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上去!!!!」

1050011542  

關於「敗裂的故事-第二章 狂風與地下室」:

一件很莫名的事情就是,2007年的文章居然會有那麼多人來瀏覽?還真不知道是因為圖片的關係還是已經有固定的讀者囉!

不論是哪種因素,都很值得開心,畢竟寫作是一種很私密的東西,好害羞哩!

這些圖也都是五年前畫的,這系列作品都是紙上作畫,還真懷念那時候的光陰呀!哈哈!

殊不知現在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在紙上畫畫,雖然電腦作畫好收藏也好修改,但技法還不到畫在紙上那麼熟練。

紙上畫畫就...稿子都不知道丟到哪去了~而且還會泛黃~真可惜~

==========前章節回顧

 

【敗裂的故事-第一章 郵差先生】


=========故事開始:


2.狂風與地下室

 

狄恩從夢中驚嚇醒,大約有三秒的時間他還真以為他是那名中年肥胖的郵差,他納悶,他怎麼會夢到郵差,而且還知道郵差死掉了,他肯定是車禍死的,但狄恩不覺得夢到郵差會很奇怪,他只感覺夢好像少了些片段卻想不起來。

 

他眼前看到的是掉在地上的破裂紙箱以及散落一地保麗龍球,角落那佈滿鮮血截肢的半截手依然安穩的躺在地上,他心跳很快腳步卻很沉重的走過去,彎下腰仔細觀察這半截手,初步判斷應該是男性的手,手掌上面有濃濃的毛,無名指上面還帶有一個戒指,是銀製還是銅製?看不出來,佈滿了鮮血,無法判定,狄恩將斷手拿起來,左手將掉在地上的破裂紙箱撿起,用原來的包裝紙將半截手包著並放進去箱子裡。


他在洗手台將雙手上的血漬洗掉,拿掃把掃起地上的保麗龍球,他生氣的走向電腦桌前,打開他的筆記型電腦,連上只用一條線構成的世界,也就是網際網路。

 

外面沉甸甸而厚實的雲層緩緩聚集在一塊,不像氣象報告說的大晴天,反正氣象報告一向都不準,也不用跟他計較太多。冷氣發出快壞掉的嗡嗡聲,水管延伸至外面排出水滴,水滴落在公寓外的花園,花園旁有個中庭,小朋友在中庭的遊樂場玩耍,家長在一旁閒話家常的聊天順便監督小朋友的一舉一動,有些家長覺得今天會下雨,甚至強迫小朋友停止玩耍,要把他們帶回家去。


管理員坐在警衛室,服務台側邊有兩名銀髮族,他們是管理員的好朋友,三個老人家總在近午時分在這東扯西扯,總愛吹噓著年輕時多厲害多瀟灑,好像年輕時是世界之王般的厲害。

 

打開電腦的狄恩,尋找著賣方的資料,從一筆一筆的資料中,他找到了賣nike限量球鞋人的電話,上面留的是手機號碼,狄恩馬上拿起黑色的塑膠製無線電話,迅速的按下畫面上所顯示的號碼,他右手持電話靠近他的右耳,話筒的另一邊傳來的是[您好,您撥的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狄恩皺了眉頭,將電話掛掉後,重新按下重播鍵,快速的撥號聲從話筒傳出,只是他再度靠近傳聲筒聽到的是相同的語句[您好,您撥的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狄恩憤怒的將無線電話重重的插入主機充電座上,眉頭深鎖,看著螢幕上的畫面,頓時的思緒很亂,不知從何整理起,他發現賣方的電話是空號,傳過去的電子信箱也被退件,狄恩,只剩下個軀殼,沒有了靈魂就是少了點東西。

 

一滴雨滴打在窗戶上,陸陸續續越來越多雨滴打在窗戶上,嘩的一聲下起傾盆大雨,外面的小孩和家長紛紛跑離遊樂場,跑進屋內、跑進警衛室,不一會的時間,廣場上空無一人,只剩下空蕩蕩的遊樂設施埋沒在大雨中。


中庭的水池傳來陣陣的青蛙聲,一隻隻暗綠色的青蛙浮出水面,有的甚至跳到廣場上或是用小石子砌成的平台上、荷葉上,小孩們將臉貼在透明的窗戶上,看著一隻隻的青蛙跳躍著,青蛙的呱呱聲,為這個孤寂的廣場添加了些合奏,空蕩蕩的遊樂設施頓時也熱絡了起來。

 

A棟三樓最角落的窗口,是狄恩的房間,房間陰暗而潮濕,由於房子老舊的關係,只要一下起雨,就更能明顯感到水氣在房間裡亂竄,天花板不時的滲入水珠,慢慢的擠出一滴水滴,水滴順著之前的水痕慢慢的流向終點,誰知道水滴的重量過重,就這樣應聲落下,水珠掉落在狄恩的頭上,這股涼意使得狄恩突然回神過來。

 

[對了!郵件上的寄件人呀!我可以從郵件上的寄件人那欄知道他的地址呀!]狄恩喃喃自語後便起身跑向廚房,迅速的將箱子上破損不堪的存根聯撕下來,上面的寄件人地址是...地址是...[遠景公寓B-9],這…不是隔壁棟的地址嗎?這就是我在夢中一直想不起來的那個點嗎?

 

外面吹起了狂風,大雨中夾雜著風聲,呼呼的聲音,風的力道重重的打在窗戶上,使得窗戶發出喀喀喀的抖動聲。[現在已經發佈海上警報,請民眾要做好防颱的準備,避免在外遊蕩…]電視聲從隔壁傳來,隔壁原本住的是一名獨居老婦人,狄恩都叫她妙天婆婆,她跟佛很有緣,一舉一動都很有氣質,口中講出來的語句,有如佛教中的舌燦蓮花般的,讓每個人聽了都像是隻被馴服的獅子,沒有慾望,沒有煩惱,沒有大地的野性,不過狄恩遇到妙天婆婆的時候,都只會微笑的點頭,並不會想要跟她多說些話,他很清楚,他不迷信,也不信神佛,他只相信自己的手腳,以及年輕的身體,這些才是可以幫自己創造未來的能力,而不是一尊被人放在神台上的菩薩,穿金戴銀,左右兩側皆有金童玉女,乘坐的是蓮花或是神龍,祂也沒辦法給他有任何幫助,神像畢竟是神像,不是可以用來賺錢或是用來讓你填飽肚子的東西,他堅定,不信神佛才是王道。

 

但狄恩絕對沒有辦法忘記的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禮拜颱風天的時候,隔壁的妙天婆婆居然過世了,突然地,他感到難過,雖然他與妙天婆婆之間沒有血緣關係,不過妙天婆婆有時候會用她那充滿皺紋的手,敲著狄恩的門口,狄恩只有穿著一件橫條紋的藍色四角褲,便走向前應門,打開門看到的是一個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又有點駝背的銀髮老人家,臉上帶著慈祥的笑臉,儘管老化的痕跡早已爬滿了全臉,但這個笑臉,只會讓人感到非常的心平氣和,有如平靜的水面那般的寧靜。

 

妙天婆婆總會熬些雞湯,將乳白色而熟透的雞肉放在瓷碗裡,瓷碗內的高湯一定是熱滾滾的,八分滿,瓷碗的外面有象徵菩薩的蓮花以及龍的圖案,其實這個碗是狄恩送給婆婆的,那時候狄恩在網購的時候發現這個碗,一點也不猶豫的就這樣買下他,並在收到貨品的當天送給隔壁的獨居出家人妙天婆婆。打從狄恩住進來的第一個月起,婆婆幾乎會兩三天就出現一次,如今,已經三年過去了,婆婆就這樣突然間的離開了。

 

狄恩從小就沒有母親,而父親也在他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將他交給奶奶便一去不復返,那時候的狄恩看著日曆,這天是星期三。而奶奶在他高中的時候去逝,臨終前奶奶告訴狄恩一定要好好的努力,不能為了自己的出生不好而怨天尤人,必須抱持著正面的心態去面對一切,那時正值青春期的狄恩,哭紅的雙眼,滿臉淚水、鼻水,早已融為一體,分不出兩者之間的差異,他拼命的點頭以及口中不停的吶喊著[奶奶你不要走呀!你不要走!我這世上只剩下你一個親人呀!]奶奶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便離開了,這天是星期三。

 

狄恩不喜歡星期三,痛恨星期三,狄恩為了妙天婆婆的死而難過,可見婆婆真的是在狄恩的心中佔有很大的分量,她就像自己的親生奶奶一樣。而狄恩無法忘記的的二件事情就是在妙天奶奶去世的三星期後的今天,也是星期三,他網路購買的鞋子居然會是一隻半截手,他還真覺得世界上的所有爛事情都被他遇到了吧。

 

狄恩套上DADA亮皮質球鞋,從木製的咖啡色鞋櫃旁拿了一支黑色的雨傘,他確定好鑰匙有在他身上,便準備前往B棟樓的B-9。隔壁的電視聲就在狄恩關上門的那一刻同時消失,剩下的只有大雨以及無情的颱風肆虐的聲音。

 

走道上很潮濕,A棟樓走道上的天花板不時會滴下水珠,水珠造成了天花板少部份的日光燈壞掉,光線忽暗忽明,搞得好像前面走道上的那名女子會突然在那一瞬間消失般的恐怖。空氣中瀰漫水氣造成了牆壁上的白色油漆的斑駁,露出灰色的水泥牆,有些得到壁癌的牆,不停的滲水進來,陰暗的走道上積滿了水,狄恩的步伐踩過去還會濺起水花,使得他的褲管被弄濕,留下一大片的水漬。

 

六個轉角後,到達一樓處,一樓的出口外面就是中庭廣場,狄恩看著到處肆虐的狂風,看著被大雨強力沖刷的遊樂設施,青蛙聞聲不見影,都躲在荷葉或水面下了吧!。狄恩將傘舉起,並朝B棟前去,大概兩百公尺,就可以到達B棟的門口處,撐著黑色雨傘的狄恩,依然抵不過大雨摧殘,就像水面上的蓮花被水珠打的四分五裂般的慘狀,雖然人不會因為水珠打在身上而落的蓮花的下場,不過他還是全身溼答答的將手上已經被狂風吹打到變形的黑色雨傘丟到一旁去。

 

B棟樓的門口,右側上有一個佈告欄,上面有一樓到三樓的地圖,也有逃生梯的地圖,狄恩從泛黃的地圖以及早已模糊不清的字體中尋找B-9,但他不知道是哪一樓的B-9,所以他走過了大廳,來到樓梯口前,當他正要踏下第一階的時候,突然[轟~]的一聲,光線有如炸彈爆炸般的射入眼中,只見到一道強光打在外面的地板上,便無影無蹤。

 

這突然的雷擊,使得遠景公寓大停電,閃電直接擊中了電線桿,管理員和他的銀髮朋友在閒談中也被此雷擊嚇到。一個巨響後,一陣閃光後,只見一片黑暗,緊急逃生的燈亮了,管理員從抽屜下方拿起手電筒,和他的銀髮朋友打鬧一下,便跟他們說他要去地下室看總電源是不是燒壞還是跳電之類的問題。服務台的後方有一個小房間,小房間上面有用一個老式的鎖鎖著,管理員從牆上掛滿鑰匙的板子上尋找地下室三個字樣的貼紙,上面有公寓內房間的鑰匙,避免哪天有人死在屋內都沒人發現,這時候這些鑰匙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老舊的門闔上後,管理員的手電筒照射出一道白光劃破了黑暗,走了三十個台階後,管理員到達了地下室,滴滴答答的水聲,老鼠的吱吱聲,除了這些聲音,完全感覺不到外面颱風造成的肆虐與吵雜聲響。管理員一步一步朝著走道最尾端前去,四周佈滿了許多老舊的水管,管子之間也有閃閃發亮美麗卻堅固的針織品,一隻隻的蜘蛛匍匐在上面,地上的積水使得管理員的褲管被濺起的水花弄濕,管理管只感覺到潮濕以及充滿霉味的地下室,從樓梯到總電源的位置,大約五公尺,管理員腰間上的鑰匙叮叮噹噹的作響,鞋子發出的噠噠聲,管理員停下腳步,伸手將總電源外面鐵製的外框打開,喀!的聲音響亮而冗長的蓋過其他聲響,左上方的第一個開關就是總電源,管理員拿著手電筒的光線照了照,確定上面的標籤寫的是[總電源],便用力的抓著黑色橫桿上下搬動。

 

喀喀!兩聲,沒有任何反應,管理員皺了眉頭,這下可麻煩了,颱風天不知道維修人員有沒上班,管理員將鐵製的外框蓋上,便轉身走向樓梯口,管理員這時候開始在心中想著左邊第三個抽屜打開,裡面有一本泛黃的筆記本,旁邊有一盒圖釘,以及分享包的口香糖,等一下上去要吃個口香糖,不然滿嘴都是煙味,而筆記本的上方有寫著五個大字[廠商通訊錄],他想像將冊子打開,裡面寫滿密密麻麻的字體,字體潦草的壓在排列整齊的藍色底線上,他記得是第三、四頁吧!第五行的藍色底線上面有寫著維修人員的連絡電話和姓名,柯大為,但是他不記得電話是多少,所以管理員大步邁向樓梯口,當他走上階梯到達老舊木製門口的時候,他發現被人鎖起來了,他用力的敲打著木門,『咚咚咚~毛哥,阿強,別鬧了,快把門打開呀,都幾歲了還那麼幼稚,喂~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呀!』

 

管理員不停的大喊,但外面的風雨聲太過於強烈,導致於他的聲音完全被覆蓋掉。咚咚咚~管理員突然感覺到一股冷風吹來,那股寒意從脊髓尾端直直衝入腦幹,雞皮疙瘩佈滿全身,管理員拿著手電筒往四周照射,似乎在尋找著某個東西,他突然感到有東西抓住他的腳踝,不到一秒的時間,手電筒應聲掉落在地上,手電筒的玻璃破碎而散落在地上,光源一閃一閃的,慢慢暗淡,直到黑暗再度吞沒整個地下室,充滿潮濕味的地下室,滴答滴答…的水聲。

 

狄恩,發現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停電了!他轉身走出B棟樓,外面大雨依舊,他環顧四周,每一戶住家都被黑暗壟罩,黑色如水泥牆般的雲層,使得白天的視線灰暗,傘壞了,所以他淋著大雨衝過中庭,中庭旁邊水池上的水被大雨打的水濺四起,他全身濕透的跑進管理室。管理室黑壓壓的,只有販賣機和逃生門的燈光,他摸黑走向服務台,視線模糊,卻還不至於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他發現管理室的服務台沒有人,櫃台上有一台電話,他注意電話旁邊放了一個三角型的立牌,上面寫著[執行勤務中,請撥內線#112]。狄恩拿起電話,耳朵靠近話筒正準備伸出食指撥號的時候,他發現電話傳來雜訊,似乎壞掉了,是線路壞掉?打雷造成的?他押了押重撥鍵,但傳來的還是雜訊。他放棄了,將電話掛回。他走進服務台裡面,想要找找看有沒有手電筒,桌上的紙張被風吹得雜亂不堪,一個海尼根的圓形綠色杯墊上面放了一個陶瓷做的杯子,裡面裝著咖啡,是剛泡好的,上面冒著白煙。

 

第一個抽屜打開,裡面是空的,第二個抽屜打開,恩~這個有被上鎖,裡面裝的是錢,每一次狄恩繳房租的時候,管理員總會從第二個抽屜拿出一本收據本,收據本夾著一張薄薄深黑色的轉印紙,寫上日期、寫上金額,管理員將其中一聯撕下交給狄恩,狄恩拿到後就會直接丟在樓梯口旁的垃圾桶裡面,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第三個抽屜打開,裡面有一本黃色的筆記本,其實是泛黃的,狄恩隨便翻了翻,壓在藍色底線上的潦草字跡寫滿人名以及電話,狄恩看了一下封面,上面寫著五個大字[廠商通訊錄],他突然靈機一動,想要尋找有沒有水電工或是維修工的電話,第一頁寫滿了人名和電話,但沒有找到維修工或是水電工,直到他再地三頁發現了一個,柯大為,遠景公寓水電維修服務員,手機000-00000,狄恩拿出他的手機,撥了上面的號碼。

 

『你好!』一個有禮貌的人回應他,狄恩得知對方是柯大為,狄恩便告知他遠景公寓遭雷擊的關係造成大停電,大為告訴狄恩,他現在在外面施工,剛剛的雷擊造成其他地方也有停電的現象,他大約一個小時後會到達,大為問狄恩知不知道地下室在哪裡,大為請狄恩先去幫他看看是不是總電源跳電的關係,狄恩掛上電話以後,他轉身看到的就是地下室入口,老舊的木門沒有關,鎖已經被打開了,好像之前有人下去過,他將門推開,喀啦~一聲,下面卡到一個東西,是個手電筒,但是手電筒的玻璃破掉了,他將開關打開,用力的拍了拍手電筒,只見一道光線又再度的劃破黑暗。

 

霉味充滿著整個地下室,牆壁上的油漆剝落,有的還佈滿了紫色、綠色的黴,狄恩環顧四周,看到走道的末端有一個掛在牆上的鐵製盒子。那就是總電源的地方,狄恩快步走去,四周的水聲,他感到莫名的壓抑感,一種說不出來的恐懼,黑灰色的大老鼠不時的在老舊的水管上亂竄,黑寡婦的小眼睛,每一個都盯著狄恩看,嘴巴不停的抖動,狄恩停下腳步,將鐵製盒子的外殼打開,喀的一聲,他拿手電筒照射內部,左邊第一個寫個總電源,他上下搬動黑色橫桿,沒有任何反應,狄恩拿起手機直撥大為的電話,他告訴大為總電源壞掉了,被雷擊打壞了,大為說他大概十分鐘後會到達,叫狄恩先在警衛室等他。

 

狄恩轉身迅速走回樓梯,當他到樓梯口的時候,他再度環顧四周,總覺得好像有人在暗處監視著他,是他想太多嗎?關上地下室的門,時間是十二點五分,再過十分鐘維修工大為就會到達了,狄恩在一張黑色牛皮沙發上坐了下來,現在公寓的裡面都被黑暗籠罩,他還是在這邊等維修工把電源修好他再去B棟找那名寄一支半截手給他的賣家吧。青蛙輕快的多重奏,雨嘩啦啦的聲音,風呼呼的聲音打在玻璃上,門口上的鈴鐺瘋狂的叮叮噹噹作響,狄恩失去意識的睡著了。

=============接續下去

 

【敗裂的故事-第三章 蛋包飯】

 


喜歡就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姬蝶


  • 上述兩張插畫很有畢卡索+伊藤潤二的獵奇噁心感~~
  • 謝謝你~我還是喜歡伊藤潤二的風格~太厲害了@@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0 22:06 回覆

  • 小女王
  • 說真的狄恩先生也很猛耶~
    收到斷手還這麼淡定~
    也不報警之類滴,孤身奮戰找那賣家~ㄎㄎㄎ
    想必也是有練過~XDDD
  • 等級大概56了吧!(誤)

    不過現在仔細想想,這還真的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怎麼沒有先報警。

    果然寫小說要注意的細節還真的很多哩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1 10:33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電繪跟手繪
    還是會有一點差別
    不過電繪除了好保存
    也好加工阿^///^嘿嘿
  • 真的呀!個人還是喜歡電繪,因為修改線條或是修改錯誤都很方便。

    可以省去使用擦子,也不會怕擦錯線條XD

    電腦還可以分開處理哩~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1 11:41 回覆

  • 芽米兒
  • baby

    芽一直告誡自己,千萬不要晚上來看小說,

    但我還是忍不住想看的心來啦。

    0______0

    冒著作惡夢也要來的 芽
  • 哈哈!但是我的小說好像就是很適合晚上看耶!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2 10:37 回覆

  • ㄚ芬
  • 這一篇過度文,所以不可怕。

    編排可以改一下,一大段太多字
    或是字小點,讓間距大一點
  • 喔喔!okok!我在修改一下==a

    這段還好,慢慢往後鋪陳囉~

    不過以前寫作方式跟現在有差吧?

    雖然還是一樣風格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2 23: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