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親愛的弟弟  

關於『親愛的弟弟』:


這短篇故事的誕生應該要歸咎於我那無緣見面的另一個舅舅!

某次家庭聚餐,辣媽咪提到,其實我還有一個舅舅,只不過那個舅舅在小時候就生病死掉了。

而這也是我第一次有在劇情中加入兩段真實的事件,也是由我辣媽咪轉述。

雖然結局不是像我寫的那樣子,那麼的「drama」。

現在回頭看以前的作品,還真奇妙,因為自己都不知道這些畫面是哪來的!

而我也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文筆有多好,我只是想要把我腦中那不斷糾纏我的畫面寫出來。

變成一個故事就好,長短無所謂,該交代的有交代到就好。

最近為了要拾回畫畫的感覺,意外又在app裡面發現一個收錄所有伊藤潤二作品的軟體。

唉唷~其實我就是照他的方式再畫畫啦!

話說,人生第一次開始動筆畫畫,居然是美少女戰士==a

真俏皮~


=========故事開始


「親愛的弟弟」

 

1.

 

2011年九月,我叫陳美誼,四十九歲,如果我弟弟沒有死掉的話,我想他今天一定是非常開心的在慶祝他四十三歲生日。可惜的是,他很早就死了,而每年他的生日我都會非常想念他,一定會將泛黃的相本從儲藏室拿出來,撢掉上面的灰塵,每一個動作都會小心翼翼,因為這是我唯一能夠懷念他的方法。

 

我的弟弟,陳嘉嘉。

 

我知道,他不是意外死掉,大人都說是意外,因為我知道那個年代,沒有人敢去承認這件事情,大人就是這樣,對於未知的事情,容易被驚嚇到,但我,沒有被嚇到,反而很心疼最後的結局是這樣發展。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沒有讓嘉嘉走,讓他繼續陪伴我,會不會比較好一點,事實是…不會。

 

因為他總有一天一定會因為意外,離開人世間,但我知道至少他不會寂寞,這也是一件好事對吧?

 

哼~我的眼淚又留了下來,他在六歲那年往生,雖然只有認識他六年,但還是會難過呀。

 

你看到這張老舊的黑白照片了嗎?

 

我站在中間牽著他們的手,嘉嘉在左邊,小清在右邊,這是開雜貨店的阿土老闆幫我們拍的,看我們笑的那麼燦爛…但有些幸福卻可以在瞬間被摧毀。

 

2.

 

小時候我們住的村莊靠海邊,四合院的大門正對面是一望無際的海洋,咖啡色沙灘上的砂礫在太陽的照映下顯得金光閃閃。

 

從我們家後門走出去,右轉順著小徑走約十分鐘就是小清的住家,他常常都會跑到後門喊著:「嘉嘉!嘉嘉!出來玩呀!」。

 

由於家裡的大人都要去田裡工作,身為長女的我,都必須要照顧幼小的弟弟。而小清是家中的獨子,沒有兄弟姊妹,所以我都會把他當成是我第二個弟弟般照顧。

 

有天我心血來潮,說要帶嘉嘉去賺零用錢,我們會在路邊撿破銅爛鐵,然後再拿去回收,就可以換到少許的現金。

 

「那我們可以帶小清一起去嗎?」嘉嘉撒嬌著對我說。

 

「當然可以呀!」

 

嘉嘉興奮的手舞足蹈,便往後院跑去,一邊大喊:「小清!小清!快來!姊姊要帶我們去賺零用錢啦!」

 

蔚藍的天空上沒有雲朵,高掛在天上的豔陽照射著大地,我們走在乾枯的石子地上,汗水淋漓,而路邊圍牆縫隙中的雜草也低著頭向炙熱的太陽投降。

 

空氣中瀰漫家畜排泄物的味道,左邊有一隻水牛趴在泥濘的水坑裡,牠的尾巴左右擺動,牠的身上有許多蒼蠅飛舞著,兩眼無神的嚼著草,慵懶的看著我們走過牠面前,我想那水坑不久後也會被蒸發,被飢渴的大地佔領吧!

 

 

我們拿破銅爛鐵換到兩元後,我帶著他們走到阿土大哥他們家開的雜貨店去買冰棒消暑。阿土大哥將冰櫃打開,冷颼颼的霧氣飄了出來,嘉嘉和小清他們兩個人則將頭探進冰櫃,直呼:「哇~好舒服喔!我也想叫媽媽在家裡放一個冰櫃,這樣就不會每天都那麼熱了!」

 

「你們兩個這樣子我要再多收三角喔!哈哈!」阿土大哥開玩笑的說。

 

我們坐在雜貨店門外的木頭長板凳上,上頭有一片石棉瓦製的波浪浪板,讓我們暫時免於紫外線的傷害,我們手上都拿著一支用糖水製成的冰棒,依舊滿頭大汗,氣溫真的很高。

 

「夏天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吃冰!」小清含著冰棒說。

 

「對~對~還有吃西瓜!哈哈」嘉嘉附和。

 

「你們想吃糖果嗎?姊姊還有錢可以買糖果!」我將掌心的零錢舉在他們面前。

 

「耶!我要吃糖果」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於是我買了幾顆如彈珠大小般的糖果,有藍有紅有綠,外層佈滿了砂糖,在陽光下顯得熠熠動人,讓人捨不得吃下去。後來阿土大哥他從店裡拿了一台相機出來,說要幫我們拍張照做紀念。我們開心的一起合影,但誰也沒想到,一個禮拜後,小清就發生意外,離開了。

 

聽他們家裡的人說,是到海邊附近玩水的時候,突然遇到漲潮,來不及逃避就被無情的大海捲走了,雖然村民花了四天的時間在海上打撈屍體,但終究找不到遺體。

 

那時候我們家也有去參加他們在海邊的招魂法會,我記得那天下著毛毛雨,天空的雲層很厚,陽光只能從縫隙中探出微弱的光芒,只見穿著黃色道袍的道士,右手拿搖鈴,左手拿著一支招魂幡,靈堂旁邊也站了兩三個道士,有的吹嗩吶,有的手上拿著經書誦經,那詭異又低沈的頻率覆蓋了海水拍打的聲響。。

 

空氣中帶有鹹鹹的海洋味道。嘉嘉幼小的心靈受到如此大的打擊,他身體不斷的抽蓄著,哭的泣不成聲,爸爸看得心疼便把他帶回家,有好幾天他都悶悶不樂,變得沉默寡言,整天都坐在走廊,看著敞開的後門,默默哭泣。他似乎在等著小清來找他玩。

 

3.

 

我將相簿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揉揉雙眼,擦去淚水,我看到小建睡眼惺忪的從房間走了出來。

 

小建今年五歲,晚婚的我,在四十四歲的時候才生下他,他是早產兒,不過還好現代醫學發達,能夠讓他像個正常的小孩健康長大,他是我唯一的兒子,朋友總說,三代不離舅家門,說真的,他真的長得很像嘉嘉。

 

讓我想起長輩的迷信,生日逢九總是要特別小心。不禁讓我擔心,四十九歲的我,難道也會有事情發生嗎?

 

其實不能說我迷信,只能說,人總會在經歷過某些事情後,而改變自己的想法,或是改變自己面對人生的一切。

 

嘉嘉離開後,讓我學習到,要珍惜與自己愛的人相處的每一個時刻,因為你一定要知道,這世界是無時無刻都在改變,改變的速度讓你難以招架。

 

「媽咪!妳還不睡覺嗎?」他朝我的方向前進。

 

「小建,你怎麼又爬起來了呢?」我將他抱在我的懷裡,他縮在我的懷裡,吸允著他的小手指,漸漸睡著。

 

我翻著包覆著塑膠薄膜的相本,小時候的照片越來越少,也許是因為小清得離去,使得我們忘記了快樂的時光。後來…

 

4.

 

喪事結束後,黑壓壓的烏雲侵襲了整片藍天,炙熱太陽因此消失,天空中飄著毛毛細雨,空氣中充滿潮濕的水氣。爸爸開著藍色貨車帶我和弟弟到後山的田地幫忙,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回程的時候突然拋錨,爸爸叫我們在車上等他,他便一路跑回村莊找人幫忙。

 

陰暗的樹林沒有其他人,颼颼的冷風讓人不寒而慄,我們坐在副駕駛座,外面傳來蟋蟀鳴叫的聲音,車子發出引擎冷卻的微弱聲響,嘉嘉坐在我的腿上,他緊緊抓住我的裙擺,他發出像是哽咽的聲音。

 

「姊姊,我好想小清。」嘉嘉低著頭,摳著指甲縫裡的污泥。

 

「嘉嘉…姊姊也好想他,我想他應該已經到天堂了。」

 

「真的嗎?」他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抬起頭看著我。

 

「對呀!因為小清是個乖小孩,所以老天爺會帶他上天堂的。放心。」

 

「姊姊…」

 

「怎麼了。」

 

「我想尿尿。」坐在大腿上的嘉嘉扭動著身軀。

 

於是我打開車門,把嘉嘉抱下車,溼答答的石子地踩起來軟呼呼的。

 

「姊姊在這裡等你。你要小心不要踩到水坑,不然會把身體弄髒。」

 

嘉嘉兩手抓著胯下,帶著小跑步,滑稽的往樹林裡跑去。腳下的枯樹枝發出卡~卡~的斷裂聲。

 

我的雙手放在嘴上,拱成O型,大喊「尿完趕快回來!別亂跑嘿!」

 

「知道了!姊姊!」說完他便消失在樹林裡。

 

枯黃的落葉從樹上飄落下來,有的墜落在我的腳邊,有的沾在擋風玻璃上,小黑蚊不斷的襲擊我的雙腿,存心想讓我變成紅豆冰就是了。四周開始昏暗起來,

手錶上顯示五點四十七分,爸爸怎麼還沒有回來,不過嘉嘉也去太久了吧。

 

我緊張了起來,嘉嘉該不會在樹林裡迷路了吧,真粗心呀我!剛剛應該陪他去才對,他才幾歲,我怎麼會放心讓他自己一個人去呢?完了!等下爸爸回來我一定會挨罵的。我踩著泥濘的地,啪啪啪跑進樹林裡。

 

「嘉嘉!嘉嘉!」我不停的喊著。他一個小孩子能跑多遠呢?應該在附近吧!我看到前方樹根下方有一攤水漬,潮溼的泥地上有一對小腳印往裡面延伸,附近有幾隻蚯蚓緩慢的移動著。我順著嘉嘉的腳印往裡面跑,一邊大喊著他的名字,只是那腳印越延伸越奇怪,嘉嘉像是追著一個人跑,因為他腳印的右邊出現另一對腳印,小孩子的腳印。

 

「下來呀!」嘉嘉笑著說。

 

我看嘉嘉站在一棵樹的前面,他仰頭笑著。

 

「嘉嘉!你在幹嘛!沒聽到姊姊在叫你嗎?你為什麼自己這樣亂跑!」我一邊喘氣,一邊氣憤的走過去。

 

「嘻嘻~下來呀!」嘉嘉說。

 

「嘉嘉你在跟誰說話?」我疑惑的問。

 

「小清!」

 

我整個人僵住,雞皮疙瘩從尾椎爬了上來,額頭迸出冷汗,我的雙手微微顫抖,喉嚨頓時好乾。

 

「小…小清?他在哪?」

 

「在那!」嘉嘉食指指向樹上,我順著他的角度往上看,但…我只看到隨風搖曳的樹葉,以及不斷拍打在一起的樹枝發出沙沙聲。

 

我抓著嘉嘉的肩膀,將他轉向我。

 

「別…別亂說話!上面沒有人呀!」

 

「有呀!小清就在上面呀!他我要跟我玩,但是一直不下來!他要我爬上去,人家又不會爬樹。」嘉嘉眼神堅定,蹙眉看著樹上說。

 

「美誼!嘉嘉!你們在哪?」後方樹林傳來爸爸的聲音,我轉過頭大聲的回應他:「我們在這裡,要回去了!」

 

我便抓著嘉嘉的手順著原路跑回去,嘉嘉不斷的回頭,口中一直呢喃著:「姊姊,為什麼不帶小清一起走,他在樹上呀!他要跟我玩呀!姊姊~」

 

但我回頭看,都只看到隨風搖曳的樹枝對我招著手,耳邊除了鳥鳴、蟬鳴,根本沒有其他人,更何況嘉嘉說的是那個已經往生的小清!

 

5.

 

夜晚小建睡的很沉,胸膛隨著呼吸起伏,我將他抱回房間,輕輕的放在床上,皎潔的月光灑在房間,天花板貼著大小不一的星星貼紙,我將他最愛的布魯托玩偶放在的他身旁,熟睡的他主動將身體靠過去。

 

外頭稍有涼意,窗簾隨著風擺動,窗外傳來汽車奔馳的聲音,我將窗戶關上,將吵雜的聲音隔絕在外。牆上掛著一個會旋轉的掛飾,上面有獅子、斑馬、鴨子、青蛙。我將開關打開,中間的方形盒子便會響起搖籃曲,而動物們會順時鐘方向旋轉著。

 

我將房門半開著,一方面我可以從客廳觀察到房內的動靜,另一方面客廳的光可以讓醒來的小建知道我還在外面,因為他很怕黑,也很怕一個人。

 

我坐回沙發,喝著晚上從便利商店買回來的重烘培拿鐵,啜飲幾口,讓我更有精神去度過這個漫長的夜晚。

 

 

6.

 

回家後,晚上嘉嘉在餐桌上一直不斷的鬧脾氣,說我不讓小清一起回來,也不讓他跟小清玩!

 

但我跟爸媽只是無奈的看著彼此,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我們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小清早就往生了,怎麼可能又出現呢?我們只能當作,因為嘉嘉的好朋友離開了,而他很難過,所以他就自己幻想出小清還在的這種感覺,雖然他的年紀還小,但他也不想去接受小清已經往生的事實吧!

 

其實連大人也都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只能默不吭聲去過著如往常般的日子,過一天算一天吧。

 

隔天,睡眼惺忪的我被走廊的跑步聲吵醒,走廊傳來咚咚~的跑步聲,眼前的時鐘指向十一點,而本來睡在我左邊的嘉嘉不見了,只剩下一坨散亂的棉被。

 

我將木門拉開,發出嘎~的聲響。我看到嘉嘉從眼前晃過去,朝走廊的盡頭,也就是後門的方向跑去。

 

「嘉嘉!你在幹嘛!」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頭有點昏,難道是昨天沒睡飽的關係嗎?

 

「嘻嘻~」嘉嘉的笑聲從後院傳過來。

 

我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扶著一邊的牆,赤腳踩在老舊的地板上,這時候突然嘉嘉跑了進來,撞到我,我一個不小心便跌坐在地板上。

 

「嘉嘉!小心點呀!」我生氣的說。

 

後院傳來鐵鍊摩擦的聲音,當我走到後院的時候,我看到嘉嘉開心的騎在一台三輪車上,橡膠輪胎不斷摩擦著地面上的石子,天空依舊烏雲密布,屋外除了嘉嘉沒有其他人。

 

「姊姊你看!我會騎腳踏車耶!」他興奮的將兩隻手舉高。笑著對我說。

 

「嘉嘉!你剛跟誰在玩?剛剛有人跑進房子裡!那是誰?」不安的我心跳加速,我遲疑的看著坐在腳踏車上的嘉嘉。

 

「小清呀!小清說他要喝水!」他怡然自得的說。

 

我瞪著嘉嘉說:「嘉嘉!為什麼你要一直說這種話!還有!那個腳踏車是哪來的?你怎麼會有腳踏車!」

 

「這是小清送我的,因為他說他知道我沒有腳踏車,所以才把腳踏車送我。」

 

「夠了!不要再跟我胡說八道!」我的理智失去了控制,不耐與憤怒如火山爆發般一發不可收拾,這幾天我已經受夠了,小清像是我的另一個弟弟,他的死已經讓我非常難過,我只能假裝好像沒有發生這回事。但是嘉嘉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說這種話,我真不曉得他到底是為了什麼?開死人玩笑有那麼好玩嗎?也不要這麼不懂事吧!

 

「好痛!姊姊!妳弄痛我了啦!妳幹麻!」他難受的大喊。

 

我用力的掐住他的手臂,他的手臂被我壓出紅紅的勒痕,我將他從腳踏車上拉下來,半拖半抬的將他拉回屋內,我將他拉到室內的走廊後,便轉身大步的走回後院,雙手將腳踏車抬起,直直的朝後門丟出去,腳踏車如廢鐵般,重重的摔在石子地上,我看到兩邊踏板整個歪掉,地面一陣塵土飛揚,我將後門兩側的門板關上,扣上門鎖。

 

嘉嘉痛哭流涕的跑向我,他又哭又鬧,拉扯我的衣服。

 

「姊姊最壞了,為什麼要把小清送我的腳踏車丟掉!姊姊最討厭了!我討厭妳!」

 

我只是默默的將眼淚含在眼眶中,但我的雙眼依舊直視著屋內的走廊,我告訴自己,剛剛在屋內撞到我的,不是小清,而是我睡得迷迷糊糊不小心跌倒造成的錯覺…我也只能這樣想。

 

半夜我睡不好,因為我一直想著下午發生的事情,嘉嘉安穩的睡在我旁邊,橘黃色的小夜燈照映在他稚氣的臉龐上。我撫摸著他粉嫩的臉頰,我很難想像,今天如果我是小清的父母,遇到這種狀況,我要怎麼去面對未來的每一天。

 

起床時旁邊少了一個人、吃飯時少了一個人,原本如此平凡的生活,卻會因為一個人突然的離去而改變了許多,我們變成要試著學習,少一個人的生活。無時無刻必須要克制自己不會因為突然想起而悲傷。痛苦的活著還是痛苦的死去,哪個會比較輕鬆。

 

「嘰~嘰~」

 

這是什麼聲音?屋外傳來奇怪的聲音,我起身走到窗邊。窗外傳來蟋蟀清脆的聲音,貓頭鷹深沈的低鳴聲,木窗的毛玻璃透著銀白色的月光,隱約看到外面的樹枝隨風搖曳。

 

「嘰~嘰~沙~沙」

 

額頭冒出冷汗,瞳孔放大,我用力嚥下如石頭般的口水,小心翼翼的將木窗打開,木頭凹槽發出輕微的嘰嘎聲,我從窗縫中往外看。

 

「嘰~嘰~嘰~沙~沙~」

 

皎潔的月亮懸掛在空中,冷風落在我的臉上,這秒鐘我感覺到時間瞬間凍結,而我像個木頭人僵在窗戶旁,身上的每一處肌肉都動彈不得,無法控制。外面正上演著讓人瞠目結舌的表演。

 

後院的大門依舊深鎖,我看到小清的腳踏車,居然出現在我家的後院,歪掉的腳踏板緩慢旋轉著,車頭向右,不停的原地打轉,生鏽齒輪上的鐵鍊順著轉動而發出刺耳的磨擦聲,地上的石頭發出喀喀喀~的擠壓聲,腳踏車的影子在地面上拉的很長,然而腳踏車上面卻沒有任何人。

 

靜謐的夜晚,我突然相信嘉嘉說的話,小清真的回來了。

 

7.

 

房門被推開發出的磨擦聲引起我的注意,低頭看著相簿的我突然回神,小建打著赤腳站在房門口,揉著眼睛。

 

「媽咪!」

 

「小建?怎麼了,怎麼又醒來了!」

 

「窗窗。」小建呢喃著

 

「窗?窗戶嗎?怎麼了!」我從沙發上起身,走向小建,將他抱起,我戰戰兢兢的走進房間,窗簾隨著風上下擺動著,牆上音樂盒發出的旋律依然餘音裊裊。

 

我剛剛不是有關窗戶嗎?我的脖子上的筋抽動著,晚風讓我覺得不寒而慄,是我多疑了?我趕緊將窗戶再次關上。然後確定有將鎖扣上後,再把窗簾拉起來。

 

這次我不敢讓小建自己一個人在房間睡覺,我走回沙發,將他的頭靠在我的腿上,身子躺在沙發上,我拿出一條粉紅色針織毯子蓋在他的身上。我將旁邊的相冊拿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疑神疑鬼的緣故,手中的相冊突然變得好沈重,還是因為過往的回憶造成的呢?

 

我耳邊傳來沉重的雷鳴,嘉嘉離開我的那天也有打雷,回憶又再次將我包圍。

 

8.

 

外頭一片烏雲密佈,厚重雲層發出悶悶的轟隆聲,閃動的光影不時從縫隙中竄出,閃電如刺客般,突如其來的擊中一棵老樹。老樹霎那間被劈成兩半,斷裂缺口冒著燒焦的黑煙。原本燈火通明的村莊,突然間失去了光亮,頓時被黑暗籠罩。

 

乾枯的大地如難民般乞求著雨水,空氣中佈滿潮濕的水氣,灰色的雲朵如海綿般吸滿許多雨水,激烈的落在地面上,形成傾盆大雨,瞬間滋潤了土地。

 

後山的土地承受不了過多的水分,造成土質鬆動,一棵棵健壯的樹被無情的土石流連根拔起,一棵棵順著地勢往下倒塌崩落,而後山唯一的小徑,也被坍塌的泥地與落石掩埋掉了。

 

爸媽還在田地裡,我想應該也沒有辦法趕回來吧,希望他們能夠平安。我和嘉嘉待在家裡,窗外像是有人拿著閃光燈,讓陰暗的屋內忽明忽暗。劇烈的雨打在屋頂,窗子被狂風襲擊,不斷的顫抖著。雨水從縫隙中不斷滲進屋內。

 

 

「姊姊,我好怕!」嘉嘉縮在我的懷裡。

 

「別怕!姐姐會保護你!」

 

房間的木板門發出「咚!咚!咚!」的聲音。

 

「姊姊!那是什麼聲音!風嗎?」家家惶恐的瞪大雙眼看著我。

 

「我…我不知道。」我又開始冒冷汗,其實我猜的到在門外的是誰。

 

「咚!咚!咚!」強烈的撞擊,使得木門晃動著。

 

「姊姊!好恐怖喔!」他將頭埋進我的胸裡。

 

門外一片寧靜,此刻只聽見狂風肆虐,發出颼~颼~的聲音。

 

狂風像利刃刮著我們的房子,聽起來又像是有很多人在外面用指甲刮著牆壁,屋內充斥著刺耳的聲音,嘉嘉雙手摀住耳朵,我起身將他留在角落,緩緩的走向門口,冷風穿過門縫落在我的臉上,我從門縫中往外看。

 

漆黑的走廊隨著閃光若隱若現,雨水從天花板滲出來,滴落在地板上。大門抵擋不住狂風的摧殘,碰~的一聲,大門整個被撞開,敞開的大門不斷的開合,豪雨輕而易舉的浸濕了整個前廊。

 

「嘉嘉!你在房間等我,我去把大門關起來。不然等下屋內淹水就不好了!」

 

嘉嘉沒有回應。

 

我轉頭過去,「嘉嘉!有沒有聽到。」

 

嘉嘉軀身坐在角落上,抬起頭來看著我,摀住耳朵的雙手緩緩放了下來。

 

「姊姊!妳有沒有聽到,小清的聲音!」

 

我看著他堅定的眼神,而我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

 

「姊姊!真的!小清在叫我!」嘉嘉像歇斯底里般的大叫。

 

「嘉嘉!你等我!我去把大門關上!你聽錯了!那是風的聲音!別鬧!」

 

我知道他沒有說謊,因為我也聽到了。我轉身將房門打開,走過積水的走廊,踐踏在水上的赤腳在地板上印上我的腳印。

 

大門依舊不斷的拍打著,這時有人大喊怒吼:「嘉嘉!嘉嘉!出來玩!」

 

屋外的狂風像大力士一樣撲向我,將我推倒在地。暴烈的狂風像飢餓的動物,在屋內瘋狂的四竄,牆上擺設瘋狂的搖晃著,我聽到相框、花瓶摔在地上的聲音。突然間整個牆壁發出咚~咚~咚~的聲音。有人用力的拍打牆壁。

 

我看到小孩子的水漬掌印出現在牆壁上,咚~咚~咚~一個四個五個,幾秒鐘的時間,兩面牆壁佈滿了掌印,往房間裡延伸,我無法動彈,我看到有四隻藍色透明的手穿出地板抓住了我的手腕和腳踝,我聽到嘉嘉尖叫。

 

「哇!姊姊!」

 

我回頭看,嘉嘉站在原地,兩眼瞪著天花板,刷的一聲,從房間中消失,他的尖叫聲從大門處傳來。

 

他面對著我站在門口,他的臉呈現驚恐的表情,接著像是有人在他身上綁了一條繩子,他就像高空彈跳一樣,咻的一聲被拉了出去。

 

「嘉嘉!!!」我大聲喊叫著。

 

我感到心跳加快,腎上腺素激增,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奮力的掙脫緊抓住我的四隻手,我的手腕與腳踝呈現紅腫而且疼痛。但我顧不得自己的感覺,我一心只想要趕快去救嘉嘉。

 

我打著赤腳闖進風雨交雜的室外,眼前的大海像抓狂的野獸不斷撲向彼此,猛烈的撞擊濺灑出白色的水花。道路兩旁的行道樹扭曲成詭異的形狀,樹葉雜亂無章的向四處飛散。

 

遠方的沙灘上站著一個人,那是嘉嘉!

 

我大步的奔馳在雨中,身體被浸濕,耳邊傳來小孩子的嬉戲聲,大雨遮蔽了我的視線,我的眼前混雜著雨水,我踩著鬆軟的沙灘,不停的奔馳,正當我快要接近嘉嘉的時候,居然被一截橫躺在沙灘上的枯樹枝絆到,又或者是剛剛在屋內的藍色手臂。

 

我重重的摔在沙灘上,粗糙的沙礫劃傷了我稚嫩的身軀,我身上沾滿了沙子,我抬起頭看到嘉嘉面對我站在約兩公尺的前方,他哭紅的雙眼,淚水混雜著雨水。他悲傷的看著我。

 

「姊姊,妳快回去。不要來!」

 

「你在說什麼!」我驚呼,嘴巴吃進了些許沾在嘴邊的沙子。

 

嘉嘉站立的雙腳邊,沙灘上莫名出現兩個凹陷的小腳印,一雙小腿透著深藍色的光影向上延伸,大腿、短褲、內衣、雙手、最後是小清的臉。但他的雙眼只有兩個黑色的陰影,他對我笑了一下,便牽起嘉嘉的手,以驚人的速度衝進大海裡。

 

我抓狂般的從沙灘上跳起,追逐著他們不尋常的飛梭速度,嘉嘉和小清兩人在海浪中載浮載沉,我衝進了海中,海水淹到我的腳踝、膝蓋、胸部。海的阻力讓我難以控制自己的方向,我整個人慌張的揮動著雙手與雙腳,海水不斷的灌進我的嘴巴,刺痛了我的雙眼,我使盡了吃奶的力氣不斷朝他們的方向游去,他們的頭在海面上上下下。

 

我伸手一抓,我抓到嘉嘉的手臂,他回頭看我。

 

「姐姐,小清要跟我玩!」

 

「不行!他不是要跟你玩!趕快過來姊姊這裡」大海又將我們兩個人打散,我又吃進一口死鹹的海水。

 

我感覺到四肢無力,好累,我快虛脫了!

 

「嘉嘉!不要離開我!姐姐不能沒有你!」

 

「嘉嘉…」

 

虛弱的我只聽到耳邊傳來小孩的嬉戲聲,大海無情,而我像是被它玩弄在掌心的玩偶,我和嘉嘉不斷的靠近、打散、靠近、打散,直到我的力氣用盡,海水將我滅頂…。

 

9.

 

我看到一道金色的光出現在我眼前,原本在海中的我,不知為何突然站在一塊四周皆是白色煙霧的廣場。裊裊上揚的煙霧朝著遠方的光點飄去,那光點吸引著我,而我猶豫的往前走,這時嘉嘉的聲音卻在我耳邊響起。

 

「姊姊!不是這邊!是另外一邊!」

 

我往後看,後方像是有一條分隔線,區隔了黑暗與明亮的部分,前方的黑暗似乎無法闖進這個白煙裊裊的區塊,我又轉向白色的光點。嘉嘉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姊姊!不行!」

 

我來不及回神,黑暗中突然伸出了許多細長的手,將我整個人拖進黑暗中,我感覺到呼吸困難,劇烈疼痛的胸口被擠壓著,我的喉嚨好乾,而且我好想吐,隱隱作噁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我聽到嘉嘉在我耳邊說:「姊姊,我愛你」

 

我的喉嚨深處咕嚕一聲噴灑出鹹度頗高的海水,我感覺到新鮮的空氣灌進了我的肺部,我不斷的咳嗽,胸口的疼痛逐漸緩和,眼前有兩三個模糊的人影,說著什麼我聽不清楚,突然間有個人將我扶起來,緊緊抱著我,我感覺到他的心跳很快,身體熱呼呼的。

 

「美誼!妳沒事了!嗚嗚~媽媽擔心死了!」

 

「媽?」我渾渾噩噩的看著前方早已恢復平靜的大海。海浪的拍打聲響徹雲霄,太陽從雲層中探了出來。嘴裡和鼻孔依舊佈滿鹹鹹的海水味,我虛弱的問媽媽。

 

「媽…嘉嘉呢?」

 

只見媽媽哽咽的,不發一語。

 

我看到前面有七、八個村裡的人吶喊著,四處走動。我緩緩的站起來,步履蹣跚的走過去,媽媽沒有阻止我,她依然跪坐在原處哭泣著。

 

當我穿過人群時,我的眼淚也落了下來,不知道是否因為海水的關係,我的淚水也是鹹的嚇人。

 

我看到嘉嘉嬌小身軀癱軟的躺在沙灘上,胸膛沒有起伏,嘴唇呈現藍紫色,雙眼下方的眼袋腫脹,臉色慘白無光,面無血色。身上掛了些許的海草,有隻螃蟹在洞裡探頭探腦。

 

而他的右邊居然也躺了一個人,那是小清的屍體!小清的屍體已經發脹,之前村民都打撈不到他的屍體,但現在卻跟嘉嘉的屍體一起被大海沖回沙灘上。

 

讓我難以置信的是,他們兩人居然手牽手,肩並肩的倚靠著彼此。兩人的嘴角微微上揚,好像很開心,也許,他們兩個都不會再寂寞了。

 

 

10.

 

每年他的生日我都必須要再次回憶這些,只因為我的不捨,嘉嘉的離開讓我非常莞爾,我真的好想他,當我再次看著那張笑的很開心的照片,看似幸福的一切,我真的相信,任何幸福都會在瞬間化為烏有,剩下的只是虛無的回憶。

 

但,如果那時候嘉嘉選擇繼續活著,我想,小清也還是會回來找他吧!因為,只要他們兩個在一起,就不會孤單了。

 

「嘉嘉…」我的淚水又順著淚痕滑了下來。

 

我將相本放到旁邊的桌上,轉身將小建抱回房間。

 

「小建?」我驚呼,小建不見了,沙發上只留下粉紅色針織毯子。

 

「小建!」我大喊,屋內迴盪著我的聲音。

 

「媽咪?」小建從廚房走了出來,疑惑的看著我。

 

「喔!小建!妳不要嚇媽咪呀!」我跑過去抱著他,將他緊緊攬在我懷裡。他身上充斥著羊乳霜的味道,我看到他手中拿著水杯。

 

「小建,你要喝水?那我們回去沙發坐著喝吧!」我便轉身走回沙發,但小建卻往房間走。

 

「小建,你不是要喝水,在這邊喝就好了呀!幹嘛要拿到房間?」

 

小建兩手捧著水杯,天真無邪的看著我,他搖搖頭。

 

「不是我要喝!是舅舅。」

 

「什麼?」我看到半開啟的房門突然動了起來,門板發出磨擦且刺耳的聲音。屋內的燈一閃一閃。

 

我聞到鹹鹹的海水味,耳邊傳來颼~颼~的聲音。我趕緊將小建抓到我的懷裡,而他手上的水杯落在地板上,哐的一聲玻璃碎片撒落一地,地毯被水濺溼,我的心跳加速,頸部的筋又開始抽動了起來。

 

難道...嘉嘉…要帶我走?

 

The end


喜歡就推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ㄚ芬
  • ~~~晚上看這篇,有點毛毛的~~~~
    下次不要晚上來拜訪了 ><

    你的插圖還真有伊藤潤二的風格
  • 哈哈!拍謝拍謝~

    不過我每次都是這樣「不小心」嚇到人。

    白天再來看吧!謝謝來訪耶~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3 23:46 回覆

  • 芽米兒
  • 安安

    一陣陰風襲背

    >______<

    抖抖抖的 芽

  • 哈哈!拍謝拍謝~去年的作品都比較是「阿飄」!

    不過其實自己喜歡寫的也是這種風格啦!

    不要抖抖啦!可以白天再來看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4 00:17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結果
    他是要帶小建走
    找玩伴中>///<哈
  • 哈哈!說不定喔!本來這篇是還想要寫第二部,不過太刻意去寫,會寫不出來。

    畢竟腦袋裡的角色都已經去領便當了==

    謝謝你還花時間閱讀我的作品,真感謝您~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7 20: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