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額!就這樣「推」...很快的!

瞳下   


前情提要:

志銘和小凱意外發現藏匿在樹林裡的廢棄花園,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兩人便前往一探究竟。

裡面有一座乾枯破損的水池,還有一棟豪宅的地基,不過他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看到的是一棟豪宅。

花園裡有擺放著許多老舊的雕像,志銘在意外之下不小心撞倒了一座雕像,弄斷了它的頭。當那天空又莫名降下雨水的時候,兩人卻發現,那斷頭雕像似乎正在尾隨著他們...

直到了志銘的父親與母親在半夜聊起了往事,有關於那座豪宅的往事...似乎並不是那麼單純...

===================

>>點擊下圖回到「上篇」<<

瞳1    

===================

『故事開始』>>>


12.

 

當早晨的陽光斜射進房內,時間是早上六點半,志銘睡眼惺忪的走下樓,空氣中飄著鮮奶濃郁的香氣,母親從廚房探出頭,手中的盤子裡放著一個呈現金黃色的烤土司,夾著一顆荷包蛋與火腿片,滲出的油脂在盤上閃著金光。

 

「志銘!快點過來吃早餐,都六點半了!」母親吆喝著,將盤子放在餐桌上,她攪拌著熱牛奶,走到桌前坐下。

 

志銘啜飲著熱牛奶,然後大口咬著火腿吐司夾蛋,恍惚的他望著外面的花園,嘴裡咀嚼著早餐,「媽咪…你有看到多多嗎?」

 

「多多?」母親訝異的看著他,「牠昨天不是睡在房間的墊子上嗎?你沒看到牠?」

 

「沒有!」

 

「你有去你的房間找過嗎?」

 

「有呀!但是沒看到?媽咪,他會不會在花園裡?」

 

兩人望著外頭的花園,花朵上沾著早晨的露珠,映著陽光閃閃發亮,現在溫度大概是二十八度,再過不久就會直接攀升到三十度左右。

 

「你先去上學,我等下去找找看!多多應該不會亂跑吧!」母親神態自若的說。

 

「但是…我沒有找到多多,我怎麼去上學?」

 

「志銘小朋友,你又不是要帶多多去學校上課,你的書包呢?」

 

志銘默默的咬著土司,迷濛的雙眼看著身後的走廊,他回過頭對著母親說「放在樓梯上面…」,然後不疾不徐的吃著早餐。

 

「快點啦!還在那邊慢吞吞!上學要遲到了!」母親用手指關節敲了一下志銘的頭,發出叩~的一聲,逕自離開廚房,耳邊傳來她呼喊著多多的聲音。

 

下午一點十五分,游泳池裡滿是梅花國小的學生,豔陽高照,每個人都晒得紅通通的,志銘獨自一人落寞的坐在樹蔭下,看著跑來跑去的學生。游泳老師站在泳池邊看著淺水池裡游泳的學生,濕答答的小凱朝志銘的方向跑過來。

 

「志銘!志銘!你在幹嘛?游泳課可以玩水你幹嘛不過來?」小凱穿著藍色泳褲,蹦蹦跳跳的走到志銘身邊。「怎麼了?怎麼看起來那麼…奇怪?不舒服嗎?」

 

志銘仰起頭看著小凱,愁容滿面的他話到的嘴邊卻又縮了回去,他又再次垂下頭,將下巴擺在併攏的膝蓋上。

 

「喂!怎麼了啦!有問題都不用跟朋友說的唷!」小凱蹙眉,不悅的說。

 

「沒有啦…只是…多多不見了…」

 

「多多不見了?怎麼不見的?」

 

「我怎麼知道,昨天晚上還跟我一起睡覺,但是今天早上就不見了!」

 

「你有跟你媽媽說嗎?」

 

「有呀!」

 

「結果呢?」

 

「還沒找到牠,我媽媽就把我趕出門!」

 

「是喔!這麼誇張!多多會跑去哪裡了呀!」小凱納悶的一說完,便順勢坐在志銘的旁邊,整個身子被太陽晒的熱呼呼。

 

兩人看著淺水池裡不斷打鬧的同學,水花四濺,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波光粼粼,幾隻麻雀在樹梢上啾啾叫,三十二度的溫度使得空氣悶熱,沒有流動的涼風,游泳池周圍的水泥地宛若烤箱一樣,幾乎可以看到地面冉冉上升的熱氣流動著。

 

突然間,志銘感覺到耳際有股莫名的寒意,像是有人拿著絲巾輕撫著他的頸部,一股冷流從脊椎爬了上來,兩邊的手臂爬滿雞皮疙瘩,他迅速回過頭,張大雙眼看著身後,但只有空蕩蕩的水泥圍牆和幾片從樹上掉落下來的枯葉。

 

「怎麼了嗎?」小凱好奇的跟著志銘回過頭。

 

「沒…沒事…」志銘支吾的說,他將頭轉回來,眼前出現了一道刺眼的閃光,他緊閉雙眼後慢慢張開,卻看到多多站在泳池邊對他搖尾巴。「多多!」他驚訝的大喊,從地面上跳了起來。

 

「多多?」小凱詫異的說,看著志銘往前跑,「喂!喂!志銘!」他緊張的起身,才發現自己兩腿發麻,碰~的一聲,兩腿癱軟的跪在發熱的水泥地上。

 

志銘朝著多多跑去,身旁來來去去的人似乎只是空氣,他穿過人群,「多多!你怎麼在這裡?!」,欣喜若狂的他伸出雙臂想要將多多抱起,只不過當閃光再次出現的時候,多多消失了,只留下空蕩蕩的泳池。「多多?」他緩慢的走到泳池邊,跪下來往水裡看。

 

無法動彈的小凱在樹蔭下大聲喊著「志銘!你在幹嘛?那是深水池呀!」,志銘回頭看,兩眼搜尋著是誰在叫他,不過他馬上轉頭盯著泳池看。水面上飄著枯葉與樹枝,豔陽倒映在右上方閃著刺眼的光影,志銘看著自己身下的水池面,一張白色的面孔浮在水面上,當水面上的漣漪逐漸平靜的時候,他幾乎被眼前的畫面震懾住,因為那張臉並不是他的,那張臉沒有瞳孔,臉上滿是龜裂的皮膚,志銘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水中竄出的手拉進泳池裡。

 

小凱眼睜睜的看著志銘掉進深水池裡,他聲嘶力竭的大聲喊叫「有人掉進水裡了!快救人呀!」

 

掉進泳池裡的志銘驚慌失措的揮動四肢,他的嘴裡灌進泳池的水,嚐到氯的味道,刺痛的雙眼佈滿血絲,此時有人用硬如石頭的手拉扯著他的右腳踝。他垂下頭,看到一個身體是灰白色的小孩緊緊抓住他的右腳,沒有瞳孔的雙眼瞪著他看,敞開的大嘴像是在說些什麼,然而志銘可以確定的是,那是廢棄花園裡的雕像,就是那個穿著梅花國小制服的雕像。

 

當他感覺到呼吸困難,身子不斷下沉,心跳加速,渾身發熱,昏眩的他眼前像是被一層白霧籠罩著,逐漸失去知覺,四肢癱軟,喉嚨與肺部都是泳池的水,想咳也咳不出來。這時他的瞳孔快速的收縮,腦中出現了一段像是影帶膠卷般的畫面。

 

一名女子右手牽著一名小男孩走在紅磚道上,高跟鞋傳來喀喀的聲音,陰鬱的天空被烏雲籠罩,冷風颼颼,大雨肆無忌憚的落下,打在樹梢上發出簌簌聲,原本只有地基的豪宅此時卻完好無缺的聳立在兩人的身後,女子面容憔悴,雙眼紅腫,黑髮雜亂無章的附著在額頭,臉頰上混雜著淚水與雨水,蹙眉的她雙眼滿是絕望。身旁的男孩說,「媽咪?我們要去哪裡?」女子看著他那天真無邪的雙眼,輕輕的說,「對不起…」。

 

他們走過一叢又一叢的造型花盆與雕像,映入眼前的是那座有著女性雕像的水池,女子浸濕的洋裝貼在身上,衣服的內裡透了出來,皺巴巴的裙襬沾在她的膝蓋處。一雙粉紅色的高跟涼鞋沾上了汙穢的泥巴,上面原本繡有一朵玫瑰花,此時正在枯萎凋謝。

 

「媽咪?」小男孩說,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不斷顫抖身子的母親。

 

「對不起….寶寶….對不起…」女子一說完,便將小男孩整個人丟進水池裡,然後用力的將他壓入水裡,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男孩不斷掙扎與尖叫,他拼命的想要求救,努力的爭取再吸一口氣的機會,但依舊徒勞無功,女子手上浮出青筋,發狠的雙眼佈滿血絲,眼底儘是愧咎與抱歉,淚水如潰堤般湧出,一把口徑5.99mm的手槍擱在水池的平台上。

 

最後,小男孩的屍體浮在水池面上,隨波上下起伏,天空不時傳來閃電的光影,悶悶的轟隆聲不斷,女子痛哭流涕的癱坐在地上,她將手裡的手槍高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緊閉雙眼,按下扳機的那一刻,手槍傳出爆破般的劇烈聲響,耳裡聽到嗡~的聲音,鮮紅色的血液噴灑在女性雕像的身上,女子的太陽穴飄著煙硝,癱軟的身子趴倒在紅磚道上,汨汨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整片草地與她的衣裳。

 

靈魂出竅的志銘站在花園水池旁,他才發現,小男孩的屍體不見了,飄在水面上的…居然是早上他一直找不到的愛犬,「多多?!」他著急的伸出雙手要將屍體撈起,但沒想到那女性雕像居然動了起來,朝他撲過去,黝黑的天空竄出一道閃電,擊落在水池的正上方,火苗如煙火向四周噴射。

 

當一片白茫茫的光影遮蔽雙眼後,躺在游泳池邊的志銘突然張大雙眼,口腔與鼻腔噴出溺水時灌進的水,他大口大口喘著氣,胸膛不規律的起伏,心臟劇烈跳動著,肺部宛若有許多玻璃碎片在裡面打轉,使得他不斷咳嗽。

 

有許多人蹲在地上俯看著他,嘴巴呢喃著,但他耳裡只聽到宛若強風竄進窗戶縫隙時的咻咻聲。此時眼前一切的景物都只剩下灰白色,突然間好像有個無形的畫家,拿著畫筆在天際間上色,先是白色、淺藍色、深藍色,色彩慢慢重疊融合在一起,展露出漸層般淺藍色的色澤,右邊的那棵樹染上了青綠色、褐色與紅色,最後呈現的是豔陽灑落在樹梢上的模樣,眼前的事物漸漸恢復正常,痛苦不堪的他體會到再次拾回生命的感覺,他緊閉雙眼別過頭將右臉頰貼在發燙的水泥地上,他感到疲憊不堪,手腳癱軟,當志銘再次張開眼睛時,卻看到多多渾身被污水浸濕,嬌小的屍體癱軟倒在前方約一公尺處的水泥地上,牠原本炯炯有神的雙眼失去了光彩,只剩下疑惑與百思不解的神情,就跟那小男孩一樣,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才會慘遭被人殺害遺棄呢?

 

「志銘!志銘!」淚如雨下的小凱趴在地上叫著他的名字,而志銘再次失去知覺昏眩過去。

 

13.

 

保健室裡飄著濃郁的消毒水味道,冷氣規律的運轉著,保健室阿姨坐在辦公桌前寫資料,原子筆傳來沙沙的摩擦聲。緊閉的窗簾將豔陽阻隔在外,走廊上有幾名嬉笑而過的學生。志銘安穩的躺在病床上,小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打盹,靜謐的室內縈繞著掛鐘的滴答聲,時間是下午四點四十五分。

 

「多多!」志銘從床上驚醒,白色的棉被被踢下床。

 

小凱倒抽一口氣醒過來與志銘四目相接,「志銘...哇!我的天呀!你還活著!我的媽呀!我還以為你死掉了!天呀!」他語無倫次的撲向志銘,緊緊將他抱住。

 

「死…死掉?」志銘詫異的說,並將小凱推離他的身體,他聞到氯的味道,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似乎剛剛那短暫的死亡仍然記憶猶新,「小凱!多多呢?你有看到多多嗎?」

 

「多多?他不是在你家嗎?」

 

「不是呀!多多剛剛明明就在深水池那邊!」

 

「你是晒昏頭了嗎?你剛剛就像個瘋子往深水池跑過去,然後就跳下去,嚇死我了!幸好你沒事!」

 

「不是啦!我真的看到多多了!我知道他在哪!」

 

「不在你家嗎?」

 

「在那個水池裡!」

 

「水池?!怎麼可能!」小凱納悶的看著志銘。

 

保健室阿姨從門口探頭進來,「啊~志銘小朋友你醒了呀!阿姨剛剛有打電話給你媽媽了,等一下她就會來接你和小凱回家囉!」

 

他們臉上帶著笑容,異口同聲的回應保健室阿姨,待她回到座位上後,兩人便又皺起眉頭接續先前的話題。

 

「花園有死人,一個女人把小男孩淹死在水池裡,然後自殺。結果他也把我的多多抓去淹死了!」

 

「怎…怎麼可能…這太誇張了啦!」小凱尷尬的說。

 

「你不相信是你的事,我要趕快去把多多救回來!」志銘說完便跳下床,套上球鞋,橡膠鞋底在磁磚地發出惱人的摩擦聲。

 

「喂!志銘你幹嘛!」小凱尾隨在後。

 

阿姨看到志銘從房間走了出來,「怎麼了嗎?媽媽等一下就會來接你了!」

 

「嗯,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先去上廁所…可以嗎?」

 

「當然可以呀!要趕快回來喔!不然媽媽等一下就來了!」

 

「嗯,謝謝妳!」

 

阿姨繼續低頭疾筆振書寫著資料,而志銘一走出保健室就被小凱拉著。

 

「你幹嘛!」

 

「我才要問你幹嘛!」

 

志銘氣呼呼的瞪著小凱說「我要去救多多!關你什麼事!你又不相信我說的話!」

 

「什麼叫我不相信!好歹我也是你朋友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沒聽過嗎?」

 

兩人沈默不語,任由豔陽的餘暉灑落在兩人身上。靜悄悄的走廊只剩他們兩人,稍早前學生都下課回家了,唯獨幾名老師走在校園裡,歸巢的鳥兒飛翔在空中,幾朵白雲掠過天際。

 

「走吧!」志銘一說完便轉身跑了起來,直到兩人的身影消逝在走廊的陰暗處。

 

14.

 

這次重返花園,兩人心中難免帶著些許的顧慮與不安,畢竟上次兩人似乎看到一個沒有頭顱的雕像在監視著他們,而志銘之後卻不斷夢到和看到許多關於這座花園所發生的事情。雖然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硬是要說只是巧合,但,多多的屍體又該如何解釋?為什麼花園會跟多多扯上關係?又或者,多多只是那些死人用來當做誘餌,等著志銘上鉤?

 

他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進入樹林隧道準備將這謎底解開,志銘額頭上滿是汗水,夕陽被拋在身後,花園的上空依舊被烏雲籠罩著,空氣中滿是腐臭的爛泥巴混雜著枯葉味,這個花園給人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手錶的時間是五點十五分,秒針規律的移動著,似乎時間還很充裕,他們走在潤濕的紅磚道上,覆蓋在上頭的綠色青苔範圍越來越大,幾乎就快要把紅磚道吞噬掉了。

 

志銘眼前閃過那名女子癱軟仰躺在地的模樣,一大片鮮血將草地染紅,耳邊縈繞著槍鳴後的嗡嗡聲,但那也只是他腦海中的幻想。遠處藏匿在樹叢後的水池平台前方空無一物,女子與小男孩皆不見蹤影,深深嘆了一口氣的他喃喃自語,「應該只是夢…」

 

「你說什麼?」小凱問道,雙眼擔憂的環顧四周。

 

「沒…沒事…」志銘鎮定的說,雖然一顆心噗通噗通的亂跳。「嗯…沒事的…」

 

「那是什麼聲音?你有聽到嗎?」

 

兩人全神貫注的直視前方絲毫不敢鬆懈,遠處傳來涓涓流水聲,他們左顧右盼,擔心會有什麼鬼怪從樹叢中竄出,耳邊除了水聲還有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跳聲,胸腔裡的呼吸聲宛若穿梭在竹林間般急促。兩人瞪大雙眼看著那座水池上的女性雕像,聲音是來自於她手中的那個甕,湧出的並不是泉水,而是暗紅色的血液,腥臭味直撲而來。

 

志銘搖搖頭,難以置信的說「我…我的天呀…」

 

小凱吞了吞口水,雙腿不斷顫抖,他多想立刻拔腿就跑,但是,如果就這樣丟下志銘,還稱得上是好朋友嗎?

 

當兩人站在水池前一公尺處,女性雕像的臉上浮出之前不曾看過的血漬,不過卻跟志銘溺水時看到女子扣下板機,鮮血濺灑出的位置如出一轍。小凱雙手握拳,緊張的說,「志…志銘…這是怎麼回事?我也在做夢嗎?」

 

「我…我怎麼知道!」志銘說完便開始繞著水池走,骨碌碌的兩眼東看西看。

 

「你…你在幹嘛?」

 

「廢話!找多多呀!不然來這邊玩水喔!」

 

「喔…但是…怎麼這麼冷呀…」小凱環抱住自己的雙臂,顫抖的下顎發出牙齒敲打的喀喀聲。「現在不是夏天嗎?」

 

志銘沒有搭理他,只是繼續尋找多多的身影,水池的周圍除了雜草之外沒有任何東西,他面有難色的看著那充滿鐵鏽味血液的水池,冷汗順著額頭滑落。他記得,看到女子將男孩淹死在這裡,而後來男孩的屍體卻變成了多多…這意味…

 

「我想…我知道在哪裡了!」志銘堅定的說。

 

小凱順著志銘的觀望的方向看去,然後抬起頭激動的說「不會吧!在這裡面?!」

 

「嗯!因為他就是死在這裡的!」

 

「誰?」

 

「小男孩!」

 

「呃…但這很噁心耶!而且好臭,好像屍體的味道…這樣你還敢把手放進去?」

 

「又不是要你做,囉嗦什麼!」志銘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的抖動雙手,宛若一名游泳選手正在做暖身運動,接著他一鼓作氣將雙臂伸進充滿腐臭味的血水池裡。

 

甕裡流洩出的血水落入血池裡,濺起的血液噴灑在志銘的身上與臉龐,蹙眉的他瞇起兩眼,一抹噁心難受的表情掛在臉上,血水池沒有泉水般的清澈,反而是混濁濃稠又帶著讓人近乎窒息的惡臭味。他的手在血水裡打撈著,指尖不斷碰觸到硬如石頭的圓形物體,也許是人的頭骨,但他依然選擇相信只是石頭。

 

突然一個熟悉的觸感碰到掌心,志銘驚訝的用雙手緊緊抓住這個物體的前肢,難過的淚水湧出眼眶,宛若那女子淹死男孩時般的痛苦。他緩慢的將物體從血池中撈起來,那大如蘋果的頭顱與垂掛在兩側的大耳朵,寬厚的嘴巴,原本機靈的雙眼此時變得黯淡無光,這正是他的愛犬,他一直在尋找的多多。

 

「多…多多…」志銘哽咽的說,而站在身後的小凱看的瞠目結舌,不發一語,只是瞪大雙眼看著被血水池淹死的多多。

 

現在的他只想要趕緊將多多的屍體帶走,也許就埋在自家的後花園,然後立個小墓碑,讓牠安息。正當志銘還在心中盤算著要怎麼處理多多的遺體時,血水池突然冒出了許多泡泡,就像是沸騰時的熱水,突然間有一股力量拉住多多的後腳,「小凱!小凱!快來幫我!」志銘驚慌失措的大叫,雙手用力拉著多多癱軟的上半身,小凱著急的跑到志銘身邊,血水池上面的泡泡越來越多,每當一個氣泡破掉的時候,都會聽到女子用著哭嗓的喉音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寶寶…對不起」

 

「我的天呀!這什麼鬼東西!」小凱驚叫著。

 

「你管他什麼鬼東西,快點幫我啦!」

 

「對不起…對不起…」池裡不斷傳來這詭譎的氣聲,惹得兩人雞皮疙瘩爬滿全身。

 

小凱根本不知道該從如何幫起,他只是傻愣在一旁看著志銘與血池中的亡魂拉扯著多多的屍體。突然間,血池裡的那股力量消失了,似乎放棄這場爭奪屍體的決戰,而志銘便硬生生向後頭的紅磚道摔去,摔痛的他哀嚎一聲,而多多濕答答的屍體便掉在他的懷裡。

 

「你沒事吧!」小凱驚呼一聲看著摔在紅磚道上的志銘。

 

烏雲密布的天際落下雨水,灑落在廢棄花園裡,陰鬱的雲層裡傳來轟隆轟隆的雷鳴聲,水池上方的女性雕像宛若通了電的機器人抖動著身子,她先是眨了眨沒有瞳孔的雙眼,微笑的雙唇旁邊逐漸龜裂,鮮血汨汨流出,雕像扭動著頸部,不斷發出劈啪劈啪的破裂聲,肢體不協調的她張開血盆大口對著眼前的小凱發出尖銳刺耳的尖叫聲,而他還來不及反應,女性雕像就將手中的甕朝他的頭部砸了過去。

 

「小凱!」志銘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小凱的頭被不斷湧出鮮血的甕罩住,充滿腥臭味的血液浸濕了他的衣服、褲子,還有他最愛的鞋子。他的兩隻手胡亂的抓在甕的外面,想要將它從頭上摘除,但卻徒勞無功,小凱就像是一個踏在月球上的太空人,頂著一個甕四處亂走,那血液似乎沒有停止意思,仍然不斷湧出,也許它的目標就是要將小凱淹死。

 

志銘將多多的屍體擱在一旁,趕緊從地面上爬起來,此時女性雕像已經掙脫原本的支架,整個人站在血池裡,池面剛好蓋在她的膝蓋上。而小凱停止了掙扎,整個人癱軟無力的倒在紅磚道上,摔在地上的甕發出驚人的爆破聲響,碎片與鮮血四濺,露出小凱的頭顱,他的黑髮沾粘在額頭上,滿是血絲的雙眼上吊著,張大的嘴巴滲出剛剛灌進去的血水,他就這樣一命嗚呼,死了。

 

大雨肆虐,樹梢被打的花枝亂竄,冷風颼颼,如同溺水時看到的場景般殘暴而無情。他轉身想要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紅磚道的末端卻見不著樹林隧道的入口,只剩下模糊不清的小徑。身後的女性雕像又再次發出尖叫的嘶吼聲,手足無措的他只好跑進樹叢裡,就像在夢裡一樣,耳邊傳來談話嘻笑聲、雷擊聲、尖叫聲、卻不見任何人的身影。

 

白茫茫的閃電若隱若現,那棟藏匿在小徑末端的豪宅似乎又出現在眼前,他只好加快腳步往前跑,希望那邊有別的逃生出口,身邊的樹叢隨著他的奔跑速度向後移動,直到他穿過最後一個樹叢,絆到地上的石頭,整個人像顆球往前滾,最後撞上豪宅的水泥牆。眼冒金星的他感到頭昏目眩,當他再次張開雙眼時,卻發現原本的狂風暴雨消逝的不見蹤影,那些吵雜的聲音也一概消失,女性雕像也沒有張著血盆大口追趕過來。他納悶的環顧四周,一切安然無恙,而豪宅卻聳立在他身旁,遠處的樹叢傳來一名男子嗚咽的聲音,志銘緊張的躲到豪宅的側邊,探出半個身子直視前方。

 

他聞到身上瀰漫著一股濃郁的汗臭味與血池裡的腥臭味,寒冷的天氣使得身子浸濕的他不斷發抖,嘴裡吐出白色的霧氣,「怎麼這麼冷…」他低咕著。手錶上的時間依然停在六點十分,秒針也停止了運作。

 

一名中年男子從雙扉門前方樹叢間的小徑走了出來,身材臃腫的他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好像重心不穩一樣隨時都會摔倒。他朝豪宅的右側走了過去,哭泣聲隨著他的身影消逝在薄霧之中。

 

志銘不知哪來的膽子,居然尾隨著男子的方向前去,隨後看到座落在大榕樹下的廢棄倉庫。奇怪的是,原本擺放在周圍的雕像全部都不見了,他心想「難道是剛剛的那個男子將雕像都搬走了嗎?」他心有戚戚焉的走到倉庫的門口,門把上的鎖頭早已生鏽損壞,老舊的門板微微敞開,發出喀嘰喀嘰的摩擦聲,上頭的樹葉隨風搖曳著,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他將門板推開,突然感覺到有人拿著釘子插進他的腦袋,一股劇烈的疼痛如電流般流竄全身,不知道是否因為一直不斷受到驚嚇的關係,導致他已經心力憔悴,全身的體力幾乎都將耗盡,他癱軟的坐在草地上,看著一雙腳垂掛在半空中,晃來晃去。

 

剛剛那名胖男子在倉庫裡上吊自殺,懸掛在樑上的麻繩發出沙沙的摩擦聲,他的眼珠子幾乎都快要蹦出眼窩,長長的舌頭掛在下巴上,猙獰的臉爬滿紫色的血管,身子與四肢緩慢的左右擺動著。

 

此時志銘終於崩潰了,放聲大哭,愛犬死了,好朋友也被殺死,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這是多大的折磨呀!他的心糾結在一起,幾乎喘不過氣來,他應該是要在家裡當一個乖小孩,怎麼會落得這種下場,原本只是想要探險,怎麼會變成這樣,他也不知道。

 

有個人帶著雕像破裂的劈啪聲走到他的背後,硬梆梆的小手擱在志銘的肩膀上,而他回過頭,看到那個穿著梅花國小制服的男孩雕像對著他微笑,突然間,男孩的頭顱像是被人劈開,從頂端開始破裂,接著滲出大量的鮮血,隨後聽到的是志銘歇斯底里的尖叫聲縈繞在花園裡。

 

15.

 

炎炎夏日的夜晚悶熱無風,月亮高掛在上頭,路燈在人行道上打著微弱的光影,尚德街如往常般有許多熙來攘往的車輛,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有一台警察車停靠在路邊,行走的路人好奇的看著這不尋常的景象,因為這台車停在門牌「203」與「205」的房子前,也就是志銘和小凱家的前面。

 

志銘的母親坐在客廳裡哭的泣不成聲,父親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默默啜泣,兩名警員坐在他們前方的沙發上,神情嚴肅的拿著記事本寫著資料。剛剛他們才離開小凱的家,現在正準備詢問關於志銘失蹤的原因。

 

母親根本說不出話來,父親說他今天下午要去學校載志銘和小凱回家時,他們兩人就已經跑走了,保健室阿姨只知道他們最後是要去上廁所。

 

「我們先不要斷定小孩子是遭人綁架!也許他們只是貪玩,忘了回家的時間罷了!」警察說。

 

「不過…志銘很少會那麼晚回來…」爸爸看著牆上的時間是八點十五分。

 

「嗯…那我們在等等看,說不定等一下就會回來了!」警察嚴肅的說。

 

站在走廊的志銘淚如雨下,他壓根沒想到居然會讓母親難過成這樣,自責的他緊抓住自己的衣襬,垂下頭不斷啜泣。他走進客廳看著母親熟悉的背影,空氣裡飄著清新的玫瑰花香,他深深吸了一口,想要將堆積在肺部裡的惡臭稀釋掉,他用骯髒的雙手抹去臉上的淚痕,然後走到母親的背後,想要環抱住她的肩膀,然後親親她的臉頰,對她說「媽咪!對不起!我回來晚了!」,也許母親會因為他玩的整身髒兮兮而破口大罵,但他知道,即使這樣,母親還是愛她的。

 

然而當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雙手穿透過母親的身體時,心中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甚至可以聽到宛若玻璃砸碎的聲音,他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己汙穢的雙手,然後放聲大叫,「媽咪!我在這呀!媽咪!妳有看到我嗎?」

 

只是沒想到,客廳裡的所有人居然都不為所動,依舊重複著單調無趣的平淡詢問語調,坐在沙發上寫資料的警察還是在寫資料,父親和警察兩人一來一往的說著志銘可能去哪裡玩的事情。

 

直到一陣突如其來的電鈴聲響徹雲霄,驚動了所有人,母親頭先第一個衝出客廳,穿過志銘的身體,咚咚咚的跑在走廊上,父親與兩名警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尾隨著母親跑了過去。

 

當前廊的門敞開的那一剎那,站在後面的志銘傻住了,因為他看到他自己就站在門口,懷裡抱著原本已經死掉的多多,現在居然活生生的搖著尾巴,而小凱就站在旁邊,兩人身子滿是污泥,髒兮兮的臉上展露笑顏。剎那間,志銘可以肯定的是,那個偷了他身體的鬼魂,對著他露出一抹輕渺與不屑的眼神,神情似乎在說著,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回到人間。

 

此時站在走廊上的志銘原本是要衝過去狠狠揍那個偷了他身體的人一頓,沒想到地板上滲出一灘鮮血,像流沙般的將他往下拉。志銘無聲的吶喊著,淚水不斷落下,他的母親居然開心的抱著一個不是他兒子的人,心急如焚的他想要從這宛若黑洞般的血坑掙扎出來,但,最後他還是陷入了地板裡,那灘鮮血便順勢消逝的不見蹤影。

 

16.

 

密不透光的烏雲籠罩著整個天空,廢棄花園又恢復了原有的寧靜與安詳,那棟若隱若現的豪宅終究只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樓,遺留下的只是那毀損的地基與幾根柱子。有著女性雕像的水池依舊乾枯,手中捧著的甕不再湧出池水,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正常,這裡就只是一個荒廢的花園,雖然曾經也有許多人來這邊談笑風生,或是參加活動,但那也都只是往事了。

 

唯一不變的是,那棵大榕樹依然持續碩大茁壯,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區裡有一個秘密,就是廢棄倉庫外的那些雕像並不單純。而其中有一座身穿梅花國小制服的男孩雕像,在那顏料斑駁剝落的外表裡藏的是另一個人的靈魂。

 

當志銘張開雙眼,發現自己變成雕像的時候,卻只能在心裡默默的哭泣,腦海裡滿是他母親欣喜若狂的抱著那奪去他身體的鬼魂。此時憤怒正逐漸在他心中萌芽,雕像的世界裡只有無限的等待,沒有緊迫盯人的時間會在後頭追趕著你。

 

他只能待在這個地方,等待下一個誤入禁地的人,也許…只是也許,他就能夠有機會再次重回人間,去把原屬於他自己的人生奪回,要用什麼方法他並不知道,但至少他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The end.

「瞳」2012/4/25~2012/5/26初稿完成

===================

小豪桑的後續碎唸>>>

回到上次我姊說的那段『驚人事情』,我們小時候住在台中的華美西街上,那邊的中間有一個大水溝,應該是排水設施吧!畢竟那是我五六歲的事情了,根本沒什麼印象。


而當我跟她提到,『瞳』裡面會有一段劇情是,志銘養的小狗「多多」,雖然我現在也有養一隻狗叫多多,小時候也差點因為莫名的疾病掛點,幸好現在很正常。


我老姐後來才說,小時候我們曾經跟鄰居的小孩去大水溝玩,他們從路邊抓了一隻只有三個月大的流浪狗,想說要讓小狗學習游泳或是什麼的?於是就把小狗放到排水系統的水溝裡,結果沒想到那小狗就被湍急的水流衝入那黝黑的排水設施裡,老姐說那時候我一直哭一直哭,之後我們就再也沒下去玩了。


所以我老姐聽到故事裡有把小狗淹死的戲碼,還以為我記得這件事情,結果沒想到那是存在潛意識裡的東西,不禁讓我懷疑,我寫的每一個故事,難道真的都是曾經發生過的嗎?怪不得寫小說的時候,總是覺得自己快要人格分裂了哩!


我個人喜歡『瞳』這篇故事,因為我有把死小孩的感覺寫出來,前半段的時候,那時候還真的揣摩不出來什麼叫做死小孩,還到處觀察那些路邊的小孩子。


雖然裡面的場景是有點依照『秋茂園』這個地方去寫的,不過除了噴水池之外,其他的東西都是順著故事延展出來的。怎麼會有豪宅、怎麼會有外遇...這些都是故事裡的角色告訴我的,也就是為什麼我想要幫『他們』把故事寫出來,因為我自己也很好奇。


打從一開始我並沒有寫續集的想法,不過結局真的是讓人很想殺人,不知道是因為那個搶奪志銘身體的亡魂,又或者是為什麼裡面藏了那麼多秘密呢?


不過感覺上,會不會有續集我也還不清楚...假使會有應該也是明年的事情了吧!


畢竟如果故事裡的人不想要領便當的話,就會慢慢醞釀,直到『他們』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就又會來敲敲我的頭,然後我又要繼續被抓進那個恐怖的世界...寫出『他們』的故事哩!


感謝你的來訪~希望你會喜歡~寫作是寂寞的!就是自己與自己的世界!

===================

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女王
  • 嘖嘖~
    沒想到結局竟是這樣~
    一樣的驅殼不同靈魂~
    或許志銘爹娘以後就會發現~這孩子......
  • 哈哈!說不定還會有續集哩!寫小說都是這樣,感覺越來越像是連續劇!

    黃小豪桑 於 2012/11/09 01: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