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敲打3  

關於「敲打」:


雖然這次的主軸是男生,但為什麼要畫一張女生的圖片。其實讓我想到有點像是伊藤潤二的漩渦。XD

因為有句話說「三千煩惱絲」是這樣說嗎?

總之這章節是屬於辦案尋人的劇情,第四章才會把所有的人放在一起,就把這故事的「蕭譚」,當做是個潤滑劑吧!

他同時也是「洋娃娃系列第二部」的主角,雖然下場不是很好,但這個角色可以用來以後我想要嘗試寫偵探小說時可以拿來用!

把曾經出現過的角色再鋪一條線出來會有一種好熟悉的感覺~而且也會很有趣~可以更加了解這個角色!連我自己都會很興奮~

圖中上面的兩個女生絕對不是因為肚子餓要吃髮菜==a雖然看起來很像...

還記得這章節的倒數兩段整個用錯人物的方式寫,後來還大篇幅的修改...還好,現在看起來應該比較正常了!


回顧>>>

 

中篇「敲打-第一章」100年10月作品

 

中篇「敲打-第二章」100年10月作品



=========故事開始

第三章

 

2011三月           蕭譚

 

1.

假使你知道自己的時日不多,那你會在剩下的日子裡做些什麼事?身為刑警的我,當然就是能夠在最後的幾個月內,拯救越多人越好,雖然我並不是多厲害的人,但在瀕死前如果不能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那刑警的名號不就白搭了嗎?

 

是的,我在今年九月會死去,為了拯救一名女子而喪命,其實也不是什麼風光偉業,只是我現在必須要告訴你,在我活著的這幾個月裡,我幫助了多少人,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很好的下場,但至少我盡力了。

關於蕭譚的先前故事>>短篇「洋娃娃系列第二部-警察先生」100年11月作品


2.

 

一名母親透過友人得知我的聯絡方式,當我接到她的電話時,她的嗓音非常沙啞,起先我還以為她有抽煙或是酗酒的習慣,結果我才知道,原來她為了尋找失蹤的兒子,每天以淚洗面,把嗓子都給哭啞了。

 

我驅車前往百合市,距離我住的梅花市約一小時車程,當我的黑色休旅車駛進她告訴我的地址時,我真的嚇了一跳,眼前這棟豪華透天別墅非常氣派,讓我不禁懷疑她兒子的失蹤有可能是遭人綁架,畢竟這年頭能夠住在這種房子的人真的不多,我耳邊似乎可以聽到歹徒透過變聲器,打電話威脅要匯多少錢把人質贖回來的聲音。

 

映入眼前的是碎石子砌成的圍牆,約有兩公尺半,大門的雙扉門上方左右各有一個坎入式的監視器。當我的黑色休旅車開到門口時,電動柵欄便發出喀茲一聲,由外向內敞開,進入大門後,輪子在碎石子地舖成的小徑上發出摩擦聲,而休旅車隨著凹凸不平的小石子左右搖晃。

 

小徑約有四公尺寬,左右兩旁皆是綠意盎然的草皮,灑水器噴灑出來的水在陽光下顯得閃閃動人,放眼望去,至少有六名傭人在整理花園。右側發出引擎轉動的劇烈聲響,一名身穿白色圍裙的女傭人推著一台除草機在清除過長的草地。左邊有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士,奮力甩出手中的黃色飛盤,兩隻黃金獵犬伸長了舌頭,在溫暖的太陽下奔馳著,追逐眼前不斷逃亡的飛盤,全身的毛髮隨微風飄逸著。

 

當透天別墅出現在我前方時,管家站在騎樓前的階梯對我揮動著右手,指示我將車子停在左邊的空地。轉向左側的小路後,前方有一座鐵皮屋,左右兩側有四輛S系列的黑色賓士車停放在鐵皮下方的陰影處。相較之下,我那毫不起眼的休旅車只好停在最內側的右邊角落,希望不要被人看到這麼糟糕的車子。

 

熄火後,引擎發出冷卻的聲音,我順著小路走出停車場,提著一個咖啡的的公事包,管家依舊站在騎樓的階梯前看著我,我對他招手,但他的雙手卻安穩的放在腹部,而他微笑的臉略顯僵硬,似乎這一輩子不曾笑過。

 

「你好!我是蕭譚。我是黃太太請來幫她…」

 

「蕭警官,裡面請。」男子打斷我,側身指示我進屋內,便逕自轉身走上階梯。

 

我不悅的咕噥著,趕緊跟上他的腳步。

 

 

 

3.

 

屋內的門廊有一股清香,我看到胡桃木鞋櫃上方擺著一個鐵灰色的陶器花瓶,裡面插著一束野薑花,綻放的花朵讓人感到生意盎然。我換上管家幫我準備的米黃色室內拖鞋,步上走廊。

 

客廳的天花板正上方有一盞曼徹斯特水晶玻璃吊燈,L型的黑色沙發下方鋪著米白色的卡米爾地毯,中間有一個黑色的小茶几,桌面的雙層強化玻璃上映著吊燈的倒影。

 

前方有一台50吋的液晶電視懸掛在牆上,搭配上現在最流行的藍光家庭劇院,整個客廳同時也是個電影院。光是一樓的房內就看到那麼多奢華的設備,也許光是買一個天花板上的吊燈,可能就要花費我三個月的薪水了。我不禁擔心,歹徒要的贖金也許會滿驚人的,我用力的將焦慮的情緒嚥下,深怕這樣會是一件不好處理的案件。

 

「蕭警官,這邊請。」管家的聲音低沈而冷靜,灰白的頭髮在陰暗處格外顯眼。

 

他指示我進入一間門是半敞開的房間,我獨自走進房內,室內有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微弱光線在緊閉的窗簾縫隙中探頭探腦。黃太太上半身倚靠在床板,雙手安穩的放在胸前合十,她似乎在閉目養神,又或者是在為她失蹤的兒子祈禱平安。

 

「太太,警官到了。」管家繞過我背後,走到窗邊將窗簾拉開,朝床上的黃太太走過去,安穩的站在床邊。

 

「你好,蕭警官,謝謝你百忙之中還抽空過來。」黃太太緩慢的張開眼睛,似乎正在適應闖進來的陽光。

 

「黃太太,叫我蕭譚就好」我禮貌的回應。

 

「蕭譚,叫我燕芬就好。」她憔悴而蒼白的面孔硬是擠出一抹勉強的笑容。

 

4.

 

管家端著托盤從廚房走出來,伯爵紅茶的香氣撲鼻而來,我和燕芬面對面坐在客廳的黑色牛皮沙發上,外頭的陽光打在她的臉上,兩眼無神又紅腫,臉頰上可以看到乾掉的淚痕,素顏的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老個五歲,原來人會因為過度的悲傷而急速老化,不禁讓我莞爾。

 

她將兒子的生活照整齊的擺放在桌面上,將印有玫瑰花圖騰的茶杯捧在手上,她輕輕啜飲著熱紅茶,放下的時候雙手輕微顫抖著,像是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不要再度崩潰。

 

「他是我的寶貝兒子,他叫張家寶。」她的語氣平淡不帶任何感情,雙眼無神的看著我。

 

「他是什麼時候失蹤的?還是被人綁架?歹徒有打電話來嗎?」我看著張家寶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笑的非常燦爛,顴骨跟他母親一樣很高,看起來很有威嚴。而且懂得打扮自己,每張照片的穿著幾乎都是現在時下最流行的打扮,如果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自己是在看一個拍平面雜誌的模特兒呢!

 

「我…我兒子他不是被綁架。」

 

「怎麼說?妳怎麼知道?」

 

管家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折成四方形的小紙條,將它遞給我,這時我似乎看到燕芬的眼神中閃爍著恐懼,只是一下子,像是深怕我會將她兒子留下來的東西弄丟。

 

媽:

 

我受夠了每天在家裡都要聽妳和爸的嘮叨,我都已經是個二十歲的大人了,卻從來都沒有在外面打過工,也從來沒有單獨跟朋友出去逛街過。

 

我身邊似乎永遠都只有那個皮笑肉不笑的阿強(我想他應該是說管家),妳知道嗎?我不想一輩子都當井底之蛙,同學們都笑我是媽寶,沒有一件事情是自己能夠掌控的,我只是在溫室裡的花朵。

 

現在,我告訴妳,我要離家出走,去嚐試看看什麼叫做溫室外的世界,畢竟我已經長大了。對吧?

 

張家寶 二月二十二」

 

原來是家庭戰爭,我將信紙還給阿強,但燕芬卻突然將信紙搶去,緊緊拿在手中,巨大的淚珠便從眼眶中落了下來。

「蕭譚,你知道…我為什麼難過嗎?」她的焦距不在我身上,好像是看著我後方的花園,而我只是沈默不語,搖搖頭看著她那失魂般的雙眼。

 

「我和我老公在工作上努力不懈,為了就是我們的寶貝兒子,希望給他最好的生活,他不用像一般的學生,在外面打工賺錢,甚至在未來,也根本不用像那些可憐的學生需要自己償還助學貸款。

 

他想要什麼就有什麼,而他的好朋友也總會對我說,我好羨慕家寶能夠有像妳這樣的母親,這麼疼他。

 

但我依舊不懂…他已經擁有了這麼多…為什麼…還是一直想要闖出去,按照我們幫他安排好的未來,這樣他就不會受傷了呀,不是嗎?」

 

我低頭不語,看著伯爵紅茶裊裊上揚的白煙,我心想,有些事情,過與不及都會出問題。如果只是一昧幫孩子設定好往後的人生,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孩子永遠都不會了解世界的殘酷,人總要在受到挫折後,才會越挫越勇,說再多都無法與真實的感受有所比擬。

 

管家將手上的抽取式衛生紙遞給燕芬,她優雅的將衛生紙折成四方形,輕拭著臉上的淚水,不斷的啜泣,顯得有點嬌柔造作。

 

「那…燕芬,既然家寶不是遭人綁架,妳找我來的用意是?」我疑惑的看著她,同時用湯匙攪拌著伯爵紅茶。

 

「他已經消失快一個月了,這不像是他一貫作風。」

 

「一貫作風?所以妳的意思是家寶不是第一次離家出走。」我這樣問的時候,其實也不會很訝異,因為如果今天是我的話可能也是常常離家出走。

 

「以前家寶他最多兩天三天就會回來,而且他都固定會跑去哲偉家住。」

 

「哲偉?」

 

「哲偉是家寶在學校裡最要好的朋友,他跟家寶幾乎形影不離,因為他們住在同一間宿舍裡,兩人都是梅花大學的學生。而我不懂為什麼他要在信裡面說,他身邊只有皮笑肉不笑的阿強,這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

 

我瞄到站在旁邊的阿強一臉尷尬,這反而讓我有點驚訝,打從一開始我一直以為他是個沒有情緒的人。

 

「那…這次家寶離家出走,妳有跟哲偉聯絡嗎?」

 

「有…但是哲偉不知道家寶去哪裡,而我一直以為家寶只是在耍脾氣,但…但是他這次…」燕芬情緒突然崩潰,她低頭顫抖著,手中緊握著那張似乎寫著家醜外揚四個字的信紙。

 

諷刺的是,門口那束野薑花看起來雖然神采奕奕,然而這個家卻是籠罩在一股緊張的氛圍裡,說真的我,我只是個外人,但我非常不喜歡這個家庭。

 

燕芬慢慢將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手中的衛生紙早已被揉成一團,她又再次將剛剛那副毫無生氣的面具掛上,她還是看著我後面的花園。

 

「之後我便報警處理,但警方卻不願意幫我找我的兒子,因為他們有看過家寶留給我的信,他們說他並不是遭人綁架,而是自己離家出走,也許過一陣子沒錢花,就會自己摸摸鼻子跑回來了。

 

但是現在快一個月了,他依然不見蹤影,連通電話也沒有。即使家寶不想見我,我也想知道他到底在哪裡,也許他不想要我這個母親,但至少讓我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我…算我拜託你,蕭譚。幫幫我,幫我找回我的兒子好嗎?拜託你!你要多少錢我都願意給你,只希望你幫我找回我的寶貝兒子,拜託你…」她哽咽的說。

 

我看著放在桌上的照片,心糾結了一下,小朋友,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我對你的遭遇感到不捨,雖然你的家人是如此的自以為是,不過至少他們還是愛你的。

 

「燕芬,我可以幫妳,但是我不會收妳的錢,因為幫助人是我的職責。只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你要什麼條件!」

 

「等我幫妳把兒子找回來後,妳必須要學習聽你兒子的心裡在想什麼,了解他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而不是一直強逼他接受那些也許不是他想要的東西。」

 

5.

 

我走進家寶的房間,擺設整齊的房內,洋溢著青春氣息,床頭櫃上放著一台閃著紅光的超薄音響,下面的凹槽上刻上「iphone/ipad」。右邊的書櫃上面放滿了漫畫書,有海賊王、火影忍者等等,每一本漫畫書都用書套包裝好,按照集數安穩的放在櫃子裡。桌上有一台輕薄的黑色筆記型電腦,旁邊站了幾隻公仔,還有看一半的漫畫被開成八字型放在桌面上。

 

我拉開抽屜尋找任何能夠知道他去哪裡的線索,但這孩子並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接著我打開筆記型電腦,按下電源鍵。我猜,依照他家的這種模式,他實在是不太可能在外面認識新朋友,畢竟按照他媽媽說的,哲偉是他唯一最要好的朋友,他是唯一一個有來過他們家的朋友,因為他媽媽只喜歡這個朋友。

 

那麼,另一種可能就是他透過網路交友認識新朋友,加上原本的他就已經有諸多不滿藏在心裡而無處宣洩,那蠢蠢欲動的心剛好就被這名新網友火上加油一番,讓他突然有勇氣憤而離家出走,也許並不是他自己的主意,可能是被人慫恿的,畢竟,媽寶的叛逆,不太可能誇張到哪去。

 

我嘆了一口氣,螢幕中顯示需要輸入使用者密碼。

 

 

 

6.

 

下了交流道後,我回到了梅花市,副駕駛座上放著家寶的筆記型電腦,還有一些他和哲偉的合照,接著我將休旅車開進梅花大學裡。

 

我將車停在校園內的停車場,下課的學生一個個並肩走在校園裡,我比對著手中的照片,尋找哲偉的蹤影,同時看著筆記本,上面有我和燕芬談話的重點,還有我質疑的問題,以及如何拼湊出家寶離家出走的原因。

 

左側大樓有兩名男學生並肩走下階梯,我推開車門,快步走向他們,同時將西裝暗袋裡的警察證件拿出來,影子在我身後拉的很長,像跟在我後面的小跟班。

 

「你好,請問你是哲偉嗎?我是蕭譚,是名刑警。」我嚴肅的站在哲偉面前。

 

「哇!哲偉你也太紅了吧!警察直接找上門耶!」臉頰上佈滿紅色痘痘的同學笑著說。

 

「怎麼了嗎?」他疑惑的看著我,似乎擔心著自己是否做了什麼事情。

 

「不好意思,我想要跟你私下談談…關於張家寶的事情。」

 

「張家寶。」他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們兩人坐在便利商店外的板凳上,我將口袋裡的香煙盒拿出來,同時詢問哲偉要不要來一根,他只是尷尬的搖搖頭,喝著手中的可口可樂。我將煙點燃,溫暖的下午最適合讓人小盹一下,但此時我必須要讓自己保持清醒,於是便深深吸了一口剛點燃的香菸,讓腦袋能夠比較清楚些。

 

「哲偉,你知道家寶去哪嗎?」裊裊白煙從我口中竄出。

 

「不知道…他已經有一個月沒來學校了,我打給他電話也不通。」他的眼神閃爍,而且有點心虛的樣子。

 

「家寶除了你,他還有可能跟誰出去嗎?」

 

「不可能!因為我是他唯一的朋友。」

 

「怎麼說?」

 

「你見過他母親嗎?」

 

我點頭。

 

「那你就會知道家寶是個被家人百般呵護的小孩,導致於他個性內向又害羞,不敢主動去認識別人,我應該是他唯一的朋友,但我真的很難想像,像他那麼單純的小孩居然會離家出走,這一點都不像是他的作事風格。」

 

「但他媽媽說他之前也是會離家出走。」

 

「那不算是離家出走吧!」哲偉喝了一口可樂,接著說,但還是沒有正眼看我。

 

「當他每次和家人有不愉快時,他媽媽總會先打電話告訴我,家寶又在鬧脾氣了,晚點應該會跑去找你,記得幫阿姨照顧好家寶喔!只是這次他的失蹤真的是太離奇了,一點都不像他,他就這樣默默的被人帶走…」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被人帶走?」我疑惑的問,同時又再次點燃一根香煙。

 

「喔,我…我只是…比喻,因為這真的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情。」哲偉的神情看起來很不自然,感覺他有隱瞞某些事情。

 

「那麼…家寶他有提起他最近有認識什麼人嗎?」

 

「嗯…沒有,他跟平常一樣,跟家人有不愉快,他就在部落格上寫下他的心情。他也沒跟我提起過他是否有認識新朋友。我和他無話不說。」

 

「那…女朋友呢?家寶他會不會是被女朋友慫恿的呢?」

 

「…」哲偉沈默不語,他只是低頭看著被瓶子外的水珠濺溼的柏油路。

 

「所以是他女朋友?」

 

「不!不是的。」哲偉突然變得很緊張,眉頭深鎖。

 

「不然呢?」

 

「蕭警官,這件事我只跟你說,但你不能跟家寶他媽媽說,不然她媽媽一定會瘋掉。」他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我。

 

「嗯,你說吧!」

 

「家寶他…他不可能交女朋友,因為他喜歡的是男生。」

 

「什麼?你怎麼知道!」

 

他依舊沉默不語。

 

「哲偉,你聽我說,今天如果你真的關心你朋友,也希望能夠找到他,那你一定要將你所知道的事情告訴我,這樣我才能夠有更多的線索去找到他。」

 

「我真的知道的不多,但我盡可能告訴你我知道的事情。」

 

我認真的看著哲緯,同時又再點燃一根煙。

 

「家寶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他喜歡男生的事情,我是唯一知道的人。以前的他即使跟家人有不愉快,頂多獨自一人在房間生悶氣,只將情緒發洩在網誌上。不過自從他在網路上認識一名網友之後,他整個人就變得怪怪的。

 

他媽媽曾打電話問我,家寶是不是在學校認識了壞同學,他變得像是一顆未爆彈,情緒隨時都會爆發,甚至口出惡言,讓她難以相信眼前的這個陌生人是她的兒子。」

 

「那名網友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名網友都會傳照片給他,我曾偷看他手機裡的照片,事後他卻對我發脾氣,說為什麼我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亂動他的手機。著實的讓我嚇一跳,因為他不曾這樣對我。」

 

「是什麼照片?」

 

「海景。他手機裡有很多海邊的照片。只是我不懂為什麼這東西會讓他那麼寶貝,我真的不懂。蕭警官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了,我…我也希望你能夠幫我找到他。家寶真的是一個很天真又單純的小孩,他一定是被人慫恿,才會離家出走的,我真的很擔心他是不是已經出事了…」哲偉泛紅著眼眶看著我。

 

「我…我會盡力,不過我有自信我可以找到他,相信我。」我拍著胸脯對他保證,其實我有點不知道該從何找起,我得到的實在 線索太少了。

 

我們走回停車場,我將私人名片遞給他。

 

「如果你有想到任何事情,請一定跟我聯絡。」

 

「嗯,好的,蕭警官。」哲偉將名片接去,便緊緊握在手中。

 

我轉身打開車門,將筆記本丟在副駕駛座上面,此時的我很茫然,壓根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我只知道,家寶跟著新認識的網友一起離家出走的機率很高。但是家寶不曾跟哲偉提起關於這名網友的任何資訊,頂多知道他會跟家寶分享海邊的照片,就這樣,這就是我現在僅有的線索?!

 

「蕭警官!等等」哲偉突然叫住我。

 

「怎麼了?」原本正要坐入駕駛座的我轉頭看他。

 

「那…那是家寶的筆電吧?」他指著我副駕駛座的方向。

 

「對呀!你怎麼知道?」

 

「因為家寶的電腦都是我教他用的,他是電腦白痴。」

 

我轉頭看著那台安穩躺在皮椅上的筆電,眼前似乎出現了一道希望的曙光。

 

5.

 

我再次按下電源,閃爍的螢幕上顯示電腦正在啟動的畫面。此時氣溫只有十度,剛剛泡好的黑咖啡放在桌上,我將馬克杯捧在手心裡,感受那寒冷夜晚中僅存的溫暖。

 

螢幕依舊顯示輸入使用者密碼,不過我的手邊已經有哲偉給我的密碼,輸入後,電腦出現一排「歡迎您回來」的字樣。只不過這次開啟電腦的人,已經不再是家寶了。

 

桌面背景是一片深藍色的海洋被日落的夕陽染成橘紅色如畫布般的美景,那種與世隔絕的景色讓人難以忘懷,感覺像是個世外桃源。桌面上有許多遊戲的圖示,我發現一個命名為「哥照片」的資料夾。

 

雙擊兩次左鍵,開啟的資料夾中放了許多海景的照片,我以為這名網友是到處擷取海邊照片傳給家寶,但細看後發現,每一張海景照都是出自同一個海邊,因為每張照片的都可以看到一座藏匿在後方山區的白色燈塔,但這是哪裡的海邊?海邊到處都可以看到燈塔,不是嗎?

 

我打開網頁,在首頁尋找部落格的文字標籤,進入後我輸入哲偉給我的帳號及密碼,我便開始尋找關於那名網友的蛛絲馬跡。

 

如果今天我是個有企圖的人,我應該會從什麼方面下手?當一個人最脆弱最無助的時候,我該怎麼引誘他走入圈套呢?適度的關心,不…應該說,刻意的關心,不經意進入這個人的生活,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對我有印象。然後突然在一個最關鍵的時刻出現,就像是釣魚一樣,緩慢的等待大魚上鉤,上鉤後想逃也逃不了。

 

我瀏覽著家寶離開前寫的網誌,日記的字句中散發出百般無奈與無助。尤其是越接近離開的日子,那些內容更讓人擔憂,他就像隻即將抓狂的鬥牛,毫無理智般的衝出柵欄,四處亂竄,只為了將眼前那塊隨風飄逸的紅布消滅掉。

 

這名網友自稱為「貓頭鷹」,我將他的帳號與暱稱抄在筆記本上,我發現幾乎每一篇日記都可以看到他的蹤跡,對家寶都說著同樣的話。從

 

「加油,不管如何我一定都會支持你的!」

 

「沒關係,反正我還會在這邊聽你抱怨呀!有時候好朋友還比家人來的重要。」

 

「也許你該找些方法,嚇嚇你家人,讓他們知道你也不是好欺負的。」

 

這些字眼看起來就是在暗示家寶應該要有所行動,才能改變他父母對他的作法,而最好的作法應該不只是單純的離家出走。

 

但是,我總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家寶就像張白紙一樣,他不可能會有那麼完善的計畫,畢竟他什麼時候會離家出走,燕芬基本上都會知道,甚至還會提前打電話告知哲偉。這次卻不同,他只留了一張信紙,就消失了。貓頭鷹到底跟他說了什麼?又是用什麼方法去吸引家寶上鉤呢?

 

我開啟桌面的MSN圖示,同時點燃一根煙,放進嘴裡。

 

我瀏覽著他與貓頭鷹對話的歷史訊息,他們兩人開始在MSN聊天的時間是二月十二號,但是我發現貓頭鷹早在一月初就已經出現在家寶的留言板了。這是否就剛好符合我猜想的那種狀況,不經意的讓他注意到這個人的存在。

 

手法看似沒什麼,但應該是一名老手。懂得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吸引這些小孩子上鉤,漸進式的測量水溫,等到他發現這名小孩似乎已經跟他搭上線後,他就可以開始使用那些關心人的招式,又加上他位臨海邊的野薑市,理所當然的就更能夠取得這些美景。他先傳些讓人目不暇給的海景,迷惑孩子們從未見過世面的心,再鼓勵他們,做出「突破」以往的行為。

 

這也就是說,為什麼家寶這次離家出走而燕芬卻不知道,因為他表現出如往常般的樣子,一直到二月二十二號那天,就這樣突如其來的離開,前往那充滿幻想的世界,而只留下那張看似平常的信紙,但卻早已計畫好一段時間了。

 

而計畫的指使者,就是貓頭鷹。

 

我趕緊將口中的香煙放進煙灰缸捻熄,拿了件黑色的大衣,快速離開公寓。

 

從梅花市到野薑市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我不敢想像家寶失蹤的這些日子裡發生了什麼事,我只希望,乞求上帝,讓我能夠順利的救到這個孩子。

 

奔馳在高速公路上的我拿起手機,按下燕芬留給我的手機號碼。接通後,她心急如焚的說。

 

「蕭譚!你找到我兒子了嗎?」

 

 

「還沒。我現在正趕去野薑市。」

 

「野薑市?!他去那邊幹嘛?」

 

「我不知道,但是他不是一個人去!」

 

「什麼?那…我兒子他還活著嗎?」

 

「這…我不知道。」

 

「……」

 

「燕芬,我一定會把你兒子找回來,不過我們必須要有最壞的打算。」

 

「最壞的打算…你的意思是,我的兒子他…他可能…」

 

「我只是說最壞的打算,並沒有說一定是這樣。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兒子。」

 

「嗯…謝謝你蕭譚,拜託你一定要找回我兒子,我真的真的很愛他。」

 

「我知道,那我會在跟妳保持聯繫。」

 

「好…謝謝你。」

 

我與燕芬通完電話後,我知道我還有一通電話必須要打。於是我熟練的撥通號碼。

 

「陳警官,我是蕭譚。」

 

「蕭譚!唉呀~我的好兄弟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最近又再辦什麼大案子啦!」

 

「大案子倒是沒有,但有急件需要你幫忙。」

 

「急件!我最喜歡這種血脈賁張的感覺!」

 

「我需要你幫我…」

 

6.

 

休旅車的時速維持在每小時100公里,高速公路旁的黃色路燈呼嘯而過,我握著方向盤,手指順著廣播音樂的節奏上下敲打,這時正播著酷玩樂團的Fix You,我另一手夾著香煙,不時放進口中吸允。

 

儀表板藍色的光打在我緊繃的臉上,眉頭深鎖的我不禁納悶,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的做事態度那麼膚淺。純粹只在網路聊天,頂多看過照片,就可以約出來見面?假如今天對方是個心懷不軌的人要怎麼辦?

 

人與人之間的認識由於科技的發達而更加便利,但卻造成更容易在這種空間裡暗藏著許多危機,一不小心就掉入了有心人的陷阱裡,莫名其妙的一頭栽下去。真是非常可憐又無知。

 

凌晨十二點三十三分,我轉下了交流道,開進野薑市區裡最繁華的地段,從這邊開往海邊還需要三十分鐘。這時我躇躊不定,我心想,我到了海邊,我要怎麼去尋找家寶,又或者他早就被帶去別的地方了,不是嗎?

 

「燈塔!」我眼睛一亮,有如靈光乍現。

 

 

照片中的燈塔都出現在同一個方位,所以說,貓頭鷹就住在面臨海邊的地方,雖然都是同一片海景,但他總能拍到不同時段的景緻。如果只是一個隨意拍照的人,怎麼可能會那麼恰好捕捉到每一天的日出與日落。我想,現在我只要能夠在海邊找到那座白色的燈塔,那貓頭鷹的住所一定就在不遠處。

 

離開鬧區後,四周的高樓大廈逐漸退開,轉而出現的是平房與草原,我又再次點了一根煙,將手懸掛在車窗外。刺骨的冷風像把利刃打在我的臉上,但我滿腦子只想著家寶是否還在人世,萬一他真的慘遭不測,我是否有勇氣跟燕芬說呢?

 

當我抵達海邊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十二分了。我走下車,眼前看到的是一片黑壓壓的海,一輪明月懸掛在天上。我走在小徑上,後方的民宿閃爍著微弱的燈光,野薑海岸雖然是知名的觀光勝地,在三月的半夜,也不太可能會有人出沒吧!

 

我獨自一人走在寂靜的沙灘上,靴子發出細微的沙沙聲,海水發出規律的拍打聲,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鹹味,遠方有一個螺旋狀的黃色光,在黑暗中旋轉著。我手上拿著家寶的筆電,比對著那座燈塔出現在照片中的方位。

 

我發現,這附近居然沒有任何房子,小徑的後方只有草原與遠方的小山丘,上面有濃密的樹林。怎麼會這樣,我失望的跌坐在沙灘上。不斷翻閱著資料夾裡的照片,希望能夠發現我原本沒注意到的線索。

 

腦中開始回憶早上我與阿強的對話,他雖然看起來很冷酷,但每當家寶與家人有不愉快時,他都會很心疼,往往夜深人靜,他會端著熱呼呼的奶茶,並且帶著情緒低落的家寶,坐在花園的石凳子上,看著繁星明月聊心事。

 

這麼說來,阿強也有嫌疑,他一心想保護家寶不要一直受家人欺壓。而為了製造離家出走的假象,早就先幫家寶安頓好住所,然後再叫家寶寫下離別信,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信紙上家寶會暗示他不喜歡阿強,如此一來,阿強就不會被列入懷疑的對象。

 

但,人都藏了這麼久,目的是什麼?燕芬都已經為了他孩子變得如此削瘦又憔悴,難不得阿強是想害死燕芬,這太沒道理了!

 

如果是哲偉呢?

 

他是家寶在學校最好的朋友,兩人住同一間寢室。也許家寶老是跟哲偉抱怨家裡發生的事情,長期累積下來,讓哲偉受不了,所以他便為家寶安排了這場離家出走的戲碼,又加上平常燕芬都很相信哲偉,即使哲偉接到她打來詢問的電話,他也可以很鎮定的說,「我不知道家寶去哪裡!」。想當然,燕芬也不疑有他,畢竟哲偉是家寶身邊她唯一認識的朋友。

 

而且他看起來滿機伶的,下午跟他談話的時候,一開始,他什麼都不知道,後來又不小心被我抓到破綻,被我套話套出來。所以這小孩也是不老實?

 

媽的!結果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我居然會這樣魯莽行動,也許我可以先把目前整理出來的線索跟同事討論,他們可能會有更多不同的想法,說不定這案子並沒有那麼困難。

 

現在想起來真好笑,說不定家寶在MSN聊天的那個貓頭鷹就是哲偉,為了就是想要混淆辦案的方向,之前的警察也許有查到這塊,也跟我一樣傻傻的來到這荒郊野外,卻撲了個空。

 

心灰意冷的我摸索著口袋中的鑰匙,失落的走回停放在小徑上的休旅車,這時我看到有一陣火光映在我的車窗上,我朝左方看去,後方山丘漆黑的樹林深處出現了一盞微弱的光源,我的直覺似乎在告訴我,家寶就躲在這裡。

待續...


接續「第四章」...

喜歡就推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讚』作為鼓勵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EER
  • 你的圖讓我忍不住想起一藤潤二,該不會他日日夜夜都陪著你睡吧!~~呀~~恐怖呀~~~~
  • 哈哈~我從國小就開始拜讀他所有的作品!

    他是我崇尚的漫畫家!雖然一開始畫的是「美少女戰士」。

    不過近幾年他的眼睛跟手好像都出問題了,要看到新的作品已經變成一種...運氣了!
    而且仔細看喔,「潰談」這本裡面的線條就比較粗,以前的是細的跟鬼一樣!

    經典應該是「漩渦」、「魚」、「富江3」。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4 15:52 回覆

  • ㄚ芬
  • 這篇圖文都不錯,其實警察不死的話,培養成一個固定串場的角色也不錯,
    變成蕭警探靈異事件簿系列

    警察死的那篇我看了
    不過這警察預先知道自己會死又是怎麼回事呢?
  • 哈哈!就當做是一個死人還魂的自白吧!
    畢竟以後還有機會用他寫故事,到時候就變成「生化人復仇的逆襲」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4 15:49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第一張那個
    超像吃人法拉麵>///<哈
    讓那警察變半死人繼續辦案
    感覺會更有趣耶^///^
  • 剛好就是很港片的味道!
    「生化警探」、「機器警探」、「神祕的探員之死而復生」

    哈哈~這樣整個就是在寫科幻小說呀!需要再放入一些港姊的元素嗎?哈哈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4 16:24 回覆

  • BEER
  • 魚!魚!魚!有動畫版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nuN3Jpk2Cg
    他受傷了?天啊!他可是恐怖漫畫的大師耶。
  • 我有看過動畫!覺得還好!

    可能我比較喜歡看漫畫畫的感覺~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5 17:32 回覆

  • 小女王
  • 真的好想知道那貓頭鷹到底是誰哦~
    太好奇了啦~XDDDD

    雖然我有閱讀障礙~
    不過看你的短篇小說我OK耶~呵呵~你成功啦~XDDD
  • 哈哈!貓頭鷹就是一個受過情傷而又有戀屍癖的男子。

    閱讀障礙卻能夠看我的小說(驚)
    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哈哈!之前也有一個網友說,很久沒有在上班時候看小說,然後剛好看了我那篇「床底下躲貓貓」,說他很喜歡!

    自己的創作能夠變成別人消遣時的樂趣,這也還真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謝謝你的支持啦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07 18:10 回覆

  • 芽米兒
  • baby

    這一篇文好長ㄚ,厲害!

    圖給我的感覺,像是大家搶一碗拉麵在吃呢。

    @______@

    下次吃麵會特別留意的 芽
  • 可以當做,肚子餓在吃髮菜==a哈哈!

    這篇很長?還好啦!「敲打」系列的每一章節大概都一萬以內~呵呵~

    不過一定要從第一章節開始看喔,因為都是有連貫的@@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0 13: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