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額!就這樣「推」...很快的!

1050025244  

關於【敗裂的故事第九章】:

延續上個章節...狄恩順著奶奶消失的光芒來到三樓,然而B-9室的牆上居然掛滿了屍體。

而正當他想要逃離的時候,卻發現為時已晚...布袋男早已回到這令人近乎窒息的恐懼地帶...

==========恐懼回憶 

【第一章 郵差先生

【第二章 狂風與地下室】

【第三章 蛋包飯】

【第四章 發生什麼事?】

【第五章 墜樓的柯大為、用藥過量】

【第六章 二樓B-9室、日記本的真相】

【第七章 奶奶的原諒、滿口黃牙】

【第八章 喧鬧的死人】

=========故事開始:


9.布袋男的喀喀、無法結束的眼淚

 

狄恩吞了吞口水,慢慢的蹲下來,躲在一具女裸屍的後方,女裸屍的眼珠子擺向他這邊,斜斜的看著他,狄恩分不出女裸屍的眼珠瞳孔部分在哪,只看的到一顆黑色如皮蛋色的眼珠子。布套男的頭又不自然的抖動兩下,喀喀~他右手持著斧頭懸掛在大腿邊,他慢慢的往中間走,朝著肉色橢圓物體前行。

 

腳步蹣跚卻發出很沉重的咚咚聲,在地板上濺起了許多水漬,天花板不停的漏水下來,整個房間有屋頂跟沒屋頂一樣,四處雨水亂竄,到處找地方躲藏,慢慢的布套男伸出他的左手,柔柔的放在肉色橢圓物體上,他整個人微微向前傾,使得他的上半身跟物體可以貼在一起,布套男窸窸嗦嗦說了一些話,隱約只聽到『我愛你』三個字,布套男站在物體前方沉思了一會兒,便又轉身朝著門口走去,正當狄恩要呼~的嘆一口氣的時候,女裸屍突然大聲的尖叫著『他要把我帶走啦,他要把我搶走啦!』狄恩驚慌失措,腎上腺素升高,冷汗直流,寒毛豎起,手忙腳亂的摀住女裸屍的嘴巴,露出那皮蛋色的眼球,布套男猛然回頭,還不忘左右抖動兩下,喀喀~

 

布套男大步大步的奔馳過來,只見他高高舉起他手上的斧頭,劃的一聲,女裸屍的頭就這樣被砍了下來,掉在狄恩的兩大腿中間,他整個人跌坐在地上,直視著帶著詭異笑容的女裸屍頭,所有的裸屍就在同時又開始不停的大叫救命,身子又不停的擺動著,不停的喧嘩著,中間的肉色橢圓物體又開始在空中不停的飛舞,狄恩手忙腳亂的爬過,擠過那些銀色鋼索以及鑲在牆上的裸屍。

布套男眼見情況一片混亂,開始靠近牆壁,不停的揮舞他手上的斧頭,劃~劃~劃~不到一下子的時間,左邊裸屍的頭全部被砍掉了,只剩下湧泉噴出的血水,狄恩連滾帶爬的跑到前廊,他還不小心踏到一個男裸屍頭重重的跌在地上,當他到達門口的時候,轉身看到布套男已經把牆上所有的裸屍頭全部都砍了下來,此時的場景鮮血四濺,宛如中央水池不停的噴灑晶瑩剔透的泉水,血液噴灑在肉色橢圓物體上,狄恩看到布套男轉身面對他,就在距離他不遠的前廊上,只有短短的三公尺,狄恩要怎麼逃命。

 

布套男碰碰碰的大步走向狄恩,狄恩整個人貼在門上,往右也不對,往左也不對,他還來不及動作,布套男的斧頭就已經砍過來了,劃的一聲,半面生鏽的斧頭砍在門板上,幸好狄恩及時蹲下才能閃避這一次的斷頭之旅,他又再次連滾帶爬的穿過布套男的胯下,直直往中間的肉色橢圓物體跑去,他整了人成大字型背部貼在肉色橢圓物體的正面,儘管他的全身都被四周的湧泉染滿了鮮紅的血液,滴滴答答的,血和雨水就像一場合奏表演,也像是一組默契極佳的表演團體,這時候應該給個滿分,才不會辜負這場隆重的表演會。

 

布套男右手握著卡在門板上斧頭木柄中間處,用力的上下來回拉扯,半面生鏽的斧頭從門板上被拔了出來,喀喀~布套男轉身面向狄恩,他奔跑著,直直往狄恩的方向前去,右手將生鏽的斧頭高高舉在空中,準備再來一個致命一擊,這一次他真的要將狄恩的頭砍下來,劃~的一聲,狄恩大聲的慘叫,悽慘的聲音跟那些已經少了頭的裸屍一樣,眼睛睜大的狄恩,眼睛直直看著布套男,而冰涼涼斧頭的側面就剛好貼在狄恩的左臉上,斧頭就剛好插進他後面的肉色橢圓物體。

 

這時候肉色橢圓物體不停的扭動,布套男忽然大聲慘叫著,然後布套男往後退了幾步,狄恩感到有種溫熱的液體從肉色橢圓物體的裂口處慢慢噴出,膽汁色澤,濃濃的腥味,狄恩才剛想要跳開,本來只有三十公分大的裂口,啪~的一聲裂口從中間迅速的往上攀爬。

 

嘩~裡面所有的東西洩洪般的噴在整個充滿血腥味的客廳,肉色橢圓物體就像是破掉的水球,剩下乾扁扁的外皮懸掛在空中,一具裸女屍體從肉色橢圓物體中摔了出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布套男當場就跪在裸女屍體的前面,不停的搖頭,嘴裡大聲喊叫『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騙我,我那麼相信你們,為什麼妳們都要騙我~哇~』頭仰著天,咆嘯而出的聲音宏亮而淒涼。

 

狄恩看著膽汁占據了房間的每個角落,天花板也不停的滲出雨水來,冷空氣呼呼從小窗口竄入,狄恩全身濕透不停顫抖,他看著跪在裸女屍前面的布套男,以及散落在房間每一處的大腸,小腸,一大推鮮紅色的碎肉泥,甚至還有七、八顆人類的心臟,整個房間亂糟糟,到處都是黏稠狀的液體,膽汁色的液體居多,狄恩隱隱約約聽到布套男在哭,小聲的啜泣。

 

他慢慢走向布套男,布套男的雙手垂掛在腰際處,狄恩的大腿才剛靠近他,布套男馬上伸出了右手緊緊的抓住狄恩的左手,狄恩嚇的還來不及反應就整個人被布套男推倒在地上,狄恩的頭部淹在黃色濃稠的液體中,布套男雙手用力將狄恩的頭緊緊的壓在液體中,濃稠噁心的膽汁灌入狄恩的耳朵,鼻孔,眼睛,甚至嘴巴,使得他無法呼吸,狄恩不停的掙扎,但是布套男使出了蠻力要至他於死地,啪啪啪~被狄恩兩手狂揮舞的手濺起黏稠的液體。

 

狄恩心想『難道我就要這樣死掉了,難道我什麼也沒有辦法做嗎?』就在這個時候不停揮舞的左手突然碰到了一個東西,一個木質圓柱狀的東西,『斧頭!布套男的斧頭,剛剛插在那個肉色物體上的斧頭!』狄恩的左手抓起了圓柱木柄,狠狠的往他的後方砍過去。他可以站起來了,布套男的重量不見了,他的頭從噁心的膽汁中拉起,他不停的嘔吐,不停的用雙手清掉他臉上的肉渣以及跑進鼻孔的濃稠液體,當他的眼睛恢復了正常,可以看到現在的景象,他轉身往後面布套男的位置看去,他看到那把生鏽的斧頭斜斜的插在布套男的右邊脖子,布套男不停的顫抖著,只是他的脖子已經斷了,再也沒辦法發出喀喀的聲音,動脈被砍斷,鮮血很迅速的大量濺灑出來,染紅了布套男的土黃色布套,鮮血也在布套男的上半身留下了鮮豔的彩繪圖騰,覆蓋了他手臂上的『niki』藍色刺青,似乎還可以聽到布套男隱隱約約的說『我愛你Niki,我愛我的…老婆』。

 

狄恩看著這間小房間,一切都是那麼的詭譎,一切都像是個無法解答的謎題,現在的他不再孤獨,身邊有太多的屍體陪伴著他,有一道光再度抓住了狄恩的視線,他朝著光源走去,跨過了布套男停止抖動的身軀,他看到門板上方有個小牌子在發亮,像是黃金般的色彩穿透了整個前廊。

 

狄恩緩緩的走向前,他伸出右手,慢慢的靠近發光的小牌子,直到他的手覆蓋下去,他感到右手手心被非常熱的東西扎著,像是被火燒到一樣,『哇~燙~』他迅速的將手伸回來,左手壓在灼熱的右手手心上,他不停的揮動著手,希望冷空氣可以降低他的熱度,發亮的小牌子不見了,他看著左手慢慢移開他的右手手心,居然被烙印上『B-9』。

 

他還沒有回神過來,突然他後方的地板上爬滿了黑色如螞蟻般的黑色液體,密密麻麻的爬向四處,上了牆壁,甚至天花板,狄恩驚訝的快速往客廳跑去,他看到布套男的頭套下方,頸部連接處有條繩子緊緊繫住的那個地方鬆開了,鬆開的地方不斷的湧出黑色的液體,狄恩抓緊了自己的心臟,緩緩的靠近布套男屍體,左手抓了布套的尾端,奮力的由下往上拉開,他看到黑色液體從布套男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處溢出,讓他嚇到並不是七孔流血的布套男,讓他嚇到的居然張熟面孔,『爸…爸…爸爸?』狄恩吞吞吐吐的說出這兩個很難講的字眼。

狄恩還來不及認親,整間房間就被黑色的液體覆蓋住了,滴滴答答的水聲,四周充滿了人群嘰嘰喳喳的聲音,剩下的是他眼前那唯一的光線,也就是那個小窗子透進來的光線。


延續下去【第十章 郵差先生、麻木回憶】

===========================

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菜桃兒
  • 很喜歡你這一幅畫真的太棒了,泥可以去出書了~真的狠有才華
  • 哈哈!謝謝你的喜歡~不過這真的是要靠運氣呀!

    除了努力還是要努力啦!

    黃小豪桑 於 2012/11/13 22:26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這次的圖
    讓我想到橘子
    那個一片一片的感覺
    ^///^
  • 哈哈~這樣也不錯呀!

    剛好現在有好吃的橘子可以吃~

    黃小豪桑 於 2012/11/13 22:26 回覆

  • BEER
  • 媽呀!那些散落一地的腸啊、肝啊、屎啊小便內臟的,就彷彿在我腳底下,想撐起身子從你的格子逃開,卻又噗嗤滑倒,塞了滿嘴汙血,與幾條從女裸屍那被腸蠕動揉擰過的屎沾在我臉上.................天啊~~我正在吃午飯,你又以壓倒性的勝利幫助我減肥了XDDD,拍肩。
  • 哈哈!以後減肥藥的包裝要放我的圖!

    黃小豪桑 於 2012/11/14 20:25 回覆

  • funnywatermelon
  • 好可怕阿!我都被嚇破膽了~你的功力越來越深厚了~嗚嗚!我晚上要做惡夢啦!
  • 哈哈!謝謝喜歡啦!不過血腥的畫面偶爾來一下就好~

    不然會太灑狗血~

    黃小豪桑 於 2012/11/14 20: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