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額!就這樣「推」...很快的!

黑夜的曙光上篇  

 

這篇是「親愛的弟弟」續集,當初在學習寫作的時候並沒有想到會有後面的接續,畢竟哪有那個功力呀!

所以壓根沒有想到會不會有續集這件事情,距離上次的作品完成有半年以上,而某天在腦海裡又看到了裡面的角色。

也許這就是小說家的通病?每個人都即將人格分裂?

每次的作品都沒有很恐怖,但是圖片我都喜歡畫的很恐怖!哈哈!

=========過往的故事:圖片點一下就過去了!!!

親愛的弟弟  

第一部:親愛的弟弟。

 

=========故事開始:

「黑夜的曙光」

 

1.

 

遠處的海浪波濤洶湧宛若大草原中的猛獸,呲牙裂嘴的撲向彼此,浪濤打在岸岩上,傳來規律的聲響。黝黑的夜空裡沒有月亮與星星,廣無邊際的黑色海洋,只有無止境的蔓延,就像這個世界裡的人一樣,永無止境的等待,等待著沒有未來的未來。

 

灰色的沙灘上有許多人行走在上面,他們面無表情的將腳印遺留在身後,一個接著一個朝黑色的海洋走去,海浪淹沒他們的腳踝、小腿、大腿、胸部,一直到整個人都被海水淹沒,任憑海浪將他們捲走,就像是漂流物般的載浮載沈,最後消逝在海的那一端。他們不哭不鬧,也不會揮舞著雙手大喊「救命」。因為他們早就失去了生命,他們只是在重複著自殺時的戲碼罷了。

 

當事者並不知道,自殺不是解脫,反而是不斷重演死前那一刻所發生的事情,除非有機會投胎,才可能解除這宛若詛咒般的循環,但,似乎那天的到來是遙遙無期,可遇不可求。為什麼會這樣說呢?

 

你看到了嗎?這邊的世界沒有色彩,這個死亡的世界宛若一張黑白照片,放眼望去只有黑、灰、白,就是這麼單調無趣。這裡沒有人間的時間準則,沒有白天與黑夜的分別,只有孤寂與茫然的度過每一天,他們也記不起來,自己死了多久。

 

空氣中飄著海水的鹹味,但卻帶著些許的腐臭味,死亡世界就是讓人厭惡、煩悶,這是一個被唾棄、被遺棄的世界,人們生前還天真的以為,死亡就是一種解脫,往往都要等到自己踏入這世界後,才會感到後悔莫及。

 

一個六歲的小男孩躺在沙灘上,睡眼惺忪的他緩緩張開眼睛,灰色的天空有三隻無頭海鷗盤旋在上,他的嘴唇微微張開,輕哼著歌曲,迷濛的雙眼宛若蒙上一層薄霧,眼底下藏了許多無法言語的情緒,好像在假裝這裡跟人間並沒有不同。突然間,他張大雙眼,應該是想起了什麼,迅速從沙灘上跳起,差點踩到腳邊那座小碉堡,他光著腳丫子奔跑在沙灘上,笑顏逐開,黑色的海洋被拋在身後。

 

離開海邊,身後的浪濤傳來拍打沙灘的清脆聲響,除此之外一切靜謐的嚇人。在這個沒有生命的世界,你看不到生意盎然、或是充滿活力的景色,就拿那條橫跨在眼前的道路來說,小徑上沒有文明社會中的柏油路,只有灰色的泥巴地,沙塵隨風而起,因為這個死亡的世界一直停留在過去。甚至連小男孩跑進的大草原也是灰色的,草尖摩擦在他的小腿邊,撲鼻而來的青草與爛泥巴混雜著難聞的氣味,幾隻黑色的蝴蝶穿梭在死白色的花叢裡。兩側路旁站了些如薄紗般輕飄飄的鬼魂,有男有女,幾乎都是年輕人居多,他們兩眼無神的盯著遠處發呆,宛若迷途羔羊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該往哪邊走。

 

一棟老舊的四合院被一整片黃槿籠罩著,微風徐徐,樹梢隨風搖曳傳來簌簌聲響,小男孩不顧雙腳的疲憊,汗水淋漓的他幾乎沒有停下腳步,欣喜若狂的他步上通往四合院的小階梯,敞開的大門搖搖欲墜,他跨過門檻,走到花園,一台老舊生鏽的腳踏車倒在一旁,屋子裡靜悄悄的,似乎已經荒廢以久。

 

「我回來了!」男孩一邊喘氣一邊大喊。

 

他光著骯髒的腳丫子跨過門檻走進屋內,家具上滿是灰塵,他環顧四周,尋找著姐姐,客廳的牆上掛了幾個相框,裡面有他與父母和姐姐的合照,雖然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但往事歷歷在目,記憶並沒有因為死亡而被抹滅掉。他摸著那滿是灰塵的相框,指尖碰觸時宛若遭受到電擊般的難受,他迅速將手收回。然後退後離開掛滿相框的牆壁。

 

走到房間時,他看著自己的棉被整齊的摺疊在塌塌米上,姊姊的棉被則整齊的擺放在右邊。一個木製的五斗櫃擱在房間的角落,外頭黃槿的樹蔭透過窗子落在塌塌米上,他走到房內,緩緩的盤坐在上,用手婆娑著姐姐的床鋪,似乎上面還留有她的體溫,她的味道。

 

「姊姊…我回來了!」他氣若游絲的說。

 

男孩像是顆洩了氣的球朝床鋪上癱去,仰躺的他看著天花板上的燈泡,一股心酸湧入心頭,鼻頭一陣酥麻,他緊閉雙眼,感覺到心中的抽動與糾結,悲痛的淚水落了下來,浸濕了髮梢。因為這個家早就人去樓空,姊姊也沒有在這裡,他之所以會那樣說,只是他希望也許可以…真的找到她的姐姐。

 

他都一直沒有離去,也沒有機會離去,他一直都存在這個停留在三十七年前的時空裡,身邊的景色並沒有隨著時光流逝而有所改變。雖然他的外表看起來是個六歲大的男孩,身形嬌小而瘦弱,但內在的靈魂其實已經四十三歲了,他也不曾忘記自己的家人,也沒忘記自己的名字,他是「陳嘉嘉」,一個死於人們稱為意外的溺水事件。

 

2.

 

「嘉嘉!怎麼了!看起來那麼憂愁?!」小清手上拿著一根枯樹枝走了過來,他在沙灘上隨意塗鴉,嘴裡叼了根稻草。

 

「嗯…沒…沒事呀!」坐在沙灘上的嘉嘉將臉別過去,望著那黝黑的大海,下巴輕輕靠在膝蓋上。兩人的頭髮隨海風飄逸著,那些死人依舊「冷靜」的步入海中,遠處可以看到有許多人頭在海浪間載浮載沉。

 

「你又跑去那棟空蕩蕩的房子了,對吧?」

 

「沒…沒有呀!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跑回去!」

 

「少來!不然你幹嘛不敢正面看我?」

 

「我…」嘉嘉用手臂抹去眼眶的淚水,臉頰上沾了些沙子,「我是回去家裡…沒錯呀!我總會想家吧!總會想我的家人吧?這有犯法嗎?」

 

小清搖搖頭,噘起嘴傻笑著,直接坐在嘉嘉的身旁,盤起腿,將樹枝橫擺在腿上,「一定會想家呀!不過那都過去了~我們現在應該要向前看呀!」

 

「向前看?我們都死了那麼久,要怎麼向前看?難道你真的以為這個世界會有什麼未來可言嗎?」他轉過頭,潤濕的眼眶裡倒映著小清嬉皮笑臉的表情,「我和你在這裡待了將近快要四十年,我還真的看不出,為什麼要來這裡。當初,你回來找我,我還以為死後的世界真的有如你形容般的好玩,但為什麼我現在卻看不到什麼叫做好玩!」

 

「死後的世界?不賴呀!至少我們長生不老對吧!而且我們都沒有變老呀!」小清自以為是的說,好像他幫嘉嘉做了一個人生中最好的決定,而這個決定就是尋死,然後來到一個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的世界。

 

「沒有變老就是你所謂的好玩?」嘉嘉難以置信的說,他瞥向那些朝海洋走去的死人說,「難道你的意思是,就像那些白痴一樣,每天重複做著同樣的事情,每天都在死,每天都在自殺,這樣就是一個很有趣的事?!」

 

小清挑眉,輕藐的看著那些死人,不發一語,手中不斷轉動樹枝,嘴裡咬的那根稻草被他吐了出來。

 

「我現在真的是很後悔我當初為什麼要跟著你一起來這個世界!我真搞不懂那時候的我在想什麼?!」嘉嘉忿忿不平的說,他心情早就像是打結的毛線球般糾結與煩悶,他離開人間的日子裡,都只能憑空想像那些過往,或是假裝其實自己並不想家,他也曾經以為,只要有小清的陪伴就夠了。但沒想到他錯了,思念的種子卻不斷萌芽,逐漸茁壯,現在幾乎就快要從他的胸腔衝撞出來,也許如果他在不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也許他就會魂飛魄散,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裡,再也沒有機會投胎了。

 

「想什麼?想什麼?你真的很奇怪,當初是你自己答應我你要來這邊的,我又沒有逼你!一切的決定都在於你!」

 

「我怎麼知道會是這個樣子,連你自已都不知道這個世界在做什麼了?你憑什麼去決定我的人生?」

 

小清憤怒的從沙灘上跳了起來,他用樹枝指著嘉嘉,「媽的!從頭到尾都是你自己決定的!你現在後悔了,卻把問題都推到我的身上!我的天呀!你真的是個懦夫!不敢面對你自己選擇的一切!」

 

嘉嘉垂下頭,默默不語,又再次把頭轉向海洋,耳邊傳來沙沙的海浪聲,海鷗依舊飛翔在天際間,遠處傳來低沈的鳴笛聲,宛若防空警報時會出現的聲音,刺耳而惱人的縈繞在耳邊。每當這個聲音出現,沙灘上的人就會停止自殺的動作,然後留在原地,任憑身子慢慢消失,就像是逐漸融化的冰塊,從實體幻化成液體然後再轉化成氣體,最後消逝殆盡。然而,等到這鳴笛聲再次出現時,這些死者就會繼續重演自殺的戲碼。

 

也許,連死亡也必須要是有規律的去執行。不過,也不是所有的死者都會一直重複作著一樣的事情,嘉嘉和小清已經從那慣性中脫離了,畢竟他們已經在這個地方待了三十幾年。剛死亡的人來到這世界,就像是個嬰兒初步進入人間一樣,懵懂無知,而那些死者過往的記憶也將會漸漸醒悟,慢慢有所感覺,當他們知道自己已經來到這死亡的世界後,他們也只能沒有未來的過著每一天。

 

「你知道嗎?陳嘉嘉!我絕對會找出讓你意想不到的事情!這個死亡的世界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乏味!因為,我知道我就是有本事!」小清理直氣壯的說。

 

「對呀!你就是那麼有本事,才可以把我這條命也給騙來!」

 

「幹!你去死啦!」小清說完逕自走掉,憤怒的用力甩動手中的樹枝,傳來咻咻的急促聲響。

 

「我已經死很久了!」嘉嘉神情自若的說,右手在空中揮動著,像是在說「關於死,就不用你再提醒我的!」,他依舊無神的望著海洋。

 

腦海中又看到姐姐站在沙灘上,黑色的髮梢隨著海風起舞,笑開懷的她將一個美麗的海螺拿在手中。她說「嘉嘉!快點!把耳朵湊過來!」,當小時候的他聽到海螺裡傳來一種神祕又奇妙的聲音,似乎在海螺的深處裡還有一個海洋,還有一個奇幻國度,一抹驚奇的表情寫在他的臉上,姊姊笑著說「喜歡嗎?送給你!」,嘉嘉開心的將海螺捧在手中,雀躍的在沙灘上茲意舞蹈,姊姊也因為這快樂的氛圍而隨之起舞,那時候是如此的幸福。

 

然而,回憶總是甜美又痛心,嘉嘉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將自己埋沒在宛若荊棘般的往事裡,每回想一次就被刺痛一次、難過一次,也許他不用像那些死者一直淹死受罪,因為這永遠觸碰不到的過去就是他最真實的懲罰。

 

3.

 

小清嘴裡嘟囔著,忿忿不平的他將手中的樹枝當成一把劍,用力揮打在草叢間,傳來急促的咻咻聲,他的下半身埋沒在雜草裡,空氣中飄著腐爛的泥土味,他的腳丫子沾滿了爛泥巴,小腿處被草尖畫出許多如細線般的刮傷,後頭的海岸又傳來鳴笛聲,草原的周圍依舊站了幾名如薄紗般的鬼魂,茫然的望著遠方,杵在原地,動也不動。

 

「明明就是自己要來,還怪到我頭上!真不要臉!」小清火冒三丈的說,他皺起眉頭用力揮動手中的樹枝,雜草硬生斷裂,當他看著那些雜草遭到破壞時,心中的怒火宛若一堆燃燒中的柴火,越燒越茂盛,火苗瘋狂的四竄,像是一群猛獸急著將所有的柴火全部消滅,只留下那焦黑的灰燼。

 

激動的他瞪大雙眼,忘我的快速揮動手中的樹枝,似乎想要將內心的不平發洩殆盡,他渾身冒汗,全身肌肉緊繃,額頭的汗水順著發燙的臉頰滑落,他嚐到自己的汗水,但卻像是廢水般令人噁心。站在草原中央的他停下動作,兩手無力的懸掛在兩側,垂下眼,看著自己那雙滿是污泥的雙手。「沒錯,嘉嘉說的對,這個世界真的很無趣,幾十年來都一樣,景色一層不變…」他心想。

 

雖然死亡世界裡還有其他的死者,但他們卻好像看不到彼此,小清也曾經想要跟那些死者講話,不過他們卻只是呆滯的望著遠方,難道是因為死亡的時間不同,所以才會看不到彼此呢?明明都是死人,為什麼還有這樣的區別呢?這世界真的讓人難以捉摸,也許彼此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不斷游移在這個不會前進也不會倒退的時空裡,永無止境的等待奇蹟出現。

 

突然間,一股花香撲鼻而來,小清原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畢竟剛剛整個人都差一點因為憤怒而燒了起來,不過當他靜下心,緩和急促的呼吸後,才發現他確確實實嗅到不像是這個世界會有的香味。

 

「玫瑰花?」他詫異的瞪大雙眼,全神貫注的盯著前方,兩側鼻翼隨著呼吸撐大、縮小、撐大、縮小,「那邊!」小清興奮的跑了起來,欣喜若狂的他將手中的樹枝寶劍丟棄,然後朝著前方通往山丘的小徑跑去。

 

跑在上坡處的他健步如飛,眼前的小徑通往一片茂密的樹林,小清欣喜若狂的開懷大笑,並不是因為玫瑰花讓他開心,而是因為在死亡世界裡只有腐臭味與酸臭味,然而他現在能夠聞到這股清新的花香味,除了通體舒暢外,也像是老天突如其來的恩賜,宛若久逢甘霖的大地般能夠被雨水滋潤般的喜悅。對他來說,在這死亡世界裡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居然發生了,這就是他一直在等的「奇蹟」。

 

陰鬱的樹林傳來簌簌風聲,他顧不得滿腿沾滿爛泥巴,馬不停蹄的朝小徑的出口奔去,幾隻松鼠好奇的看著他,樹梢間有幾個上吊自殺的往者,緩緩擺動垂掛在半空中的雙腿。越接近小徑的盡頭,花香味越發濃郁,甚至還參雜了烤雞的味道、冰淇淋的味道,還有糖果的味道。

 

「好香喔!好像有人在開舞會一樣!」小清神采奕奕的朝盡頭奔去,口水幾乎都快流出來了。他好久好久沒有吃東西了,這時候他才感覺到原來自己的肚子是那麼的餓,以致於想要趕快品嚐那些食物,最好是能夠帶一些回去給嘉嘉,跟他一起分享。

 

然而,當他穿越過樹林,看到眼前的景象,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傻楞楞的站在樹林的出口處。放眼望去只是空無一物的荒地,幾棵枯樹散落在四處,乾枯的黃土地上滿是龜裂的痕跡,除了一些石頭與枯草外,並沒有任何食物。荒地的外圍是一片灰色的草原,草原連接到遠處的森林,森林的後頭是連綿不絕的山巒,黝黑的天空裡飄著黑煙,四周沒有任何人影,只有小清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這令人絕望的地方。

 

「怎麼會?」難以置信的他像個迷途羔羊般走在荒地上,詭異的是,他可以聞到那些香氣,但卻看不見任何東西。他用力的呼氣與吐氣,烤雞的味道是如此的濃郁,甚至可以感受到那烤的金黃酥脆的外皮,上頭的烤肉醬啪茲啪茲作響。

 

「到底在哪裡?為什麼我看不到卻聞的到?」他順著烤雞的香味走去,跨過了荒地走進草原,用手抹去嘴邊的口水,近乎歇斯底里的他盯著泥土地發楞,接著便像隻狗,趴在地上,徒手挖起爛泥巴囫圇吞棗般塞進嘴裡,「好香!好香!烤雞腿好好吃!冰淇淋好好吃!好香!好香!」小清痛苦的淚水涓涓落下,皺眉的他臉上滿是污泥,嘴裡當然只嚐到泥巴的臭味,還有幾隻蚯蚓掛在他的嘴邊。

 

突然間,一股噁心湧上心頭,他瞪大雙眼,將嘴裡的東西用力催吐出來,滿臉泥濘不堪,雙掌間的污泥參雜了許多雜草和小蟲子,直到他停止了嘔吐,腸胃不斷抽搐,喉嚨像是著火般灼熱,淚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他仰躺在草地上,望著漆黑的天空,卻止不住悲傷孤寂的心以及不斷滲出的眼淚。

 

死亡世界並不是他想像中的如此美好,原以為不會隨著時光流逝而老去,原以為長生不老是一種恩賜。但現在呢?三十幾餘年就這樣過去,卻只能感覺到一天比一天更無助、更痛苦。原以為能夠有嘉嘉的陪伴,這樣就夠了,不過他卻發現他的心隨著這空虛的日子不斷在枯萎,甚至他還有沒有心他都不清楚。現在的他,只想要能夠找到一個別以與往的…「奇蹟」?只不過,依目前的情況看起來,這也只是妄想罷了。

 

漸漸的,小清哭累了,疲憊的他慢慢止住淚水,現在的他只想要閉上雙眼,暫時將心中的憂愁甩到一邊去,最後,熟睡的他夢到生前,曾經跟著嘉嘉與他的姐姐一起去撿破銅爛鐵,之後還去買冰棒吃,他還記得那透心涼的冰棒滋潤了他乾渴的喉嚨,幸福的滋味是那麼深刻,那時候…好開心。

 

4.

 

萬籟俱寂,唯獨那拍打在岸岩上的浪聲,微風徐徐,黑色的海洋飄著一股腥臭味,似乎海底的所有生物早已死亡,遺留下許多腐爛的屍骸。耳邊又再次縈繞著那刺耳惱人的鳴笛聲,空無一物的沙灘上,出現許多如薄霧般的光影,從原本的散亂逐漸聚攏,慢慢組成一個人形。接著,那些死者又出現在沙灘上,迷茫的望著遠方,開始朝大海走去。

 

失落的嘉嘉坐在沙灘上,這些場景他早就習以為常,對那些死者來說只是初期的例行公事,等到時機成熟他們終究會有自我意識,只不過,也還是被困在這個無趣又孤寂的世界裡,那倒不如還是日復一日的自殺,可能還會比較有趣些。

 

突然間,空氣中飄來一陣甜甜的香氣,嘉嘉原本不以為意,但當他收起早已神遊八方的情緒時,才驚覺,左側的沙灘上,有一束光影參雜在行走的死者行列間。他看著如絲綢般的光影從半空中緩緩降落下來,輕盈的宛若一名仙女正跳著一段舞蹈,曼妙且婀娜多姿的樣子讓嘉嘉看的目不暇給,魂都幾乎要被吸了過去。

 

雖然這突如其來的光影吸引了嘉嘉的目光,但旁人卻視若無睹的繼續走向黝黑的大海,好像他們看不到,也嗅不到嘉嘉所感受到的事物。當那光影開始聚集為形體的時候,沙灘上出現一雙有著明亮膚色的腳,接著是小腿,再上去是穿著牛仔短褲的下半身,上半身則是一件粉紅色的細肩帶小背心,最後是一張閃著橘紅色光影的女子臉龐。

 

嘉嘉看的瞠目結舌,三十幾年來他第一次在這枯燥乏味的世界裡看到了所謂的「奇蹟」。雖說,眼前只不過是個有正常色澤的人,有必要驚訝成這樣嗎?是的,對於一個整天只能觀望著死亡氣息與黑白世界的人來說,這真的是讓他又驚又喜,也許他會認為,說不定眼前的這畫面只是他自己的幻想,就像是行走在沙漠裡的旅人,總會看到遠方的城市,殊不知,那只是海市蜃樓,因為過於渴求,因為環境的逼迫,才出現的幻象呀!

 

直到那名看著海洋的女子發現嘉嘉的目光,轉而對他露出一抹青春洋溢的笑容後,嘉嘉才半信半疑的回應著她。然而那妙齡女子並沒有消失,反而朝著嘉嘉走去,女子靦腆的笑著,右邊臉頰上有個小酒窩,飄逸的黑髮隨著海風擺動著,夕陽的餘暉灑落在她紅通通的臉龐上。

 

女子站在嘉嘉前方一公尺處,她撥去臉上的髮絲,額頭上佈滿汗水,粉嫩的雙唇宛若鮮嫩多汁的水蜜桃,炯炯有神的雙眼閃爍著光芒,充滿善意的她說「你好…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張艾娜…朋友都叫我小娜!」

 

嘉嘉僵著不知該如何是好,一顆慌亂的心噗通噗通跳著,口乾舌燥的他終於再次感覺到心跳的感覺,死了三十幾年,他都忘記了什麼叫活著的感覺,什麼叫對未來有期盼的感覺。他從沙灘上站起來,拍掉沾在褲子上的細沙,用手搔著後腦杓,傻裡傻氣的說「我…我叫嘉嘉…陳嘉嘉…」

 

「你好!陳嘉嘉!很高興認識你!」她伸出右手想要跟嘉嘉示好,只見他猶豫不決,甚至將懸掛在身體兩側的雙手放進口袋裡。而小娜只是微笑著將舉起的手放下來,並沒有因此感到難堪,畢竟突如其來的舉動,難免會嚇到別人。

 

「妳…妳是誰,妳為什麼會發亮?妳為什麼會有味道?妳為什麼…」嘉嘉的腦子裡同時冒出了許多疑問,但此時他只感到頭疼以及煩悶,幾乎不知該從何問起,他皺起眉頭,垂下頭,用手掌拍打自己的額頭,似乎想要先將裡面雜亂無章的思緒整理好,然後再發問。

 

「嘉嘉,你不要緊張!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我們可以慢慢說,沒關係的!」小娜神態自若的說,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嘉嘉緩緩坐在沙灘上,小娜見著便悄悄走過去,也坐在他的旁邊。隨著海風吹來,那股甜甜的味道更加濃郁,依舊低著頭的他說「那…那是什麼香味?」。

 

「香味?喔!那是我的防曬乳!」

 

「防曬乳?」

 

「對呀!因為太陽中存有紫外線,如果長期曝曬的話,除了會晒黑之外,還容易會有皮膚癌呢!不過也沒有到那麼嚴重啦!」小娜淘氣的說,烏黑亮麗的秀髮飄著淡淡的玫瑰花香。

 

「什麼是紫外…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妳是誰?妳是上天派來的使者要來帶我走嗎?還是妳也是剛剛才死掉的人?」嘉嘉還是低著頭,心不在焉的用指尖在沙灘上胡亂作畫。

「上天的使者?我?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小娜仰起頭對著天空開懷大笑,她纖細的頸部掛著一條銀色的鏈子,中間有一個心型的吊飾。

 

「有那麼好笑嗎?」摸不著頭緒的嘉嘉說,口氣中有些許的不悅。

 

「啊!抱歉抱歉!我不是在笑你…我呢!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才不是上天的使者,我沒那麼厲害啦!」

 

「妳為什麼看的到我?我是鬼耶!妳不怕嗎?」

 

「我知道你是鬼,我不怕鬼。從我七歲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有這種能力,不過…也是要剛好磁場有碰到才會看的到啦,也不是說我想看就看…」

 

「所以…那邊的沙灘上有一群不斷重複自殺的白痴,妳也看不到嗎?」嘉嘉抬起頭正經八百的說。

 

「哪裡?嗯…我還真的看不到,不過我可以感覺的到這裡有很多鬼魂…」

 

之後,兩人只是沈默不語,各自凝望著遠方的海洋,嘉嘉垂下頭,在沙灘上作畫,畫了一棟房子,三個人手牽手站在房子的一側。

 

小娜首先打破了這尷尬的時刻,「這海…好美,永遠都看不膩!」

 

他蹙眉瞥向小娜,她看起來非常滿足於享受眼前的一切,只不過當嘉嘉再次望向那片如墨水般黝黑的大海,同時還飄著噁心的腐臭味,不禁一陣噁心,支吾的說,「這海一直都是黑色的,除了翻騰時的白色浪花之外,哪有什麼美感可言?!」

 

「黑色的?海怎麼會是黑色的?你沒看見那顆橘紅色的夕陽,將海水照的波光粼粼,好像是許多閃閃發亮的鑽石,多麼的美呀!只有大自然才能夠創造出這鬼斧神工般的美景。」

 

「但我看到的海就是黑色的呀!妳聽不懂嗎?」嘉嘉提高嗓門大聲的說,然後便又再次垂下頭,繼續在沙灘上作畫,一抹憂愁寫在臉上。

 

小娜並沒有因為被他這不悅的口氣而影響到情緒,反而是靜靜的看著他,臉上的微笑依舊,「嘉嘉,你在畫什麼?那三個牽著手的是你的家人嗎?」

 

「嗯…」

 

「那是你的爸爸媽媽和你?」

 

「才不是呢!這個是我、姊姊、還有小清。」

 

「小清?他是誰?」

 

「我的好朋友!」

 

「所以你很想他們兩個人…對吧?」

 

「我很想我姐姐…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好不好…」

 

「你多久沒見到她了?」

 

「嗯…應該有三十幾年了吧!」

 

「三…三十幾年?但你看起來大概只有…五、六歲耶?」

 

嘉嘉抬起頭,與小娜四目相接,「是呀…好像人死掉了以後,就不會老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長生不老吧?」

 

「長生不老?你可真幽默呀!所以說,死亡世界…有趣嗎?」

 

「有趣?拜託!我剛不是才說過,這邊的海是黑的!空氣是臭的!好像眼前的海不是海,而是糞坑!」

 

「哈哈!糞坑!嘉嘉,有必要這麼憤怒,這麼消極嗎?」

 

「憤怒?消極?小娜,妳不懂,妳還是個活生生的人,妳不可能會了解死亡的世界是多麼無助與孤寂的…」

 

「嗯~總有一天我會懂得,等到我死的那天,我也會看到跟你一樣的世界呀!」

 

「不…妳不會…」

 

「為什麼?」

 

「除非妳是自殺,不然妳根本不可能會像我一樣在這個世界待了三十幾年也沒辦法投胎!」

 

「你又怎麼知道你不能投胎?」

 

「我就是知道!因為我已經待在這他媽的世界裡三十幾年了!妳懂嗎?如果我能投胎我早就投胎了!」此時氣憤的嘉嘉整個人從沙灘上跳起來,他並沒有發現自己的悲傷像是沸騰的熱水般奔騰,斗大的淚水奪眶而出,整個身子因為悲痛而顫抖著,哽咽的他久久難以平復暗藏在自己內心深處的情緒。

 

「我好想我的家人…每一天、無時無刻,即使只能看到一眼,只要一眼也就夠了!」嘉嘉杵在原地動也不動,垂下頭,淚水滴落在沙灘上,一顆惆悵的心糾結在一起。

 

小娜神情憂慮的不知如何是好,皺眉的她想要趕緊將這悲痛的氣氛打散,於是她趕緊再次開口,希望可以轉移話題,讓他暫時脫離那讓人難過的往事。「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你願意原諒我嗎?」

 

嘉嘉將臉上的淚水抹去,深深吸一口氣,胸膛鼓了起來,然後又緩緩的吐掉,「唉…不是妳的錯…是我太激動了,不過死亡世界的空氣真他媽的臭!」

 

兩人侃侃而笑,紓緩了些許緊繃感,「所以…我們雖然處在同一個地方,但卻在不同的時空…對吧?」小娜說。

 

「嗯…算是吧…」

 

「因為野薑市的沿海美景是眾所皆知的,如果夏天來這邊度假,一定都是人山人海,到處都是遊客。」

 

「是喔…三十年前這裡只是個小村莊,現在我看起來,也還是個小村莊,並沒有改變…也許死亡世界是不會隨著時光有所改變的…唉…還真想再次欣賞這海景…」

 

「對於這片海,你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是呀…我死的時候才六歲,怎麼可能會有印象…變成鬼以後,一切都是黑白色的…毫無色彩可言…」

 

「你為什麼要自殺?小小年紀就自殺…」

 

「呃…對呀…其實是為了小清我才自殺的…」

 

「為了小清?為什麼?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嗎?」

 

「嗯…其實是小清先死的…」

 

「怎麼說?」

 

「我記得他和別的小朋友到海邊玩,然後他們跑到一個洞穴附近,沒想到遇到漲潮,小清來不及逃跑,就被沖走了…」

 

「喔…所以你是因為難過,才選擇自殺,為了就是要找小清?不過那時候你才六歲而已,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是小清回來找我的!」

 

「他?回來找你?」

 

「對呀!那時候我跑去樹林裡尿尿,結果他就坐在樹上叫我!」

 

「你不怕嗎?你不是知道他死掉了嗎?」

 

「我為什麼要怕?他生前是我的好朋友,死後當然也是我的好朋友呀!後來他還把他的腳踏車送我,只不過我姐姐生氣的把它丟掉。」

 

「為什麼?」

 

「因為姐姐不喜歡我一直拿死人開玩笑,我想…因為她看不到,會害怕,又或者是她也很難過小清離開我們…」

 

「我不懂…」

 

「不懂什麼?」

 

「為什麼小清會要你自殺?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嗎?難道他以為死亡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嗎?」小娜百思不解的說。

 

「唉唷!也不能怪他啦!他會回來找我,多多少少也是因為那時候我每天都很想他,幾乎天天都在哭。所以我能夠跟他在一起,其實也是滿開心的呀!至少我們就不怕寂寞了呀…是吧?」嘉嘉垂下眼,嘆了一口氣,好像對於剛剛說的那番話並不贊同,但也不反對,因為他壓根不知道當時的決定是好還是壞,連他這當事人都不能肯定了。

 

小娜突然站了起來,回過頭大喊「喔!來了!」。

 

嘉嘉瞥向岸邊,發現小娜對著空無一人的小路說話,他蹙眉的說「誰呀?」

 

「我媽媽!她要回去了!時候不早了!」小娜從口袋拿出手機,上面的時間是下午六點十三分。「不跟你聊了!我要走了!」

 

「等一下!我還會見到妳嗎?」

 

「可以呀!我後天才會回去,所以…可以的話,我就溜出來找你!」

 

「嗯!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兩人相識而笑,只見嘉嘉露出骨碌碌的雙眼,尷尬的說「抱歉,剛剛我的行為…不是很禮貌…讓我們重新來過好嗎?」

 

「嗯!好呀!你好!我叫張艾娜,叫我小娜就好!」

 

「我叫陳嘉嘉,很高興認識妳。」

 

分手後,嘉嘉看著小娜身上閃耀著夕陽的餘暉,髮絲隨風飄逸,空氣裡飄著她遺留下的香味,那迷人的光彩便隨著她的離去而逐漸黯淡消逝,四周的一切又再次恢復了原有的死寂。這突如其來的際遇讓他感到無比開心,也許「奇蹟」就是這麼一回事。然而,他並不知道什麼是小鹿亂撞的感覺,還以為,心跳會那麼劇烈是因為他第一次遇到活人,三十幾年來第一個活人。

 

點擊下圖前往「中篇」

黑夜的曙光中篇_bak_bak copy  

=======================

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其實死後世界
    真的是很多人好奇的
    一個未知世界阿^///^
  • 對呀!所以寫這篇的時候還滿開心的!
    因為好像真的到了死亡的世界裡去~很神奇~

    黃小豪桑 於 2012/12/17 15:49 回覆

  • 曹夢得
  • 文筆極佳,內容紮實,值得一推的佳作
  • 真假!感謝你的喜歡~後面的章節還沒有放上來!因為畫這圖真的花時間!

    黃小豪桑 於 2013/01/22 2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