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布娃娃    

關於『布娃娃』:


這篇是去年的作品,所以要回想一下當初是為什麼寫出這篇作品。

老姐她平常沒事總會縫一些娃娃或是織毛帽、毛衣給小朋友穿。

通常我都是看到成品居多,畢竟半成品拿出來我也看不懂!

就是這麼因緣巧合之際,某次我不知道在寫什麼小說,結果她在臉書po了一張正在製作中的針織玩偶。

好像是松鼠的樣子,呵呵~那時候我看到,「30秒預告片又上演了!」(關於30秒預告片的由來>點這裡了解嚕!)

可愛的松鼠被她放在陰暗的角落拍,呈現一種莫名的陰森、不安。

起先的大綱是:

一個很會縫娃娃的女學生,會將她親手作的娃娃送給同學,但其中有一個男同學都會欺負她。

某天下課回家時,女學生又被男同學整,只不過她卻跌下斜坡被車撞死。

之後,男同學回家後,發現他的書包居然有一隻娃娃....

大概是這樣,不過寫到後來又跟大綱的內容不太一樣,這篇文章只有在1000字以內。

因為那時候都會投稿到文創副刊,我也想要多練習寫一下有字數限制的短篇小說囉!

所以,又一篇菜鳥的文章嚕!


=========故事開始

 

『布娃娃』 

1.

 

噹噹噹~上課鐘聲響起,女班導走進六年甲班,一手捧著一袋家政課材料,高跟鞋在白色磁磚地發出響亮的喀喀聲。

 

「同學們,大家應該沒有忘記今天的家政課要做什麼吧!」女班導說。

  

「做布娃娃!」學生齊聲說。

 

「沒錯!請大家把自己的縫紉工具拿出來,然後每一排的第一個人來前面拿材料。拿到材料的同學請先打開來檢查有沒有缺少東西,不然到時候做出來的娃娃如果少一顆眼睛、或是沒有鼻子,這樣就不好看了!」

  

「好!」

 

教室裡充斥著學生嘰嘰喳喳的談話聲,塑膠包裝袋發出窸窣的聲音,美萱將拿到的材料倒在桌上,她對照著紙張上面的材料明細,核對是否有缺件。

 

「眼睛的鈕扣、鼻子上的紅色珠珠…」她說。

 

「美萱!美萱!妳看品蓉…」坐在旁邊座位的小慧突然湊過來對美萱耳語。

 

她們兩人看向坐在靠窗的品蓉,她低著頭看著材料包,兩手不停的捏在包裝袋上。


「她怎麼了?」美萱疑惑的問。

 

「妳不知道嗎?她養的那隻兔子,上禮拜死掉了!」小慧說。

 

「真的假的!」美萱一臉驚訝的看著她。「這次又剛好要做兔子的布娃娃…這樣她也太可憐了吧!」

 

低頭的品蓉突然哭了起來,女班導見狀馬上走了過來安撫,將手輕輕的搭在她的肩膀上。


「品蓉同學?妳怎麼哭了?是有什麼問題嗎?可以跟老師說嗎?」

 

品蓉發出哽咽的聲音,搖搖頭,「沒…沒事。」

 

「老師!因為她的兔子死掉啦!哈哈!愛哭鬼~愛哭鬼~」敏仲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大聲的說,同學們聽了便跟著哄堂大笑,齊聲說著「愛哭鬼、愛哭鬼。」

 

「我的天呀!又是敏仲,他老是愛欺負品蓉,真的是討厭鬼!」美萱忿忿不平的說。「這些臭男生到底是怎麼回事呀!總喜歡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好了!大家安靜!不可以這樣子!」女班導溫柔的說。「那…品蓉,這樣妳還要做這個娃娃嗎?還是老師幫妳換成別的?」

 

「沒…沒關係!我可以!」

 

「如果真的不行,不要勉強自己。」女班導說。

 

「真的!我可以!」眼眶泛紅的她透露出一股詭異的氣息。

 

「嗯!好吧!那這樣老師就放心了。」

 

之後,女班導開始教導大家縫紉的基本技巧,她拿著黃色粉筆在黑板上畫了條虛線,並在後面寫上平針縫。接著她開始示範縫紉的方式,學生在講台旁圍成一圈,目不轉睛的看著老師一上一下的將兩塊布縫起來,慢慢的就完成了兔子的耳朵,每個人都興奮的想要趕快嘗試縫紉的感覺,便欣喜若狂的跑回座位上,開始埋頭苦幹。

 

「這東西好難搞喔!」小慧眉頭深鎖的說。

 

「對呀!老師居然可以那麼輕鬆的完成一個耳朵,我能不能縫成直線都還是個問題。」美萱說。

 

窗外的陽光灑落在品蓉桌上,她一針一針小心翼翼的縫著兔娃娃的耳朵,小兔子生前討喜的模樣又浮現在腦海。她記得那是她爸爸在四年級送她的生日禮物,週末時品蓉總會帶著小兔子去公園裡玩,純白的絨毛加上圓滾滾的身材,跳躍在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裡,頗像是一顆快速滾動的小球。

 

不過陪伴她兩年的小兔子,居然在上禮拜被車撞死了,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心碎的感覺。現在的她,只想要趕快將這個兔娃娃完成,如此一來,她就能夠再一次擁有她的小兔子,那隻死掉的小兔子。

  

坐在一旁的敏仲把針含在嘴裡吸允著,就像是剃牙後叼著牙籤,一副屌而啷當,他瞟向品蓉,嘴裡喃喃自語。「嘖~假認真!」說完便繼續看著黑板發呆。

 

「同學們,快要十二點囉!等一下就要吃午餐了,希望下禮拜上課的時候,老師可以看到大家的作品喔!」她說。

 

 「好~」同學齊聲說。

 

 

2.

 

炎熱的太陽籠罩著寧靜的校園,午休時段只有幾名督導老師走在走廊上,花園裡開滿了生意盎然的牽牛花,灑水器滋潤了綠油油的草地,水珠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榕樹隨著溫熱的微風搖曳著,幾隻麻雀躲在樹蔭下,發出啾啾的玩耍聲。

 

教室混雜著竊竊私語與打呼聲,小慧跟美萱交換著彼此的私密日記,敏仲像個大哥一樣,坐在椅子上,兩手臂放在兩側的桌上,旁邊坐了三個男同學,四個人壓低嗓門說著笑話,發出若有似無的咯咯笑聲。

 

 

品蓉依舊低頭縫著她的兔娃娃,那股思念纏繞在心弦揮之不去,她好想再次將小兔兔抱在懷裡,感受真實存在的悸動,摸起來有情感的存在。

 

 

「唔!」她緊閉雙眼,低鳴了一聲。

 

 

她看到被針扎到的手指滲出暗紅色的血,指尖的傷口有輕微的腫脹感,她將手指放進嘴裡,嚐到一股新鮮的鐵鏽味。這時她似乎看到手中兔娃娃的耳朵擺動了一下,她楞著了,僵硬的手依舊捧著那顆只有頭部完成的兔娃娃。

 

 

突然有人將她手中的兔娃娃搶去,她驚訝的抬起頭,看到敏仲用大拇指和食指拎著兔耳朵,懸在空中搖晃著,臉上露出厭惡的邪笑,好像手中拿著的是噁心的東西。

 

 

「拜託!妳也太誇張了吧!只不過就是個布娃娃,有需要這麼認真嗎?」他輕藐的說。

 

 

「把我的娃娃還給我!」品蓉著急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兩手不斷的在空中揮舞,敏仲嬉笑著往後退,矮小的品蓉根本勾不到敏仲的手,斗大的淚水奪眶而出,原本低頭看著日記的小慧和美萱好奇的抬起頭,想看看發生什麼事情。

 

 

「又來了!敏仲又再欺負品蓉!」美萱說。

 

 

「唉唷!妳管他!男生不就是這樣!而且品蓉那人本來就怪怪的,被欺負是很正常的事情」小慧說。

 

 

「把我的娃娃還給我啦!」品蓉邊哭邊追著敏仲跑,兩人像是兩小無猜在教室裡追逐著,原本趴在桌上睡覺的同學也睡眼惺忪的抬起頭。

 

 

躁動的教室裡,咯咯的笑聲此起彼落,圍觀的眾人看著品蓉被敏仲耍的團團轉,她在大家眼裡一直是個怪咖、是個笑柄,就像是個任人擺弄的玩具。

 

 

「真是夠了!」美萱憤怒的說,站起身走向他們。

 

 

「妳幹嘛呀!」小慧說。

 

 

美萱一個側身擋在品蓉的面前,她背對著她,敏仲疑惑的看著美萱,她用力的推了敏仲一把,來不及反應的他便重心不穩向後倒,整個人與桌椅翻倒在一起,面朝下的發出碰的撞擊聲。原本圍觀在旁邊看熱鬧的人,全部嚇的睜大雙眼,被眼前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傻了。

 

 

「你玩不夠!我倒是受夠了你老是欺負品蓉!男生欺負女生很厲害嗎?」她說。

 

倒在桌椅間的敏仲狼狽的看著美萱,「好…痛」,兔娃娃從他手中掉了出來,鼻血也順勢流出來。「哇!哇!我流血了!我流血了!美蓉想要殺我!哇哇!」圍觀的人又再次哄堂大笑。

 

 

「幹什麼!幹什麼!午休時間為什麼不睡覺!」督導老師滿頭大汗從門口走了進來,腋下夾著藍色的文件夾。「你在搞什麼鬼呀!」他瞪著倒在地上的敏仲說。

 

 

「都…都是她!美萱把我推倒,我才…才會跌倒。」他支支唔唔的說,鼻血流的滿嘴都是。

 

 

「少囉嗦!老師先帶你去保健室!其他人趕快回到座位上休息!聽到沒有!」他說。

 

 

毫無睡意的大家走回座位上,嘰嘰喳喳的聲音依舊,美萱蹲下身撿起掉在地上的兔娃娃頭,轉身交還給品蓉。

 

 

「喏!妳的娃娃!」美萱說。

 

 

「謝…謝謝妳…謝謝妳幫我…」品蓉難以置信的說。

 

 

「我只是看不慣他老是欺負妳!並不表示我想跟妳當朋友!」美萱逕自離開。

 

 

品蓉並不覺得難過,她只是默默的看著兔娃娃嘴角沾上了些許敏仲的鼻血,而她又再次看到,兔耳朵抖動了一下。

 

 

3.

 

敏仲的鼻子上貼著一片長方形的棉布,放學的他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將他身後的影子拉的很長。他嘴裡咕噥著,「臭婆娘!居然害我出糗,真他媽的!」他生氣的將臉上的棉布撕掉,隨手丟在地上,腫脹的鼻樑呈現暗紅色,每次呼吸他都可以聞到殘留在鼻孔裡的血腥味。

 

 

回想午休時的窘境,讓他感覺到非常恥辱,畢竟他在班上一向是個讓人敬畏三分的頭頭,而現在他卻被眾人嘲笑,以後他這樣要怎麼指使那些笨蛋呀!

 

「氣死我了!」他說。「該死的美萱,居然這麼大膽,敢這樣推我,真是個瘋子!吃錯藥了嗎?那白目的品蓉有什麼好可憐的!不就是怪胎一個,假認真!只是兔子死掉,有什麼好哭的!再買就有了呀!真智障。」

 

 

他轉進河堤旁的小徑,左側的斜坡上有一片草原,下方是一條小河,幾隻色彩繽紛的蝴蝶在花叢裡飛舞著,這條路只有他一個人,黃橙橙的夕陽在遠方的天空逐漸融化,一隻咖啡色的流浪狗,搖著尾巴走在河邊,現在是下午六點二十分,敏仲感覺到肚子咕嚕咕嚕叫,他摸摸口袋,將裡面的零錢拿出來,結果沒想到有一兩枚銅板掉出去,往斜坡滾去。

 

 

「啊!我的錢!」敏仲站在斜坡上,彎著身子往前看。突然背後有人用力的推他,他踉蹌的往前摔,整個人像顆皮球似的在斜坡上打滾,碰~的一聲他的頭撞到草叢裡的石頭,倒在小河旁的他奄奄一息,太陽穴不斷滲出大量的鮮血,他抽搐的身體,逐漸模糊的視線隱約看到有人走到他身邊蹲下,之後他便失去意識了。

 

 

4.

 

「同學們,老師有壞消息要跟大家說。」女班導面有難色的說。

 

 

六年甲班的同學們抱著緊張的心情,坐在座位上等待老師說出口中的壞消息。

 

 

「昨天敏仲同學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失足從小河旁的斜坡滾下去,結果頭去撞到石頭,現在人在醫院昏迷不醒,情況不是很樂觀。」她說。

 

 

「什麼?」同學們驚呼,窸窸窣窣的討論著。

 

 

美萱蹙眉,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老師,好像她剛剛說了一個不好笑的笑話,但她知道這不是笑話。她瞥向常被敏仲欺負的品蓉,她看到品蓉依舊低著頭,忙著縫製她手上的兔娃娃,那個兔娃娃現在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二,只差臉上的材料還沒有縫上去。

 

 

「喂~美萱…妳覺得…有可能是意外嗎?」小慧耳語。

 

 

「我怎麼知道!老師說是意外呀!」她說。

 

 

「我在猜…會不會是品蓉把他推下去的呀!」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畢竟他老是欺負品蓉,也許剛好因為昨天妳那種舉動讓品蓉突然有勇氣去反擊敏仲!所以…」

 

 

「太誇張了啦!不可能!品蓉不是這樣的人!」

 

 

「妳怎麼知道!妳又不是她的好朋友!」

 

 

「我…我只是覺得一個會為了小動物死掉而難過的人,怎麼可能會動手殺人!」

 

 

「呵~說不定是突然開竅呀!」

 

 

「美萱!小慧!不要聊天!」女班導說。

 

 

她們兩人坐正,繼續看著講台上的老師。

 

 

美萱想起三年級的時候,那時候品蓉剛轉學過來,她有一次跟她一起回家,路上遇到一隻流浪狗,品蓉還特地把中午吃剩的麵包餵給牠吃,一個那麼有愛心的小女生,怎麼可能會動手殺人,不可能!一定不可能!

 

 

只是她真的了解品蓉嗎?雖然三年級的時候跟品蓉滿好的,但後來也因為品蓉古怪的個性,跟她漸行漸遠,她也不喜歡品蓉嗎?她也說不上來,就只是覺得跟這個女孩子不太…搭的上線。但這也不代表她會殺人!對吧!

 

 

5.

 

午休時間,美萱滿腦子都是敏仲的畫面,她不斷重複做著同樣的惡夢,她夢到自己變成敏仲,左側是發生意外的斜坡,下面是小河,但她並沒有失足滾下去,而是被一隻巨大的兔子追,奇怪的是那隻兔子並沒有五官,那隻兔子追她的時候,像是用跳的,又像是用跑的,總之就是很不符合邏輯,不過在夢中被巨大的兔子追殺,本來就毫無邏輯可言。

 

 

班級每隔一個禮拜就會換一次座位,她沒想到這次居然抽到左側的窗邊,因為坐在窗邊,根本沒辦法睡午覺,太陽會直射進來,又沒有窗簾可以遮蔽,刺眼的陽光直接打在她閤上的雙眼,她將頭轉向右側,雙眼微張的她看到坐在後門旁邊的品蓉拿著兔娃娃走了出去。

 

 

是要去廁所嗎?那為什麼要拿著娃娃?坐在一旁的小慧一臉好奇的看著她。

 

 

「美萱!妳有看到品蓉拿著布娃娃出去嗎?」她輕聲的說。

 

 

「嗯!」

 

 

「她要去哪呀!真不曉得那個怪咖要幹嘛!」小慧說完便從座位上站起來。

 

 

「喂!小慧妳要幹嘛?」

 

 

「跟過去看看呀!」

 

 

「妳很無聊耶!」

 

 

「難道妳不會好奇品蓉到底在幹什麼嗎?快啦!妳要不要陪我去,不然我就自己一個人去!」

 

 

「好啦好啦!我陪妳去啦!」

 

 

小慧和美萱兩人躡手躡腳的走出教室,走廊上有幾隻麻雀跳躍著,陽光撒落在白色的磁磚上,讓人眼前一片白茫茫,瞇著眼睛的她們看到品蓉走進廁所。

 

 

「她在那!」小慧說。

 

 

兩人尾隨著品蓉走到廁所門口,剛好看到她拿著布娃娃走進最後一間廁所。她們鬼鬼祟祟的走進去,左邊的小便斗散發著一股尿騷味,洗手臺上沒鎖緊的水龍頭滴滴答答的流出水來,有一把刷子被丟在小便斗旁邊的地上,一瓶廁所清潔劑放在牆角,蓋子卻不見了。

 

 

突然間,品蓉發出慘叫的聲音,受到驚嚇的小慧和美萱瞪大了雙眼跌坐在地上。

 

「怎…怎麼回事!」小慧說。

 

 

「我怎麼知道!」美萱衝過去試圖將廁所門打開。「品蓉!發生什麼事!開門呀!」但門鎖上面顯示的是使用中的紅色圖樣。

 

 

「怎麼辦!要叫老師來嗎?」著急的小慧不知所措。

 

 

「我…好!小慧!妳先去找老師過來,我想我可以爬進去!」美萱說。

 

 

「好!好!」小慧轉頭跑出廁所。

 

 

美萱走到隔壁間的廁所裡,踩著馬桶往上爬,她透過隔板往下看,「我…我的天呀!」

 

 

攤倒在地上的品蓉,手腕處流著大量暗紅色的血液,流到地上的鮮血範圍不斷擴大,另一手拿著一把美工刀,刀緣處也沾有血,白絨絨的兔娃娃則掉落在旁邊,有件事情她覺得一定是巧合,因為那隻兔娃娃跟她夢裡出現的那隻幾乎一模一樣,而且都沒有五官。

 

 

6.

 

 

保健室裡瀰漫著酒精與碘酒的味道,拉上的窗簾阻擋外面的陽光,讓室內顯得陰暗,一臉憔悴的品蓉躺在病床上,左手腕處被繃帶包紮著。美萱坐在旁邊看著她。

 

 

她回憶起三年級剛認識品蓉的時候,好像只是昨天發生的事情。品蓉跟媽媽相依為命,爸爸在她小時候就死了,所以其實她也算是一個家境清寒的小孩。這也許是造成她跟別人不一樣的原因,不愛說話,常常被人欺負,也不懂得反擊別人,只會逆來順受,好像天生就是個弱者,永遠都不可能會出頭天。

 

 

「我…我在哪?」品蓉緊閉的雙眼顫抖著,氣若游絲的說。

 

 

「沒事了!品蓉!妳在保健室!」她伸出雙手緊緊抓住品蓉包著繃帶的手,自從沒跟她當朋友之後,她有多久沒有牽著品蓉的手一起回家了?她們那時候還會一路上說著學校發生的趣事,那時候她還曾經以為,她們會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但,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我的兔娃娃呢?」她緊張的說。

 

 

「小慧會幫妳把書包和兔娃娃送回妳家,放心,妳沒有弄丟!」美萱說。

 

 

品蓉看著包著繃帶的手腕,「我…我發生什麼事了?」。

 

 

「妳不記得了嗎?午睡時間妳跑進廁所,然後我剛好也去上廁所,結果沒想到妳居然割腕自殺,真的是嚇壞我了!」美萱說。

 

 

「割腕自殺?」她說。

 

 

「對呀!品蓉!妳不要那麼傻,敏仲昨天發生的事情都是意外,不是妳造成的,同學們就只是喜歡隨便猜忌!妳不要因為他們而傷害自己呀!」

 

 

「我?傷害自己?」

 

 

「對呀!我發現妳的時候你昏倒在地上,然後手腕的血一直流一直流,那時候我還以為妳會死掉,我緊張到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雖然…我已經很久沒有跟妳聊天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兩個沒辦法像以前那麼要好,不過我…」

 

 

「沒關係,美萱。有些事情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如果妳覺得不適合跟我當朋友,我也不會覺得難過。畢竟,大家都不喜歡我,沒有人喜歡跟一個怪胎當朋友。」

 

 

「妳不要這樣說…妳只是…妳只是不想跟人起衝突罷了!我想妳一定是很自責,才會把敏仲發生意外的事情歸咎在自己身上,所以妳才會想要割腕自殺…」

 

 

「誰說我要割腕自殺?」品蓉疑惑的看著美萱說。

 

 

 

品蓉的眼神變得非常奇怪,陰暗的房間裡美萱並沒有發現品蓉的雙眼佈滿血絲,而且她兩頰異常的凹陷,乾裂的嘴唇上還有白色的死皮。她變了,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那個單純、註定一生會被欺負的蠢樣不見了。現在的她就像…就像是隨時飽受煎熬的野獸,隨時都會大開殺戒。

 

 

「不然妳…為什麼要割腕?」美萱說。 


「因為我要餵我的兔娃娃喝血…」


「什麼?」

 

美萱嚇得從椅子上摔下來,她瞠目結舌的看著品蓉那張像著了魔似的神情。她幾乎認不出來她是誰了,而且甚至對她說出來的話難以置信。這時美萱突然到抽一口氣。

 

 

「糟了!小慧…」

 

 

7.

 

 

叮咚~叮咚~

 

 

「阿姨!我把品蓉的書包送回來了!」

 

 

晚上五點多,夕陽的餘暉將大地染成一片橘紅色,小慧拿著品蓉的書包在門口站了將近五分鐘,屋內一片靜謐,屋頂旁邊有幾隻燕子繞著圈子翱翔著,而品蓉的媽媽還沒有回家。

 

 

「唉唷!真討厭,我總不能把書包丟在門口吧,到時候被偷走,我要負責耶!」小慧搔搔頭,心不甘情不願的轉身走回馬路,嘴裡不悅呢喃著。

 

 

賣冰淇淋的阿伯將腳踏車停在馬路旁,後座放著一個方形冰桶,左右兩側掛著裝有餅乾錐的塑膠袋,肚子餓的小慧看了垂涎三尺,又加上今天還被割腕的品蓉嚇到,心情煩躁的快要爆炸,於是她買了一支冰淇淋,希望可以暫時紓緩一下緊繃的情緒。一路上她揹著自己的書包,左手拎著品蓉的書包,右手拿著一隻剛買的冰淇淋,搖搖晃晃的走回家。

 

 

家裡一片靜悄悄,爸媽還沒有下班,她將她和品蓉的書包放在鞋櫃上面,「重死了!」,穿上室內脫鞋,在走廊上小跑步,木製地板發出咚咚的聲音。她跑進廁所,將沾到冰淇淋的手放在洗手臺下沖洗,這時她聽到有走廊發出咚咚聲響,她將頭探出廁所。

 

 

「媽咪?妳回來了喔?」但走廊卻沒有任何人,只有外頭白色路燈的光影透過門口的毛玻璃撒落在地板上,這時她發現品蓉的書包掉在地上,教科書、鉛筆盒、筆記本散落一地。

 

 

「唉唷!」她快步走過去,心想,一定是剛剛自已沒有放好,才會從鞋櫃上掉下來。小慧彎下腰將東西隨意的塞進書包裡,然後將書包放回鞋櫃上,這時她看到那隻白絨毛的兔娃娃掉在旁邊,她將兔娃娃撿起來,拍掉上面的灰塵。

 

 

「品蓉還真拼命,居然已經把娃娃縫好了,但她為什麼不把五官縫上去,真是怪胎。」她隨意的將兔娃娃放在鞋櫃上,逕自回頭走進廚房。

 

 

她將電燈打開,廚房內飄著淡淡的玫瑰花香,「哇!媽咪昨天買的玫瑰花,開花了耶!好漂亮!」她走到餐桌旁,聞著放在桌上花瓶裡綻放的玫瑰花。順手將旁邊的蘋果拿起來,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拭後便大口咬下,清脆的蘋果香氣四溢,小慧拿著餐巾紙擦拭著嘴巴。

 

 

咚咚咚~咚咚~走廊又再次傳出腳步聲。

 

 

一股不安油然而生,小慧心跳加速,將蘋果放在桌上,緩緩的走到門口,她看著一片漆黑的走廊,發現有一個黑影站在門廊處。她摸索著開關,將走廊的燈打開,「什麼東西?」

 

 

沒有五官的兔娃娃站在門廊,臉上突然滲出鮮血,發出撕裂聲,兔娃娃張開血盆大口,撕牙裂嘴的笑著,如野獸般的牙齒沾滿紅色的血液,蹣跚的走向小慧。

 

 

「我的天呀!」受驚嚇的小慧不知所措。

 

 

前門突然被打開,品蓉和美萱氣喘如牛的跑進來,小慧和兔娃娃朝門口看去。

 

 

「這…這是妳的兔娃娃?這是怪物吧!」美萱惶恐的說。

 

 

小慧驚叫一聲,便迅而不及掩耳的跑向門口,她撲向美萱。

 

 

「這…這怎麼回事?這兔子為什麼會…」

 

 

話還沒說完,一道閃亮的光影劃過小慧的喉嚨,一股溫熱的液體濺灑在美萱的身上,頓時她只聽到小慧發出嗚嗚嗚的聲音。來不及反應的美萱看到品蓉手上拿著一把沾滿鮮血的美工刀,而被劃破頸動脈的小慧用雙手掐住脖子,但深紅色的血液依舊像噴泉噴灑出來,美萱嚇的往後退,滿身都是小慧的血,空氣裡充滿噁心的鐵鏽味。

 

 

小慧踉蹌的向後倒在走廊上,後腦勺撞擊在地板上發出碰的巨大聲響,她嘴裡滲出鮮血,支支唔唔的說不出話來,身子不斷抽蓄,翻白的雙眼不停的開闔。

 

 

站在後方的兔娃娃便蹦蹦跳跳靠近小慧,趴在地上舔著新鮮的血液。

 

 

兩眼呆滯的品蓉突然開口對美萱說「我沒殺妳不代表我把你當朋友,妳能跑多遠算多遠,下次我遇到妳,我一定會殺了妳。」

 

 

瞠目結舌的美萱啞口無言,看著眼前這宛若地獄的畫面。這時,她只求,未來不要被品蓉找到…

 

 

The end.


喜歡就推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最後那放話
    怎麼好像黑道>///<哈
  • 哈哈!你沒說我還沒發現!
    這小妮子也還真猛!
    這篇故事給我的感覺,好像伊藤潤二某些作品,也是像這樣,突如其來的梗@@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3 18:27 回覆

  • ㄚ芬
  • 其實同學欺負她的程度也還好而已吧
    如果這樣就抑鬱到產生怪異心情
    那很多人都活不下去囉

    不過也難講,像我就不了解憂鬱症,總覺得不就是心情不好而已嗎?


  • 呵呵!這就是人性最詭譎的部份。因為就是捉摸不定,所以才會有出乎意料的發展。
    目前腦中還沒有出現患有憂鬱症的角色。
    不過今年四月倒是有出現一個患有「創傷性壓力症候群」的角色,之後也是會在po上來。
    我為了這個角色,還特地打電話過去詢問我那在醫院精神科工作的表弟,嘿嘿~

    關於憂鬱症的故事...也許你幫我開了頭...說不定以後就有機會出現在我腦袋裡囉!哈哈!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4 12:46 回覆

  • ㄚ芬
  • 我有個同學有憂鬱症,他說平時定時吃藥就很正常,正常久了覺得可以不吃。
    後來又開始犯病而不自覺,直到忽然很想自殺,甚至都像被催眠般拿起小刀了,才忽然驚醒覺得自己在幹什麼?
    後來又繼續吃藥,就繼續正常了。
    聽他這樣說我才覺得那真是有病沒錯,不是普通心情不好可以比擬
  • 真假!在真實世界裡我倒是都沒遇到患有憂鬱症的人。

    改天有機會再來揣摩看看,順便跟我表弟要個資料來參考!如果剛好有靈感,說不定就可以寫嚕!哈哈!謝謝你給我的意見!可稱之為A物!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4 13: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