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不過就是希望志同道合的人『推』一下XD

床底下躲貓  

關於「床底下躲貓貓」:

首先,這故事會誕生必須先感謝我的好朋友「Z」,在一次每週必備的星巴克下午茶研討會。

(其實也不過就是普通的聊天時光XD)

記得,那時候我正在寫「處方簽」,剛好遇到瓶頸。

每當我遇到狀況時,一定就會馬上找「Z」,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將腦中的「30秒預告片」敘述給他聽後。

他總會給我意見,或是跟我聊一些不太相關的事物,結果,這藏在腦袋裡的故事就開始上演!

好像是解開了某個鎖,讓後續的故事得以繼續發展。

關於校稿必須感謝我的乾爹,雖然他有老花眼,但他總是我作品完成後的第一個閱讀者。

關於故事靈感來源,功勞大多都是來自「Z」,不知為何,其他人給我的建議,通常不太能夠出現鎖被打開現象。

也許是,自身的創作能力還不足吧!

怎麼好像離題很遠...

這故事的畫面是我看到一個小男孩躲在床底下,外頭有個人在尋找他。

之後男孩跑到了一個浴室救了一個差點淹死的小孩,後來就被怪獸追殺。

這是原來的梗,但當故事完成後,主軸一樣,但內容又是另一回事...

到底是有幾個人住在我的腦袋裡?!

==========故事開始

床底下躲貓貓

 

1.

 

四月的午後陽光撒落在客廳裡,牆上的時鐘是下午三點二十五分,嘉華夢到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身子不斷的隨著搖晃的房子擺動著,受驚嚇的他睜開眼睛,環顧四周,客廳依舊安然無恙,他從沙發上慵懶的爬起來,揉揉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空氣中飄動緩慢的塵埃。

 

四年級的他今天只有上半天課就回到家了,三個小時前他跟哥哥吃完午餐,他記得吃的是媽媽昨天晚餐留下來的馬鈴薯燉肉,國小剛畢業的哥哥用微波爐加熱後,搭配著白飯一起吃,坐在沙發上的嘉華舔舔嘴唇,依然感到意猶未盡。

 

客廳的咕咕鐘發出無趣的滴答滴答聲,他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哥哥?」他說。

 

嘉華回想吃完飯後,他和哥哥兩人坐在客廳看電視,(哥哥有說要出去嗎?),他不記得了,皺眉的起身,赤腳走在白色的磁磚地上,走進廚房後他打開冰箱,拿出一瓶寶特瓶裝的可口可樂,打開後,牛飲著糖水與氣泡調成的垃圾飲料。

 

他將剩下一半的可樂放在桌上,打了一聲滿足的飽嗝,這時他看到冰箱門上有一張用磁鐵吸住的紙條,上面是哥哥的字跡。

 

『躲貓貓開始!來抓我吧!哈哈!』

 

嘉華才意會過來,他剛剛躺在沙發上不是自己醒來的,而是哥哥一直用力搖著他的身體,他才從慵懶的夢中清醒,應該是說,被哥哥吵醒,當他醒來的時候,哥哥早就開始了他的捉迷藏遊戲。

 

「哥哥!你很過分喔,遊戲已經開始了居然沒跟我說!」他喃喃自語的逕自轉身跑出廚房,可樂還放在餐桌上,緩慢的滲出水滴。

 

屋內靜悄悄的,嘉華走到二樓,踮起腳尖輕踏在木頭地板上,避免發出聲響而讓藏匿在房內的哥哥聽到,他先走進爸媽的房間,房內飄著淡淡的香味,那是來自於媽媽梳妝台上的保養品,瓶瓶罐罐的排列在鏡子前方,他似乎還能看到媽媽剛洗完澡,穿著粉紅色的睡衣坐在梳妝台前,而唯一的燈光是床頭櫃上的檯燈,她將化妝水倒在掌心,搓揉後,輕拍在她自己的雙頰上。啪啪啪~的聲音,纏繞於耳際。

 

他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只看到一個個整齊擺放的木製整理櫃,起身後他往衣櫥走去,慢慢的靠近衣櫥,伸出兩隻小手,抓到門把迅速的打開,只見衣櫥內的衣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動作,左右晃動了一下,以及掛在衣架上的樟腦丸味道之外,哥哥並沒有在裡面。

 

嘉華躡手躡腳的走到半敞開門板的浴室,他輕輕推開門板,發出嘰嘰的摩擦聲,浴室裡有個被太陽照的閃閃發亮的浴缸,還有檸檬清潔劑的味道,哥哥也沒有在裡面。

 

離開爸媽房間後,他朝他們兄弟倆的房間,一進房內左右兩邊各擺著一張單人床,左邊是哥哥的床,再過去是玻璃窗。他竊笑著,哥哥躲在床底下的機率一定很大。但他必須要裝作自己不知道哥哥躲在哪裡,「奇怪,哥哥躲到哪裡去了?」他發出無聲的奸笑。

 

他先朝房內唯一的衣櫥走去,套著米白色尼龍布套的衣櫥中間有一個緊閉的拉鍊,他由上往下迅速的拉開拉鍊,只見布套從中像是剝香蕉皮般的向兩側垂下,(果然不在裡面!),因為他肯定哥哥就是躲在他自己的床底下,因為嘉華的床底下也有兩個置物櫃,根本沒有空間讓人藏匿,即使身子再怎麼小,捲軀在兩個置物櫃的旁邊,身子也一定會從床底下露出來,他能夠如此堅定的原因也是因為他自己總愛躲在哥哥的床底下。

 

「奇怪,到底在哪裡呢?居然沒有在衣櫥耶!」他假裝疑惑的說,嘆了一口氣,其實他的心裡非常雀躍,他猜想,躲在床底下的哥哥,這時候一定在想說他不知道他躲在哪,但沒想到嘉華等一下就會趴在地上,對他哥哥大喊「找到你了!哈哈!」

 

他再次發出無聲的奸笑,笑的合不攏嘴。兩隻手向後擺在腰間,像個巡察人員巡視房間,他走到窗邊拉拉窗簾,看看外面人來人往的街道,又走到廁所去,將門打開又關上。

 

(來了!這個時刻終於要來了!)他心想。

 

嘉華走到床邊靠近門的那一邊,停下腳步,「奇怪?怎麼都找不到呢?」一說完,他便馬上臥倒在地上,然後對著躲在床底下大喊。

 

「找到你…」 床底下空無一物。

 

他瞪大雙眼,霎那間不知所措,(哥哥人呢?他還會去哪裡?),蹙眉的他看到一個閃閃發光的東西對他眨眨眼。

 

嘉華匍匐前進,爬進佈滿灰塵的床底下,下面有種潮溼的味道,還有長期沒打掃的毛絮弄得他鼻子極癢難耐,鼻涕浸濕了鼻孔。那對他眨眼的是哥哥的電子錶,玻璃那面映著窗外慵懶的豔陽,而樹影著擺動使得光影折射若隱若現。

 

「這是哥哥的手錶…他人呢?躲去哪了?」他納悶的說。

 

(不可能跑出去吧?)

 

這不是兄弟倆第一次玩躲貓貓,更何況,如果哥哥真的跑出去的話,那幹嘛還要說要跟他玩躲貓貓的遊戲,又或者是因為哥哥剛好有事情跑出去?而忘了他留給嘉華的那張紙條?這也太不合理了,為什麼不合理?

 

「因為哥哥不是這樣的人!」他堅定的說。

 

在陰暗的床底下他隱約看到錶上的時間不斷的在倒數,十六分三十秒。他不以為意的塞進短褲的口袋裡,然後他繼續往前爬,爬出床底。

 

2.

 

他的臉沾滿了汙穢的灰塵,緊閉雙眼的他用手掌將臉上的灰塵拍散,張開雙眼後他看到高掛在夜空中躲在雲後的月牙,以及散落在黝暗夜空的星光。

 

「天黑了?怎麼會?剛剛不是才下午三點多嗎?」他驚訝的說。

 

陰暗的房間透著淡淡的月色,房內的擺設模糊不清,但他知道,這不是他的房間,身後的單人床變成了雙人床。他將床頭櫃上的小檯燈打開,黑漆漆的房間頓時被橘黃色的燈光籠罩,房內只有一張床,床尾的前方是一個木製的雙扉門衣櫃,而房內的牆上貼了許多張卡通海賊王的海報。

 

「這是誰的房間?我在哪裡呀?」他納悶的喃喃自語,這應該是一個小孩的房間。

 

敞開的房門連接走廊,走廊的末端有個忽明忽暗的光線,靜謐的房內傳來悉窣的聲音,他望著走廊末端的房間,那是股邪惡的光影,他這樣告訴自己。他緊張的吞了吞口水,右手緊緊抓著放在口袋的手錶。

 

他繞過床尾,朝房門口走去,瞥向床的時候,發現床上有一大灘鮮紅色的血液,似乎有人在床上打翻了一罐蕃茄汁,液體順著床緣滴滴答答的落在木製地板上,讓他的腳踝沾滿一點一點的血液。

 

嘉華感到毛骨悚然,雞皮疙瘩爬滿了全身。「這是夢嗎?」他捏捏自己的臉頰,「好痛!」做夢會痛嗎?如果會,這也太真實了吧?站在房門口的他躊躇不定,一下看著走廊末端的房間,一下看著床上那疑似鮮血的液體,(說不定只有個調皮的小孩把蕃茄汁打翻了呢!),真的嗎?他也難以置信。

 

這時他想起一句話,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好吧!反正是做夢,頂多害死一隻貓!」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當自己的肺部充滿了氣體後,他便像個勇往直前的戰士,踏出了房門。

 

走廊的右邊牆上掛了一幅錶框的油畫,上面畫有插著一束白玫瑰的花瓶,而左邊是一個木製扶手連接到對面的房間。只是往下看去,並不是大廳或是客廳,而是一個身無止盡的黑洞,有股噁心的腐臭味飄了上來,那股味道就好像是他曾經在學校的地下室打掃時,在一個陰暗的角落發現一隻爬滿蛆且腐爛以久的死老鼠,聞起來都令人作噁。黝黑的深處傳來微弱的聲音,像是有人在竊竊私語。他瞥到有兩個紅色的小光點,一閃即逝,他的心臟糾結了一下,雖然他告訴自己,那應該只是幻覺,下面不可能會有人。

 

嘉華往後退,靠著牆壁走,此時他的額頭儘是緊張的汗水,口乾舌燥的他扶著牆壁繼續往前走,這走廊的長度約十公尺,打著赤腳的他感到腳底發麻,當他越靠近末端的房間時,那悉窣的聲音越來越響亮,還可以聽到像是扳手指發出的喀喀聲,又或者是有誰的骨頭被折斷了?他想應該是後者的機率比較大。

 

距離房門只剩一公尺,他杵在原地,原本扶在牆上的右手又縮回來,隔著口袋抓著手錶,左手則緊緊抓著口袋。他真想甩頭就走,根本也不想繼續往前行,即使找不到哥哥也沒關係,因為等一下哥哥一定就又會把他搖醒,他就可以脫離這個奇怪的夢境。如果不是夢呢?

 

他在手掌心寫下了一個大字,吃下去,再寫一次,吃下次,總共寫了三次,吞了三次,聽說對於消除考試前的緊張很有效,但對於面臨恐懼時的緊張是否有效呢?

 

突然間房間的門發出鏗鏘一聲,正往前走的嘉華被一顆滾出來的球絆倒,他重重的面朝下向前摔倒在地上,鼻頭撞擊後頓時一陣酥麻,他感覺到鼻孔流出熱呼呼的液體,他坐了起來,用力掐著鼻子,將頭抬高。

 

「好痛喔…我流鼻血了…」眼淚也隨著痛楚滲出眼角,逆流鼻血的鐵鏽味充斥在他的咽喉裡,難過的他不停的吞嚥那難受的滋味。

 

約莫三分鐘後,他感覺到鼻血似乎止住了,雖然整個身子都疼痛不已,他轉頭憤怒的瞪著那顆球滾落的地方,而那顆球也用兩顆血紅的雙眼瞪著他。

 

剛剛絆倒他的不是一顆球,而是一顆被活生生扯下來的人頭,撕裂的頸部不斷滲出鮮血,而小孩子的頭雖然兩眼上吊,但嘴巴還緩緩的移動,像是在對嘉華說著「好痛」或是「快逃」。

 

一股噁心湧上嘉華的喉嚨,胃的翻攪有如剛剛做完雲霄飛車般的激烈,他將中午十二點多吃的馬鈴薯燉肉吐了出來,他痛苦的摸著肚子,臉頰充滿著淚水與帶有血絲的鼻水,這時他聽到後面房間傳來怪物的嘶吼聲,滿臉惶恐的他迅速回過頭,便看到一隻如猩猩般,長滿黑色鬃毛的手掌抓在門板上,黝黑的長指甲在門板上刮出如閃電般的痕跡,刺耳的摩擦聲讓嘉華不禁捂住雙耳。

 

驚慌失措的他趕緊起身,不顧身體的疼痛拔腿就跑,朝著原來的房間跑去,這時他向右邊看去,看到原本空無一物漆黑一片的洞窟,突然有數百隻紅色的眼睛出現,就像是深山中的狼群般,準備大開殺戒。

 

「哇!救命呀!哥哥~你在哪?」他一邊跑回原本的房間,一邊激動的大喊,淚水不斷的流下,(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雖然是做夢但還是好可怕!)膽顫驚心的他冷汗直流,距離他上次作惡夢是什麼時候,他不記得了,他只知道他不常作惡夢。

 

跑回房間後,他趕緊將房門關上,並且上鎖,他左顧右盼不知如何是好,而門外傳來了劇烈的撞擊聲,整個房子劇烈晃動起來,他瞥向還在滴血的床舖。(既然我是從床下來的,那我從反方向爬過去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碰~門板又再次遭受到劇烈的撞擊,他整個人向後跌坐在地上,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心裡想的到底對不對,他像隻小狗趴在地上,繞過床尾,然後爬到床緣,碰的一聲房門被吃人怪物撞開了,此時他已經鑽進了床底。

 

 

3.

 

雙人床的床底不知道為什麼那麼長,好像有五公尺哪麼長,他看著遠方的那端,有午後慵懶的陽光透出,而回頭看,身後是陰森詭異的孤寂月光。嘉華快馬加鞭的往前爬,不顧手肘與膝蓋撞擊在地面上的疼痛,他一心只想活命,如果還有更好的選擇,他想要趕快從惡夢中醒來。

 

正快要爬到充滿陽光的床底時,他看到有個黑影從前方晃了過去,(不會吧!怪物還在外面?!)他不敢呼吸,深怕一有個舉動就會讓他自己命喪黃泉,他難過的掉淚,低聲啜泣,(哥哥…你到底在哪裡?)。

 

他回頭看,後面的月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陽光,一個閃神,短短兩秒的動作,一隻手從前方竄了進來,緊緊的抓住嘉華的左手腕。

 

「哇!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放開我呀!」他尖叫連連,不斷與伸進來的手掌拉扯著。

 

「嘉華!你在鬼叫什麼!」床外怒吼的人說。

 

(這聲音好熟悉!是哥哥!)

 

哥哥低頭看向床底與嘉華四目相接,「你在幹嘛?叫你來找我,結果你自己躲在床底下?你是秀逗了喔!」他微笑著說。

 

「哥哥!」他既開心又興奮的爬出床底,起身後緊緊抱著哥哥。

 

「你幹嘛啦!你的衣服都被灰塵弄髒了,放手啦!等下我的衣服也被你弄髒!」

 

嘉華依然緊緊抱著他哥哥,臉龐不斷的在他哥哥胸膛上磨蹭,十足的撒嬌樣。

 

「哥哥,我嚇死了!我剛剛作惡夢了!」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

 

「作惡夢?在哪?床底下?」他疑惑的說。

 

「嗯…對呀…我居然在床底下睡著了!」

 

「唉唷!你真的是小白痴呀!」哥哥用力搔弄著嘉華的頭。「好了啦!我們別玩了,下樓去看電視吧!」

 

嘉華對著哥哥吐了個舌頭,模樣頗為俏皮,哥哥走出房間,嘉華拍拍身上的灰塵,他摸摸自己的鼻頭,那股疼痛依然存在,鼻子已經腫起來了,他皺起眉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總覺得似乎還是怪怪的。

 

 

「嘉華!快點來啦!你在慢什麼東西啦!」哥哥從走廊喊著。

 

「來了!」嘉華跑出房間,摸摸口袋,他走出房間,看到背對著他往樓梯走去的哥哥,「哥哥!你的手…」他愣在原處,看到前方的哥哥手上戴著手錶。但是哥哥的手錶應該是在嘉華的口袋裡呀。

 

「我的什麼?」哥哥背對著他說。

 

「你是誰?你…不是我…哥哥!」嘉華支唔的說。

 

「嘉華!你在說什麼?你睡昏頭了嗎?」哥哥的頭轉了過來,而身體依舊是背對著他。

 

「我的天呀!你是那個怪物!」嘉華驚訝的兩腿發軟,直接攤坐在地上。

 

「小朋友…你看起來好好吃喔…我可以吃你的嗎?我最喜歡吃小朋友了!」怪物說,臉上的皮膚像是剝落的油漆,龜裂後,開始一片片落下,露出鮮紅色的肌肉纖維組織,牠整個身子轉了過來,脖子發出喀喀的扭動聲,原本的小嘴逐漸裂開,短小的牙齒瞬間長成野獸的獠牙,兩顆眼睛的眼白佈滿血紅色的血絲,兩隻耳朵從頭頂長了出來,嬌小的身體不斷脹大,衣服發出了撕裂的聲音,最後應聲爆裂,露出了裡面巨大而長滿鬃毛的野獸軀體,長著尖銳黑色指甲的手指靈活的張開,合起,又張開,活像隻狼人。

 

「啊!怪物呀!」嘉華驚叫著,此時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後方的房間伸出兩隻手,環繞著他的胸膛,「白痴呀!快進房間!」嘉華抬頭看,那是他哥哥,真正的哥哥。

 

4.

 

哥哥將他拉進房間後,便趕緊將房門關上,門外傳來怪物咆嘯的聲音,一隻接著一隻,似乎正在呼朋引伴,等著享用新鮮的活體。

 

屋外又再次被黑暗籠罩,此時懸掛在夜空裡的月牙像是在觀望這場即將來臨的大屠殺。

 

「你怎麼會來到這裡!」哥哥說。

 

「我爬過床底就到這裡了。」嘉華緊張的說,但他還是很開心能夠找到哥哥。「哥哥…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我們要怎麼回去!」

 

碰~門板又再次被怪物重擊,哥哥抓著弟弟的手繞到他自己的床,靠近窗戶的那邊。「爬過去!爬進床底再回去原來的世界」哥哥說。

 

「我剛爬過了,沒有用!我們回不去了!」嘉華難過的說,淚水又在眼眶裡打轉。

 

哥哥沉思了許久,皺眉的他看著嘉華,碰~門又受到了一次撞擊,只要再一次,門板又會被撞開了,這是不變的道理,肚子餓的怪物永遠都可以吃到新鮮的活體,即使逃跑了一個,也還是會有漏網之魚,但牠終究還是會把找到牠鎖定的獵物。

 

哥哥突然跳了起來,像是靈光乍現的設計師突然有了好點子,「手錶!你有撿到我的手錶嗎?」

 

「手錶…」嘉華猶豫的說,「有!在我口袋!」驚嚇的他甚至都忘了那隻手錶,但手錶卻沒有在他口袋。「怎麼可能,剛剛還在我的手上!我還拿…」

 

兄弟倆瞪著準備受到第三次撞擊的門板,冷汗從額頭上流了下來,他們異口同聲的說「啊~掉在外面!」

 

碰~房門最終還是被撞開了。

 

怪物踏著沈重的腳步走進了兄弟倆的房間,擁有極佳嗅覺的鼻子嗅了嗅房內的空氣,「小朋友!我聞的到你們恐懼的氣味,快出來吧!一下子,不會痛的,很快的!」牠血紅的雙眼像是兩盞死亡的光影,隨時要扼殺無辜的生命,只為了填飽五臟廟。

 

牠伸出鋒利的爪子朝哥哥的床揮了過去,整個床發出祈求的哀號聲,便從中裂成了兩半。

 

「你們在哪裡?快出來!」牠沙啞的聲音帶著禽獸般的冷血。

 

牠環顧四周,看著陰暗的房間,嘴巴留著期待吃到鮮肉的唾液,牠呼吸急促,胸膛隨著起伏。牠朝衣櫥走去,緩慢的靠近,隔著布套聞著味道。裡面除了樟腦丸的味道之外,沒有活體的味道,牠轉向廁所,朝廁所走去。

 

這時哥哥從衣櫥的內側輕輕的將拉鍊由上往下拉,兄弟倆從裡面探了出來,看到背對著他們的怪物,兩個奮力一跳,從衣櫥跳了出來。而怪物的耳朵一轉,迅速的看向他們。

 

「快跑!」哥哥大喊。

 

嘉華跑在哥哥的前面,跑出房間的時候,順勢撿起地上的手錶,兄弟倆一前一後的朝爸媽的房間跑去,「別想跑!」怪物在後頭憤怒的咆嘯,踏在地板上的獸腳發出沈悶的聲響。

 

兩兄弟再次跑進爸媽的房間,並將門反鎖,氣喘吁吁的兩人攤坐在地上不斷的喘氣。

 

門外的怪獸用力的撞擊門板,這次的力道更強更堅定,這是他們兩兄弟最後一次逃命的機會,因為他們知道門外的怪物已經餓到飢腸轆轆了,也許吃了他們兩個人還不夠。

 

「嘉華!你先爬過去!」哥哥說。

 

「從爸媽的床底!」

 

「對!快點!手錶戴在手上!」

 

嘉華看著手錶,上面的倒數時間剩下兩分十秒,他猶豫著看著哥哥。

 

「快呀!快戴起來!」哥哥激動的說。

 

「那我戴了…你怎麼辦?你沒有手錶你要怎麼回去!」他驚訝的說。

 

「我沒關係!至少我們有一個人是活下來的就好!」哥哥說。

 

「我不要!」嘉華哭著說。

 

「這時候你不要給我耍脾氣!你如果不聽哥哥的話,那我就不喜歡你了!」哥哥憤怒的瞪著他說。

 

此時嘉華哭的泣不成聲,身子不斷顫抖,哥哥粗魯的將手錶戴在嘉華的手上,「不要呀…哥哥…跟我一起回去呀!」嘉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

 

「你要記得,把錶留好,等下次時間開始倒數,就是怪物出現的時候,也許…那時候你就可以回來救我了!」

 

「什麼意思?」

 

「你會懂的!總之手錶不能掉,這是我們聯繫的唯一鑰匙!快走吧!」哥哥推著嘉華顫抖的身子,半推半就的將他推到床邊,「快進去床底,不要出來!」

 

嘉華什麼也不敢說,他也不知道能說什麼?難過的他只想要跟著哥哥一起回家,但他想,這下子是沒機會了。

 

碰~門被撞開了,怪物衝了進來,一隻接著一隻,每隻都像是餓死鬼一樣,舌頭掛在嘴邊,不斷喘著氣,流著口水。

 

最後,鑽進床底的嘉華只看到哥哥硬擠出來的笑容,那不是開心而是絕望,他已經知道他會死,但能夠救到弟弟,這就夠了。房間像是地震般的左右搖晃,床舖發出嘰喀嘰喀的摩擦聲,耳邊傳來怪物咆嘯與奸笑,還有那惹人生厭的扳手指骨頭的聲音。

 

5.

 

劇烈的搖晃之下,嘉華從客廳沙發跌到地板上,「地震!地震了!」他驚恐的大喊。

 

客廳的酒架,天花板的吊扇,還有電視機,全部都不斷的隨著五級的大地震左右搖晃,牆上的時鐘重心不穩的摔在地板上,碎玻璃散落一地。約五分鐘後,晃動的程度逐漸減弱,嘉華才慢慢抬起頭,看著天花板那搖搖欲墜的吊扇。

 

滴滴滴~他帶在手上的電子錶發出急促的鈴聲,「哥哥的手錶?!」上面的倒數已經歸零,嘉華趕緊起身,慌張的在屋子裡找尋哥哥,爸媽房間,他們的房間,除了散落一地的家具與雜物之外,並沒有找到哥哥的蹤影。

 

嘉華摸摸鼻頭,夢裡的鼻頭是腫的,而現實的鼻頭也是腫的,那是夢嗎?應該不是…他好想說服自己,今天做了一場好長的惡夢,夢到了哥哥跟他玩躲貓貓,然後兩人遇到了吃人怪獸,最後哥哥為了救他而犧牲了他自己。

 

等哥哥回來他一定要跟他說這段,絕無冷場的惡夢,他心灰意冷的走到廚房,看到冰箱上哥哥寫的那張紙條,還是用磁鐵吸在上面。

 

『躲貓貓開始!來抓我吧!哈哈!』

 

他摸著那熟悉的筆跡,淚水落了下來,「哥哥…你躲到哪了…我一直找不到你…你還沒回家嗎?還是你跑出去了?」

 

嘉華整張臉扭曲在一起,內心痛苦難耐,他該相信哥哥被怪物吃掉了,還是該相信哥哥還沒回家呢?

 

這時他看到餐桌上那瓶退冰的可樂,滲出的水珠滴滴答答的順著桌緣流到地板上。

 

(你要記得,把錶留好,等下次時間開始倒數,就是怪物出現的時候,也許…那時候你就可以回來救我了!)

 

哥哥的話讓他記憶猶新,他透過被淚水模糊的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夕陽的餘暉將天空染成了橘紅色,緩慢的消逝在天際,他摸著手上那支哥哥留給他的手錶。

 

「哥哥…下次是什麼時候?」

 

the end.

喜歡就推  

有時候不過就是希望志同道合的人『推』一下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ㄚ芬
  • 這次比較不恐怖,不過怎麼就這樣完了
    本來期待最後來個高潮收尾呢
  • 哈哈!拍謝拍謝!因為一直都在嘗試寫不同樣貌的作品!
    雖然都擺脫不了詭異感!
    去年的作品都比較直接,很簡單的直接闡述出來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5/28 22:35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我比較好奇
    處方籤0.0?
    你作醫療工作嗎?
  • 哈哈!沒有啦!我的正業是「餐飲業」

    「處方簽」是我去年寫的小說啦!以後會慢慢po進來!

    黃小豪桑 於 2012/05/29 12:50 回覆

  • 小女王
  • 哥哥好偉大哦~
    有犧牲自己,救弟弟的勇氣和情操耶~
    手足親情就是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
    這或許是沒有兄弟姐妹的俺,很羨慕的地方了~
  • 哈哈!你好厲害喔!這就是我寫這篇的原因!
    剛開始這故事讓我看到的「30秒預告片」真以為是恐怖。
    沒想到一寫下去,才發現這兄弟的感情也太濃厚的吧!
    我老姐還看到快哭==a

    黃小豪桑 於 2012/05/30 13:42 回覆

  • 平凡舍長
  • 呵呵~~

    說到貓~~你一定要去翻愛倫坡全集
    實在好看說^^b
  • 哈哈!看到愛倫坡還以為是什麼愛情小說!
    剛去博客來看到,才知道原來是驚悚小說類的書籍,好的!
    等下殺去書局買!感謝舍長的推薦!

    黃小豪桑 於 2012/05/30 13:38 回覆

  • BEER
  • 好久沒有上班時間偷讀短篇小說了,好看耶,要繼續寫下去喔!我還要再來。
  • 哈哈!真的假的!好開心喔!謝謝你的來訪~
    我會持續創作的~即使目前的文筆並不是很好,但還是會努力學習的~

    黃小豪桑 於 2012/05/31 16:04 回覆

  • BEER
  • 加油!我加入你嘍!
  • 謝謝你!有你的支持~我一定會更努力的@@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1 00:53 回覆

  • 芽米兒
  • 安安

    說到床底下躲貓貓

    記得芽兒時在床下躲貓貓撿到好多錢幣

    @______@

    交給媽咪拿回去的 芽
  • 哈哈!這個可愛!我倒是把錢都拿到自己的存錢筒裡!
    不過這故事就沒有那麼可愛哩~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1 19:49 回覆

  • 普奇羊
  • 嗚嗚, 我比較膽小, 這個故事看的我好緊張...
    哥哥犧牲自己救了弟弟..好勇敢

    你寫的很流暢, 這樣一短篇的很緊湊^^
  • 哈哈!謝謝你的喜歡~
    哥哥真的是很勇敢,那段落我也寫的很難過~

    菜鳥寫作的作品能夠被你喜歡,還真的是很開心~謝謝啦!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0 20:29 回覆

  • 簡遙
  • 寫得很不錯啊!
    可是是嚇不倒我的XD
  • 呵呵!感謝簡遙大大的來訪呀!

    新手寫作還在努力練習中XD

    如果沒嚇到你,那我就要更努力啦!

    黃小豪桑 於 2012/07/22 14: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