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洋娃娃第一部  

關於『洋娃娃系列的三部』:

去年十月的作品,現在要尋找當初會撰寫這部小說的靈感...還真的是有點難度。

我要先找出傳說中的A物,以及為何達成「30秒預告片」的靈感。詳細的介紹>>個人閱讀與寫作

 

其實這種故事還滿老梗的,但這世界上不就是流傳著同樣的東西,而每個人都用不同的方式去傳達。

像是吸血鬼、狼人、殭屍,都在舊片重拍,小說也是一直推出新的作品。

一樣的梗,但作者要怎麼去寫出不一樣的感覺,真的就是要靠技巧、實力和經驗。

這是我去年第一次嘗試寫有連貫的作品,三個章節,每個章節都在一萬字以內。

不管寫的好或壞,每一次的寫作對我來說都是學習與磨練,畢竟...小時候根本不喜歡國文。

也沒有學過正統的文學課程,寫作怎麼寫?能寫的出來對我來說就已經很開心了!


=========故事開始


「洋娃娃第一章-老爺爺」 


這天晚上真的是熱死人,我將窗戶打開,卻一點涼意也沒有,耳邊傳來電風扇嗡嗡聲,冷氣壞掉了,我的天呀!我身上穿一件白色吊褡,下半身只著一件四角內褲,我想今天晚上一定很難熬,因為我已經滿身大汗了。

我坐在書桌前看書,房間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源是我桌上的檯燈,還有從敞開的窗口流洩進來的藍白色月光。鉛筆摩擦在書本上的聲音格外響亮,外面的月色落在我的床上,樹的影子落在我身後的地板上,像是在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正當我感到意興闌珊時,突然間我聽到外面有東西摔破的聲音,我嚇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我趕緊走向窗台往外看,我看到對面的老爺爺從他的房間走出來,手上拿著一個老式檯燈,光芒隨著他的腳步穿過了長長的走廊。

他走到廚房,將檯燈放在餐桌上,緩緩的彎下腰。

他是在撿東西吧?有東西打破了?剛剛那個聲音,好像碗或是盤子之類的東西。不過怎麼會這樣,難道是野貓跑進去老爺爺的家裡嘛?夜深人靜突然有這種狀況發生,真的會嚇死人!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眼角瞄到,老爺爺的房門被打開了,我往廚房看去,他依舊蹲在地上,那…那是誰開了他的房門?我只能看到上半部的視野,圍牆擋住了下面。

還是老爺爺有養小動物,只是我沒有注意到而已?這時候老爺爺正提著檯燈走回房間,微弱的橘黃色依舊跟隨著他的腳步回到房間,然後黯淡消逝。

這些日子來,老爺爺都是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也不曾看過他有養過小動物,那是誰開了他的房門?還是說他的門沒有關好,剛好被風吹動了呢?不過今天晚上一點風都沒有。

==================================

早上我居然遲到了,我匆忙的從床上跳起來,盥洗後,便急忙的衝下樓,連早餐也來不及吃,還被媽媽唸了一頓。

每次我經過老爺爺家門的時候,我都會跟他說聲早安,不過這天我出門的時候,發現老爺爺並沒有在他的花園裡運動,我只看到老爺爺默默坐在騎樓遮陽棚下方的椅子上。

他手上拿個一個木製的相框,兩眼無神的注視著相框,腳邊放了一個木製拐杖,奇怪,我記得老爺爺總在清晨一邊撥放音樂,一邊做運動。這麼說來,今天早上我也好像沒有聽到他的音樂聲,怪不得我今天會遲到。

本來我是打算要進去跟他打聲招呼,不過這時候我看到公車從我身旁呼嘯而過,糟了!這班公車如果沒有搭上的話,我就慘了!

我只好趕緊加快腳步,朝著公車的屁股奮力的往前衝。

==================================

晚上到家的時候,早已飢腸轆轆,狼吞虎嚥母親親手烹飪的晚餐後,便步履蹣跚的走回房間,書包隨手一丟,重重的落在地板上,同時我疲憊的身軀也重重的落在柔軟的床上,我就這樣昏沈沈的進入夢鄉。

我張開眼,豔陽刺痛了我的雙眼,我緊閉著眼睛,當我適應陽光的強度後,我從床上坐了起來。我覺得我全身酸痛,我的身體像是老了好幾歲一樣,我揉了揉雙眼,我看著我的雙手,霎那間啞口無言,我的雙手是如此的蒼老,活像個老人的手,我摸了摸我的臉,臉上滿是乾巴巴的紋路,嘴裡幾乎沒有幾顆牙,應該說,我看到假牙放在床邊的櫃子上。

環顧四周,這不是我的房間呀,這房間被死灰色的牆壁包圍著,沒有浴室,一個檜木製的衣櫃放在角落,米黃色的窗簾隨著微風搖擺著。

外面傳來笑聲,一個小女孩的笑聲。「爺爺!爺爺!你看你看!」

她是在叫我嘛?但是我只是個高中生,為什麼會被叫爺爺?

正當我起身時,我一個重心不穩,一支腳跪在地上,我的膝蓋重重的敲在地板上,好痛,另一邊看到放在床邊的咖啡色木製拐杖,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我的拐杖嘛?我的腳是怎麼了?我身穿睡衣,藍條紋白底的老式睡衣,扣子規矩的一個一個口上,腳邊放著一雙咖啡色的室內拖鞋。我杵著拐杖將自己從地面上撐起來,拐杖上有一個E.的縮寫。

我的膝蓋有點刺痛,不只是原本敲在地上的那邊,而是兩腳的膝蓋都很痛。讓我走起路還很吃力,幸好有床邊的拐杖讓我可以有第三的施力點,而不致於讓兩隻腳更難受。

當我走向窗邊往外看,我看到一個身穿紅色碎花洋裝,約四歲五歲大的小女孩,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隨著鞦韆前後擺動,輕輕的落在紅潤的雙頰。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好愛她,甚至覺得她比我的生命還更重要,我的生命不能沒有她。她就像是個洋娃娃一樣,我只能小心的呵護著她,不讓她受傷。

突然間,我看到她從盪鞦韆上摔了下來,我的天呀!我整個嚇壞了,我的心跳加速,雖然很想要趕快衝到外面,但是我的身子實在太沈重了,老舊的身軀無法像年輕人一樣行動自如,但我明明就只是一個高中生呀!

「哇~爺爺~好痛!」小女孩跌在地上哇哇大哭。
==================================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看到的是時鐘,十一點半,我睡了多久。頭好痛,我從床上坐起來,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這是我的房間,窗戶敞開,我的床、還有我的衣櫃,我的書桌,我又是我了。

剛剛的夢好真實,一度讓我以為我不是高中生,我是一個有年紀的老人家了,我緩緩的站起來,好痛,我的右邊膝蓋,奇怪,剛剛不是在做夢嘛?為什麼我在夢中撞到的那個膝蓋居然會痛?還是說我在睡覺的時候有撞到東西嘛?

天氣非常悶熱,汗水淋漓的我將衣物卸下,光溜溜的走進浴室,蓮蓬頭灑出冰冷的水,打在我的臉上,順著我的身子流進排水孔,冷水安撫了我熱騰騰的皮膚,讓我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我用一條咖啡色的小方巾擦試著頭髮,我站在窗邊,今天依然沒有風,我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月色黯淡而混濁,四周沒有任何一片雲。

這麼晚老爺爺也休息了吧?不知道為什麼,從昨天發生那件怪事情之後,剛剛又做了那麼詭異的夢,現在卻莫名的關心起老爺爺。

這時候我看到老爺爺的房間門緩緩被推開,我心想怎麼還沒有睡覺?老爺爺今天比較晚睡喔?

不過我沒看到老爺爺的人?奇怪?但是門是被打開的呀!難道?真的有人跑進去嘛?糟了糟了,是要偷東西嘛?

我趕緊套了件短褲,將手上的方巾隨手一丟,套了件吊嘎便匆忙的跑下樓,我躡手躡腳走到門口,怕發出聲響被爸媽發現。我的夾腳拖鞋一穿上,我就奮力的往老爺爺家跑去。

老爺爺家的圍牆很低,所以即使大門是鎖起來的,我還是輕而易舉的就可以爬進去。從我房間看過來,我記得現在站的左邊是他的房間,從窗戶看進去,現在房門還是開的,那東西會往哪裡走呢?難道又跟昨天一樣,跑進廚房?

我順著房子外圍走,轉了個彎進到廚房的後院,一整片落地窗就在我前方。黑壓壓的一片只看的到我自己的倒影,將臉貼在玻璃上往廚房裡面看,我明明就是來抓小偷,搞得自己好像小偷。

廚房中,唯一的光源是死灰色的月光,整個廚房只能看到模糊的形體,大致上可以看的出餐桌、椅子、冰箱的位置。等等,冰箱是開的,因為那邊有橘黃色的光,裡面果然有人,是在偷吃東西嘛?

我又繞道另一頭去看,這一邊比較接近冰箱,說不定就可以看到小偷了!當我再次將頭貼在玻璃上的時候,我整個人嚇的頓時往後跌坐在地上,重重的摔在花園裡。

這時候我看到一個橘黃色的光暈從走廊盡頭緩緩的移動過來,我想老爺爺走過來了,我不能被他發現,不然到時候他以為我是小偷,那就不得了了,本來要來抓小偷,結果自己變成小偷,這真的是一件太好笑的事情了。

我趕緊繞著房子,迅速的攀上圍牆,快速的離開老爺爺的住所。

我回到家以後,就直接躲進床上睡覺,這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根本一點也不想記得。


==================================

當我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了,今天是假日,正當我要起床的時候,媽媽敲了我的房門,她手上提了一個水果籃,她說要我陪他一起送過去給對面的老爺爺,今天好像是他孫女的忌日,所以希望我們可以過去給他一點,關心?慰問?

叮咚叮咚!媽媽按了兩下門鈴,她提醒我等一下看到長輩要打招呼,小孩子不可以沒禮貌,即使老爺爺跟我們很熟,但也還是要互相尊重。

老爺爺杵著拐杖走出來,每跨出一步似乎都要消耗他許多的力氣,我突然有種感同身受的不捨,是因為在夢中時的感觸觸發我內心的感受嘛?

媽媽親切的跟張爺爺打招呼,張爺爺露出和藹的微笑,將媽媽手中的水果籃接過去,便邀請我們進屋裡坐坐。我跟在媽媽的後面,低頭看著石頭舖成的小徑,眼角偷偷往昨天我跌坐的那個地方,真尷尬,那邊的花圃凹了一個洞,我想被我壓到花花草草應該無一倖免吧,真對不起。

我們穿上張爺爺幫我們準備的拖鞋,便跟隨著他的腳步來到客廳,他請我們先坐在客廳等他,他去泡個茶,媽媽怕不好意思,叫我一起去幫張爺爺的忙。

我攙扶著張爺爺,慢慢朝廚房走去,長廊左邊就是我昨天站在外面看到的落地窗,後面的長廊走到底就會到張爺爺的房間,而我們在廚房停下了腳步,他請我去冰箱幫他拿水果出來,他去燒水。

長方形的餐桌上鋪著一條米色桌巾,正中間放了一個插滿白玫瑰的花瓶,餐桌的前後左右各有一張椅子,冰箱就在桌子的斜右上方。灰色的冰箱上沒有任何東西,看起來非常素雅!不像我們家的冰箱上面貼滿了便利商店的磁鐵。

我往冰箱走去,不知為什麼突然間背後涼了起來,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將冰箱打開的時候,突然有個東西竄了出來,我驚訝的大叫一聲,我又再一次往後跌坐在地上,我看到她在看我。

我聽見媽媽的咚咚咚的腳步聲,張爺爺也緊張的說,小弟!怎麼了?

「小陳!你怎麼坐在地上,怎麼了,別嚇媽媽呀!」媽媽緊張的跪坐在我的旁邊,兩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跟媽媽對看。

「唉呀!我真的是糊塗了,這洋娃娃怎麼在這邊呀!」張爺爺吃吃的笑著,便將掉在地上的洋娃娃撿了起來。

那洋娃娃身穿鮮紅色滾蕾絲邊的洋裝,一頭卷翹的金髮,水藍色的眼珠,粉嫩粉嫩的櫻桃小嘴,以及長的不合邏輯的眼睫毛,我想起來了,昨天晚上我往屋內看的時候,就是被她嚇到,因為我看到有人跟我做同樣的動作在跟我對看,就是這個現在被抱在張爺爺懷裡的洋娃娃。

老爺爺說,這是他孫女生前最愛的洋娃娃。


==================================

晚上的餐桌上,媽媽捧著一大鍋馬鈴薯燉肉從廚房走出來,濃郁的香氣充滿了整個飯廳,但我卻一點也沒有食慾。吃飯的時候媽媽跟爸爸述說著,今天我是如何的出糗!居然被一個小小的洋娃娃嚇到。爸媽兩人在餐桌上吃吃的笑著,我也只能擺出強顏歡笑的表情,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害怕的原因是什麼。
雖然我也說不上來,但就是覺得那個洋娃娃真的有些古怪。

夜晚我坐在書桌前複習課程內容,只是我滿腦子就是洋娃娃的那雙水藍色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甚至覺得她好像一直在觀望著我。

我感覺到有些許的涼意,我房間的窗簾被風輕輕的帶起,這幾天來終於有徐徐晚風了,床頭櫃上的時鐘滴答滴答的響,現在是凌晨兩點十分,我默默的走到床台,夜晚是如此的寧靜與安詳,但我的心卻一直有一種懸在半空中的感覺,我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這一切應該都沒有那麼詭異吧?

==================================

「爸!爸!你這是怎麼搞的!」

什麼東西?我張開眼睛,看到一個年約三十歲的陌生女性,將頭髮盤成一圈紮在腦袋後方,臉龐上了淡妝掩飾年紀,臉上表現出蹙眉不悅的神情。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下盤穿了一件藏青色的窄裙,服裝合身但可以看出,是有生過小孩的體態。

這名女性盯著我,嘴巴不斷著說著,「爸!你有沒有聽到我在跟你說話!爸!」

她是在跟我說話嘛?環顧四周後,我發現我在一個陌生的客廳裡面,我坐在一張單人黑色的牛皮沙發上,右手上依然拿著拐杖,我看到女子後方的門口站了一個也是約三十幾歲的男性,表情嚴肅,帶點些許的無奈。黑髮中參雜些許的白髮,上半身穿了一件水藍色運動服,前面印有大大的英文字「enjoy your life」,穿了一件刷色的深藍色牛仔褲,一雙灰黑的運動球鞋,他的腳邊站了一個小女孩。

那是芳芳,我知道她叫張芳芳,她是我的孫女。

「爸!我知道那是芳芳,我現在就是在跟你說她的事情。之前我就跟你說過,不可以讓她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玩,你說不會,結果你看看,你害她受傷了,你害她從盪鞦韆上跌下來,你看到沒!」女子指向後方的芳芳。

我看到芳芳的左手上了石膏,小小的右手被男性緊緊牽著。

「張嘉誠,我當初就跟你說過,你應該要找個保母或是年輕人來照顧芳芳,而不是丟她一個人跟你爸獨處,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爸的狀況是怎樣,結果你看,現在呢?幸好我們芳芳不是頭先著地,如果有閃失,我是不是就要失去這唯一的女兒呢?」佩琴出手推了一下嘉誠的胸膛。

嘉誠沒回嘴,只是無奈的看著我。

「爸,我現在要把我的女兒帶回去,你好好養病吧!嘉誠都會幫你安排看護,芳芳我們就先帶回家,你就別操心了。」佩琴話才剛說完,芳芳就紅了眼眶大聲哭喊。

「我不要!人家不要離開爺爺!人家要跟爺爺住!」眨眼間,芳芳甩開了嘉誠的手,哭紅的雙眼,小小的身軀搖搖晃晃的奔跑過來,她趴在我的大腿上,滿臉的淚水與鼻涕分不出差別,我發現我的臉頰濕潤,眼眶熱熱的,我也在落淚,我看著我蒼老的雙手擦去芳芳臉頰上的淚水。

這時候佩琴從芳芳的後頭將她一把抱起,我心想這女人還真她媽的有力氣,她就像是拎寵物般的輕鬆,芳芳在她懷裡不停的掙扎,兩隻小腳懸掛在半空中踢來踢去,佩琴極度不悅的將芳芳抱著快步走了出去。

「嘉誠,你自己去跟你爸說!我先出去了。」說完,佩琴便走出大門消失了,只留下芳芳的哭鬧聲,「我要爺爺!人家要爺爺!」

我看到嘉誠走了過來,滿臉無奈的對我說,但是我只能看到他的嘴巴有動作,卻聽不到他跟我說什麼,因為現在我的滿腦子都是芳芳的哭鬧聲,聽到她不斷的叫我爺爺!嘉誠有摸我的手嘛?我不知道,我的心好痛,好痛,我的手摸到我的拐杖,我將身子從沙發上撐起來。嘉誠緊緊將我抱著,他在我耳邊說,好像是說「爸,對不起」,然後呢?

==================================

我張開眼,前面的時鐘顯示凌晨兩點半,我又睡著了,這次是在不知覺的情況下睡著的?我是怎麼搞的,有嗜睡症是嘛?

我一絲不掛的坐在床上,毛巾掛在床台上,微風吹進房間,輕撫著我的臉龐,我發現我的手臂全是雞皮疙瘩,莫名的心跳加速,剛剛那個夢太真實了,好像就是我自己發生的事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走到窗邊,張爺爺的房子一片漆黑,毫無生氣,連大地也沈睡在這寂靜的夜裡。

又來了,我又看到張爺爺的房門被打開了,只是我居然看到一隻手,那個高度很奇怪,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的高度,奇怪,今天去張爺爺家的時候,我並沒有看到小孩子呀!難道是?那個洋娃娃!不會吧!有沒有那麼玄!又不是拍恐怖片。

突然間,我的手機響了,我瞪大了雙眼迅速的跳到房間的角落,我的手機在哪?我尋著聲音看到我的手機放在書桌上,離我約有三公尺的距離,我感覺到我的腎上腺素升高,心跳頻率很快,我不敢移動我現在的位置。這個時間怎麼可能會有人打電話給我。電話聲一直響一直響,我害怕的攤坐在地上,兩隻手捂住耳朵,不要再響了,拜託,不要再響了。

突然間,我的心跳聲蓋過了一切,手機停了,沒有聲音了。

我緩緩的站起來,深怕會有什麼怪東西從窗台跑進來,我迅速的把窗戶關上,並且鎖上!便趕緊跳到床上去,我發現我壓到一個冰冷冷的東西,我手伸到下面,摸到這冰冷的東西。我的手不斷顫抖,映入眼前的是我的手機!

上面顯示「未顯示號碼 通話中」,我慢慢的將手機放在耳邊,我聽到沙沙沙的干擾聲,正當我以為沒事的時候,突然話筒裡傳來女生的聲音「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偷看我」。

媽呀!我將手機一丟,嚇得失魂落魄,接著我就頭也不回的衝出房間。

==================================

「小陳,你為什麼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媽媽將手上的吐司遞給我,上面塗滿了草莓與花生果醬,讓人垂涎三尺,只是吃進嘴裡,我卻沒有任何好幸福的感覺,因為現在我滿腦子都是昨晚發生的事情。

而且我也知道不可能跟媽媽說我遇到的事情,大人怎麼可能會相信有這種事情的發生,他們一定會認為是我自己做夢或是胡思亂想搞出來的。所以我也只能隨便邊個理由跟他們說,不過實際上我自己說了什麼謊言我自己也沒有什麼印象,我只知道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去幫張爺爺把這件事情處理掉,處理掉那個洋娃娃,不然我想張爺爺的性命可能不保了。

會不會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但我覺得好像事情真的會那麼嚴重。


==================================

晚上十一點半,實際上說要拯救張爺爺,搞得自己很像是那種恐怖片裡面每次結尾中都會出現的大英雄,但是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自己會這樣相信洋娃娃殺人?什麼東西?自己想起來也是很好笑。

我身上也只有媽媽上個月去寺廟幫我求的符,而且上面寫的是文昌帝君,印象中那時候媽媽說這是用來保佑我能夠考到好學校的神明,不過我想,如果都是神明的話,應該都可以袪除惡鬼吧?不然怎麼會稱呼為神呢?

我就在這邊等著,我倚靠在窗台,看著老爺爺的房間,好像隨時都會拉警報一樣,雖然我明天還要上課。

我將椅子放到窗戶旁,坐著等待對面的狀況,不過對面一點狀況也沒有,正當我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間張爺爺的房門被打開了,不過這次有橘黃色的檯燈出現,張爺爺走在長廊上,燈光跟隨著他,他離開了他的房子,是要出去買東西嘛?

這一次,整個夜晚似乎沒有像前幾天那麼緊繃了,前幾天的我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說其實我一直在做夢?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惡夢。

那些夢,我在夢中看到的那些人,明明對我來說都是陌生人,但為什麼在夢境裡我卻又能夠知道他們的名字,以及他們是誰,甚至我對他們會存有情感的成份呢?這真的是太奇怪的一件事情了。

今天晚上也許就這麼結束了吧,好家在,一切都平安。

不對,這時我傻住了,因為對面有人在看著我。

他的影子被剛剛張爺爺的檯燈照了出來,映在長廊的牆壁上,我居然現在才發現。原來對方一直都在看我,我一點知覺也沒有。我從尾椎整了麻了上來,他一直在老爺爺的家裡。

天呀!太恐怖了!我趕緊拿了護身符,還有棒球棍,便趕緊跑下樓,同時避免發出聲響吵到熟睡中的爸媽。

我穿過雜草叢生的草地,球鞋在地上摩擦發出沙沙聲,今晚的天空沒有月亮,雲層讓人感到非常沈重與不安,氣溫悶悶的,一點風也沒有。

我一樣爬過圍牆進入老爺爺的家,這次我直接走向他房間外的窗戶,因為那個人總是從他房間出來。

我用手機的LED燈往裡面照,這房間好熟悉,死灰色的牆壁,角落有一個木製的衣櫃,這....這場景怎麼跟我在夢中看到的很像。這時候我聽到一個聲音從左側傳來,像是鐵摩擦的聲音,非常薄弱,我走向左側,看到的是一座隨風搖曳的盪鞦韆,上面已經生鏽了。

我整個人頭皮發麻,這是我第一次進來後院,上次來的時候沒發現,重點是,這地方居然跟我在夢中看到的如出一轍,連房內的擺設都一樣,難道冥冥之中就是要告訴我,我一定要來幫助張爺爺嘛?

這時我看到房內有個人影一閃而過,好呀!臭小子,這次如果我還逮不到你,我就跟你姓。我用力的撬開張爺爺房間唯一的窗戶,一下子我就進到他的房間了,房間裡有著老舊的潮溼味,我用LED燈環顧四周,看到一塊布蓋在一個物體上,立在門邊。

那物體約有150公分高,這歹徒要躲,也躲的太不高招了吧!

我慢慢的靠近,將手機放到口袋裡,一手拿個球棍,伸出另一隻手要將那塊布拉下來。

當我靠進門邊的時候,突然間,那塊布裡面的物體發出了像是寵物咆嘯的聲音,並且向我撲來,他的手伸長的快速的向我逼近,我還來不及反應便往後跌坐在長廊上,哇哇!我也不停的大叫,鏘的一聲,我的球棍落在我後方約一公尺處,只要我一伸手就可以拿到球棍。

當我正要轉身拿球棍的時候,他抓住了我的腳,又再次發出咆嘯的聲音,我嚇的弓起腳狠狠的踢向他,只見布下的物體哀嚎一聲往後摔進房間裡,跌坐在地上的我,轉個身將球棍拿起,然後迅速的站了起來,正準備走過去給他最後的一擊,突然間我的頭感覺到無比的疼痛,長廊迅速的旋轉了起來,碰的一聲我已經倒在地上了,我感覺到我的頭流出了熱熱的液體,有個東西打在我的頭上,一次又一次的打在我頭上,咚的一聲我看到一個拐杖掉在我的眼前,上面刻著E.的縮寫。

我用盡了最後的力氣往房間看過去,我看到張爺爺跌坐在地上,他變得好削瘦,整個眼睛凸了出來,兩頰凹陷下去,黑眼圈超深,是他攻擊我的吧,看他好像已經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氣,他兩眼無神的看著我,嘴裡念念有詞。

我居然還聽的到他說「誰都別想搶走我的孫女。」這時候那批著白布的怪物緩緩的站了起來,白色的布掉了下來,我看到一雙女性的腳,延伸上去的皮膚看起來是布料,而且有明顯的縫線,這是那個洋娃娃嘛?怎麼會變那麼大隻?就像是個活人一樣,只是她身上佈滿了縫線,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她的臉孔。

我看著她金黃色的卷頭髮逐漸黯淡,她用手撫摸著頭皮,那些絲質頭髮就大片大片的掉落在地上,而原本鑲在她眼睛上的藍色塑膠瞳孔掉了下來,並且向下凹陷,像是兩個黑洞,那張櫻桃小嘴慢慢的裂開,她將手伸進嘴裡挖出不少棉花,丟在地上,這個洋娃娃面有難色的對我笑了一下,即使她沒有眼睛,她也還知道我在什麼地方。

我想那個晚上,就是她打電話給我的吧。

the end.


===========延續章節

 

短篇「洋娃娃系列第二部-警察先生」

===========






喜歡就推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芽米兒
  • 安安

    還好是白天看

    不然好恐怖阿


    0______0

    被嚇到的 芽
  • 哈哈!謝謝你又來訪囉!
    真的是要白天看啦!
    初期的作品都一定會有鬼,所以晚上看總會毛毛低~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8 13:50 回覆

  • 小女王
  • 雖然走恐怖路線~
    不過我喜歡~XDDD
  • 哈哈!真假!作品能有能欣賞也還真是開心!
    不過還真看不出來,你會喜歡恐怖的小說。
    去你那邊都是輕鬆又可愛的畫風,讓人會心一下~
    來我這邊大概會先大抖一下,然後滴個幾滴尿吧!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9 10:43 回覆

  • ㄚ芬
  • 你看過電影"毒鑰"嗎?
    我看完嚇了一跳,完全意想不到......

    大雷就有點像這篇的某一個情節。



  • 我超愛「毒鑰」!
    那時還去電影院看,凱特哈德森。很好看,劇情也不錯。
    雖然看完後,聽到旁邊的人說:「這在演什麼,看不懂!」
    哈哈!真的是吼~動腦的片子就看不懂了!

    我的作品能夠讓妳想到電影,真的很開心!我姐也都會看我的小說,然後說她會想到哪一部電影!因為她說我的小說滿有畫面的!

    這篇是初期的作品,自己看些小段落也覺得寫的很好笑,現在也一直努力在寫作。

    黃小豪桑 於 2012/05/09 12:52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最恐怖的是
    手機電池拔掉
    還是會響>///<哈
  • 哈哈!初期的作品都是偏向鬼故事。

    所以這種梗當然要有的哩!當初在寫也覺得很詭異~哈哈~

    畢竟我是已經恐怖的東西看多了,反而有點麻痺== a

    黃小豪桑 於 2012/05/10 17:41 回覆

  • 珊貝比
  • 你每次都嚇人家
    真的很有毒鑰的fu~~
  • 能夠嚇到你就代表這故事真的有讓你覺得恐怖囉!謝謝你啦!
    這是我最初期的作品,能夠讓你會有想看的感覺真的很開心內~
    關於「洋娃娃」還有兩個章節,第二章已經有po了,可以在去一窺究竟喔!
    會讓你完全意想不到~

    黃小豪桑 於 2012/05/10 19: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