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短篇「瓷器」

關於『瓷器』:

A物-有次要買東西,經過附近的日本料理店時,巧遇我家的辣媽咪和他朋友正在吃飯。

寒暄過後,我就繼續前往目的地。當我回程時再次經過日本料理店,而他們已經離開了,只剩下空蕩蕩的桌椅。

那時候,心裡卻出現了一股人生無奈的悸動,為什麼?我也不知道,耳邊只聽到一句話「人終究會離開」。

也許很無趣、也很沒意義,但卻延展了後續故事的發展。

B物-去年我乾爹剛買房子,有好一段他都會在網路上搜尋精品,我無聊的時候也會站在他後面觀望那些貴死人不償命的精品。

意外中看到一個美麗的花瓶瓷器,腦中的「30秒預告片」此時出現了...而這些事物融合在一起,故事就出現了。

而你現在要看的就是我第一次寫的短篇,非常菜鳥的短篇!


=======================  故事開始


短篇「瓷器」100年5月作品


 

*黛安*

 

 

 

上個星期六,我的朋友安娜死了,她是我高中的好朋友。

 

 

 

雖然她跟我一樣大,16歲,不過她比我高,身材也比我好,長得也比我漂亮,

 

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黑直髮,每當風輕撫著她的發絲,都讓我好像也會不小心愛上她。每當我跟她走在一起的時候,總會有很多男生跟她打招呼,而我,就永遠像是個隱形人一樣,毫不起眼,但是,只要能夠跟在安娜的旁邊,我覺得就已經很滿足了,因為只有我可以擁有她。唉~如果她是公主,那我就只是個平民百姓吧。

 

 

 

我想,如果死去的她,看到我現在寫在日記上的事情,她應該會笑著說,唉呦~人呀,最重要的就是內在呀!外表都只是暫時的,年紀大了,也是會走樣,就跟我媽一樣。

 

 

 

每當安娜提起她母親的時候,我總可以從她的語氣中感覺到難過,因為她母親臥病在床已經很久了,而健康每況愈下,越來越糟糕。我似乎都可以看到死神站在她的床邊,等著帶走她母親新鮮的靈魂。

 

 

 

後面這段話是我在安娜的日記看到的,安娜死的時候,她的日記安穩的躺在書桌上,她就這樣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死亡,也是第一次看到那種混濁空洞的眼神,我摸著她冰冷的臉,沒想到我的眼淚就這樣順著臉頰落了下來。

 

 

 

我一直想要知道,她沒來學校的那幾天,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為什麼不跟我聯絡,我好難過安娜一聲不響的離開我,我真的真的好難過。

 

 

 

我看著她的日記本封面,熟悉的字跡,上面寫著安娜,完美的她連死前寫的日記都是如此的工整,連死了都可以讓我那麼羨慕。

 

 

 

安娜,現在我就要翻開妳的日記本,如果妳的靈魂還在我旁邊的話,拜託妳,讓我知道,讓我知道為什麼妳會死,為什麼?

 

 

 

 

 

*安娜死前第三天*

 

 

 

星期四     雨天     母親死後的第五天

 

 

 

今天我沒去學校,不是因為在下雨,也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因為她,我死去的母親出現了。

 

 

 

我無力的躺在床上,突然有人摸著我的額頭,然後幫我蓋棉被,我感覺到有一個人湊近我耳邊跟我說,別再踢被了,這樣子會感冒的。忽然間我驚醒了,因為那是母親在跟我說話,當我看著陰暗的房間,窗外的雨滴不規律的狠狠的打在玻璃上,環顧四周,一切並無異常,但是我真的剛剛是聽到母親的聲音了。

 

 

 

我覺得我是幻聽,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走進廁所,亮起的日光燈使我一時無法適應,眼前白光讓我緊閉著雙眼,我揉了揉雙眼,將牙膏擠在牙刷上,現在的我虛弱到連擠個牙膏都覺得無力。

 

 

 

母親離開後我一直無法忘記她,我一直覺得她依然沒有離開我,我心中的難過應該是永遠都不會消失,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心因為太愛太愛她而破碎了。就像是我小時候不小心把它愛的瓷器摔破,那時我哭著一直對母親說對不起,但是她卻沒有責怪我,只是笑著對我說,有沒有割傷自己?有沒有受傷呢?然後她就緊緊的將我抱住,讓我知道她還是愛我的。不過我知道,摔破的瓷器是不可能在修復的,就跟我現在一樣。

 

 

 

安~娜~安~娜~

 

 

 

我驚訝的看著瞪大雙眼從廁所往外看,我剛剛聽到母親在叫我,就跟她臥病在床時一樣,我記得那時候,只要她不舒服,或是想要上廁所的時候,就會用她那有氣無力的聲音呼喊著我。

 

 

 

房間沒有人,除了雨聲,一個人也沒有,我的心跳加速,感覺似乎有那麼些不太對勁,我慌張的把手中的牙刷跟牙膏丟回洗手臺,從藥盒裡拿出普拿疼,我覺得我的頭很痛,頭昏腦脹,我想我應該還是在回去躺著休息一下,我開了水龍頭直接用手接水並嚥下兩顆普拿疼錠。

 

 

 

我緩慢的走回床舖,我想等一下藥效發作的話應該會舒服些,我歪著頭用手心揉著太陽穴,當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的床居然傾斜了一邊,而且有人躺在我旁邊,我嚇的趕緊從床上跳起來,突然我看到病床上躺著母親,她削瘦的面容又出現在我眼前,她的兩眼中沒有瞳孔,只有兩個像黑夜般的黑洞,她張開嘴想說話,卻沒力氣在吐出任何一個字,只能微微聽到,呼呼~呼呼~的聲音。

 

 

 

我發現到她旁邊的心電圖沒有任何反應,只看到一條綠色的線,機器不斷的發出嗶嗶嗶的聲音,刺耳的聲音全部鑽進了我的耳朵,我的頭好痛,我剛剛不是才吃了普拿疼嘛?怎麼會沒有效果,我痛苦的倒在地上,雙手緊緊的壓在耳朵上,但是那聲音卻不斷的一直刺痛我的耳朵,我的頭越來越痛,病房似乎在旋轉,好痛苦好痛苦,母親,為什麼妳連死後都還要折磨我,為什麼?

 

 

 

鈴鈴鈴~我的手機聲突然劃破整個空間,當我眼睛張開的時候,我看到的是散落在地上的普拿疼錠,一顆顆散落在房間內,我床上被單亂成一團,外面的大雨依舊,陰暗的房間裡並沒有可怕的母親,也沒有心電圖。我趕緊站了起來,我的手機在哪?我的手機?聲音從床頭櫃那邊傳來,當我拿起來看到上面顯示的是「1通未接來電 母親」。

 

 

 

 

 

 

 

*黛安*

 

 

 

安娜,妳是怎麼了?為什麼妳的日記會寫的這麼離奇?我記得妳是個不迷信的人,而且也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神。母親的離開對妳傷害真的那麼大嘛?不,我不可以這樣想,畢竟單親的妳都一直是與母親相依為命的。

 

 

 

這種失去親人的感覺我真的是無法體會,就目前來說是還沒有經驗。但我可以感覺到妳與妳母親的那份感情,妳們兩人好到不像是母女,而像是姊妹。

 

 

 

每當我去妳家玩的時候,我都會好羨慕妳和妳母親能夠說笑的樣子,哪像我和我媽,她只在乎我的考試成績,只在乎我有沒有學壞,她不曾真正的了解我的內心世界。不像妳,安娜,我媽了解我的程度遠不及於妳,我是說真的,但是妳居然捨得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我,我真的好難過。

 

 

 

我好想好想妳,我一直很後悔,我那三天居然都沒有去找妳。我在搞什麼呀,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是很幼稚,居然會跟妳母親吃醋,我還因為妳沒辦法陪我而生氣,我現在真的好氣自己,如果我沒那麼幼稚的話,會不會妳就不會死,是不是這樣?我真的是個冷血動物。

 

 

 

妳知道我有打電話給妳嗎?妳知道我有傳簡訊給妳嗎?妳有看到嗎?唉~如果妳有看到的話,我想也許妳就不會死,因為至少妳會發現在這世界上我還是會陪妳的呀。安娜。。。。。。

 

 

 

我的手顫抖著,差點將手上的日記掉在地上,不行!這是安娜留給我的遺物,我不能讓他掉到地上,我緊緊的抱在胸前,我好難過,原來心痛的感覺是這樣。

 

 

 

 

 

*安娜死前第二天*

 

 

 

星期五     雨天     母親死後的第六天

 

 

 

我什麼時候醒來的我已經不知道了,今天是星期幾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外頭的雨下不停,難道是連老天爺都因為我的喪母之痛而難過落淚了嗎?

 

 

 

我獨自坐在客廳,母親的骨灰罈放在桌上,母親生前喜歡玫瑰花,所以灰色的骨灰罈上放印著兩朵鮮豔的玫瑰花,約有半個手掌大。

 

 

 

這骨灰罈好美,雖然裡面裝的是往生者,但任何人一旦火化後,外表與內在的一切都將化為灰燼,不論是好人或壞人、男人或女人,總將會離開這世界,而活著的人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呀。

 

 

 

鈴鈴鈴~我的電話又響了,我已經三天沒有充電了,但是電話還是不斷的響起,這是真的嗎?還是我的錯覺。電話在桌上不停的震動著,平靜後,我看著螢幕上顯示著,「35通未接來電 母親」。母親已經死了,為什麼還一直打電話給我,還是我看錯了,她不是已經死了六天了嗎?突然有封簡訊傳了過來。

 

 

 

我按下檢視,寄件者是「母親」。

 

 

 

安娜,我好喜歡妳幫我挑的骨灰罈。妳真是媽媽的乖女兒,媽媽一直很喜歡玫瑰花,妳居然還記得要幫我買玫瑰花的瓷器,我真的真的好開心。

 

 

 

不過我真的好想妳喔,妳願意來。。。。。。不。。。這想法太自私了,但是我也好想看到妳的骨灰罈會是長什麼樣子呀!我記得妳喜歡。。。麻雀對吧!

 

 

 

 

 

我那不爭氣的眼淚又落了下來,母親,難道我真的有那麼想妳嗎?我真的那麼難過妳的離去嗎?為什麼妳已經死了,我卻還可以一直感覺到妳其實都一直陪在我身邊呢?我好愛好愛妳!

 

 

 

我感覺不到我的手,但是我卻正在輸入簡訊。

 

 

 

母親,我好開心,妳還記得我喜歡麻雀,我真的好開心!不過我真正希望的是妳不要離開我,妳可以陪在我身邊,可以煮我喜歡的東西給我吃,當我難過的時候可以安慰我,可以。。。。。。

 

 

 

我在幹什麼!當我回神的時候,手一鬆,手機就掉在桌上,我差點按下發送鍵。我瘋了嗎?我是要將簡訊傳給誰呀?母親早就死了!我怎麼可能再傳簡訊給她呀!我真的是瘋了呀!

 

 

 

當我發現的時候,我又看到母親蹲在門口,陰暗的房間沒有開燈,所以我不知道她再幹什麼?我若有似無的呼喊著她,媽?妳在幹嘛?

 

 

 

 

 

我慢慢的站起來,長時間的跪坐讓我的雙腿發麻,我彎著膝蓋,慢慢的走向前,我似乎聽到母親啜泣的聲音。她也在難過嗎?因為我沒辦法陪伴她,還是因為她沒辦法陪伴我而難過呢?

 

 

 

我又再次叫她,媽?我是安娜,我好想妳,妳回頭看看我吧!媽!

 

 

 

當我靠近的時候她突然轉頭,但是身體居然還是朝前方,她的頭是直接折到後面來,而臉上變成昨天在病床上的那樣,兩眼只剩黑洞,她張著沒有牙齒的嘴巴,大聲的喊著,安娜,妳看看妳,妳把我的瓷器摔破了,妳這個壞女孩,我要懲罰妳!

 

 

 

她二話不說的就跳了起來,兩隻手緊握著瓷器碎片,直接在我面前揮舞著,當我感到一陣刺痛時,我臉上已經有兩道深深的傷口,滲出鮮血,低落在地上,我趕緊用手保護我的臉不要再受傷,這時我兩隻手的手掌又被深深劃了兩下,血從我的手心一直往下流,我的小腿撞到桌子,我整個人往後倒,跌在桌上,我的手機也啪的一聲飛了出去,我聽到我的手機發出訊息傳出的聲音,當我往前要繼續阻擋母親的下一波攻擊時,結果我只看到陰暗的房間,母親不見了?

 

 

 

我的手上也沒有傷口,臉上也沒有,地上也沒有血漬,我整個人攤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簡訊聲又叫了一下,我失魂落魄的撿起掉在大腿旁的手機,寄件者是「母親」。

 

 

 

 

 

*黛安*

 

 

 

安娜!妳真的是瘋了,妳的母親那麼愛妳,怎麼可能會攻擊妳?難道一個人傷心過度後就會造成精神上的錯亂嗎?那我那麼愛妳,我會不會因為妳的死而跟妳一樣步入妳的後塵呢?

 

 

 

現在看著妳的日記,我真的不知道妳是不是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開朗的安娜。我覺得打從妳母親生病了以後,妳就變了一個樣子,妳變得不快樂,不愛笑,最過分的是,幾乎都不跟我說話。

 

 

 

妳怎麼能這樣子對我,我那麼愛妳,當初妳母親生病的時候,是誰在妳旁邊默默照顧妳。我那時候看到妳為了妳母親食不下嚥,我還特地每天坐便當帶去醫院給妳吃,雖然妳有意思意思的吃幾口,但是我都知道妳還是拿去倒掉。因為妳一天都比一天還消瘦。那時候我真的很擔心妳會跟妳母親一樣,而且妳跟妳母親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妳母親臥病在床的時候,妳也一樣,只是妳還沒被感染吧!

 

 

 

那時候我甚至懷疑,死神不只是把妳母親的靈魂帶走,他也悄悄的吸走妳的生命,只是妳感覺不到而已,我為什麼要跟妳母親吃醋,我只是希望我愛的人不要那麼難過,對不起我剛不該跟妳吃醋,我甚至想要把妳的難過一肩扛下呀。我覺得愛一個人最痛苦的就是,妳無法幫她面對這一切,即使妳知道妳會比妳母親勇敢的去面對死亡,但是妳就是不能,對,我也不能。

 

 

 

安娜,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應該繼續看最後一篇,因為我真的害怕看到妳死前的痛苦,雖然我不是妳,我不能體會,但是我愛你,我想幫妳。我好想幫妳。

 

 

 

*安娜死亡當天*

 

 

 

星期五     雨天     母親死後的第七天

 

 

 

 

 

這是梅雨季節嗎?我整個人好像快要發霉了,濕氣不斷的從縫隙滲進來,我覺得整個身體有氣無力的,很不舒服。昨天「母親」發了那封簡訊後,我的手機就在也沒有想過了。

 

 

 

我甚至不知道現在是幾點,我躺在床上,聞著好像是醫院的味道,對,是消毒水的味道。為什麼我房間會有消毒水的味道,為什麼我一直想到母親呢?老天呀,我好想她,為什麼妳要把她帶走呢?這幾天我不知道哭了幾次,我甚至沒有梳洗自己,臉上的淚痕,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我感覺不到我的心是否有在跳動,這幾天我有吃東西嗎?我有喝水嗎?我連這些都忘記了,因為我只想著我母親,那個不論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都會好好愛我的母親。

 

 

 

她連我跟黛安交往都她欣然接受,我以為她會很難過,但沒想到我跟她說我喜歡黛安的時候,她卻很開心的說,她也很喜歡黛安喔!希望我和黛安在一起會很幸福,因為她只要看到我幸福,她也會很幸福喔!

 

 

 

對了,黛安呢?這幾天我為什麼都沒有想到要跟她聯絡。她會不會擔心我?打從那天我任性說錯話以後,她就沒再跟我聯絡了,我真的是太差勁了。

 

 

 

母親離開後,我都沒出門,黛安還特地來我家說想要帶我去她家住,她說她雖然不能幫我面對喪母之痛,但是她可以陪伴我渡過這一切。

 

 

 

那時候我只是想說,我不想離開母親,我不想離開我和母親一起生活的地方,她希望我不要再待在這邊,這樣子人才不會一直難過下去,不要一直觸景商情呀!

 

 

 

沒想到我居然對她說,妳這個家庭幸福的人懂什麼?少再那邊裝清高,妳只是想要拆散我和我母親對吧!

 

 

 

話衝出來後,我才發現太遲了。我看到戴安的眼神空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接著我就把門關上了。

 

 

 

雨還在下,怎麼回事?煩死人了,我把窗簾拉起來,雖然看不到外面,但還是聽的到雨滴拍打的聲音。然後我感覺到有個人站在我的床邊,她對我說,我來帶妳走,一起走吧。

 

 

 

*黛安*

 

 

 

安娜的日記就只有寫到這裡,我還記得她沒來學校的第三天,老師請我去她家看一下她,因為老師知道我跟她還不錯。

 

 

 

那天下課後,我獨自一人前往安娜的公寓,那天太陽很大,晒的我汗流浹背,我走上公寓最右側的樓梯,安娜她家住在三樓,107號房。我不擔心我進不去,即使安娜不開門的話我也有備用鑰匙,之前她給我的。只是怕說她又摔我門怎麼辦? 唉~我早該要為她多想想,雖然我是為了她好,但是要離開自己童年成長的地方,要是我也會生氣。畢竟自己的母親剛剛才往生,我真笨。

 

 

 

門鎖上了,不意外,我拿出備用鑰匙,門打開後,房內一股潮溼味撲鼻而來,陰暗的房間充滿著水氣,我將電源打開,房內瞬間一片明亮。

 

 

 

死灰色的牆壁,客廳的桌上擺著安娜的手機,當我進門的時候有東西在我腳下被我採碎,發出啪的聲音,我趕緊往旁邊跳,結果是個摔破的骨灰罈。這。。。這不是安娜她母親的骨灰罈嗎?因為這骨灰罈是我和她去挑的,我還記得上面那大到不像話的玫瑰花,瓷器碎片和骨灰混雜著散落一地。

 

 

 

客廳到處都看不到安娜,我發現她的手機放在桌上,不過是呈現沒電的狀態,螢幕有一道裂痕,看樣子是曾經面朝下摔到地上過。我將她的手機緊緊握在手裡,到處找她,安娜!安娜!妳在哪?我是戴安呀!

 

 

 

但是卻沒有聽到她的回應,我的心糾結了起來,她該不會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吧?還是說她跑了出去,不在家裡了?安娜!安娜!我看到廁所燈亮著,洗手臺丟著她的牙刷和牙膏。

 

 

 

我往她的房間走去,地上灑滿了普拿疼。我的天呀!安娜!妳別嚇我呀!妳到底怎麼了!陰暗的房間什麼都看不到,不過隱約可以看到床上的棉被鼓起,安娜!我趕緊跑了過去,把棉被掀開,安娜!我期待的臉突然垮了下來。

 

 

 

因為躺在床上的安娜,居然碎了一半,她的臉剩下一半,她整個人僵硬的軀身躺在床上,她的內部是空的,就像個破掉的瓷器,我呆住了。

 

 

 

讓我不禁想到,難道,人會因為過度悲傷而掏空了自己嗎?

 

 

 

*結尾*

 

 

 

當我放下日記本的時候,我才知道,安娜真的是非常想念她的母親。難道人會真的因為愛一個人而失去自己的一切嗎?

 

 

那,我現在那麼想念安娜,那我也會因為愛一個人被掏空嗎?而且我剛剛才發現,安娜的日記本裡面是空白的,我剛剛說的故事,都是她跟我說的,她剛跟我一起回家


the end .

 

 喜歡就推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n
  • 推薦你一本書: ) 章詒和的劉氏女 可以看看囉! : )
  • 嘿嘿!謝謝你呀!真開心能夠有遇到也喜歡看書的朋友!
    剛剛有去博客來找了一下,運氣真好還有庫存!
    有機會再來看看~目前還在「咆哮山莊」中努力著@@

    黃小豪桑 於 2012/04/29 14:50 回覆

  • ㄚ芬
  • 這篇如果不是以第一人稱來寫,也許會更好看,
    也不會在最後由安娜這個"我"來發現日記是空的,
    還有句子上怪怪的感覺
  • 哈哈!這是我的第一篇短篇,真的有很多瑕疵。
    而我也沒有去多加修改。因為這樣才會知道自己在寫作上有什麼不同!
    嘿嘿~謝謝你給的意見喔!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4 12: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