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上去!!!!」

敲打4-2    

關於「敲打」:


終於邁入倒數第二章節了,唉呀~想當初,去年也是花了一個月寫完「敲打」。

每一篇文章就搭配一張圖,會不會與內容相關?不一定!看當時的心情。

好玩的是,曾經學過素描一個月,說真的,對於光影我什麼概念也不懂。

所以就是自己畫畫畫,畫的開心就好,宛若有人天生就有好歌喉,但是唱歌沒特色。

那我該說我自己是,不斷尋找特色的那個人嗎?嗯~這樣也不錯!

這系列的故事主要架構在於,網路盛行的交友,不管男男也好、男女也好、或是女女也好。

當你要跟一個陌生人見面時,你真的可以百分之百知道對方的一切嗎?

又或者其實你遇到的是一個騙子?

為什麼會想要寫這部小說,主要是因為自己曾經也有網路交友過,但主要還是想要寫寫看,人性中的黑暗面吧!


==========前章節回顧

中篇「敲打-第一章」

==========故事開始

第四章


1.

 

二O一一年三月二十三號凌晨十二點五分,俊緯坐在沐夏旅館雙人房裡的床緣上,室內擺設整齊,床的正對面是木製化妝檯,上面的木框鑲有一片鏡子。空調發出低沈的嗡嗡聲,房內的主要光源是床頭櫃上的一盞米黃色的檯燈,以及門口上方的投射燈,他的行李擺放在化妝檯右側的絨毛沙發上,空氣中有股精油的清香味。

 

這是他第一次跟網友約出來見面,此刻的他非常緊張,又加上貓頭鷹還沒有出現,他拿起手機,撥給小凱,希望這個時間他還沒有去夢周公。

 

「俊緯!你到野薑市了嗎?」小凱興奮的說。

 

「剛到,我現在在旅館了!」

 

「所以~貓頭鷹如何呀!跟照片一樣嗎?喜歡嗎?」

 

「呃…他還沒有出現…」

 

「什麼?!為什麼?」小凱的嗓音如尖叫般驚人,差點沒震破俊緯的耳膜。

 

「他說他的公車誤點,所以還要半個小時才會到。」

 

「是喔…你這樣好像是在等客人的妓女喔!」

 

「最好是妓女啦!」

 

「而且還是幫人付錢的妓女。」

 

「真是夠了!」兩人不斷發出咯咯的笑聲。

 

「好啦!不吵你了!記得,如果到時候發現貓頭鷹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記得一定要趕快回來!懂嗎?」

 

「好~好~管家婆!早點休息。」

 

「晚安。」

 

俊緯站在窗邊,看著打在玻璃上的雨滴,他這時才驚覺小凱剛剛說的那句話,「如果發現貓頭鷹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記得趕快回來!」

 

房間只有一個門,假使等一下來敲門的人並不是照片上的那個人,那他要怎麼辦?難道要裝作他不是俊緯嗎?不行呀,剛剛他已經把房號告訴了貓頭鷹。此時自己像隻籠中鳥,他到現在才想到這點,如果對方是盜用別人的照片,又或是對方是詐騙集團,那…現在他不就是自投羅網嗎?

 

「天呀!為什麼我出發的時候沒有想到這點!」俊緯著急的走到沙發旁,準備一把拎起行李,快速離開房間。這時口袋裡的手機鈴聲響徹雲霄,他擔憂的心噗通噗通的跳,緩慢的拿起手機。

 

來電顯示,「貓頭鷹」。

 

俊緯用力的嚥下緊張的口水,按下通話鍵。

 

「哈囉!小緯!」

 

「嗨!貓頭鷹!」俊緯故作鎮定,壓抑著緊張的情緒。

 

「你說,門號是603對吧?」

 

「對呀!603。呃…你不是還要半個小時才會到嗎?」

 

「喔!本來是…但是後來我還是趕上公車了!」

 

「那你現在在哪?」

 

話筒的那一端傳來清脆的「叮~」

 

「電梯剛到六樓。」

 

俊緯張大了雙眼,看著手上剛拎起的手提包,然後再看著房內唯一的出口。

 

「我到了!」貓頭鷹一說完,房內立刻傳出響亮的門鈴聲。

 

手提袋緩慢的從他手心滑落,垂掛在包包的側邊,他拿著手機,恍惚的走到房門口。

 

天花板的黃色投射燈打在俊緯的身上,宛若像是步上刑台的犯人,準備面臨最終的審判。

 

俊緯開門鎖的手顫抖著,當門鎖發出喀答一聲,他還以為他會當場昏厥過去,但他並沒有。

 

門外的貓頭鷹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照片是他本人沒錯,只是眼前的他更加真實,而且很迷人。俊緯鬆了一口氣,對他說:「我們…終於見面了!」

 

他心想,也許眼前的這名男子,會帶給他一段別以與往的難忘愛情。

 

 

2.

 

隔天中午,兩人前往野薑市鬧區裡最知名的百貨公司吃飯,一樓大廳裡瀰漫著女性專櫃香水的刺鼻味,貓頭鷹熟練的晃進ck專櫃,拿了一瓶寶藍色的香水,將壓頭對準自己的手腕處,輕壓幾下,然後抹在自己的頸部。

 

「這香水我很喜歡,一直很想買。」他對俊緯說。

 

接著他帶領俊緯走到通往地下一樓美食街的手扶梯。

 

「哥,你常來這邊嗎?」站在後方的俊緯好奇的問。

 

「沒有,這是我第一次來。」貓頭鷹他說。

 

俊緯心想,奇怪,如果他是第一次來,那他怎麼會知道ck專櫃的「那瓶」香水放在哪個位置,畢竟每間百貨公司擺放的位置都不同,而且他好像非常熟悉這裡的環境,可能他之前也有攜伴來這裡吧?

 

他們走進一家日式簡餐店,貓頭鷹點了一客「招牌豬排定食」,俊緯點了一客「鮮蔬雞柳鍋定食」。俊緯拿起手機拍著室內別有一番風味的裝潢。

 

「嘿!哥!這是我的第一次約會耶!我幫你拍一張照片當做紀念!」

 

貓頭鷹擺出他的招牌表情,讓俊緯笑得合不攏嘴,直說:「哥!你這樣拍好可愛喔!不過你臉上的皺紋漏餡了,看起來不太像是三十歲的人喔!」

 

貓頭鷹的露出一閃而逝的不悅表情,低頭看著螢幕的俊緯並沒有發現,貓頭鷹站起身。

 

「小緯,我去一下廁所,你先吃!」

 

「喔~好!」他依舊看著螢幕,而小凱用手機上的聊天軟體傳訊息過來。

 

「結果如何,昨晚你們有發生關係嗎?」

 

「沒有!」

 

「為什麼?你沒有主動嗎?」

 

「有呀!我有主動!」

 

「那他沒反應嗎?」

 

「呃!應該算有吧!」

 

「怎麼說?」

 

「不論是我親他,或是摸他,他都表現得像是木頭人一樣。」

 

「他是不想嗎?還是因為你不是他喜歡的型?」

 

「不可能!因為他還會主動把我的手放進他的內褲裡。」

 

「是喔!那怎麼會這樣?」

 

「嗯…我想應該是害羞吧!」

 

「害羞?都幾歲了還害羞?」

 

「說到年紀,我覺得他謊報年齡。」

 

「怎麼說?」

 

「他在網路上說他三十五,但實際看到本人的時候,從體態、臉上皺紋、走路的樣子,我覺得他應該已經四十幾了。」

 

「那你有問他嗎?」

 

「有呀!他只是含糊帶過,並沒有正面回應我。」

 

「那你不會拿他的身份證來看嗎?」

 

「拜託~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哪有人會做那麼唐突的事情!」

 

「唉唷~你這人那麼機伶,一定有辦法的!」

 

「喔~不聊了,他回來了!」

 

貓頭鷹拿著紙巾一派輕鬆的走回座位,笑著說。

 

「哇!小緯!你的定食看起來超豐盛的耶!」

 

「喔!對呀!可能是因為有小火鍋的關係吧!」俊緯一邊將蔬菜放進滾燙的高湯裡,一邊摸索著手提包的內袋。

 

「哥,給你看一個很好笑的東西。」俊緯拿出皮夾,將身份證拿出來,夾在指尖。

 

「哥,我以前長得超醜,雖然現在也沒有說多帥啦,但是真的差很多。」他將正面轉給貓頭鷹看。

 

「我的天呀,也差太多了吧!」他笑著說。

 

「那…哥你的呢?」

 

「我的什麼?」

 

「你身份證的照片有跟現在的你差很多嗎?」

 

本來開懷大笑的貓頭鷹突然收起笑顏,茫然的看著俊緯。

 

「沒什麼好看的,我以前跟現在一樣,沒變。」他說。

 

「但…」

 

「小緯,你的湯滾了!快吃吧!」他冷靜的用筷子敲在俊緯的火鍋上面。

 

「喔…」

 

俊緯覺得很納悶,只是詢問年紀,怎麼搞得好像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祕密一樣。但話也不是這樣說,有些人可能就是比較在意吧?他低著頭吃著火鍋,貓頭鷹突然夾了一塊炸豬排給他。

 

「吃塊豬排吧!這家最有名的就是炸豬排!」

 

這刻意的動作化解了尷尬的氛圍,俊緯笑著吃下那塊充滿甜蜜的炸豬排。

 

「嗯~哥~真的很好吃!」

 

「喜歡就好。」

頓時俊緯就把剛剛的煩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3.

 

用完餐的兩人離開百貨公司,並前往Starbucks,貓頭鷹用手機在Starbucks的門口幫兩人合拍了照片,進門後俊緯便從包包拿出他和貓頭鷹的隨行杯。

 

「小姐,我要一杯冰的玫瑰蜜香茶那堤。哥你要喝什麼?」

 

「黑咖啡就好。」

 

貓頭鷹從他破舊的皮夾裡拿出兩百元,但俊緯阻止他,向小姐遞上他自己的隨行卡。

 

「哥,我來就好。你先去找位置。」俊緯對貓頭鷹耳語。

 

貓頭鷹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將鈔票放回皮夾後,對俊緯露出一抹「你人真好」的笑容後,直接朝後方的座位區走去。

 

等待咖啡的俊緯,瀏覽臉書最近的動態消息,他瞄到一張照片,起先他還以為他看錯,結果發現,貓頭鷹把剛剛他們兩人在門口合拍的照片發佈在臉書上,而上面寫著一段話「跟自己喜歡的人相處 是幸福的」。他感到非常的窩心,雖然還不是很了解貓頭鷹,但其實他應該真的是一個很害羞的人,只是不懂得表達而已。

 

「張先生,咖啡好了。」小姐親切的將裝有飲料的隨行杯放在木吧檯上。

 

俊緯手持兩杯飲料,走進座位區。檜木色的木桌椅整齊擺放在溫暖舒適的空間裡,耳邊傳來慵懶的爵士樂,一名男子坐在左側的四人座位上,認真敲打著筆電鍵盤,後方有一名女子低頭看著原文精裝書。貓頭鷹坐在最裡面右側的窗邊,米色窗簾透出午後的陽光,給人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俊緯側身滑進座位,將飲料放在桌上,原本盯著手機的貓頭鷹抬起頭,微笑著。

 

「哥!你剛剛為什麼要把我們的合照放上去?」

 

「喔…那個喔!我想說,你不是想要向你前男友證明,你是很有票房的嗎?」

 

「哪有呀!真是的!」其實俊緯的心裡很雀躍,如此一來他又更加確定,貓頭鷹真的是一個不太會用話語表達自己的人,他都付諸行動來表示。

 

4.

 

坐落在最繁華地段的Starbucks,街道上充斥著人群與車輛,櫃台排隊買飲料的人不曾中斷過,對從來沒有來過大都市的俊緯看得嘖嘖稱奇。

 

「哥,你以前交過幾個男朋友!」

 

「嗯…一個。」

 

「真的假的?在一起多久?」

 

「七年吧!」

 

「我還以為你交過很多個,結果只有一個?!」

 

「嗯…我還滿…害羞的。」

 

「是喔!」俊緯心想怪不得昨天在床上那麼矜持,原來真的是太害羞。

 

「所以你們是怎麼分手的?」

 

貓頭鷹看著外頭來來往往的人群,眼神迷濛,喝著黑咖啡,沉默了許久。

 

「可能不適合吧!」

 

「怎樣的不適合!」

 

「唉呀!不要聊這個,聊這個傷心。」

 

「那你是幾歲發現自己喜歡男生?」

 

「嗯…應該是三十…三十二。問這幹嘛?你要吃點心嗎?我再去買個蛋糕來吃!」貓頭鷹起身,朝櫃檯走去,俊緯看著他的背影,搖晃的步伐,而且有點駝背,真的不像是三十五歲。他拿出手機,看到一個小時前小凱傳過來的訊息。

 

「所以他幾歲?你有看到身份證了嗎?」

 

「沒有,不過很奇怪。」

 

「怎樣奇怪?」

 

「他說他有一個交往七年的男朋友,後來分手。」

 

「嗯?」

 

「但是他在三十二歲出櫃,所以這樣怎麼會是三十五歲?」

 

「那你有問他嗎?」

 

「有呀!不過他突然跑去買蛋糕,點飲料的時候我才問他要不要吃蛋糕,他說剛吃飽很撐,真奇怪。」其實小凱和俊緯的內心都不約而同的想,貓頭鷹又再一次含糊帶過。

 

「真的是滿奇怪的,你到底是跟什麼人見面呀!」

 

「我也不知道,不過他應該是滿喜歡我的。」

 

「你怎麼知道?」

 

「他在我的臉書上發佈了我和他的合照,還寫了一句話。」

 

「什麼話?」

 

「跟自己喜歡的人相處 是幸福的,這不就是在暗示什麼嗎?」

 

「他怎麼回應?」

 

「他說我不是想要氣前男友嗎?這樣剛好可以讓他知道我不是沒票房的人!」

 

「喔!那貓頭鷹應該是真的對你有意思!不過他為什麼都不明講,都要用這樣的方式去表達!」

 

「害羞吧!畢竟只有交過一個男朋友,感情史沒那麼豐富。」

 

「真的還假的!交過一個是真的滿扯的。」

 

「我覺得還好,因為如果今天他真的是一個玩咖的話,那在床上怎麼可能會那麼鎮定。」

 

「也是啦!不過你自己還是要小心,知道嗎?」

 

「OK!放心!」

 

貓頭鷹拿著兩個巧克力慕絲蛋糕緩慢的走回來,他滑進內側的座位,臉上依舊帶著迷人的微笑。

 

「小緯,所以你晚上想要去哪裡逛?」

 

「晚上?我不知道耶!這邊我又不熟!啊~我想去海邊看夕陽!」

 

「海邊?」

 

「對呀!離這邊會很遠嗎?」

 

「不會!搭車大概三十分鐘就可以到了。」

 

「那好,我們去看夕陽吧!我一直很想要看夕陽!以前我一直想要跟我前男友去海邊看夕陽,但…他總是推拖。所以…」

 

俊緯一想到這裡,他的心又糾結了一下,因為他知道推托的理由不是工作,而是振雲還要回去陪他的正牌男友,想到這裡,也許正牌男友壓根不知道振雲是一個風流倜儻的人呀!不禁為他難過一下。

 

神遊去的俊緯不知道恍惚了多久,突然間他的手感覺到一股電流般的溫熱,他回復神智,看到貓頭鷹專注的看著他,而他瞥向桌上的手,貓頭鷹居然握住他的手,他驚訝的想要將手抽回,卻發現被緊緊抓住,此時俊緯不是害怕,而是害羞。因為他沒想到貓頭鷹會突然做出這樣的動作。

 

「小緯,你…你還好吧?」

 

「我…我還好…只是剛剛想到前男友的事情。」

 

「喔…」他依舊緊握他的手。

 

「小緯,你知道要怎麼跨出過去愛情的傷痛嗎?」

 

「不…不知道…」他說。

 

「接受一段新的戀情,你會將過去的一切全部拋掉。」

 

俊緯瞪大了雙眼看著貓頭鷹,一副不懂他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但其實彼此都很清楚對方要表達的是什麼。貓頭鷹誠摯的雙眼望進俊緯那深邃的褐色瞳孔,而俊緯從他的瞳孔看到自己是如此的茫然,似乎不知該如何下決定,又或者該怎麼選擇。如果小凱在旁邊,一定可以幫他分析,他該怎麼做。

 

「我…」俊緯支支唔唔拿不定主意,真希望此時的他可以假借上廁所的名義,偷偷溜走,然後打電話給小凱,詢問他現在該怎麼做。

 

「沒關係,如果你覺得這樣進展太快的話,那我們還是慢慢來吧!」他突然把手收回去。

 

俊緯頓時就像是正在運轉中的機器被人拔掉了插頭,那種觸電的興奮感卻瞬間消逝。他開始後悔剛剛為什麼要猶豫,也許那個時刻再也不會出現,現在他希望能夠再次將剛剛的插頭插回去,讓機器繼續轉動。

 

「嗯...其實我剛剛的意思是…」俊緯心想,我想要挽回什麼?

 

「走吧!四點半了,等下要搭公車去海邊看夕陽囉!」貓頭鷹逕自起身,朝門口走去。來不及反應的俊緯便慌慌張張的拿起包包,追趕在後頭。

 

 

 

 

 

 

 

 

5.

 

俊緯坐靠窗的位置,微風徐徐吹來,他看著逐漸消失在後方的大樓轉而變成鬱鬱蔥蔥的草原,低矮的平房散落其中。遠方黃橙橙的太陽逐漸西下,俊緯轉頭看著坐在旁邊的貓頭鷹,此時他正低頭瀏覽臉書上的訊息。

 

一股無奈湧上心頭,俊緯心想,為什麼人總過不了感情這一關,每個人都知道兩個不認識的人,要湊在一起,而且雙方還會有好感,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那為什麼還是有人會不懂得珍惜,寧可將這些真心,玩弄於手掌之中,難道就跟蔡健雅那句歌詞一樣「愛為何總填不滿,又掏不空」。

 

因為人就是犯賤,明明已經擁有了許多,卻還是不知足,希望能夠得到更多,這就是現代人的速食愛情嗎?簡單取得,用完就丟?是這樣膚淺嗎?只想求新鮮感、怕寂寞,過度的要求才會造成一輩子不斷的在這花花世界裡打轉,到了最後,卻一無所有。這…該怨誰呢?

 

「小緯!你又恍神了喔!」貓頭鷹他說。

 

俊緯這時才發現,他們已經到海邊了。

 

「走吧!小朋友~再不快點,夕陽可是不等人的喔!」貓頭鷹說完起身後,便將俊緯從椅子上拉起來,兩人一直到下了公車後,貓頭鷹才把手鬆開,而俊緯依舊可以感覺到那股溫暖纏繞在他的手心裡。

 

兩人走在滿是碎石子的小徑上,俊緯拖的行李箱不斷搖晃著,右側是一大片無邊無際的海洋,左側是低矮的灌木叢,再過去是一座山丘,上面有一大片樹林。夕陽緩滿的墜落在天際,海洋上倒影著橙黃色的光影,空氣中略帶有些許的鹹味,沙灘上只有零散的幾名遊客。

 

「那是燈塔耶~我第一次看到燈塔」俊緯說

 

「對呀!晚上他還會發出投射燈喔!」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應該是怕遠洋的漁船找不到回來的路吧!應該可以稱為指引的明燈」

 

「哈哈!哥!應該不是吧!」

 

「小緯!你以前有來過海邊嗎?」

 

俊緯搖搖頭 。

 

「你知道來海邊要怎麼玩嗎?」

 

俊緯依然搖搖頭。

 

此時貓頭鷹卻把手上的行李放下,他直接將上衣脫掉,然後是褲子,接著把鞋子也脫了。

 

「哥…哥!!你在幹什麼?這樣會感冒的呀!」

 

「來海邊就是要這樣!瘋狂一下吧!哈哈哈!」說完他便打著赤腳奔上沙灘,衝向大海的懷抱,一路奔馳著。

 

俊緯被他的瘋狂感染,也把自己的衣物卸下,手中的包包和行李箱便放置在路旁。他也打著赤腳追上去。

 

「哥~你等我呀!你別跑那麼快~」

 

「哈哈!你來追我呀!」

 

兩人嘻嘻哈哈的闖進迎面而來的海洋,海浪發出清脆的拍打聲。貓頭鷹兩手捧著海水,不斷濺灑在俊緯的身上。

 

「唉唷!哥~你很過分吶!」

 

他們身上濺起的水花在夕陽下顯得粼粼動人,兩人臉上儘是無比的歡樂,似乎已經將過去那些傷痛及不為人知的祕密都拋向大海了!此時他們的心中只有彼此,享受著這宛若凍結的傍晚時分。沙灘上的遊客面帶微笑,看著他們在海中嬉戲,一副也想要參與其中。如果…只是如果,時間可以停留在這一刻,那該有多好。

 

時間飛逝的速度總讓人措手不及,無法重來,只能讓過去的痛苦存留在記憶的最深處,這些恐懼總會在夜晚時分襲上心頭。這就像是一頭吞噬人類靈魂的猛獸,當他醒來時,我們只能坐以待斃。而能夠打敗牠的方法,難道是跟貓頭鷹說的那句話的一樣「接受一段新的戀情,你會將過去的一切全部拋掉。」

 

俊緯他心裡是否真的相信這句話?

 

 

6.

 

晚上六點四十五分,氣溫急驟而下,俊緯和貓頭鷹兩人只穿內褲坐在沙灘上,一條大浴巾將兩人緊緊包住。他們感覺不到外頭的寒冷,因為兩人熱戀的愛火正萌芽著。

 

「哥…謝謝你。」

 

「什麼意思?」

 

「謝謝你帶我來海邊。夕陽…真的很美。」

 

「喜歡嗎?」

 

「嗯…喜歡…」

 

「喜歡就好。」

 

俊緯突然熱淚盈眶,是因為他真的把振雲遺忘的關係,還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切身的感受到愛情的滋味呢?他用手背將眼淚擦拭掉。結果貓頭鷹的臉頰上居然也有淚痕。

 

「哥…你哭了?」

 

「呃…沒有呀!沙子跑到眼睛啦!」他傻笑著。

 

「哥…」

 

兩人對望著,似乎在彼此的瞳孔中看見了火花,這次俊緯主動伸出手撫摸貓頭鷹的臉頰,緩慢而輕柔的將臉湊上去。兩人深情的吻著,交換著彼此的唾液,接吻是一種證明,是在告訴對方,我真的愛上你了。俊緯深深感受到那句歌詞「無盡無盡的夜晚,愛在舌尖上打轉」,餘音裊裊纏繞在他腦海裡。

 

之後兩人便徒步約十五分鐘,走進民宿附近的小吃店吃晚餐。

 

「這家鵝肉麵很好吃喔!小緯!你要不要加顆滷蛋?」

 

「好呀!我最愛吃滷蛋了!」

 

不鏽鋼的工作檯上冒著裊裊白煙,滾燙的熱水不斷跳動著,他們坐在門口旁的座位上,桌上放有一大束衛生筷,還有一包粉紅色的粗糙衛生紙。身材豐腴的老闆娘穿著褪色的圍裙,舞動手上的煮麵器具,準備大顯身手填飽這些早已飢腸轆轆的遊客們。

 

「哥!這碗麵加滷蛋才二十五塊!也太便宜了吧!」

 

「對呀!非常物超所值!」

 

「真的!」俊緯將滷蛋剖成兩半,用筷子插起半邊,塞進嘴裡。

 

「而且這家店已經在這邊開很久了,可能不只十年!」

 

「你怎麼知道?」

 

「因為幾年前我搬來這邊住,這間鵝肉麵店就已經在這邊了。而且你看,那老闆娘的年紀大概六十幾歲,屋內牆上有一張她年輕的照片,好像是民國四十幾年拍的。」

 

俊緯往屋內看,然後又看向貓頭鷹。

 

「哇~哥~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因為我常來這邊吃呀!」

 

「哥!你沒說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就住在這附近呀!我才在想說,附近的民宿不知道有沒有空房間哩!那你住哪呀?」

 

「就在剛剛的海邊附近。」

 

「是喔?剛剛顧著跟你…所以沒注意到。」俊緯害羞的低著頭,唇上似乎還留有餘溫。

 

「呵呵!什麼東西啦!小鬼!」他說。

 

7.

 

晚上十點十二分,離開小吃店的兩人再次徒步踏上鋪滿碎石的小徑上。一輪明月懸掛在天空,耳邊傳來海浪交疊的沙沙聲,行李箱輪子發出的喀喀聲,房舍早已被甩在後頭,此時四周只剩下孤寂的草原與山丘。

 

兩人的影子在身後拉得很長,緊跟在貓頭鷹後頭的俊緯拿著手機,熟練的按著訊息。

 

「小凱,我現在要去貓頭鷹他家住!」

 

「是喔!進展那麼快!所以你們已經準備要…」

 

「沒有吧!哈哈!不過我們是有在沙灘上熱吻一下!」

 

「真的假的!那麼浪漫!」

 

「不是那麼浪漫~是非常浪漫~永生難忘!」

 

「好吧!那現在就等你的好消息囉!希望今晚你可以真的…開心一下!」

 

「哈哈!當正宮的感覺真好!」

 

「恭喜你!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啦!」

 

「嗯嗯!謝謝你一直鼓勵我!」

 

「什麼話!這是應該的!加油!」

 

「好!我會加油!」

 

走在前頭的貓頭鷹突然停下腳步,俊緯將手機放進口袋裡,走到貓頭鷹的旁邊。

 

「哥?怎麼了?不是要去你家嗎?」

 

「對呀!去我家!」

 

「那…你家呢?」俊緯環顧四周,什麼也沒有,總不可能是住在海上吧!

 

「在那裡!」貓頭鷹指著山丘說。

 

「在樹林裡?」俊緯說。

 

「嗯…走吧!」貓頭鷹牽起俊緯的手,兩人一同步入陰森的樹林裡。此時俊緯回頭看著打著黃色光的燈塔,漸漸的越離越遠,直到眼前的樹林遮蔽了視線。

 

樹林裡發出嗖嗖的風聲,以及蟋蟀鳴叫聲。他們走在潮濕的泥巴地上,俊緯隱約看到左邊的樹下有一坨白色的絨毛,上面濺滿了乾枯的血塊,還有像果凍狀的東西散佈在旁邊,上面爬滿蛆,他一陣噁心,捂住嘴巴發出「唔~」的聲音。

 

「小緯?怎麼了?」貓頭鷹冷靜的說。

 

「沒…沒事…我想我剛看到一隻動物的屍體。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牠整個像是被人用東西砸爛一樣。」

 

「是喔…可能是附近的小鬼調皮吧!」

 

俊緯心想,這附近明明就是荒郊野外,哪來的小鬼?而且他怎麼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到了!」貓頭鷹說。

 

映入眼前的一棟兩層樓的房子,原本滿懷期待的俊緯這時突然收起了笑容。眼前這棟房子雖然外觀看起來有整修過,但卻有一種不安感油然而生。好像有一隻野獸潛藏在角落,蓄勢待發,等待著落單的人出現。

 

「怎麼了?」

 

「呃…沒…沒事!」

 

進門後,一盞白色的日光燈劃破黑暗的前廊,門廊右方有一個木製的鞋櫃,兩雙球鞋整齊的放在地上。貓頭鷹從鞋櫃裡拿兩雙室內拖鞋,換上後兩人便步上走廊,朝客廳走去。

 

「小緯!你先把東西拿去二樓房間放,一上樓右轉到底就是了!左邊是儲藏室,別走錯邊了!」

 

「知道了!」俊緯將行李箱提起,另一手拎著包包,搖搖晃晃的走上臺階。

 

二樓走廊左右兩側盡頭的房門口上方皆有一盞微弱的橘色投射燈。他朝右邊走去,行李箱的輪子在地板上發出摩擦的聲音。房門外飄著淡淡的香味,好像是檀香,打開門的那一刻,一陣涼風從俊緯的背後襲擊而上,渾身不對勁的他嚇出一身冷汗。他回頭看向走廊,總覺得屋內似乎還存有其他人,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漆黑的房內他摸索著牆壁上的開關按鈕,喀一聲,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發出嗡嗡的聲響,忽明忽滅,他隱約看到有一個人站在床邊,但當房內被照亮後,卻發現只是一頂帽子掛在木衣架上,他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房門的左側是浴室,房內的正中央擺了一張雙人床,咖啡色的絨毛枕頭整齊排放著,棉被折成豆腐的形狀,而床的對面有一台32吋的液晶電視,右邊是一個雙扉門的衣櫃,他將行李箱放在衣櫃旁邊,把包包丟在床上。他環顧房內,看到一個圓形的灰色瓷器放在床頭櫃上,有一些燃燒過的香灰殘餘,旁邊放了一個寫著「檀木香」的紙盒,裡面有兩排整齊擺放的三角椎香塔。

 

這時他看到一個銀色的相框放在左邊角落的床邊桌上,俊緯好奇的走過去,發現照片裡是比較年輕的貓頭鷹跟一個年輕人的合照,背景有一座五彩繽紛的摩天輪,兩人看起來非常甜蜜。照片的右下角寫著二OO二年六月二十三。

 

「小緯!」貓頭鷹站在房門口說。

 

俊緯嚇了一跳,不小心將相框翻倒,掉在鋪著絨毛地毯的地板上。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說。

 

泰然自若的貓頭鷹走向他,彎下腰撿起地上的相框。

 

「沒關係。」他輕撫著相框,似乎帶著些許的情感。

 

「哥…那個年輕人是誰?」

 

貓頭鷹沈默不語,只是拿著相框,撫摸著,接著他坐到床緣,他拍拍旁邊的空位,俊緯便坐到他的旁邊。

 

「他叫…敏輝…是我的初戀情人…」

 

「是喔!」

 

「小緯,你有發現嗎?你跟他長得很像,尤其是笑起來的神韻。」

 

「耶?!真的耶!」俊緯這時才發現,敏輝跟他長得很像。雖然他語氣雀躍,但心裡卻感覺怪怪的,畢竟,這人已經離開貓頭鷹了呀!那他為什麼還會留有他的照片,而且還放在床邊桌上,一般人應該不會這樣吧?

 

「哥,那他是什麼原因離開你的?」俊緯問。

 

「他…選擇了其他人。」

 

「所以是他背叛你?」

 

「嗯…我們…去洗澡吧!別聊這個了!好嗎?」貓頭鷹用手背揉揉濕潤的雙眼,將相框放回桌上。然後牽著俊緯的手,走進浴室。

 

8.

 

浴室充滿熱騰騰的水蒸氣,貓頭鷹從後方環抱著俊緯,兩人躺在浴缸裡,左邊的板凳上放著一罐薰衣草香味的精油。俊緯仰躺在他的胸膛上,耳邊傳來他緩慢的心跳聲,有一種安穩的感覺。

 

貓頭鷹輕撫著俊緯稚嫩的皮膚,而俊緯又再次感覺到那股通了電的熱流貫竄全身,他發現到自己有反應了,因而翻過身,貼在貓頭鷹身上,俊緯親吻他的額頭、鼻頭、下巴,接著輕咬著他的耳垂,然後再將自己充滿慾望的雙唇貼在貓頭鷹嘴上,舌尖交纏,像是通了電一樣,讓全身酥麻。

 

貓頭鷹激動的將他抱起,上床後兩人交纏在一起,私處的慾望極癢難耐,兩人發出低鳴的喘息聲,魚水之歡的最終境界就是將自己私密的肉體獻給對方。

 

當兩人即將達到高潮時,貓頭鷹拿起身旁的枕頭,正沈溺於性愛的俊緯並沒有發覺,而他卻將枕頭順勢丟到床下,結束後,他便躺在俊緯的旁邊,原本是擺放枕頭的位置。兩人滿身是汗,眼前一片星光閃閃,像是即將斷氣的人突然能夠再次擁有呼吸的機會。

 

俊緯在貓頭鷹的臉頰上深情的親一下,貓頭鷹對他微笑後便起身走進浴室,浴室傳來蓮蓬頭灑落在磁磚地上的水聲。床上依舊留存著餘溫,俊緯開心的翻來覆去,他起身將內褲穿上,他看到貓頭鷹的手機安穩的放在床頭櫃上。

 

俊緯一直興起拿起他的手機,想要看一下今天他們兩人甜蜜的合照。

 

他看得心滿意足,他心想,原來這就是擁有男朋友的感覺,當他看到他們在starbucks門口拍的照片,他耳邊猶悉聽到貓頭鷹說的那句話「跟自己喜歡的人相處 是幸福的」。

 

接著他看到一張年輕人的照片,他楞住了。

 

年輕人的兩眼上吊,臉上寫著死亡的恐懼,皮膚呈現藍灰色的色澤。此時俊緯感覺到窗簾微微飄動著,冷風悄悄溜進房內,他頭皮發麻,照片裡的人赤裸裸躺在床上,就是俊緯現在躺的這張床。手機裡又翻到另一個年輕人的照片,同一張床,也是全身赤裸,只是他伸長的舌頭掛在下巴處,脖子上有紫紅色的掐痕,他是被人活活掐死的,而俊緯現在正拿著這名殺人犯的手機。

 

「我的天呀…我到底是跟什麼人交往…」接著空氣中突然瀰漫著一股臭味,像是屍臭味,還有樹葉腐爛的味道。此時他看向床尾,才發現有兩個人盯著他看。

 

小旋和家寶兩人裸身站在床尾瞪著他,身上爬滿了蛆,小旋的鼻子被吃掉了,只剩下軟骨的部份露出來,而且身上沾滿黏膩的泥巴。

 

「為什麼他沒有把你殺掉?」家寶說。

 

「…嗚……喔…」舌頭掛在外面的小旋說。

 

他們兩人看向床邊桌上的相框。

 

「你…」家寶瞪大混濁的雙眼說。

 

全身發抖的俊緯也看了相框,再回頭看家寶。

 

「你怎麼跟他初戀男友長得那麼像,怪不得他捨不得殺你!那我們只好…」他們兩人直接爬上床,朝俊緯的方向前進。

 

「媽呀!鬼呀!」俊緯發出驚嚇的悲慘叫聲後,便踉蹌的連滾帶爬跑了出去。

 

這時在浴室聽到慘叫聲的貓頭鷹趕緊把水龍頭關掉,當他走出浴室的時候,發現俊緯並不在房間,他看到他的手機掉在地上,畫面是小旋死掉的那張照片。憤怒的情緒讓他臉部扭曲。

 

貓頭鷹將窗簾拉開,看到俊緯跑進樹林裡,他的腦中浮現當初敏輝嘲笑他的畫面,最後還拉著一個男人離開,油然而生的痛如炙熱的火焰灼傷他的心,滾燙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來,但他卻露出詭異的笑容。

 

「哈哈哈哈~敏輝…你以為你跑的掉嗎?我不會再被你騙了!放心,這次我不會再難過了!」他說。

 

貓頭鷹將衣櫥打開,套上衣物,拿出放在裡面的圓鍬,沒錯,這圓鍬就是上次用來掩埋小旋屍體的那支,接著他大步離開房間,厚重的腳步聲迴盪在空蕩蕩的房內。

 

而小旋和家寶兩人站在床邊吃吃笑著。

 

「好戲終於上場了!」家寶說。


the end.

接續「第五章(終)

喜歡就推  

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上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BEER
  • 好恐怖喔~~~~
  • 哈哈~這章節的梗就是在最後面那段~

    自己在寫的時候我也是覺得毛毛的,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XD

    謝謝你常常過來我家受驚嚇!前面三章節是有連貫的喔!記得都要看過才不會搞不清楚人物喔~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5 12:09 回覆

  • ㄚ芬
  • 為什麼他沒把你殺掉...
    看到這句我剛好也想這麼問欸

    以為他會在高潮時把枕頭悶壓上去
  • 我也以為他會把他殺死!唉呀!只是沒想到呀沒想到~

    這段最難過的是寫到他看手機照片看到屍體時,才發現那殘忍的事實...

    我個人喜歡小旋和家寶站在床尾看他的那段,超毛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5 13:03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雖然你的文章
    本來就是18禁
    可是我覺得圖中性器官
    其實可以不要那麼寫實耶
    會有一種驚嚇感>///<哈
  • 哈哈!謝謝你的建議!晚點會改成輔導級!

    因為我乾爹看到也說不用那麼寫實~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5 13:02 回覆

  • 悄悄話
  • 黑閃黑閃亮晶晶
  • 驚嚇~寫實~懸疑~有趣~

    最近很夯的小說"國王遊戲"有時間可看看
  • 謝謝你的來訪!

    有機會再來翻翻看囉!目前還有好多書要看XD

    謝謝推薦~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8 12:58 回覆

  • ㄚ芬
  • 聽說國王遊戲很難看~~
  • 唉唷~就是類型的不同囉!

    就是有人喜歡才會一直出新的呀!不過我還是先把我史蒂芬金的書都看完!

    上次買的東野圭吾都還沒開始看膩~最近一直在寫小說XD

    昨天還寫到哭勒~故事中的人也太可憐了吧!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8 13:00 回覆

  • ㄚ芬
  • 故事中的人也太可憐了~~這句話你沒資格說吧?
    還不是你害的~(指)
  • 唉唷!幹嘛這樣!

    我只不過是一個把故事寫出來的說書人,我可不是劊子手喔!哈哈!(大誤)

    黃小豪桑 於 2012/06/18 14:33 回覆

  • 小女王
  • 看來家寶也死的很慘耶~
    可憐他娘還一直找他~ㄎㄎㄎ
    所以說厚~
    見網友真的還是....小心吶~ㄎㄎㄎ

    我發現晚上看你的文章很有FU耶~不錯不錯~
  • 因為我都是晚上創作,所以那時候小說的魔力都會散發出來!(誤)

    家寶算是死的滿可憐的,莫名其妙就被人殺死。呵呵~我還怕有人看不懂勒,因為前三章沒看的話,可能會少掉很多細節XD

    我還曾經寫這篇被臉書的網友說,你是裡面的哪一個人?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1 10: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