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額!就這樣「推」...很快的!

1050019133

關於【敗裂的故事第六章】:

老話一句,請從第一章節開始看...這是一個生澀的作品...

看到第六章,自己都覺得,怎麼人生的第一部作品寫的有點複雜,塞了很多東西。

只不過要寫出那麼長的小說,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很多細節,以及後續要出現的梗,都是需要思考,該如何進展下去。

所以我真的很佩服那些,可以寫出十幾二十幾萬字的作家,小弟真的是甘拜下風。

目前小說最多字的頂多五萬吧...還在努力中!

 

==========恐懼回憶 

【敗裂的故事-第一章 郵差先生】

【敗裂的故事-第二章 狂風與地下室】

【敗裂的故事-第三章 蛋包飯】

【敗裂的故事-第四章 發生什麼事?】

 

=========故事開始:


「你好,歡迎各位繼續回到live新聞現場,現在要繼續為你播報的是台東的情況,這裡的…」電視的聲音,偷偷的從牆壁穿透過來,默默的在狄恩的公寓裡飛翔著,他們注意到了狄恩站在浴室的鏡子前面落淚,洗手台上水龍頭的水不斷的從生鏽的洞口中洩出來,似乎後面一直有在追趕他們的怪物。


狄恩把臉擦拭乾,再次把泛黃的毛巾掛回架子上,他搖搖晃晃的走到客廳,輕輕的坐在沙發上,把剛剛從浴室櫃子裡面拿出來的醫藥箱打開,乳白色的醫藥箱,外面套著一層透明的防水套,上面有清晰可見的十字大紅符號,宛如希特勒時代那個標誌般的顯眼,最上層放著一罐印有小護士的藥膏,右邊有紫藥水以及紅藥水,狄恩看了看,拿起小護士藥膏,並從蓋子內側的鏡子對照自己臉上的疤痕,將淡黃色的藥膏擦在傷口處,傷口馬上感覺到一陣清涼,就像夏天的炎熱頓時被冰冷的水澆熄般的舒適感,他將第一層架子拿起來,下方有大大小小各種種類的OK蹦,還有橘黃色透氣膠帶、乳白色透氣膠帶、以及一支輕巧好攜帶的剪刀。狄恩將傷口處理完以後,他打開電視,想要關心一下,外面的情況,畢竟颱風已經侵台快四個小時了,而且強颱造成的威力讓人難以想像。


電視的收訊不穩定,畫面中的女主播像是在跟狄恩玩躲貓貓,有時候有畫面,有時候卻只是一大片被染黑的畫布,狄恩看了一下時間,他才發現,柯大為已經離開有一個小時了,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呀,一般來說,從他住的A棟樓公寓到警衛室的距離,腳程快的話,來回只要十分鐘,不過柯大為也去太久了吧!狄恩從口袋拿起手機,從裡面的『已撥叫電話』的選項中找剛撥給柯大為的號碼,狄恩試了三次,但,得到的回應都是「您撥的電話無回應,請稍後再撥。」


狄恩他覺得柯大為一定是發生事情了,畢竟剛剛他才被一個莫名的人打昏,誰又能保證那名瘋子不會再次出現攻擊下一個無辜的人!狄恩越想越不對勁,馬上又再度衝下樓,直直前往警衛室尋找維修工柯大為。


毛毛雨,微微的風,輕輕的灑在狄恩的身上,現在是颱風眼的位置,天氣比較不會感覺到像早上那樣的撥放著搖滾樂,但也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狄恩奔馳過了中庭,到了警衛室空無一人,他看了看四周,只有看到柯大為的工具箱,卻沒有看到柯大為,他開始緊張了,狄恩又再次撥了手機給柯大為,不過得到的回應卻是一樣,狄恩非常的懊悔,他心想剛剛怎麼沒有跟柯大為一起下來,如果一起下來的話,假使真的有發生事情,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多一雙手吧!他很懊惱,非常的懊惱,讓他想起了他小時候奶奶去世前一天晚上的事情。


十六歲的狄恩,臉上的膚質明顯比現在好,而且眼袋處也沒有那麼深的老化痕跡,在奶奶離開他之前,他一直是個生活正常的乖小孩,生活費都是靠奶奶的老年補助金,狄恩下課後,總會很興奮的跑回家,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奶奶說今天學校發生的事情,奶奶總是會坐在那張搖椅上,嘎嘰嘎嘰。


雖然奶奶臉上的青春已經被腐蝕了,但她總是會帶著和藹的笑容,認真的聆聽著,不論生氣的事,開心的事,每次她看到狄恩因為被學校同學欺負的事情而很難過的大哭,奶奶總也會紅了眼眶,不停的輕輕撫摸狄恩的頭,他的頭髮細的跟羽毛一樣柔軟,烏溜溜的發亮。


學校的同學總是會取笑狄恩,說他的媽媽跟別的男人跑掉,說狄恩是媽媽偷生的所以爸爸才會不要他。狄恩總是會很難過的跟奶奶說「他從來都不了解他的爸爸和媽媽是怎樣的人,他也很恨他們兩個為什麼就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他恨他人生是如此的糟,他恨他媽媽,也恨他爸爸,他不知道他的未來是會如何。


奶奶是他的精神支柱,他世上唯一的親人,前一個禮拜開始,狄恩每天吃完晚餐後就會外出,而總是在晚上九點多或十點多才回家,奶奶總是會不安的詢問他,但狄恩只會告訴奶奶說他去朋友家讀書,雖然奶奶一直希望他不要那麼晚回來,也擔心狄恩是否在外面有交到壞朋友,害怕他會做出什麼違法的事情來,直到了星期二的晚上,也就是奶奶死掉的前一天,這天是奶奶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七點,距離奶奶死掉的時間還有六個小時。


這天晚上,狄恩吃完了飯,準備起身要去拿他的外套離開時,奶奶從椅子上緩緩的站了起來。


「狄恩!你又要出去了呀!你到底是為了什麼一直常常往外跑,搞得那麼晚,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交了壞朋友,如果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一定要讓奶奶知道呀,不然奶奶會很擔心的,你今天一定要出去嗎?不能留下來陪奶奶嗎?」奶奶的聲音輕輕的,卻用力的打在狄恩的後腦勺上。


狄恩轉過頭「奶奶!你就不要管我!反正今天是最後一次啦,我今天再去朋友家讀一次書,明天考完試就不用再去讀書啦!你放心啦!我很安全的,妳不要想太多,我沒有交什麼壞朋友!」


奶奶的眉頭皺了起來,老化的樣子,臉部糾結在一起,奶奶輕輕的說,但非常不友善「我今天有打電話去學校問老師,老師說你們最近根本沒有考試,而且老師說你在學校行事很低調,他說你在班上都是獨來獨往的,下課都是第一個離開,怎麼會去朋友家讀書呢?」


「奶奶!所以你是不相信你的孫子,而是要去相信一個跟你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說的話嗎?」十六歲的狄恩突然很激動的,心情就跟他二十五歲下樓拿包裹時的心情一樣,不過是不愉快的心情。


「我不希望你因為父母的關係而自甘墮落,走上不歸路,你是奶奶唯一的支柱,也是唯一的親人,奶奶不希望你這樣傷害自己呀!」奶奶紅了眼眶,慢慢的走,腳步輕輕的往狄恩靠近。


「妳!不要再提到我父母!我已經受夠了他們兩個給我的這個生命,這一切都不值得,他們讓我的生活過的生不如死,他們害我在學校一直被同學們嘲笑,他們不該讓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他們不應該這麼自私的離開我」奶奶的充滿皺紋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抓在狄恩的兩手臂上,奶奶聽到狄恩的話像是刀子割傷她的耳朵,奶奶的耳朵隱隱約約濺出了鮮血,紅紅的血漬慢慢的滲出來。


「狄恩!聽奶奶的話,不要再出去了~今天就跟奶奶陪在家裡吧!不要再學壞了!」這時候奶奶的淚水已經涓涓的流出,沙啞的聲音,哽咽著,含糊著。


「夠了!妳給我閉嘴,給我閉嘴,如果我有那個閒功夫去學壞的話,我乾脆去自殺會比較快,至少我不會再恨我的父母,也不會再難過,也不會再痛苦了,妳不要再說了!」狄恩情緒憤怒,並將奶奶老舊的雙手用力甩開,奶奶重心不穩的差點跌在地上,狄恩拿起沙發上掛的外套,套上後便快速的奔馳出去,用力的甩上門,大聲的碰~連門也像是在憤怒的大罵著「不要再管我了,你這個死老人家!」


奶奶最後就在那天晚上,也就是生日的當天,往生了。狄恩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妳給我閉嘴』。二十五歲的狄恩自己一個人站在空無一人的警衛室默默啜泣,像是一個小孩偷喝飲料怕被聽到,輕輕的吸著吸管,發出淡淡的聲音。他不該這樣子,狄恩一直很懊悔這件事情,打從那個星期三奶奶去世以後,狄恩就變了一個人似的,變成一個憤世忌俗的人,生活過得亂七八糟,隨隨便便,整天都只會在網路上遊蕩。


他帶著臉上的眼淚,慢慢走出警衛室,腳踏在積水上,慢慢的走回他的A棟樓公寓,他真的想要忘掉這一切,真的想要擺脫這一切,也想擺脫他的過去,這個時候他的眼睛被一個閃亮的光線牢牢抓著,就像黑色的天空一顆星星也沒有,突然竄出一道閃爍的流星!他的腳步再次濺起了水漬,他走向那個抓住眼睛的物品,狄恩彎下腰,發現居然是一支銀色的板手,只是他上面好像有被人彩繪過的樣子,上面有淡淡的紅色水彩,不過還沒乾,有部分的紅色水彩沾在狄恩的右手手心上,「天哪!」


閃閃發亮的銀色板手從狄恩的手掌心上往下跳,狄恩嚇的退後幾步,「這…不是水彩,這…是…人的血!」狄恩緊張的將手掌心不斷的在右側褲管上下摩擦,心想「這個板手為什麼會沾上血呢?該不會這是…柯大為的板手吧!難道他發生什麼事情了?還是他也遇到了布套男?」


狄恩帶著緊張的心情直奔B棟樓公寓的二樓,不久前他才跟柯大為約好要一起來的,但是現在柯大為卻失蹤了,只剩下一支板手,他奔跑過長長的走廊,空氣的潮濕感比之前更嚴重,只見老舊的天花板,不約而同的落下如黑珍珠般的水滴,掉在地上變成許多細小的黑珍珠,有的落在狄恩的肩上,珍珠馬上變成一小點的墨水,答答答~長長的走廊只有狄恩奔馳的聲音,十五個階梯轉個角再十五個階梯就到達了二樓,右邊的第一間房間是B-1室,喘吁吁的狄恩,走過了八個房間,終於到達了B-9室,他輕輕的握拳,手心上還可以隱約看到淡淡的血漬,咚咚~但是沒有人來應門,他伸手轉了轉波浪型的手把,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害怕,門居然沒有鎖。


狄恩進門前,不安的回頭看一下長長的走廊,他總覺得一直有人在暗處偷偷的看著他,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走廊的感覺很陰森,日光燈的燈源不足照亮整條走廊,使得狄恩看到的最後一次走廊,像是一條無止境的隧道,永遠無法從這個黑暗之路走出去,只會一直困在這個漩渦裏面,一直被折磨著。


板手比狄恩早一步進入房間,狄恩的左手緊緊著握著板手,可以清楚的看見柄部陷入手心的肉裡面,狄恩像是小鳥反芻般的用力嚥下緊張的唾液,似乎這個動作可以減輕他的不安感,這次的房間裡面沒有木質地板,只是一般的水泥地,狄恩進入了房間,輕輕的將門帶上,他走在灰色的水泥地上,空氣瀰漫著一種臭味,他聽到家畜的聲音,有豬的聲音,雞的聲音,這個味道是來自於家畜的排泄物。


客廳中間放了一張咖啡色的老舊木製圓桌,右邊的桌腳還墊上一層厚厚的報紙,避免桌子不穩的左右搖晃,四周整齊的擺放著四張檜木色的椅子,桌子的右前方有一個酒架,裡面有四層隔板,不過隔板上沒有放酒,第一層跟第四層隔板上各放著一男一女的陶瓷娃娃,狄恩前廊的左邊牆壁上掛有一些黑白照片,土黃色的邊框,狄恩用右手將鏡面上的灰塵抹去,厚厚的灰塵在狄恩的手掌上留下了深深的灰色汙垢,第一張照片有兩個老人家坐在前面,女左男右,後面站了一男一女,也是女左男右,女生的懷裡有抱著一個小嬰兒,這應該是張全家福,全家福的日期是76.04.22,這些人的後面好像是一間醫院,有一個十字架隱隱約約的藏在那個爸爸的後方,像是一個羞澀的小女孩躲在爸爸的後面。


他往第二張照片走去,同樣的再次抹掉上面的厚厚灰塵,食指到小拇指這四隻手指上的灰層厚度無法計算,只能知道這個灰塵已經從那冰冷冷的鏡面上離開了,找到的新寄主是狄恩熱騰騰的右手手掌心。第二張照片,一個男生開心的抱個小嬰兒,日期是78.05.23,應該是爸爸抱著小孩拍的。不過後來狄恩在牆上看到的第三個第四個相框裡面都是空的,沒有任何東西,只有他自己模糊的臉龐左右顛倒印在鏡面上。


當他再次轉回桌上的時候,突然他看到一個東西出現在桌上,他記得剛剛進門的時候沒有看到這個東西呀,像是一本書,約有十公分厚,他不安的走過去,他仔細看了看這本書,外殼是厚厚的紙板,宛如一本精裝本的書籍,只是有點老舊,上面的顏色是粉紅色,還是乳白色,他雙手將書捧起,像大野狼一樣吸了一口氣,用力將上面尋找寄主的灰塵吹入空氣中,煙霧瀰漫,似乎可以聽到灰塵不停的大叫、吶喊,直到他們消失在狄恩的眼前。


[PHOTO GALLERY],一本相簿,狄恩將板手放置在桌面上,板手靜靜且無人性的倒在爬滿年輪的木頭桌上,狄恩向右掀開厚重的粉色或是乳白色封面,滑動的眼珠子看到第一頁寫著[獻給我摯愛的女人、母親、兒子],後面的一頁貼了一張跟牆上第一個相框相同的全家福照,只是右前方坐著的爺爺被黑色奇異筆塗掉了,亂成一團的黑色線條旁邊還有寫著[去死吧!]的恐怖字眼。狄恩眼睜睜的看著這三個字,穿過他的眼睛,透過神經傳到了腦袋,他感到一陣涼意,身體開始冒冷汗,雞皮疙瘩慢慢的從毛孔中擠出來,四指手指上的灰塵順著毛孔流出的汗水一一滑落,就像是融化的霜淇淋一樣往下緩緩的墜落。


第三頁到第十頁都是一名小男孩的成長過程照片,,每張照片下方都有註明當時的日期以及情景。剛出生的照片、第一次上幼稚園的照片、第一次尿床的照片、第一次上國小、每次生日的照片,不過只有記錄到小男孩十歲,日期是86.11.4,之後就沒有了,厚厚的相本,只有貼十頁的照片?狄恩迅速的翻著將近一百頁的相本,但只有不停掉落的泛黃白紙以及灰塵,難道這家人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是搬家的時候忘記帶走?他們會記得遺留在這裡的回憶嗎?他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除了他的呼吸聲,家畜的聲音,排泄物的臭味,他找不到其他吸引他的東西。


直到他後方的老舊電視突然開起,他迅速的轉身面向電視,電視播著黑白色的卡通,不過沒有發出聲音,好像電視的喇叭壞掉了,他聽到一個小孩子咯咯的笑,聲音是從他的背後傳來的,汗從他的髮尾掉到他的脖子上,睜大的眼睛被臉上驚恐扭曲的眉毛擠壓著,他慢慢的回過頭,看到一個小男孩坐在狄恩和老舊桌子的中間。


小男孩自己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手持一台小火車盤坐在地上,天真無邪的笑容卻沒有辦法讓狄恩平緩緊張恐懼的情緒,小男孩的五官很美,像是畫上去的,左邊臉頰上有一顆痣,小男孩身穿白色的汗衫,褲子是淺咖啡色的七分褲,腳踝處到腳底有一大片的灰色汙垢,狄恩仔細看了一下,是乾掉的泥巴,像是一塊一塊的脫皮佈滿了小男孩的腳,狄恩心跳加速,他無法分辨出這到底是真實的還是他遇到了鬼。


門口突然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小男孩開心的丟下手中的玩具火車,起身後轉身跑進廚房,「媽媽!爸爸回來了!」噠噠噠的腳步聲跟隨著小男孩的語調並行著,狄恩側身向右擺動了一下,他兩眼直視著門口,他看到一個喝醉酒的中年男子搖搖擺擺的走進來,不過這次不是他的爸爸,讓狄恩有點鬆了口氣。


一名女子從廚房走了出來,應該是小男孩的媽媽,小男孩就在媽媽的左側大腿處,小男孩的手緊緊的抓著媽媽的圍裙,媽媽的臉上帶著微笑,看著從外面走進來的男子。霎那間,親切的五官馬上就掉了下來,規矩的掛在臉上,平穩而不帶任何情緒,好像喜怒哀樂的表演一樣,只需要短短的五秒鐘就可以傳達出想要讓人了解的意思,狄恩順著這個媽媽的視線看過去,看到的是門口外站了一個比她年輕十歲的女性,烏溜溜至腰際的長髮,臉上濃妝豔抹,身穿小洋裝,裙襬下的私處不安的若隱若現,她的小腹有點微凸,應該有身孕,但她白皙的皮膚再搭上雙腿上的膚色絲襪,卻還是顯得非常婀娜多姿。


爸爸臉上帶著不屑的表情,右邊左微微上揚,口中充滿了怒氣以及酒氣,怒吼著「這幾年我已經受夠了妳這個黃臉婆,現在我遇到了我愛的人,一個比妳還要年輕的女人,她是我的新馬子,而且她也懷了我的小孩,我要跟她一起去過新的生活,這個小男孩就送給妳吧,反正我這樣子也少了一個負擔,總比有個拖油瓶好,這樣妳也不會因為一個人太孤單而去自殺呀!」濃濃的酒精味也抵擋不了爸爸具有攻擊性的言語,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用磨刀石磨過的刀子,一道一道的傷痕出現在媽媽的臉上,耳朵上,媽媽的心就像是刀工切割完美的鑽石突然被人狠狠的砸在地上,並且還不停的在上面踐踏,零零散散的碎片,心中所有悲傷就像是病毒一樣,慢慢的擴散出來,感染了媽媽旁邊的那個小男孩。


小男孩的身高剛好與媽媽腰間同高,小男孩的雙手緊緊的抓著媽媽腰間的圍裙,他的手不時的顫抖著,雙手使出的力量不比拔河比賽時用的蠻力差,粉紅色帶有蕾絲邊的圍裙出現了深深的拉扯皺紋,小男孩的臉上已經看不到剛剛拿著玩具火車玩樂時的快樂,他的臉上只有滿滿的難過以及憤怒,眼淚擠出了眼眶,眼淚流下了兩道長長的淚痕,在光線的照射下顯得粼粼發光,跟媽媽破碎的鑽石大概有同樣的等級。


爸爸說完話之後,右手便插入右邊的口袋中探索著,他想從裡面拿出什麼東西來,下一秒只看到藍色長方形長條紙片飄揚在空中,幾十張的千元鈔票就這樣掉在一片死灰色的水泥的上,輕輕的,不帶任何痕跡。


『這錢就當是贍養費吧!反正我這個人到任何地方工作每個人都搶著要,我也不差這些錢。』爸爸轉身就帶著那名懷孕的年輕女子離去,無形中,每一張紙鈔就像是一個人的手掌,每個手掌都重重的打在媽媽的臉上,媽媽幾乎崩潰的側身跪在的上,粗躁的水泥的在媽媽的膝蓋上留下了一些紅紅的痕跡,小男孩本來雙臂環繞在媽媽的白皙透亮的肩膀上,當他看到爸爸轉身離開的時候,他馬上轉身彎腰撿起剛剛丟在地上的小火車,臉上帶著淚水以及憤怒,直直的往門口跑去。


他到達走廊的時候,大聲的喊叫『我恨你,你根本不配當我的爸爸,我恨你,我恨你,我還以為,我還以為,你會繼續愛著我和媽媽。』便將手上的小火車往爸爸的那個方向丟去,但他的力氣不足以丟到五公尺遠的距離,小火車就直接重重的摔在地上,鏘的一聲,零件散落一地,爸爸只是冷冷的轉頭什麼也沒說,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慢慢的被黑暗帶走。小男孩一個人難過的站在門口處落淚,不停的大哭,整個走廊只有小男孩的哭聲,以及那些看不到的悲傷看不到的怨恨在四周不停的瀰漫著。


狄恩的眼前突然漆黑一片,一道聚光燈打在桌面上,宛似有個演唱會歌手將會從地板下搭著升降梯緩緩的出現在觀眾面前,但是在聚光燈下,狄恩的眼前只是一些寫滿字的稿子以及幾本國小家庭作業簿,狄恩低頭看了看,伸手在其中搜尋,似乎要尋找什麼東西,但其實他只是一頭霧水,對於剛剛看到的東西他完全沒概念,他也許只想把現在的這一切當成只是在作夢吧,所以他帶著沒有思緒的頭腦,牽動著他雙手的神經,不停的翻閱桌上的稿子以及本子,希望能在裡面看找出任何端疑來。


稿子看得出來歷史悠久,紙張泛黃及變形,聞得出些許的霉味,狄恩翻閱這些散落一桌的稿子,黑色鉛筆的字跡,看得出來是小朋友寫的,應該是剛剛那個小男孩寫的?他先看了這本藍色的小本子,裡面的敘述方式發現這是小男孩的日記本。

 

『五十九年五月二十號 天氣 晴 

今天我的媽媽去魚市場買魚回來煮給我吃,我很開心,我很久沒有吃到魚肉了。看到媽媽臉上帶著笑容,右手抓著魚尾巴舉在半空中,她問我想要吃什麼口味的,我回答媽媽說我喜歡吃酸酸甜甜的,然後顏色是橘色的,媽媽說那是糖醋的作法,恩~現在我又多學到什麼是糖醋的菜了。』

 

『五十九年五月二十三號 天氣 雨天

這天爸爸喝醉酒回來,凌晨三點多,已經不算是件稀奇的事情,爸爸滿身煙味及女人的香水味,浴室傳來陣陣的嘔吐聲,媽媽在廚房和浴室來回奔馳,她的手上拿著一條白色熱毛巾,擦拭著爸爸的額頭,臉頰,以及身體,爸爸的嘔吐物濺灑到四周地板上,媽媽又再次忙進忙出,一會兒清潔浴室地板上的髒東西,一會兒拿著手上的熱毛巾敷在爸爸的前額上,雙手不停的幫爸爸按摩,下一秒聽到媽媽大聲的叫我去幫從廚房幫爸爸端熱茶,我很擔心爸爸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或者是工作的應酬才會搞成這個樣子,我真的很為他難過。』

 

『五十九年五月二十四號 天氣 雨天

媽媽清晨五點就去魚市場工作,去幫阿端老闆賣魚,她每天都很辛苦,中午還要回來煮午餐然後再帶到學校給我吃,便當裡面的魚總是小小的,有時候是被壓得扁扁的,奇形怪狀都有,雖然媽媽沒有說,但我知道這些魚都是賣不掉的,太醜的,太小隻的,不好看的都有,是媽媽跟阿端老闆要來的,因為有一次我提早下課想要去魚市場找媽媽的時候發現的,不過我沒有讓她知道我很不捨她這樣子跟人家要魚,但我們家真的很窮。』

 

『五十九年五月二十五號 天氣 雨天

我今天沒有去上課,媽媽生病了,因為連續三天都下雨,媽媽又太過操勞,所以我待在家裡照顧媽媽,中午的時候我煮稀飯給她吃,下午的時候,我聽到外面有車子的引擎聲,我走到窗戶旁,往外看看是哪家人互停在我家門口,一個穿著緊身紅色連身短裙的女孩子走了出來,一看就知道這是酒店小姐,濃妝豔抹是最好的代表,但我怎麼也想不到,下一個走出來的男生居然是我爸爸,我這時候才發現原來他這陣子那麼晚回來不是因為工作,因為他有外遇,我不知道怎麼辦,也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媽媽,如果媽媽知道的話一定會很難過,但我現在也真的很難過,以及很恨爸爸,恨他欺騙我和媽媽的感情。』

 

『五十九年五月二十八號 天氣 雨天

 

我決定告訴媽媽這件事情,不趕快制止的爸爸的話,到時候一定會一發不可收拾的,我走進媽媽的房間,媽媽正拿著木柄梳子在梳頭,她的頭髮烏黑亮麗,似乎看得到我的臉龐映在上面,我的口氣溫和但氣憤,原以為媽媽會很難過的落淚,或是很生氣的馬上打電話罵爸爸,但她的表情只有無奈,而且她告訴我,爸爸只是因為公司的應酬關係才會這樣子,她相信爸爸,她相信她愛的男人不會做出任何背叛她的事情來,所以媽媽要我相信爸爸。這時候的我只是很生氣的罵媽媽,說她太傻,說她太容易相信別人,而且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媽媽我有看到爸爸跟那個女子有著非常親密的行為。不過媽媽卻只是傻傻的笑著說,叫我要乖乖讀書就好,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

 

『五十九年五月三十號 天氣 雨天

 

我已經受夠了媽媽這樣不斷的信任爸爸,所以我這天我翹課偷偷跑回家來,想要看看可不可以找到任何爸爸外遇的蛛絲馬跡,結果才一到家門口就看到那台黑色的車子停在我家前面,這台就是那個女生開的車,家裡的門沒有鎖,於是我偷偷摸摸的走進去,我腳才一踏進玄關,就看到一件黑色的西裝褲丟在地上,然後散落一地的衣物,衣服慢慢的爬進房間,爸爸穿的白色襯衫,現在已經少了肉體而皺巴巴的扭曲在地上,女生的衣服和內衣物扭打在一起,濃濃的香水味,慢慢的蔓延到主臥房,房門露出一點點的縫隙,我慢慢的走過去,從門縫中居然看到爸爸和那名女子在裡面,我生氣的轉身衝出去。

我一路上大叫著媽媽,媽媽,我的聲音跟著我的腳步一直到達魚市場,我氣呼呼的告訴媽媽剛剛我看到的事情,媽媽瞪大雙眼,她的聲音顫抖著,我拉著她的手,帶著媽媽快速的奔跑回家,進門後我帶著媽媽走到房間門口,不過媽媽卻做了讓我這一輩子都忘不了的事情,媽媽並沒有走進去罵爸爸,也沒有賞那個賤女人耳光然後罵她臭婊子,而她只是落下兩道無聲的眼淚,好像連悲傷也害怕讓人聽到,也怕打擾到其他人,她只是默默的回頭,朝著門口走去,但我不服,我不服氣,我不能忍受媽媽可以放任這個男人無法無天,我生氣的將門重重的推開,爸爸和那個女子嚇的馬上翻身坐了起來,我大罵爸爸,我罵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媽媽,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結果媽媽居然突然就站在我的面前,重重的賞了我一巴掌,狠狠的跟我說,我不是跟你講過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嗎!我只感到無止盡的憤怒像是抓狂的牛群奔馳出來,我的眼淚不停的落下,但跟媽媽的不一樣,我的眼淚帶有怨恨,味道嘗起來是苦的,我難過的往外跑,我只想跑得遠遠的,遠遠的,我的眼淚是苦的。』

 

五十九年六月三號 天氣 雨天

 

『這天,學校不用上課,我在家裡看電視,媽媽在廚房煮菜,我正玩著媽媽新買給我的火車,突然間,門被重重的打開,我看到了爸爸,我已經好多天沒有看到他,我開心的跑進廚房叫媽媽出來,告訴她爸爸回來了,結果正當我和媽媽走到門口的時候,卻看到爸爸帶著那個酒店的女子站在門口,爸爸說了很難聽的話,就往我們這邊撒了一堆鈔票,我看到媽媽的難過,我知道她的心已碎,我的心…也和媽媽一樣,之後爸爸就離開了,雖然我有追出去,我還很生氣的拿玩具火車丟他,我只能看著爸爸對我冷笑,然後就離開了我們。

 

我,一直以為他還會繼續愛我和愛媽媽。我,一直以為他還會繼續愛我和愛媽媽。

 

我,真的不知道能夠說什麼?我只知道我不能原諒爸爸,也不能原諒媽媽對我做出的舉動。

 

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恐懼延續【敗裂的故事-第七章 奶奶的原諒、滿口黃牙】

喜歡就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長篇跟短篇
    真的不一樣
    不過其實我比較
    喜歡短篇故事
    因為現在人忙碌
    比較好閱讀^///^
  • 是阿是阿!短篇真的是比較方便XD

    不過打從今年開始,不知道是不想或是寫不出短篇了,因為想要的東西更多吧!

    唉呀~人總是希望能夠繼續往上挑戰!

    謝謝你這麼久以來的閱讀~

    黃小豪桑 於 2012/08/16 17:36 回覆

  • 小女王
  • 出爐啦~
    先來簽到~XDDD
  • 哈哈!有時間再來看囉!

    黃小豪桑 於 2012/08/17 12:54 回覆

  • 芽米兒
  • 小豪

    加油喔!芽米兒有時也會腦袋卡關呢

    創作需要靈感 當靈感來時隨手記下重點以便後續題材

    ^______^

    抓住瞬息的 芽
  • 寫作真的很容易會卡關,而且容易人格分裂!

    有時候會寫的太順,忘記要怎麼去寫現在的角色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8/17 12:55 回覆

  • 悄悄話
  • 平凡舍長
  • 嘖嘖......不虧是一直在寫的人
    越來越有自己的路了^^b
  • 嘖嘖~謝謝啦!
    這篇是舊的,現在也是有在寫新的~不過真的會寫到頭昏~

    黃小豪桑 於 2012/08/18 00:15 回覆

  • ㄚ芬
  • 寫得很棒,可是跟上集隔太久了,都有點忘了,還跑去翻來看。
  • 哈哈!長篇好像就是會有這種困擾!

    不過謝謝你啦!

    黃小豪桑 於 2012/08/20 01:25 回覆

  • 小女王
  • 其實狄恩會恨娘的情緒~我也懂~
    就明明覺得爹這樣做的這麼瞎了~她還默默忍受~
    完全不抵抗的承受這一切~不知道為了什麼~

    讓我想起~
    有些大人會以"我這麼忍辱負重,不離婚是為了孩子"~
    或許吧~
    但把這責任全推給小孩....
    我覺得這只是大人不想做決定的藉口罷了~
  • 是呀!這樣的父母其實很多,曾看過人家說,父母也只不過是長大的小孩。所以也沒有厲害到哪去!

    不過個人是覺得,真的想要養小孩,一定要對他負責,不然就不要生!

    黃小豪桑 於 2012/08/21 19: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