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洋娃娃第二篇  

關於『洋娃娃系列的三部』:

這章節由警察先生「蕭譚」為視角。壓根不會跟前一章節有所聯想。

也是我第一次挑戰有連貫性的小說,而且重點是,第一章寫完的時候根本沒想到會有後面兩章節的出現。

所以那些職業作家可以在一開始就把要寫幾個章節、幾個段落,都能夠安排出來,真的是很厲害。

因為我寫作是從來沒有這些想法,我就是有了畫面以及大致劇情,就開始寫,話說...故事能不能完成也只是個未知數。

單看故事中的主角是否覺得這個故事真的有很重要。

寫作就是要記得讓自己進入人格分裂的境界。

創造出人物後,不是我在寫人物,而是我在扮演那個人物,用他的世界去看他的故事。

以及我也想要知道後續的發展是什麼?


回顧>>短篇「洋娃娃系列第一部-老爺爺」100年10月作品

 

 

=========故事開始


「洋娃娃第二章-警察先生」

 

1.

 

這是一個寧靜的夜晚,月亮被厚重的雲層覆蓋住,當我的對講機發出訊息時,我得知有一個偏僻的社區發生了命案,我使勁將方向盤向右轉到底,輪子與地面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接著警笛聲劃破了這看似平靜的夜晚。

 

當我趕到這棟建築的時候,一種不安的莫名感油然而生,大門敞開,石子舖成的道路蜿蜒到半開的前門,我走在石子路上,發出擦擦的摩擦聲。進到屋子後,前廊旁的櫃子橫躺在地面上,東西散落一地,像是正準備逃亡的人群。我跨過櫃子往屋內走去,裡面一片漆黑,我從口袋取出我的手電筒,反握著在黑暗中射出一到光線,右邊是客廳看起來整齊有序,不像前廊一樣有遭人闖入的樣子。

 

左邊是廚房,餐桌旁的地面上有一個摔破的花瓶,地毯上有一攤深色的水漬,白玫瑰像遭人蹂躪一樣,散落一地,殘破不堪。突然間有種不祥的預感,我走進廚房後面的長廊,看到兩名男子人倒在血泊之中。

 

我快步走過去,走到年輕男子旁,我蹲下便伸手按壓他左側頸部的脈搏,沒動靜,死了。他的對面趴著一名長者,一樣是沒脈搏。

 

我拿起對講機,「我是蕭譚,梅花社區發生命案,有兩名死者,請趕快派救護車過來!over!」

 

這時候我看到前方的房間有個人影在晃動,我趕緊從腰間取出手槍,左手拿槍右手拿手電筒,瞄準在我雙眼所注視的黑暗處。

 

「裡面是誰!出來!把手放到我看的到的地方!出來!」。

 

沒有人回應我。

 

我緩緩的走進房間,踏過地面的血泊,鞋子在長廊上留下溼漉漉的紅色腳印,我慢慢的將門推開,我看地上有一塊白色的布,這時候我看到右邊的角落,衣櫥的前面有一名坐在地上,臉埋進大腿間,我發現那名女子沒有穿衣服,我頓時感到不好意思,我將地上的布撿起來,朝女子走去。

 

「小姐,妳...妳沒事吧!妳先披上這塊布吧!」我的手顫抖著,將手上的布遞給她。

 

這時她抬起頭看我,她一臉花容失色,臉上盡是淚水,黑色的頭髮垂在胸前,她只對我說了一句話。

 

「我爺爺....他...他死了...對吧...」

 

遠方傳來警車與救護車呼嘯聲,原本沈睡的鄰居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吵雜聲驚醒,這個夜晚我永遠都忘不了,以及一個母親失去他最愛的小孩。

 

2.

 

三個月後。

 

 

美泰森精神診所昨天凌晨傳出火警,索性火勢在半個小時內就撲滅,現在院方擔心後續的問題,這邊是陸佳貞的現場報導。

 

鏡頭切換到一名四十幾歲的男性,右側畫面寫著「院長」,一名男性記者拿著麥克風。

 

「請問院長現在關於病患的狀況你們要怎麼處理?是否有病患失蹤,那些精神病患在外面會不會造成什麼問題呢?」語畢,他便將麥克風放到院長的前方。

 

院長拿了一條泛黃的手帕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喉嚨發出清痰的聲音,他將臉上的老花眼鏡扶正,兩眼直盯著前方的攝影機。

 

「我們現在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在努力掌控所有每一個病患,並確實他們有受到妥善的照顧。」

 

「目前是否有病患失蹤?」

 

「........我想.....」

 

「院長!請問是否有病患失蹤!」

 

「目前我們人員正極力的安置每一位病患,所以人員有沒有失蹤這個部分我...我沒有...辦法說...很明確」

 

「那請問這些失蹤或是逃跑的病患要怎麼處置,要怎麼與家屬解釋呢?」

 

 

電視新聞的聲音混雜著人群吵雜聲、警車聲、消防車聲,我將音量關到靜音,看著電視裡的院長無聲並激動著對記者解釋。我不知道這場意外造成美泰森精神診所有多少名病患失蹤,但我知道的是,有一名失蹤的病患目前就躺在我公寓沙發上安穩的熟睡著,從檔案看來,她叫張芳芳,正是我三個月前在梅花社區雙屍命案中,遇到的女子。

 

我記得,三個月前在偵訊室,那時候她的精神狀況非常不佳,而且說出來的話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甚至不合常理。

 

所以後來我們只好將她列為有精神疾病,轉至美泰森精神診所,希望能提供正確的管道給她好的治療,至少能夠找出這個離奇命案的真相,不過沒想到現在卻發生了這個事情。

 

我忘不了那時候她在偵訊室說的話,回想的時候,我感覺到心糾結了一下,我從垃圾桶翻找出昨天丟掉的香煙,哼~說來好笑,說戒煙戒了三年還是沒有戒掉,現在我將一根煙含在嘴唇上,打火機閃出橘紅色的火焰,我深深吸了一口香菸,那種充滿肺部的感覺真舒服,昨天怎麼會想要把香煙戒掉呢?現在感覺到有點飄飄然,我想我可以很輕鬆的去回憶這件沈重的事情了。

 

 

3.

 

「張小姐,可以請妳再說一次那天晚上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嘛?」陳文昌警官是我的搭襠,我坐在一個放了三台閉路電視小房間觀看偵訊狀況,藍白色的螢幕光芒打在我的臉上,這也是房間內唯一的光源。

 

「我......。」

 

「沒關係,張小姐,妳就再說說看,妳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吧!」

 

房間內放了一張鋁製的銀色正方形桌子,張芳芳坐在冰冷的銀白色靠背椅上,低著頭,雙手不停的糾纏彼此,而陳警官站在對面,兩手直挺挺的撐在桌上,天花板生繡的吊燈緩緩搖晃著,發出不悅耳的磨擦聲。

 

「那天晚上,我爺爺外出買東西,我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面休息。突然間,我聽到有人跑進我們家院子。我知道一定是住在對面的高中生,他從上個禮拜開始,每天晚上都一直在監視著我。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闖進我家了,前幾天他也有闖進來,但只在外面晃來晃去,我去開冰箱找東西吃的時候,他還跑到窗戶這邊偷看我,我還被他嚇到,幸好我爺爺即時從房間走出來,他才嚇的跑出去。

 

結果沒想到,這次他更誇張,居然趁我爺爺外出的時候,直接闖進我的房間,手上還拿著一支棒球棍,他是想要殺我嘛?還是想要強姦我?我根本無法想像。

 

我來不及躲起來他已經闖進來,他像抓了狂似的衝向我,我好不容易撐脫,把他推開,正當我要跑進房間將門反鎖時,他卻從後面狠狠的踢我,害我整個人踉蹌摔進房間,我感覺到意識昏迷,甚至沒有力氣可以再反抗了,本來想說就這樣吧,我便昏厥過去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只看到我的爺爺和那個學生兩人就倒在血泊中,之後我就看到蕭警官走進來了。」

 

 

這是第三次的偵訊,張芳芳的說詞都一模一樣,只是我們要的疑點她都說不出答案。

 

這時候陳警官懊惱的搔搔頭,便挺著肥胖的身軀往後走,兩手擺在臀部上方,他嘆了一口氣。

 

「張小姐,為什麼那兩個人的心臟都被挖走,是不是妳藏起來,或是妳在做器官販賣。

 

這才是我要知道的重點,但妳這幾天來都是同一套說詞,我在猜,要嘛就是妳有精神上的問題,要嘛就是妳在替另一個人擔罪,不過依現場的指紋發現,現場只有兩名死者的指紋,並沒有妳的指紋,是否妳有做了什麼特別的準備,才會讓整個房子內沒有妳的指紋呢?」

 

一個禮拜後,我們警方就把張芳芳轉送到美泰森精神診所接受治療。她住的房子裡,居然沒有留下她的指紋,這真的太離奇了。原以為這件事情就到這告一個段落,我也可以鬆一口氣。沒想到三個月後我居然還會在深夜的大馬路上遇到她。

 

當時我正獨自開著巡邏車在巡視市區,才剛接獲美泰森精神診所發生大火的消息,她就突然從路邊的巷子竄出來,幸好我緊急煞車,不然她就會被我撞到。

 

她滿臉儘是淚水,箱子則因為受到驚嚇而鬆手掉落在地上,警車的車頭燈照在她身上。她身穿白色的病患服,光著腳,身上與臉上都有些許的炭灰,可見她剛從火災現場逃離出來,箱子裡的東西散落一地,裡面放了她自己的診斷書,還有日記本,精神科醫師的報告書之類的文件。

 

這時候美泰森診所那邊的狀況一定很混亂,我想,我先把她帶回我家,先安頓一下,至少先安全度過這個恐怖的夜晚,明天一早我再把她帶去警察局或是診所吧。

4.

 

我從她的紙箱中翻出了一本日記本、許多資料夾上面印有「病患隱私嚴禁公開」,還有醫生的診斷書,以及一個有重量的牛皮紙袋,我將裡面的東西倒在桌上,裡面有兩台錄音機,都有貼上錄音的日期以及醫師的名字。

 

如果說,她跑出來的時候沒人發現這我還可以接受,畢竟現場一定很混亂。但我很好奇她是如何在火災發生的時候將這些資料全部拿出來,那個時候每個人應該都是急著逃命吧!她怎麼還有閑情逸緻去拿這些資料呢?

 

「張芳芳,妳真的是一個謎呀!」

 

我捻熄了一根煙,煙灰缸裡堆放了五、六支煙屁股,我仔細的看著她的診斷書,還有資料夾中的內容,我想了解到底精神科醫生能不能夠找出她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是真的有精神疾病或是純粹就是一個殘忍的殺人犯,還把死者的心臟挖出來,光想到那個畫面我就覺得毛骨悚然。

 

那兩個倒在血泊中的死者,胸膛的左邊剩下一個血肉模糊的黑洞,斷裂的白色肋骨露了出來,而到現在也還找不出心臟到底被藏到哪裡去。

 

我看著躺在沙發上的張芳芳,如果她真的是一個那麼恐怖的人,我能不能活過今天晚上呢?

 

從書面資料中,真的看不出有什麼可以解釋她這個人的來歷以及過往,我將她的日記本從桌上拿起來,封面與封底是用褐色的牛皮材質包覆著,日記本捧起來頗有重量,封面寫著「我」,我將日記本翻開,她的字很漂亮,工整不潦草,每一個字與字規矩的寫在橫線上,讓閱讀者可以很舒服而不費力的去翻閱,但我想她本人一開始也沒有想要讓別人翻閱她的日記本吧!這樣的我算是在侵犯她人隱私呀,不過為了更了解這離奇的事件,我真的希望可以從中抽絲剝繭,找出一點線索也好。

 

打開日記本的那剎那,炭灰沾在我的手上,這是在火災現場拿出來的,我拿濕紙巾擦拭封面與封底,輕柔而優雅,像是擔心怕把這唯一的證物弄壞般,而她的過去是...

 

5.

 

這是我到美泰森的第一天,主治醫生說為了要讓我自己更了解自己,所以要我寫下自己的過去,希望能夠挖掘出,造成我會殺人的原因!

 

我一直納悶為什麼他們不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殺人!但我也是會質疑我自己,難道說我真的有病,我殺人了卻不知道,我壓根不知道,假使我發病,我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嗎?

 

我對我的過去沒有任何記憶,醫生說,他會用催眠的方式,進入我的潛意識,讓我的潛意識去找出最深層的記憶,同時會幫我錄音起來,我的日記則是照著我自己說出來的話,一一去拼湊起來的,而當我自己看著我自己寫出來的東西時,我真的嚇壞了,我才知道原來這些是我的過去。

 

我的小時候,父母的感情並不好。

 

媽媽非常強勢,如果有任何事情不如她意,無理取鬧與對方爭論是她一直以來的專長,媽媽總會說她無法跟爸爸溝通,而爸爸也因為這樣變得不愛跟她說話,兩人分房睡,或是爸爸會加班到很晚,喝的醉醺醺才回家,這都是習以為常的事情。

 

爸爸每個禮拜都會帶我去找爺爺玩,雖然媽媽不怎麼喜歡他,她會在爺爺面前裝模作樣,假裝好媳婦,但回家後,都會跟爸爸說他不喜歡爺爺,她覺得爺爺重男輕女,因為她生不出兒子,只有一個女兒,從來都沒有給她好臉色,她討厭爺爺,而爸爸也不喜歡每次回來都跟媽媽爭執這些無意義的事情。

 

之後每個禮拜,媽媽就越來越少陪我們一起去看爺爺,甚至到了後來,連出現都沒有出現,我不知道是不是爸爸刻意不帶媽媽去,這樣對媽媽公平嗎?或者她其實也樂得輕鬆?

 

這些爭執點,一直到我四歲那年發生了一個意外,才真正的爆發開來,這也是後來造成我死掉的導火線。

 

「等等!妳剛剛說妳死掉的導火線?但妳現在好端端的坐在我前面。如果妳早就死了,現在怎麼還會在這邊?」張嵐醫生疑問的反問張芳芳。

 

「嗯...那...還是我記錯...不過我可以繼續說我四歲發生的那個意外嘛?」張芳芳眼神呆滯,蒼白的雙手平放在桌面上,眼睛直視的前方的白色燈泡。

 

那是個炙熱的下午,我穿著紅色碎花洋裝,裙襬上的白色蕾絲貼在我的膝蓋上,我坐在客廳的黑色牛皮沙發上面看故事書,兩隻腳在空中晃呀晃。剛剛爺爺進房前跟我說,不可以一個人跑去後院玩,如果受傷可就不好了。

 

但我覺得好無聊,於是我從沙發上輕而易舉的跳了下來,在地面上發出咚咚咚的跑步聲,我看到外面的陽光穿過落地窗撒落在屋內地板,非常溫暖又耀眼,我走進長廊,聽到爺爺的音樂從門縫傳出來,躡手躡腳的我輕輕推開爺爺的房門,他安穩的睡在床上,身子規律的隨著呼吸一上一下。

 

我抿嘴笑著,我偷偷地走回廚房,將後院的紗門打開,然後套上我的紅色娃娃鞋後,便蹦蹦跳跳的往盪鞦韆方向前去,當我盪鞦韆盪的正開心時,我看到爺爺從床上坐了起來,我很開心的大聲叫他,要告訴他,芳芳自己會玩盪鞦韆喔!我是大人了耶!

 

但是沒想到,我看到爺爺從床上跌了下來,這時候我正好在鞦韆的最高點,而我一個鬆手,沒想到我整個人也重重的摔在硬梆梆的草地上,還摔斷了左手。

 

這次的事件讓媽媽非常不高興,那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爺爺,我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那麼生氣的罵爺爺,難道媽媽不知道是我自己造成我自己受傷的嘛?根本不關爺爺的事情。

 

但是爸爸只是緊緊抓住我的手,一句話也不說。我討厭爸爸那麼沒有用,居然都不會挺身幫爺爺說話,只是傻傻的看著媽媽羞辱爺爺。

 

最後我和爺爺在哭的唏哩嘩啦狀況下被迫分開,我好難過,我好恨媽媽,媽媽把我丟上車,回程的路上我一句話也沒有跟她說,爸爸呢,算了吧,我一點也不想為了這個沒有用的男人傷腦筋。

 

一直到我十五歲那年外出打工,某天居然在路上看到爺爺,我和他才開始又有聯絡,不過我們都是私下進行,不想讓媽媽知道,畢竟如果被她發現了,我真的是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跟爺爺相處聊天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些日子都只有爸爸一個人去看他,有時候爺爺搭公車要來找我,媽媽都會不讓他進來,或是騙他說我去外地讀書,這些日子都不會回來了,而我還一直以為爺爺都沒有來找我過。

 

我真的好氣好氣媽媽,她怎麼可以這麼自作主張的去幫別人決定一切,她為什麼不能好好的去了解我的想法,或是爺爺的想法,總是裝做一副好像開口問人問題,但其實她早就有答案了,然後又一一否決別人的想法,太過份了,我真的是恨死她了。

 

我敢說,是她自己覺得生了個女兒很沒有面子,而不是爺爺說的,因為爺爺很愛我,每次去他家裡玩,他總會弄好吃的東西給我吃,總會陪我玩,睡覺時都會唸故事書給我聽,所以,這一切都是媽媽自己搞出來的戲碼呀!

 

這天跟爺爺離別後,我到書局買了一個木製相框,將我和他的合照放了進去,準備明天見面時候要送給他,給他個驚喜!讓他知道他的孫女很愛她!回家後我根本不想跟母親說話,連我上樓的時候她在樓梯口吆喝什麼我都不想知道。

 

晚上洗完澡後,我在梳妝台前整理保養品,當我想要從我的包包裡拿出我的相框時,才發現不見了,相框沒有在我的包包裡,怎麼可能,我記得我有放進來呀!我把包包裡的東西全部倒在床上,翻遍了就是找不著,怎麼會。

 

 

「妳在找這個嘛?」

 

我轉頭看到媽媽一副若有所思站在房門口,手上拿著裡面有我和爺爺合照的相框。

 

「妳為什麼擅自拿我的東西!」我生氣的往門口走去,伸手想要搶走媽媽手上的相框,她直接跨進房間,重重的關上房門。她一副趾高氣昂,好像手中握有我的把柄,妳手中也不過就是握有我的相框罷了。

 

「妳先回答我的問題!妳為什麼要跟爺爺見面?還是爺爺來找妳?他有什麼意圖!」媽媽邊說,邊揮動著拿著相框的那隻手。

 

「妳管我那麼多幹嘛?妳懂什麼?妳沒資格問我,因為妳故意把我和爺爺分開,妳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愛爺爺,我寧可有爺爺陪我,也不要妳這個自私的女人在我眼前出現!妳快把我的相框還給我!」當我憤怒的正要搶走她手上的相框時,啪的一聲,我左邊的耳朵只聽的到嗡……的聲音,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轉動,我整個人往右邊倒,攤坐在床上。

 

我的左手摸著我的左臉頰,熱熱的,而且很刺痛,原來媽媽剛剛賞了我一個耳光,我看到她滿臉淚水。這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看到她流淚。從前我一直以為她是個冷血動物,傷害別人是她最大的樂趣。直到現在我才驚覺,我是否誤會媽媽了呢?

 

 

6.

 

我的煙抽完了,媽的!今晚我抽了幾根煙?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將日記本放在桌上,伸個懶腰,深深的打了個哈欠,我搔搔屁股,搖搖晃晃的走到廚房,我按下咖啡研磨機,將印有椰子樹與Caribbean Sea英文字樣的白色馬克杯放在機器下面,機器發出悶悶的磨豆聲,五分鐘後,香濃的黑咖啡就從出水孔落進馬克杯中,我打開冰箱,低頭尋找食物,我找到一盒只有吃三分之一的凱薩沙拉,我將蓋子打開,用食指沾了一下醬汁,放進嘴裡品嚐,嗯!沒有壞掉。

 

關上冰箱後,我轉身拿起馬克杯,走回沙發,坐下後大快朵頤昨天的沙拉,我喝了一口熱咖啡,白煙裊裊的飄在咖啡上,我將日記擺上在大腿上,找回剛剛看到的段落,繼續閱讀下去。

 

7.

 

媽媽緩緩的坐在床邊,將手上的相框遞給我,她用衣袖擦擦臉上的淚水,同時輕撫著我發熱的臉頰,她說。

 

「我爸爸,也就是你的外公,在妳出生的時候就死於癌症,所以妳沒見過他。」

 

我點點頭。

 

「妳外公跟病魔抗鬥了十年,最後足足有三年時間都在醫院的病房渡過,妳能想像嗎?芳芳。當妳看著妳生命中最愛的人,一天一天在妳面前削瘦,老去,那病態的容顏我永遠忘不了,一直到他離開人世的那天我以為我的心就不會再痛了。沒想到,我的心一直痛到現在都沒有好過。

 

曾經想過,人的心痛久了,總會麻木,我們只能假裝痛好像不存在,但其實妳會因為一些舊有的習慣而不小心碰觸到他。那時候,妳又必須再花相當多的時間去假裝忘掉他。我們人就只是不斷的再欺騙自己,以為我們過的了關。

 

當我和你爸爸知道爺爺罹患癌症的時候,我就不想讓妳跟我一樣,因為我知道妳愛他,但我也很愛妳。

 

我不能讓妳跟我走一樣的路,妳外公已經過世五年,我一直沒有走出來,當我知道妳爺爺也即將跟我爸爸一樣的時候,那恐懼感又再次油然而生,我不想要我的寶貝女兒跟我一樣,帶著這種痛活在世界上,這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

 

傷口好了,留下的疤痕不會痛,卻還是看的見。心裡的傷口雖然看不見,但是那種痛是治癒不了的,也不可能因時間而消逝,相信我,真的很痛。

 

只是我沒想到,我的自私,我對妳的保護,居然讓我們的關係變得那麼差,甚至到了今天這樣的局面。我只能說我很後悔,以及我很抱歉。」

 

當我了解的時候,我緊緊的抱著媽媽,嘴裡不斷的說著對不起,因為我的任性,而讓我們的關係變得那麼緊繃,真的很抱歉。我們相擁而泣,媽媽答應我以後會讓我去看爺爺,希望我可以調適好自己的心情,而不要像她一樣那麼的沒有用。

 

突然間,房內充滿了濃煙,整個房間煙霧瀰漫,我感到呼吸困難,媽媽不斷的咳嗽。

 

「媽!失火了!失火了!」我大喊。

 

媽媽這時才想到,剛剛她上樓前瓦斯爐在煮東西,沒想到一個不注意,居然著火了,她緊張的跑到門口要開門,我趕緊將她抓住。

 

「不行摸門把!會燙傷!這時候門把的溫度一定很高!用濕毛巾!」

 

我跑進浴室將浴巾撕成三等份,兩條分給我和媽媽摀著口鼻,我用濕毛巾把房門打開,我的天呀!樓下一片火海,溫度高到嚇人,我和母親趴在地板,爬在階梯上,突然間我想到我的相框沒有拿,媽媽跑到前門後才發現,我不在她身後。

 

當我再次爬下樓的時候,帶著橘紅色火焰的天花板突然應聲落下,我感到我整個人被壓在客廳的地板上,好痛,我的身體好燙,這時有人抓住我的手,是媽媽!

 

「芳芳,快!把另一手給我!」煙霧瀰漫的屋內讓我看不到她的臉,又或者我快死掉了呢?

 

我用盡身體的力氣將相框交給母親。

 

「媽...對不起,女兒對不起妳,我不該跟妳大小聲,拜託妳,幫我把相框交給爺爺。

 

記得,我愛妳、我愛爸爸、我也愛爺爺,謝謝妳,快走吧!」

 

媽媽說了什麼我沒聽到,只聽到她哭天喊地的大叫,這時候另一邊的天花板又掉落了下來,有兩隻粗壯的手臂環著媽媽的腰部,一瞬間媽媽消失在我眼前,我好痛,好熱,我感覺到我的頭髮燒起來,我的眼睛霧茫茫一片,這是我的家嗎?沙發、電視、地毯,橘紅色的光影不停向我招手。

 

下一刻,我看到媽媽被兩個消防員緊緊抓住,她泣不成聲的攤坐在騎樓,爸爸則和消防員走進焦黑的屋內,天花板不停的滲水出來。那個焦黑的軀體,是我嗎?

 

 

 

 

8.

 

芳芳的日記到這邊就中斷了,這是美泰森診所火災發生當天晚上寫的,這時我讀得滿頭大汗,不是因為炎熱的天氣,而是因為這個遭遇太恐怖了,如果說芳芳已經死了,那躺在沙發上的那個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站在我的後面,我嚇的摔在地板上,手上的日記應聲落下,我的背撞到了桌角,一個晃動,馬克杯摔在地上,裡面的黑咖啡濺灑了一地。

 

「我...我想起來了。」芳芳彎腰撿起地上的日記。

 

「想...想起來什麼?」我感到喉嚨沙啞,似乎發不出聲音。

 

「爺爺每天看著我的照片哭泣,有個夜晚,一名男子踩著金色光芒出現在他夢中,他問,我爺爺願不願意一命換一命,當我重生後醒來,發現我跟我爺爺住在一起,雖然我很開心,但只是很奇怪的是,我每次醒來都是晚上。有天我想找東西吃,打開冰箱,拿了一顆滷蛋,結果居然塞不進我的嘴裡,同時我被窗外的人嚇了一跳,隔天我才知道我看到的是隔壁的高中生,而,爺爺說我是他孫女生前最愛的洋娃娃。我才知道,我的魂魄附在洋娃娃身上了。

 

當我越來越大,他也越來越削瘦,每天我都可以體會到母親說的痛,看著自己最愛的人走向死亡盡頭的那種痛。」

 

芳芳說的話讓我難以置信,這世上居然有這種鬼怪的事情,沒想到我問的話,也變得非常沒理智。

 

「那...妳是為了要變成人類,才吃了他們兩個人的心臟嗎?」

 

只見芳芳突然露出惶恐的面容看著我,她兩手交叉將自己抱住,顫抖了起來。

 

「是牠!」

 

「祂?神嗎?踩著光芒的那個?」

 

「不!牠騙人,牠不是神,牠是惡魔,牠根本不是用爺爺的生命換我的生命,而是牠要透過我,跑到人間,來吃牠喜歡吃的東西。」

 

「吃牠喜歡吃的東西,難道...妳說的是...」

 

「心臟。對...還有靈魂。」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妳爺爺房子會沒有妳的指紋,是因為那時候妳只是洋娃娃?」

 

「嗯,不是那時候,我現在也還是洋娃娃。好像只要牠有東西吃,就可以讓我繼續維持人樣,但是這樣我就會犧牲無辜的人,這不是我活著的目的。爺爺被牠騙了,牠只是想要找一個來人間的媒介罷了!」

 

「照妳的意思來講,妳根本沒有殺死他們兩個人。」

 

「對,我真的沒有殺死他們,我只有一次嚇唬過那個高中生,我打電話嚇他,就是不希望他跑過來。只是沒想到,他居然還傻呼呼的跑過來送命。我對他也是很抱歉。蕭警官,對不起,我想我該走了,我不能再待在你這邊,不然我會害你的。」

 

芳芳拿著日記本轉身便快步的走向大門,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忍著背部的疼痛追趕了過去,我的手摸摸背部的傷口,我的手指上佈滿了鮮血,應該是剛剛摔倒的時候撞傷的。

 

芳芳將門鎖打開。

 

「張小姐,妳以為說了這些牛鬼蛇神的事情我就會相信妳嗎?這世界上不可能會有這麼誇張的事情發生!而且我要怎麼相信妳,妳又沒有任何證據!說不定妳只是一名職業器官買賣的人。」

 

「蕭警官,我不能再跟你說了,我有不好的預感。奇怪,這門怎麼打不開。我不是把鎖打開了。」

 

這時候蕭譚將芳芳的手抓著,芳芳嚇的轉身過來,手上的日記掉在地板上。

 

「你幹嘛!」

 

「我要請妳回去坐好,明天我會送妳回警察局,妳不要發瘋了!好嗎!」

 

這時候蕭譚用力的將芳芳往後拉,便往前走去要鎖門,芳芳傻眼的看著他被血水濺溼的背。

 

「警官!你怎麼流血了?」

 

「剛剛撞傷的!怎麼?」蕭譚嬉皮笑臉的轉身看著芳芳。

 

「妳又想要嚇我了嗎?妳想跟我說,牠會因為聞到血味,而又出現殺我嗎?太好笑了吧妳」說完他便轉身要去鎖門,正當他要摸門把的時候,方芳突然大聲喝止!

 

「不要碰門把!」

 

蕭譚一摸到門把就驚叫了起來。

 

「媽的!怎麼那麼燙!」他的右手整個紅腫,像被火燙到。他整個人往後退,左手緊緊抓住右手的手腕。這時候門突然像被人用力的踢了一下,碰了一聲,整個公寓四周都晃動了起來,碰、碰、碰!第三次碰~整個門破裂,碰的一聲往前飛,蕭譚來不及閃躲,連門帶人被撞到牆壁上後,便趴到在地上不省人事。

 

橘紅色的火焰在門口向芳芳招手,這一次芳芳知道不是火災,而是「牠」,那個嗜血惡魔又來了。牠發出雌雄莫辨的講話聲音。

 

「芳芳,妳好嗎?妳變得更漂亮了,妳身上的縫線都不見了耶!妳看!我讓妳變得多美呀!」

 

「你少自以為是了!你這個騙子!假裝清高欺騙我爺爺,結果只是為了要讓你能夠來人間。太可怕了你!」

 

「呵呵~如果不可怕的話,我怎麼會吃人呢?那個男的,我想,妳也該跟他說聲再見了吧!」

 

一隻奇長無比的巨爪突然從門口的火焰中竄出,直接撲向趴倒在地的蕭譚,芳芳從地上撿起馬克杯碎片,朝著蕭譚跑過去,那隻紫藍的手上面佈滿濃瘡,黑色的血管密密麻麻的爬在手臂上,上面長著綠色的絨毛,像動物又像是人,那手掌有八隻手指頭,土黃色的指甲長的嚇人,當牠正要將蕭譚抓起的時候,芳芳一個撲身跳到手臂上,便不斷的用馬克杯碎片刺進怪物的手臂中,墨綠色的鮮血不斷湧出,一隻隻的蛆從傷口處爬了出來,有的甚至跑到方芳的身上,現在的芳芳一心只想把這個殺了他爺爺的惡魔殺掉,她完全顧不得自己的安危。

 

怪物因為劇烈的疼痛而使勁揮動著手臂,想把芳芳甩出去,油膩的手臂,充滿屍體的惡臭味,芳芳完全沒有可以支撐的地方,她一個不小心便摔了出去,更糟糕的是,她居然是朝窗戶的落地窗玻璃方向摔過去,碰的一聲,整片玻璃像蜘蛛網般的碎掉,芳芳整個人懸空掛在半空中,她雙手抓著破裂的玻璃碎片,有的甚至還扎在她的手臂上、臉上。

 

九樓的夜景很美,如果有機會再活一次,芳芳還真想能夠看著這些燈火輝煌的都市夜景,安穩的進入夢鄉,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我好想我的家人。

 

the end.


===========延續章節

 

短篇「洋娃娃系列第三部-樹蔭下的少女」

===========

喜歡就推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珊貝比
  • 好棒的梗
    超<3
  • 謝謝嚕!請期待最後一章節!
    總共就三部曲囉!

    黃小豪桑 於 2012/05/10 20:55 回覆

  • 芽米兒
  • 安安

    我懷疑妳的洋娃娃是貞子

    一直吸引我過來呢

    0______0

    強抱桌子怕被吸進螢幕的 芽
  • 哈哈!別這樣啦!
    她其實很可憐低~意外被燒死就算了,死後還被惡魔當成傀儡操控!
    不過可怕歸可怕~還是能夠讓你想要過來看~真的是太開心了~

    黃小豪桑 於 2012/05/10 22:37 回覆

  • ㄚ芬
  • 這個洋娃娃的故事挺長的

    讓我想到鬼娃娃恰吉
  • 三章節各一萬字,加起來也才三萬字。其實也還好,出版社要投稿,都莫名的從五萬字以上起跳,整個很嚇人==a

    恰吉是這個角色本身就是壞蛋,我的洋娃娃是被惡魔操控的傀儡!哈哈!

    反正故事的結尾都有人存活,說不定以後還是會有續作,就像是那篇「親愛的弟弟」一樣,去年寫,今年才冒出續作,目前努力中==a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4 15: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