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上去!!!!」

1050019132  

關於【敗裂的故事第五章】:

當我把上圖找回來的時候,還真的是又驚又喜!當時哪來的靈感畫出這樣的作品呀!

雖然還真的很有伊藤潤二的風格,不過我的空間感非常差,畫起來還是很平面。

所以現在正努力的在改善這個部分,希望能夠越畫越立體,越來越有真實感!

這一章節跟前面比起來,總算比較有恐懼的部份。

不管你是從這一章節開始看,還是從之前就有連著看。

還是建議從頭開始看,不然有些劇情怕會連貫不起來唷!


==========前章節回顧 

【敗裂的故事-第一章 郵差先生】

【敗裂的故事-第二章 狂風與地下室】

【敗裂的故事-第三章 蛋包飯】

【敗裂的故事-第四章 發生什麼事?】

 
 

=========故事開始:

一個小時前,約一點半,外面狂風暴雨,一台黃色的廂型車如一隻蜜蜂般奔馳在大雨中,行駛過鄉村間的單行道,一條長長的白煙從窗口飄出,延伸過去的是一名中年男性用著手指夾著菸,煙嘴上小小的字體[長壽],這個牌子是中年人的最愛,就像是國中時後大家都很喜歡nike一樣,中年男子身穿著深藍色運動衫,左胸前掛著名牌,上面寫著柯大為。

 

掛上遠景公寓的電話約十分鐘後,他到達了遠景公寓老舊的門口,手上的煙也隨著車子熄火後一併消逝在旁邊的草叢裡。副駕駛座上面放了一個藍色的工具箱,旁邊躺著一盒長壽品牌的黃色菸盒,柯大為熄火後,側身拿起工具箱,順勢將長壽菸放在他的屁股左後方的口袋裡,拿起腳邊的花色大傘,外面大雨依舊,狂風四竄,開車門的同時,花色大傘宛如綻放的鮮豔花朵般的美麗,花色大傘被掉落下來的水彈不停攻擊,水彈四濺在四周八方,躲在花傘下的柯大為奔跑到被水淹沒的水泥台階,當他跑到大門口,全身還是被水彈擊的很慘,就像一名被亂槍掃射的勇士非常慘不忍睹。

 

他從右邊的口袋拿出感應卡,嗶~的一聲,推開大門,躡手躡腳的走進去,警衛室上方的吊扇緩慢的轉動著,電視撥著颱風的相關新聞,除了埋在沙發椅上面的呼呼大睡的男性以外,沒有其他人,他將工具箱放在櫃台上,桌上有一個冷掉的白色陶瓷杯裝著的咖啡,還有一本被打開的冊子,裡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體,壓在藍色底線上的字,有一欄寫著是他自己的名字以及電話。環顧四周,發現並沒有剛剛電話裡講的停電狀況,以防萬一他還是要下去地下室檢查一下,不過他發現地下室的門被鎖起來了,而且牆上寫著地下室的鑰匙架上也是空的,他熟練的從工具箱最下層取出一張摺四折的白紙,打開紙的最上方寫著[遠景公寓線路配置圖]。

 

管理室、A棟樓、B棟樓的總電源並不是同一個,也許停電的不是管理室,他從工具箱拿出必要配件,放在腰間的霹靂腰包裡,以及右手拿著一支大黃色手電筒,大為冒著大雨捨棄了花傘,反正傘也沒辦法發揮多大的效用,奔馳過中庭到達B棟樓,裡面一片漆黑,右手的手電筒照在白皙亮麗的配置圖上面,三樓的B-8室後面就是總電源處,墨水的顏色染黑了整著長廊,如矚光般的大黃色手電筒刺穿了水墨間的黑暗,白色的光源在黑暗中格外顯眼,找到了上樓的階梯,一步一步的走到三樓,三樓的樓梯口放了兩台腳踏車,他再度拿起線路配置圖看了一下,B-8室的旁邊就是總電源,路途不遠,但黑暗的不安感讓他寸步難行,好似隨時會出現嚇人的東西一樣,B-7室、B-8室,到了總電源的鐵盒子,打開後,上下搬動黑色橫桿,霎那間日光燈劃破了黑暗,如太陽擺脫了烏雲的調戲,找到自己的出路一樣。下樓後的大為,在一樓B-9室微開的門縫中,看到了昏倒在地滿臉鼻血的狄恩。

 

「你真的確定你看到的寄件者地址是B-9?但是我們剛剛看到一樓只有B-8室耶!」跟在狄恩後方的大為疑惑的問著,大為也百思不解回想剛剛到底是在B-9室還是B-8室看到昏倒的狄恩。還是說,在他們兩個離開B-9室之後,這間多出來的房間就這樣消失了嗎?這也不太可能吧?難道他們兩個剛好踏入時空交錯的那個點了嗎?除了疑惑還是疑惑!

 

狄恩帶著大為迅速的通過中庭,兩人的疑問多到已經不在乎身上的衣服是否被大雨侵蝕的多寡,繞上了十五十五個階梯的四個轉角,到達了A-8室,狄恩的房間,從口袋拿出失去色澤的銀鑰匙,板動著門把,進去客廳的後,狄恩直接走進房間拿兩條大毛巾出來,一條正放在頭上擦拭著頭髮,另一條遞給大為,然後狄恩走進廚房,將放在桌上的正方型紙箱雙手捧著拿出來給大為看,「裹著暗紅色包裝紙的就是我說的半截手,你要我打開給你看嗎?」

 

大為驚訝的想說不用謝謝,人的好奇心驅使,他還是點頭如搗蒜,狄恩將發出沙沙聲的包裝紙打開,大為睜大眼睛看著這個誇張的畫面,一支半截手,就這樣血淋淋的放在箱子被包裝紙包圍著,這個畫面他以為只有在恐怖片裡面才會看得到吧!

 

「我的天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那上面的地址呢?怎麼沒有看到,你把他撕下來放到哪去了?」狄恩迅速的從客廳的桌上拿起存根聯,上面寫的確確實實就是寫著[遠景公寓B-9],他沒有寫是哪一樓,但狄恩還是決定要再去B棟樓確認其他兩層樓的房間,大為覺得真的很不可思議,雖然他一直覺得狄恩是有精神上的問題,但他還是答應狄恩、畢竟那隻手就真的在箱子裡,「我先回去警衛室拿一下我的工具箱,不然等下裡面的東西被小朋友拿去玩的話,那可就麻煩了!如果你突然有急事的話,再打我的手機,我的電話是000-0000」,柯大為將毛巾遞還給狄恩,轉身便離開了A-8室。

 

狄恩落寞的一個人,手持兩條皺巴巴的濕毛巾走進浴室,他將兩條毛巾丟到洗衣桶裡面,看看鏡子的自己,他臉上的血漬,以及乾掉的眼淚,讓他整個人顯得更加頹廢,他不知道剛剛看到的幻覺是什麼,他只知道他小時候有被警察帶到警察局過,然後奶奶來接她去鄉下住,爸爸過了一段很長的時候有回來鄉下住,但是過了半年爸爸就跟別的女人跑掉了,只丟下十三歲的他和奶奶,最後奶奶在他十六歲的時候過世,病懨懨的,就像一個即將枯萎的玫瑰花,褪色的花瓣,乾扁扁的身軀,被醫院的純白色病床捧在手心上。

 

癌症吞噬了人的生命,每一寸肌膚,每一寸細胞,狄恩的每一寸心痛也隨著奶奶的癌症漸漸擴大,直到奶奶臨終的那天才停止。而媽媽也不曾再回來過,只是他曾聽奶奶說,媽媽是在回鄉下的路上出車禍死掉的,狄恩雖然有印象參加過媽媽的喪禮,但他看著躺在棺材裡面那個慘白色冰冷的屍體,他也沒辦法從他嘴裡問出她離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直到了剛剛那個夢?那個幻影?勾起了十歲的記憶!

 

他恨爸爸,他恨爸爸殺了媽媽,他恨爸爸欺騙了所有人,讓大家以為他是好人,媽媽才是那個搞外遇的壞女人,他為什麼可以那麼狠心拋下他和奶奶就離開,他為什麼可以那麼殘忍把媽媽殺死卻只是因為一些沒有根據的照片呢?狄恩,永遠找不到這些答案,他永遠無法從爸爸的口中找出這些答案,他也不瞭解爸爸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爸爸離開十二年了,不知道人在哪裡!難過又再度糾結著狄恩的心,淚水又造成了他的失明,啞掉了喉嚨,默默的哽咽著,痛苦著,哭不出來。

 

外面的雨勢稍稍減弱,狂風也不再像是野狗般的四處破壞,柯大為跑過中庭,到達警衛室,他看到他的工具箱還完好無缺的放在櫃台上便鬆了一口氣!柯大為將掛在腰間的霹靂腰包取下放在檯面上,他將黑色的霹靂腰包打開,將裡面的工具一一整齊的放回工具箱裡面,包括那隻大黃色手電筒,匡噹匡噹,金屬與鐵敲打的聲音,亮晶晶的銀色工具磨擦的聲音,柯大為清點了內容物,確定好沒有遺漏,整整齊齊的擺放每一項工具後,喀的一聲將工具箱蓋起來,黑色的霹靂腰包又再度掛回水桶腰的下方,他右手提起他的工具箱,懸掛在他的右大腿右側,他環顧四週,頓時發現到他的花傘不見了!怎麼會這樣,他回想最後一次拿傘是什麼時候?

 

「我記得…我最後一次拿花傘,好像是在要前往B棟樓的時候,我記得那時候我沒有把傘帶走,我把他放在警衛室。」柯大為皺著眉在一次的環顧四周,黑色牛皮沙發上、櫃台的轉角處、大門生鏽的柱子旁、拱門旁、販賣機的旁邊,沒有看到任何花傘的蹤影。「還是會放在B棟樓那邊呢?我還是過去看看好了!」柯大為將懸掛在右大腿旁的工具箱再次放回檯面上,跨出拱門,外面飄著毛毛雨,一點一點打在他的髮上、臉上、身上,風的力道也不像之前拳擊手般的強烈,大為經過來回超過四次的中庭,又再度回到B棟樓的門口處。

 

「咦!怎麼又跳電了?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難道線路燒壞了?」柯大為很傷腦筋的正想要回頭去拿他的手電筒,轉身卻撞見了短髮女子,但這次柯大為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看著她走上樓。柯大為走回警衛室提著他的工具箱前往B棟樓的三樓,微微的光線,再度劃破黑暗,四個轉角後柯大為到達三樓,他默默的走到三樓B-8室的旁邊,將鐵盒子打開,同時他聽到一個女生大叫救命,他嚇得急忙轉身,手上的手電筒就這樣應聲而下,重重的摔在地上,電燈一閃一閃的直直照著腳踏車,柯大為迅速的將手電筒撿起,並從工具箱拿出一支長三十公分銀色板手,直直奔跑下樓,光線快速的移動,反光的銀色板手,在黑暗中就像是兩個在追逐的選手,一前一後,兩者的距離只差一些些就可以分出勝負了。

 

「妳在…哪?小姐妳…在哪?回答我!我來…救妳了!」柯大為拉開嗓門的大吼,短程的奔跑讓他中年的身體有點不能適應,氣喘如牛,一粒粒的大顆汗水就從他那老化的毛細孔中擠出來,一顆一顆的掛在額頭上,臉頰的紅潤從銀色板手的反光上顯得更清楚,空氣中挾雜著詭譎的聲音,女生的呼救聲,有人在房間敲打著木板的聲音,鐵製品的摩擦聲,莫名的水滴聲,整個長廊頓時像個冷氣房,一切都變得冷冰冰的,柯大為不禁打冷顫,他緩緩的移動,仔細並專注的尋找女性的聲音來源處,他的手在發抖,口中飄出白色的氣體,手電筒的光線不安的在黑暗中搖晃,咖啡色馬靴踏下的每一步,都使得木地板在嘎嘎叫。

 

這是二樓的B-1,B-2,越來越近,他聽到的女子聲音已經不見了,除了那些詭譎的聲音外,他清楚的聽到好像有人在嘔吐的聲音,嘔吐的聲音中夾雜著哭泣聲,女子的聲音好像哽咽著,不停的在嘔吐,水滴聲瀰漫了四周,空氣中的霉味,皮膚接觸到的水氣,柯大為大吼時從嘴裡冒出的白煙,就像小朋友冬天時會從嘴裡呵出來的那股氣,他走到了盡頭,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嘔吐聲不斷,女子的哭泣聲,哽咽的聲音,鐵製品摩擦的聲音,從第一間房間就一直可以聽到有人用力的在拍打的聲音,不停的拍打著,柯大為將手電筒提起,看到微微的紅色光線竄出來將門縫抓得緊緊的,他照了一下門牌……[B-9]…。

 

柯大為,眼睜睜的看著門牌,停留了五秒,他猶豫要不要進去,他害怕進去這間房間,起初他還以為狄恩只是個瘋子,可能只是嗑藥或是喝酒的關係才造成他有那個莫名的幻覺,但是從他看到那隻血淋淋的半截手以後,他才開始相信好像真的有事情發生了,不過他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只有一個直覺,一定是不好的事情。

 

五秒後,他的左手緊緊的握著銀色板手,只差板手沒有順著手上的汗滑落到地上,他用手電筒將門推開,整間房間裡面看到的只有暗紅色,就像是一張大紅色的喜帖,只是這裡沒有幸福的感覺,他聽到噁吐聲以及哭泣聲,是從浴室傳來的,步伐很輕的往前移動,害怕去吵到人,害怕去讓人發現他的存在,這時候他最希望不要有人發現到他,走到客廳,客廳只有一張床,純白色的床,上面佈滿了大量的鮮紅色血漬,床的旁邊有很多瓶瓶罐罐的藥罐,每一罐都是空的,前前後後加起來大概有四、五罐,他心想該不會有人嗑藥自殺吧!

 

當他走到浴室門口的時候,他看到一名女子跪坐在白色馬桶旁邊,「她不是短髮女子嗎?」柯大為只見短髮女子將她自己的手指伸入喉中,手指如魚勾般的彎曲著,短髮女子的頭髮雜亂不堪,跟剛剛在樓下看到的完全不一樣,臉上滿是鮮血以及淚痕,嘴巴旁邊黏滿了黃黃稠稠的黏液,短髮女子不停的哭泣,不停的作噁,當柯大為越靠近浴室的時候,那股濃濃的嘔吐味使他不得不停止呼吸,他噁心的發出不愉快的喉嚨聲,不停的反胃,他將浴室門推開,短髮女子不停的大叫又大哭,連滾帶爬的緊抓著柯大為的褲子。

 

「求求你…救救…我,他…一直逼我…吃藥,他要我…跟他一起死…,他逼….我吃了好…多…藥,他說要…跟我一…起死,他說…他很愛…我,他是…個瘋子,他要我跟他一起死,阿阿~~我受不了!噁~」短髮女子吐出了一大推黃色黏稠的液體,液體中參雜著紅色的血水,全部都濺灑在柯大為的褲子、馬靴上。

 

柯大為終於也受不了了,作噁後也吐了,中餐消化一半的東西吐了出來,整個浴室都是嘔吐味,短髮女子不斷的哭泣,此時,旁邊的白色浴缸,裡面裝滿了紅色的血,紅色的水面突然不停的抖動著,嘩啦的一聲,一名壯碩的男子從水中站了起來,聳立在浴缸中,全身濕透,下半身泡在紅色鮮血中,血腥味、嘔吐味瀰漫了整個窄小的空間,柯大為滿臉驚恐瞪大眼睛的看著他,他嚇壞了,壯碩的男子頭戴布套,一個咖啡色佈滿血漬的布套,布套的尾端一條繩子緊緊的繫著脖子明顯看得出勒痕,裸露的上半身,右胸上刺有一個長髮女子的圖像,手臂上爬滿了濃密的手毛,兩隻垂在腰間的手微微顫抖,戴著皮套的頭也不時的向左右扭動,發出喀!喀!骨頭互相交疊的聲音。

 

「他…難道就是狄恩說的那個揍他的布套男!」柯大為半蹲著將短髮女子撐起來,當他想要將她拖出浴室的同時,布套男的右腳從浴缸中大步的跨出來,一大片的紅色液體就從浴缸中如瀑布般的潑灑出來,布套男跨出浴缸後,轉身將手伸入浴缸中,他取出了一支斧頭,對,沒錯,一支木製的手柄,鋒利到刺眼的斧頭,以及布套男的大聲怒吼,「放開我的女人,你這個搶我幸福的野男人!這個女人是我的!操你的!」布套男的腳步重重的踏在地上,血水不安的四處逃竄,似乎可以看得出充滿血腥味的血水也不停的在尖叫,在怒罵,水面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得出許多人的五官,扭曲的五官、尖叫的五官,瘋狂大笑的五官,每個人都在發出聲音,吵雜不堪,布套男一步步的接近短髮女子以及柯大為。

 

布套男拿著斧頭的那隻手,手臂上刺有『Niki』的英文字樣,頭部左右扭動,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們兩個人,嘴裡不停的喃喃自語,「這次…不會…像上次一樣…我的老婆…一次…」布套擋住了聲音,使得聲音模糊,水面上的臉孔吵雜聲,讓柯大為聽不清楚布套男到底在說什麼!

 

柯大為彎著身子,雙手托著短髮女子的腋下,將她拖出浴室,短髮女子不停的哭泣,但停止了嘔吐,地上的血從浴室蔓延出來,拐個角爬到客廳,大為呼吸急促,不停的冒汗,頓時他只聽的到自己的心跳聲,碰碰~碰碰~那一霎那間,他似乎什麼都聽不到,所有的一切突然都呈現緩慢的狀態,他看見門口了,門把就在他前面,他正要伸手去觸碰銀黃色波浪狀的手把時,短髮女子突然狠狠的破口慘叫,他轉頭面向前方的時候,發現布套男已經將巨大不帶任何生命的斧頭硬生生劈入短髮女子的大腿,只見大量的鮮血噴射出,布袋男的斧頭不停的上下揮動著,就像是站在演奏會台上的指揮手,每完成一次劈砍的動作,短髮女子的聲音越是悽慘,鮮血更是不友善的噴灑在四周,有的噴在地上,甚至噴到柯大為充滿粗大毛細孔的臉上。

 

柯大為的右手抓到波浪手把,用力的向下擺動,門打開了,他的左手突然失去了重量,他看到布套男軀身抓住短髮女子的腳踝處,用力的將她抽走並且頭下腳上的提起懸掛在空中,女子不停的哭泣,鮮血流滿了全身,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她的腿被劈砍的深至見骨,「他是…我…的…女…人你不能再…把她從我…身邊…搶…走。」


柯大為嚇的直直往外面衝,只見一片空地,他的腳、踏空了,就像從高處玩自由落體,垂直的順著地心引力急速往下墜,只是這次沒有任何東西綁住他,一顆雞蛋從桌上掉到地上,碎掉了,蛋黃和蛋白不分你我的交雜在一起,柯大為的鮮血從頭殼中噴出來,鮮紅色參雜些粉紅色,新鮮的血液滋潤了乾枯的稻田,柯大為的屍體摔在稻田上,烏溜溜的眼睛失去了焦距,只剩下濯濯的黑眼珠,整個人呈現大字型倒在稻田上,外面的雨水落在他的屍體上,風不停的吹打在他的身上,頭髮順著風不停的向他招手,柯大為,摔死了,從二樓摔死了,只看到他龐大的身軀越來越渺小,消失在雨水的洗禮。


====恐懼延續【敗裂的故事-第六章 二樓B-9室、日記本的真相】

 

喜歡就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EER
  • 哇!看完之後超想飆髒話的,前段的那麼多描述讓我有點急著想往後看,但突然間卻被你的情節拌倒,一直跌一直踉蹌,最後柯大為竟然死了!吼!好看呀!
  • 哈哈!真的吼!

    這故事裡面就很多詭異的地方,也不知道那時候哪來的靈感。

    可能剛好很喜歡「沉默之丘」的電玩吧,所以也想來試著寫一下這種詭異的氣氛!

    謝謝你的喜歡~真開心~

    黃小豪桑 於 2012/07/23 20:48 回覆

  • 王拉拉
  • 你寫的故事 好有畫面阿!!
    搭配首圖 更是有想像空間!!
  • 謝謝你的喜歡!

    會更努力寫出不一樣的作品啦!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7/24 18:10 回覆

  • 小女王
  • 嘖嘖~
    我覺得柯大為死滴好冤哦~
    還是從2樓的異空間跌死~

    看到你在1樓的回應~
    驚人ㄚ~
    我一開始看時,就想到沉默之丘耶~
    其實我本來不知道沉這個電玩在搞啥東東~是因為看了電影~
    然後再去上往爬文看這遊戲在玩什麼~XDDD
  • 對呀!我也不記得為什麼要把讓他去領便當,不過這是恐怖片的基本規則XD

    沉默之丘很經典呀!第一代發行的時候我才國小,現在都老囉!哈哈!
    裡面就是有三種空間在穿梭,而且怪物也都不盡相同,很詭異的勒!電影版第二集好像今年會上映還是明年?等超久!

    黃小豪桑 於 2012/07/25 11: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