 

「你一直給我希望、給我期望,但每次都是讓我再次失望,再次受傷…你知道嗎?我好累好累…我已經受夠了一直跟你待在這個地方…」

 

「嘉嘉…這不是真的,對不對?你只是在開玩笑?對吧?」

 

嘉嘉深深吸了一口氣,難過的淚水落了下來,他無法控制自己不顫抖,因為那藏在心中的話,終究還是會被發現,被想起,就像那看似平靜的大海,總有一天會呲牙裂嘴的掀起無情的巨浪,吞噬掉眼前的一切。

 

「小清…你就承認吧!你會把我帶到這邊,不就是因為你害怕寂寞,才會回到人間找我。」

 

小清沒有說話,只是楞在原處,手裡緊緊握住那不爭氣的玻璃碎片,臉上滿是灰塵,衣服早被汗水浸濕,在背後形成一片倒三角形的汗漬。

 

「你不想要一個人待在死亡世界裡,索性回來人間找我,我那時候會看的到你,應該也是因為我們的磁場很近,才看的到彼此吧?畢竟我們曾經是那麼好的朋友…」

 

「是呀…我承認…我就是嫉妒你,為什麼我死的那麼冤枉,我只不過是在海邊玩水,就被海浪沖走,這太不公平了吧!老天要整人也不是這樣子吧?憑什麼我們兩個都是人,而我卻要死,你不用!但是…我後悔了…我騙你自殺後我就後悔了。因為你一直鬱鬱寡歡,而且越來越不愛跟我說話,也越來越不愛笑,所以我才想要找辦法彌補你,希望你能夠開心,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呀!」

 

「你知道嗎?小清!『朋友』這兩個字從你嘴裡聽起來是非常的諷刺!因為我的好朋友居然會希望我自殺,淪落無法投胎的窘境!這真的是『朋友』會做的事情呀!所以呢?你現在還想要騙我說,你找到了回去人間的方法?」

 

「我沒有騙你!」小清用著一種低沈的嗓音憤怒的說,握住玻璃碎片的拳頭汨汨流出鮮血,他瞳孔放大,呼吸急促,冷汗直流,「我是真的到人間了!」

 

「是呀!你有辦法讓我找到我姐姐嗎?我的人生已經被你剝奪了一大半去了,現在請你讓我選擇我自己的未來,好嗎?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嘉嘉一說完便逕自轉身離去,留下滿是憤怒與憎恨的小清,他鬆開拳頭,讓碎片落在下,鮮血隨之滴落在地面上,比起心中的疼痛,這點小傷算不了什麼。

 

他抓狂般的喃喃自語,不知在說些什麼,激動到連身子也不斷顫抖著,唯一能知道的是,他再也壓不下心中那早已萌芽的惡性。然而,關於死亡世界,似乎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使自己習慣於百般無奈與無助的日子裡,另一種是,讓自己淪陷於自暴自棄的墮落深淵裡。

 

待續...

===============

Untitled-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