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

火車  

關於「火車」:


靈感來自於,每次去買素食吃,旁邊剛好就是鐵軌,當火車呼嘯而過的時候,腦袋的預告片也開始播送。

這應該算是一篇練習文吧?只有五千多字,說恐怖...個人覺得還好,因為從小就愛看恐怖片,所以要被嚇到的機率很低。

現在自己重讀這篇文章,心想,應該可以寫的更好,但畢竟去年的文筆就只有這樣,一個點,順著主軸就寫完,很簡單。

可能連轉折都沒有勒~

不過還是要保留這些很初期的作品,才可以知道自己的寫作是否有進步。

但說真的,閱讀文章給每個人的感覺都不同,想像的畫面因人而異。

應該說,沒有完美的作品,只有能否被喜歡的作品吧?

現在PO了一部分的作品,大家的反應讓我都還滿意外的,有時候自己並不怎麼喜歡這作品,但卻有滿多人看的。

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要找出自己被人喜歡的特色才是重點。

因為小說的梗其實都大同小異,唯一不同的是,作者要怎麼去創意與改變原有的思考慣性吧?



======故事開始

「火車」

 

 1.

 

煜傑打從出生就住在火車鐵軌旁,他在這邊生活了十八年,每當火車來臨時,房子總會像是地震般抖動著,屋外總會傳來火車鐵軌摩擦的劇烈聲響,對他來講,早已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六月的夜晚讓人感到悶熱難耐,月亮高掛在天空,星星發出微弱的光點,外頭傳來蟋蟀無趣的唧唧聲。

  

這天晚上煜傑坐在位於二樓的房間裡看書,明天是期末考的倒數第二天,只要再拼過兩天,就可以開心迎接暑假的到來。老舊的電風扇發出嗡嗡的聲響,緩慢的左右擺動。煜傑咬著原子筆,複習著英文考卷,紙張發出拍打的沙沙聲。

  

他將剩下三分之一的舒跑一飲而盡,隨手丟在房內的地板上。打著赤膊的他將一條藍白相間的毛巾掛在脖子上,不時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就像個小老頭一樣,如果在嘴裡叼根煙,就更完美無缺了。

  

雙眼疲倦的他用力開閤雙眼,眼白佈滿血絲,他打了一個大哈欠,站起來,走到窗邊,透過紗窗望著外面的鐵軌,他看到左邊的鐵軌上有一個人,起先他以為是他的錯覺,他將紗窗打開,發現有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頭戴一頂漁夫帽,走在左邊約一公里處的鐵軌上,就像是在走鋼索的馬戲團人員。

  

西裝男朝著煜傑家的方向走來,這時右邊傳來噹~噹~噹~的聲音。他蹙眉看向床頭櫃上的時鐘,現在是凌晨一點十五分。他的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因為他很清楚一件事情,火車站通常都是十二點之後就沒有再發車了。那麼,現在他聽到的聲音是什麼?一般來說,只要是火車要經過此區域的時候,平交道上的警示燈才會發出聲響,並將柵欄降下來,讓兩側的行人與車子暫時無法通過以確保安全。 

 

他揉了揉眼睛,時間是凌晨一點十六分,耳邊平交道的警示燈聲響纏繞於耳邊,突如其來的聲響劃破了原本靜謐的夜晚。

 

火車的聲音是從他右邊傳來的,遠處有兩盞如野獸般的刺眼光芒呼嘯而來,而西裝男依舊走在左邊的鐵軌上。

  

「慘了!他會被火車正面撞上的呀!」煜傑說

 

他雙手拱成O的形狀對男子大喊。

  

「喂!你在幹嘛!快逃呀!火車來了!」他說。

  

火車的聲音逐漸逼近,西裝男依舊怡然自得的行走在鐵軌上,煜傑心想,即使他現在衝下去救他,也一定來不及了,因為他可以感覺到房子開始震動了,火車的距離已經不到五十公尺了。他看到火車如猛獸般從眼前奔馳而過,車廂裡沒有任何乘客,西裝男就直接被火車迎面撞上。輪胎在鐵軌上發出劇烈的摩擦聲,讓他不禁捂著耳朵。

 

「哇!」煜傑驚呼一聲,瞪大的雙眼盯著如飛梭般的火車,他楞在窗邊,甚至忘了呼吸,小時候他只有聽過有人意外被火車撞死,從來沒有親眼看過,這次他真的嚇傻了。

  

當火車消逝遠方後,耳邊漸漸恢復原本的寧靜,鐵軌上沒有西裝男的血跡,也沒有任何屍塊,他惶恐的嚥下口水,他心想,現在要趕快報警嗎?出人命了呀!但是,那火車是哪來的?因為凌晨十二點過後不可能會有火車呀!車站早就沒有行駛列車了,警察如果這樣問他的時候他該怎麼回答呢?

  

這時他瞥到右側有個人影,他瞠目結舌的看著站在右邊鐵軌上的西裝男,難以置信的煜傑瞪著他看。而西裝男只是對他招手,黑暗中他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微笑著,然後指著他,不發一語。

  

「媽呀!」煜傑驚呼,將窗戶關上,跳上床不斷顫抖著。

  

這晚,他壓根不可能再回去桌前讀書了。

  

2.

 

「煜傑!煜傑!」

  

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煜傑抬起頭,監考老師板著臉站在他前面。

  

「你這節是來考試還是來睡覺的?大家都交卷了就剩你一個!你在搞什麼呀?」監考老師說。

 

走出教室的煜傑靠在欄杆上,炎熱的太陽打在他精神不濟的臉上,他忿忿不平的想,這一科他一定沒辦法拿到好成績,他連什麼時候睡著他都不知道,真該死,都是昨天的那個人害的,讓他今天沒辦法認真的應考。

  

左右兩側走廊上有許多低著頭看著講義、考卷的學生,監考老師為了避免學生作弊,還叫他們將書包全部放在走廊上,窄小的走廊頓時水洩不通,擠滿了學生,下午時分,汗水淋漓的人散發著一股發酸的味道。讓煜傑差點喘不過氣來,他快步走出壅塞的走廊。

  

距離下一堂考試還有二十分鐘,無心讀書的他,跑到四樓去閒晃。四樓沒有任何學生,因為這層樓只有音樂教室、自然科學教室、儲藏室,並沒有班級教室在這邊,而學生都在樓下的走廊準備為下節課的考試奮鬥中。

  

煜傑吹著口哨,一派輕鬆的走在寬闊的走廊,他晃到音樂教室,門上鎖了,於是他又走向自然科學教室,上一堂課的學生忘記鎖門,他環顧四周,趁四下無人便跑教室裡。

  

門窗緊閉的教室非常悶熱,透過窗戶撒落進來的陽光,可以看到漂浮在空氣中的塵埃,進門後的煜傑左右兩側各有一座玻璃展示櫃,裡面放了裝有青蛙的玻璃瓶。展示櫃的尾端轉向左方可以看到教室裡擺放整齊的木製桌椅,黑板上被人畫上奇怪的塗鴉。煜傑記得自然科學教室裡面有一個塑膠製的人體標本,他的一半是暴露在外的肌肉組織,另一半邊則是骨頭與內臟。

  

他經過佈滿灰塵的鳥類標本的櫃子,他看著桌子傻笑,上面刻著他與一名女同學的名字,他記得這是上次同學為了要開他玩笑,故意寫的,雖然那時候他生氣的揍他同學,但其實他心裡很開心,因為那個女同學也才知道原來他們互相喜歡。一年後那名女學生因為家裡的關係,轉去別的學校,他們也被迫分手,這懵懵懂懂的愛對他來講,就像是夏天裡吃的草莓冰,酸酸甜甜的頗有滋味。

  

「找到了!」煜傑說。

  

他朝擺放人體標本的木製櫃子走過去,安置在展示櫃裡的人體模型僵硬微笑著,他心想,怎麼可能有人被解剖還會笑的出來。他仔細端詳著人體模型刻劃細緻的肺、胃、腸子、腎臟,他看的目不轉睛。突然後方傳來哐~的一聲。

  

他嚇了跳了起來,面朝後方看去。

  

炙熱的陽光撒落在教室內,空氣中飄著淡淡的甲醛,他朝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他捂住口鼻,看到原本放在展示櫃上的玻璃瓶掉在地上,碎成好幾塊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閃閃發亮。

  

被解剖的青蛙掉在地面上,腸子從肚子裡跑了出來,他盯著青蛙看,青蛙的兩側的嘴巴突然鼓了起來,肺部隨著呼吸上下起伏,青蛙卻突然轉過頭,瞪著煜傑,奄奄一息發出沙啞的聲音,而且居然說著人話,牠說「快走,快走,你會死!」

  

煜傑嚇的驚慌失措,雞皮疙瘩爬滿全身,他衝出自然科學教室,一路奔回二樓的教室,他推擠著走廊上的學生,驚魂未定的他攤坐在地上,不斷的喘氣。耳邊似乎還聽得見那隻青蛙說「快走,快走,你會死!」

  

3.

 

晚上七點半,煜傑坐在電腦桌前,完全沒有心思準備明天最後一天的考試,他只是漫無目的的瀏覽著網頁。他腦筋一片混亂,打從昨天晚上看到西裝男以後,他整個人就變得魂不守舍,下午在學校居然又看到一隻死掉的青蛙對他說人話,難道他因為考試壓力太大而精神失常了嗎?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有人相信!青蛙說人話?又不是童話故事。

  

螢幕的右下角跳出一個聊天視窗。

  

「你還不睡?」

  

「現在才七點多耶!」他說。

  

煜傑蹙眉,看著這陌生的帳號,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今天晚上早點睡!」

  

「為什麼?你是誰呀?」

  

「記得不可以待在家裡。」

  

「你到底在說什麼?你到底是誰?」

 

「你不用管我是誰!記得你不可以在家裡!」

  

「你真的是瘋子,我不跟你說了!」

  

「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煜傑緊張的看著螢幕,這陌生人為什麼要對他說這種奇怪的話。

  

「不然你就會像我昨天一樣被火車撞死!」

  

煜傑驚叫一聲,向後跌下椅子,坐在地上的他摸著發疼的屁股,螢幕上的視窗不斷的重複輸入「快走,快走,快走,你會死!快走,快走,你會死!會死!!!!」

  

「媽呀!」煜傑逃離了房間。

  

4.

  

「昨天晚上?火車聲?撞死人?」媽媽說。

  

「對呀!昨天晚上凌晨一點多,我看到有人走在鐵軌上,結果他被火車迎面撞上,但他卻沒有死,還站在鐵軌上對我笑。」煜傑說。

  

「煜傑是不是讀書讀昏頭了呀!你老媽在這邊住了三十幾年,從來沒有在凌晨聽過火車的聲音,車站十二點過後就沒再發車了。」

  

「但是我

  

「唉唷~煜傑呀!說不定你真的是讀書讀昏頭了,別想那麼多。你明天不是還要考試嗎?趕快去讀書!明天考完就準備放暑假了,不是嗎?明天下午放學記得先回家整理你那堆東西

 

母親嘮叨的聲音突然變成模糊而無意義的音頻,煜傑雙眼迷濛看著後方掛在衣架上的外套,突然像是有人按下靜音鍵,他的耳朵聽不到任何聲音。

  

「喔好啦!」煜傑搔搔頭敷衍的說,但是腦海裡又再次看到那些不斷重複視窗上的那行字「快走,快走,快走,你會死!快走,快走,你會死!會死!!」

 

當晚凌晨一點十五分,躺在床上的煜傑輾轉難眠,回到房間的他連書也沒看,就直接躺平在床上。他瞪大的雙眼看著月光透進房內,蟋蟀的唧唧聲環繞在房內。這時他感覺到床鋪有輕微的震動,他以為只是翻身時彈簧床的反作用力,但沒想到震動越來越明顯,天花板與牆上的掛飾都晃動了起來。

  

他跳下床,「地震!天呀!地震!」,他跑向窗邊,遠方平交道的警示燈又開始呼嘯著詭譎的聲響,五十公尺處傳來鐵軌劇烈的摩擦聲,他再次確認現在的時間,床頭櫃上的時鐘顯示一點十六分。

  

「我又在做夢嗎?」他疑惑的說。

  

火車再次從他眼前呼嘯而過,一節節的車廂內依舊沒有任何人,只有微弱的黃光照映在煜傑的充滿驚恐的臉龐上。耳邊的噹~噹~聲響逐漸減弱,火車拖著長長的紅色車燈消逝在左側的黑暗盡頭處。

  

他楞在那邊不知所措,筆電的螢幕閃爍著亮光吸引了煜傑的注意,螢幕上寫著「倒數24小時,快離開」,煜傑走過去想將插頭拔掉,這時候他才發現,早在下午他就已經將插頭拔掉了,他緊張的將螢幕蓋上。

  

然後跳上床,想也不想的倒頭就睡。

  

5.

  

夢裡的煜傑走在鐵軌上,悶熱的夜晚讓人感到煩躁,兩旁雜草叢生,鐵軌上鋪滿石頭。他心想,為什麼我要走在這邊?耳邊傳來遠方平交道警示燈的聲音,但是他卻依然悠哉的走在鐵軌上,嘴裡哼唱著旋律。

 煜傑感覺到鐵軌震動了起來,遠方約一公里處有兩盞黃色的小燈朝他的方向前進,小燈越來越大,前方的火車像是一條巨大的蟒蛇準備將他吞噬。

 

「喂!你在幹嘛!快逃呀!火車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煜傑抬頭看,居然看到他自己站在二樓的窗戶邊,一臉難以置信的將手拱成O行放在嘴上對他喊叫著。

  

這時他才發現他穿著西裝,頭上帶著一頂漁夫帽,他還來不及回神,前方的巨蟒便張開血盆大口將他吞噬掉,這時眼前一片漆黑,耳邊一直有人用低沈而沙啞的聲音說著「快走,快走,不然會死

  

碰~的一聲,煜傑便踉蹌的從床上跌到地板,刺眼的陽光打在他臉上,他瞇著眼睛看著側躺在地上的舒跑寶特瓶。

  

床頭櫃上的鬧鐘發出吵雜的敲打聲,時間是早上八點十五分。

  

「糟了!八點四十分就要開始考試了!」他說。

  

他趕緊套上學校制服,拿著書包,匆匆忙忙的離去,但他卻沒注意到,拔掉電源線的筆電又被打開了,而上面顯示的剩餘時間是十小時。

  

6.

  

叮~叮~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聲驚動了原本埋頭苦幹的學生們,埋首於小說裡的監考老師將書籤夾在115頁,將書本閤上,站在講台上拍著手。

 

「好了!各位同學,放下你手中的筆,依序把考卷由後往前傳。收卷了!不要再寫了!」監考老師說。

  

一張張考卷跳躍過學生的頭頂,紙張發出沙沙的聲音,每個人開始整理桌上的文具,將抽屜裡的書放進書包裡,煜傑從座位上起身,揹著書包隨著人群走出教室,現在時間是十二點整,今天是考試的最後一天,所以只有上半天就放學了。

  

日正當中的豔陽籠罩整個城鎮,徒步走回家的煜傑汗水淋漓,他晃進便利商店買了一支蘇打冰,邊走邊吸吮著,一股冰涼滑進喉嚨深處,而連續三天的考試終於結束了,對他來講就像是久旱逢甘霖的大地,那種爽快的滋味真讓人意猶未盡,他吹著口哨走進家門,手錶上的時間是十二點四十五分。

 

「媽!我回來了!」煜傑說。

  

家裡一片死寂,媽媽用加菲貓的磁鐵將紙條吸在冰箱上。煜傑含著冰棒,走到冰箱前。

  

「煜傑

 

媽媽去瑜伽教室,傍晚才會回來。午餐你就把昨天的剩菜剩飯拿出來微波一下,就可以吃了,有急事再打電話給我。」

  

「又是吃昨天的剩菜剩飯,呼~」煜傑咕噥著,將冰箱打開尋找封著保鮮膜的隔夜菜,他將咖哩燉肉放進微波爐,轉到中火,按下三分鐘,微波爐發出低沈的機器運轉聲。

  

他拎著書包走上二樓的房間,進房後將書包丟在床上,他瞥向書桌上閃爍的筆電。

  

倒數時間剩下「十分鐘」。

  

床頭櫃上時鐘的時間是「1:05」,一股莫名的涼意讓他冷汗直流,他將口中的冰棒放在桌上,蓋上這台早就沒通電的電腦,這時聽到遠方的平交道警示燈又開始噹噹噹的作響。

 

火車摩擦鐵軌的聲音從另一側傳來,習以為常的煜傑並不在意,正當他要離開房間的時候,窗外傳來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受到驚嚇的他趕緊跑到窗邊探出頭往外看。

  

距離不到五十公尺的火車,有一節車廂冒著裊裊上揚的黑煙,火車像是重心不穩的溜冰選手左右晃動,擺動的幅度近乎快要傾倒在地上,但火車並沒有減速,而是繼續向前衝刺。

  

時間是「1:15」,火車像脫韁的野馬左右擺動著,車廂間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翻覆的車廂衝出軌道,站在窗邊的煜傑才發現,火車正往他家的方向衝來。來不及反應的他,耳邊似乎只聽見那隻死掉青蛙用沙啞的人類嗓音說「快走,快走,你會死!」

  

the end.

喜歡就推  

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芽米兒
  • baby

    這張畫作很有創意

    一個人的靈魂被抽離了

    無數隻手如髮般將頭撕裂開來。

    推文超讚,推人要看情況。

    如被人推上台上領獎,就是造就這人成功的幕後推手。

    ^______^

    希望被粉絲推上台的 芽
  • 哈哈!這圖裡的東西也是小說裡出現的事物,除了那個人頭火車之外~

    關於「推」這個字,那我以後要改成,「推文」而不是把我「推倒」,這樣要送醫院XD

    謝謝你的喜歡~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0 13:39 回覆

  • ㄚ芬
  • 作夢的那一段有像
    哈利波特以為是他老爸救他,
    原來是他自己。

    看到青蛙那裏,我以為會有青蛙報恩的情節^^
  • 哈利波特那個段落我還真的是很沒印象~
    青蛙報恩也太感人了吧!這一點都不像是我的作風~哈哈XD

    謝謝你的支持~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0 18:17 回覆

  • 霸子buuzkuo
  • 還蠻適合改成短片的一則故事
  • 哈哈!有種被你發現的感覺!
    因為我每次寫作都想像成我在拍一部,像是國外影集那樣的作品,大概三十分鐘一集的那種。
    不過還沒有那麼厲害,作品還是很生澀的哩!

    謝謝來訪~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0 23:11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這就叫做
    不聽青蛙言
    吃虧在眼前0.0!
  • 哈哈!真的呀!

    其實寫這篇的時候,會一直讓我想到小時候,看的那部「學校有鬼」的電影。

    好單純的恐懼,鬼就是那麼可怕。沒有太多的東西~哈~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1 15:03 回覆

  • 小女王
  • 如果真的聽那警示就好了~
    他沒逃過~反而去練瑜加的媽媽逃過了~
  • 哈哈!媽媽會說!

    「唉唷!幸好我去練瑜伽!」(整個重點大誤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8 0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