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png  

 

 

 

 

『1207』

 

第一章:奮不顧身的一次

 

 

 

「愛在被愛之前 誰有勇氣冒險

去相信 若有似無的感覺 它會不見

愛與被愛之間 要如何

重疊在 重疊在 重疊在 一條線」

 

戴佩妮//愛在被愛之前

 

1.

 

張俊緯坐在電腦桌前,一本史蒂芬金的小說拿在手上翻閱,他緊繃的神情並不是因為來自於書中的內容,心不在焉的他,不時看著手機螢幕,似乎在等待什麼。桌上的水氧機流洩出帶有薰衣草精油清香的薄霧,一隻長毛吉娃娃瑟縮在他的腳邊,應該說,他把發冷的赤腳放到小狗的旁邊裡取暖。突然間,手機傳來震動的聲音,他趕緊將書放到一旁,迅速打開手機螢幕。

 

『我…好不舒服…』訊息是翔宇傳來的。

 

颼颼冷風從窗縫灌了進來,俊緯啜飲著熱水,他等不及打字回覆就直接撥給翔宇。

 

「你終於出現了,你到底跑去哪裡了?」俊緯對著電話那頭的翔宇說。

 

「我…我一下班…就昏睡了…剛剛…才醒來…咳…」

 

「我的天啊,你的聲音也太虛弱了吧…你有去看醫生嗎?」

 

「我…全身無力…好像發燒了…要死掉的感覺…」翔宇有氣無力的說,似乎快用盡最後的力氣去回應。

 

「別神經了!有人帶你去掛急診嗎?」

 

「我…」

 

「別說了,我現在就過去,你在家等我。」

 

「什麼?」

 

「就這樣,等我,大概20分鐘到。」俊緯口氣堅定的說。

 

掛上手機後,他套上外套,帶著一些現金,側背包被擱在床頭櫃上,書桌上的水氧機還持續運作,薰衣草的香味早已充斥整個房間,而名叫朵朵的長毛吉娃娃則是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嚇醒,呆杵在一旁看著主人離去。

 

12月的夜晚寒冷無比,時間是晚上23點40分,他騎著時速直逼90公里的摩托車,衝刺在早已沉睡的街道上,從玫瑰鎮到梅花市的車程約30分鐘,但在這幾乎沒有紅綠燈號誌的夜晚,即使路口有號誌,俊緯也不會當作ㄧ回事。

 

著急的他,腦中滿是翔宇虛弱的聲音,不論再怎麼想要快點趕到他家,也還是要穩住自己的情緒,不能被焦慮的心情影響,不然混亂的人是沒有辦法把事情處理好的。白天他就得知翔宇抱病上班,那時他還有用訊息關心他,彼此還有聯繫,不過晚上翔宇下班後,整個人就杳無音訊,一直到剛剛才終於等到他的訊息。

 

左側的火車呼嘯而過,那吵雜的警鳴聲繚繞在夜空裡,右側的麥當勞,靠窗的座位坐了幾名年輕人,頭戴毛帽,身穿厚重的衣物,而人手卻是一支蛋捲冰淇淋,臉上滿是笑容,開心的談天。

 

摩托車的時速維持在80公里,俊緯心想,等會帶翔宇去急診室,如果要住院,那他是否要在醫院陪他?畢竟明天要上班,不過最近他開始很關心這個「朋友」,俊緯腦海中出現哲凱的臉龐,「俊緯,你確定你們是朋友關係嗎?」,他要是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他一定會這樣問道。

 

三個月前,在梅花市區裡的一間茶館中,參加聚會的有俊緯、翔宇、哲凱。那時候的俊緯不太會主動認識圈內的朋友,大部分都是透過哲凱的介紹,因為在他認識哲凱之前,所接觸的圈內朋友,常常讓他失望、也容易鬧的不愉快。所以一直到認識哲凱,他才又開始有接觸到圈內的朋友,不過還是會很注意新朋友是否跟自己處的來。

 

26歲的俊緯對於翔宇的第一印象沒有特別深刻,只覺得雖然跟他年紀相仿,卻有些孩子氣的大男孩。不過,那天的氛圍還不錯,因為俊緯本身就是一個很會暖場的人,講話坦率、直爽,雖然容易驚動旁人,但也常常逗到朋友笑的不亦樂乎,一直是個開心果角色。

 

他與翔宇是如何開始的?一開始清楚知道自己對他並沒有好感,只是那天他們彼此留下了聯絡方式之後,事情就開始有一些很微妙的進展了。

 

2.

 

凌晨12點05分,皎潔的明月掛在夜空裡,翔宇所住的那棟大樓就在前方,停在紅燈前的俊緯搓著戴有手套的雙手,在這個寒冷的夜晚裡,手套似乎也起不了保暖的作用,他拿出手機,才發現剛剛翔宇有撥給他,於是他趕緊按下回撥鍵。心急如焚的他一邊看著前方倒數計時器「30、29、28…」,這應該是人生中最漫長的三十秒吧!

 

「翔宇你還好吧!」電話那頭才剛接通,他就著急的說。

 

「嗯…我現在…好像比較沒那麼不舒服…」

 

「我已經在你家前面的紅綠燈了,你健保卡帶著,趕快下來,我在樓下等你!」電話掛上後,俊緯的摩托車發出急促的引擎轉動聲,他一心只想要趕快帶著翔宇去醫院,擔憂的眼眸倒映著夜空中的月亮,他將摩托車停在便利商店前,然後一邊看著手機上的時間「00:10」,一邊望著公寓的大門口,等待那熟悉的身影出現。

 

俊緯想起三年前,他隻身前往野薑市跟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見面,雖然結果沒有很好,似乎還稍嫌離奇,但他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那麼奮不顧身的去做一件事情,對他來說,不過就是一個朋友生病,然後送他去掛急診,沒什麼大不了的呀!

 

翔宇一手拎著安全帽,另一手拿著一件外套從公寓大門走了出來,步履蹣跚,宛若連走路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你還好吧!看起來真糟糕!」

 

「咳…我覺得我好像…沒那麼嚴重呢…咳…」翔宇面有難色的笑了一下,然後跨上摩托車後座。

 

「你要跟我說怎麼去醫院喔!因為這裡的路我不熟!」

 

「咳…當然…不然我們可能繞了一整個晚上都還沒有找到醫院…」

 

「好了好了,少說點話,留點體力,手抓好,掉下去我可沒辦法救你」

 

「好~」

 

翔宇的雙手環抱在俊緯的腰部,並把下巴倚靠在峻偉的右肩上,左臉輕輕的貼在他右臉上。「你的臉好燙喔,真的是發燒,還好我過來帶你看急診,不然你看你這個晚上要怎麼辦!」俊緯說,然後一邊聽著翔宇的指示,騎往遠方高掛在夜空裡,閃著白色光輝的「美德醫院」。

 

 

 

 

3.

 

急診室裡飄著淡淡的藥味,醫護人員快步走在白色的磁磚走廊上,死白色牆上的時鐘傳來單調的滴答滴答聲,時間是凌晨1點,即使外頭的街道早已熟睡在夜幕中,但醫院內似乎沒有能夠停歇的一刻,掛號的時候,護士有先幫翔宇量耳溫,溫度是『37.9』,俊緯跟翔宇兩人坐在椅子上,等待醫護人員叫號。

 

「你的額頭好像沒那麼燙,那我可以先回去了」俊緯摸著翔宇的額頭說。

 

「欸!那我要怎麼回去!」

 

「走回去啊!」俊緯逗趣的說。

 

「你怎麼那麼狠心啊!早知道不要出來看急診了,每次都這樣,我只要生病,然後來到醫院就會好了,真浪費錢。」

 

「那我們現在就走啦!」

 

「我也這麼想。」

 

「不行啦!還是給醫生看一下比較保險,不然發燒有時候一燒起來真的是沒完沒了。」俊緯再次用手掌摸著翔宇的額頭。「所以,你那時候是找不到人載你來掛急診?」

 

「嗯…其實鴻文本來是有說要帶我來看急診…」

「鴻文?你前男友?」

 

「對阿!」

 

「那其實我可以不用跑過來啊!他還住的比較近。」

 

「沒有欸,他本來也是說要帶我來掛急診,但是我跟他講說我不想要浪費錢,所以我就叫他不要來,而且他後來不知道跑去哪裡,也沒回我訊息…」

 

「那我帶你來看急診不也是浪費錢,你幹嘛不要叫我不要來?」

 

翔宇沒有回應,兩人只是四目相交,不發一語,寂靜的大廳裡迴盪著時鐘單調的滴答聲,一名身材豐腴,身穿粉紅色護士服的護士走了過來,手上拿著A4大小的資料夾,「林先生,林翔宇先生,請跟我來!」。

 

兩人突然回過神,並跟著護士小姐走進急診室,醫生的座位在一個有隔間的小角落裡,翔宇坐在旋轉板凳上,俊緯則站在一旁,手上拿著翔宇的外套,並將他的背包揹在右肩上。醫生照慣例問了些「基本話語」後,便開始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好一段時間沈溺在自己的世界裡,不發一語的盯著螢幕看。

 

翔宇轉了過來,抬起頭,兩眼滿是愧咎對著俊緯說,「對不起,你不會生氣吧!」

 

「生氣?我幹嘛生氣?」

 

「你這樣大老遠跑過來…咳…」

 

「我大老遠跑過來不是要來生氣的,我只是擔心你出事情這樣,原本就已經夠笨了,等下發燒燒壞腦袋,更笨,那就糟糕了!」

 

「我是病人吶,你還要這樣欺負我…」

 

醫生停下雙手的動作,「林先生,因為你的狀況還不是很穩定,所以我建議你今晚就留在醫院吊個點滴,等穩定點再回去。」

 

「呃…」翔宇與俊緯四目相接,然後轉過頭對著醫生說,「呃…我可以回去嗎?因為我不想要在醫院過夜…咳…」

 

「嗯,我不能要求你一定要過夜,不過如果你真的要回去的話,那我就幫你打一支針,然後你再幫我簽個切結書,但是,假如還真的有什麼狀況,請你一定要趕快回來留院觀察喔!」

 

「嗯,好。」翔宇說完,便在切結書上簽下名字,然後挨了醫生一支針,接過棉球後的他像個孩子般露出痛苦的表情,一手按壓著因日照晒出有色差的手臂。

 

「要用力揉喔!你怎麼看起來沒什麼力量的感覺!」醫生說。

 

「好…」翔宇勉為其難的『用力』揉著手臂。

 

兩人離開醫院後,翔宇便將棉花丟棄,「欸,那醫生真的是太瞧不起人了,什麼叫做,『你看起來沒什麼力量的感覺!』,拜託!挨這針很痛耶!」他忿忿不平的說。

 

「哈哈!沒關係啦!就當他在開玩笑就好。」他將車廂打開,拿出兩頂安全帽,「不過你怎麼不要住院?如果等下又發燒怎麼辦?」俊緯戴上安全帽,疑惑的說。

 

「因為我想說你明天要上班,所以我就不要住院了,不然這樣會耽誤你的時間,而且你還要回去耶!現在都已經一點半了,你回去都幾點了…」

 

「嗯…」

 

摩托車再次啟程,兩側的路燈打著微弱的黃色光影快速閃過,晚風微涼,空氣中飄著淡淡的花香味,翔宇依舊像個孩子般,把下巴擱在俊緯的右肩上,左臉輕輕貼在他的右臉上,兩手環繞在腰間,翔宇的肌膚在發燙,病厭厭的倚靠在俊緯的背上。

 

他右手輕輕轉動油門,引擎發出低鳴的聲響,車速維持在60公里,左手則緩緩的往下移動,當他們彼此的指尖碰觸的霎那間,俊緯感覺到一股暖流從胸口竄出,他的心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否該握住他的手,『朋友』會這樣嗎?但他心裡知道,翔宇在他的心裡,已經超過了朋友這個界線,重點是,似乎這不是彼此一開始的初衷,因為他記得最初,突然翔宇的回應讓他停下了猶豫,因為他也緊緊的握住俊緯的手。

 

馬路上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其他的車輛,不過俊緯還是會不時左顧右盼,畢竟安全還是頗重要的,當翔宇也用緊握他的手做為回應時,他詫異的往下看,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但翔宇的確也緊緊握住他,那股悸動是如此的真實,那時候,俊緯多希望這條路永遠都不要有終點,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一直下去…

 

4.

 

凌晨兩點,摩托車停靠在便利商店前,對面的小吃攤飄來濃濃的炸雞味,有個中年人站在攤位前等待他的宵夜。

 

「你家到了!」俊緯說。

 

「謝謝你…所以你要回去了…咳…」翔宇兩眼無神的說,一邊將兩隻手放進外套的口袋裡。

 

「嗯…沒有耶,我決定要留下來過夜,因為我怕如果半夜你又發起燒來,我就要再一次從玫瑰鎮衝過來嗎?」

 

「那你明天上班怎麼辦?」

 

「還好啦!反正我也都沒有多早睡,而且早上十點才上班,我九點多起床,趕回去都還來得及。好啦,要聊上去再聊,我先去找停車位。」

 

兩人並肩走進大樓,大廳裡飄著濃濃的香煙味,老警衛笑容滿面的跟住戶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聊天,即使是凌晨兩點十分,還是有人坐在大廳裡的座位上,喝酒談心,一罐罐空啤酒罐就任意的丟在座位下方,有的人是愁容滿面般述說著自己的往事,有的人面無表情看著遠處發呆。

 

電梯直達八樓,狹窄的走廊有一股舊公寓的味道,那是種潮溼的霉味,進了房間,門關上的同時便也把外頭的臭氣隔絕,房間飄著淡淡的精油蠟燭味,一個刻有星星符號的仿油燈(不過裡面放的是精油蠟燭)就放在電視機上方,翔宇將電燈切換成溫暖的黃光,並將包包擱置在電腦桌下方。

 

「俊緯你先睡吧,我晚上下班一回來就昏睡到剛剛,根本還沒洗澡。」

 

「嗯...那我先幫你暖被吧!」

 

「哈哈!幹嘛這樣啦!雖然天氣真的很冷...好啦!我先去洗澡了,你快睡快快睡!」

 

「幹嘛一直叫我睡,是想趁我睡著的時候做壞事嗎?」

 

「少來!我沒你那麼色!哈哈!」

 

俊緯將外套跟長褲掛在單人沙發的椅背上,浴室傳來規律的水聲,他鑽進翔宇冰冷的被窩裡,空氣飄著淡淡的香味,外頭傳來救護車的呼嘯聲,他腦袋又出現剛剛那映著白色光輝的「美德醫院」,指尖依稀存留著剛剛彼此緊握雙手的餘溫。他看到翔宇的手機丟在床頭櫃上,於是默默的將鎖解開,因為每次翔宇都會在他面前解鎖,固然他就知道怎麼使用,即使是不同廠牌的手機。

 

他尋找翔宇和鴻文的對話,果然,鴻文本來是打算要來帶他去掛急診,只是被拒絕了,翔宇真的就是不想花急診的費用,因為450塊真的不便宜。

 

(那他又為什麼會接受我大老遠的從玫瑰鎮跑過來?)

 

俊緯百思不解的想,就在好奇心驅使之下,他又往上看翔宇與前男友也就是鴻文,他們「曾經」的對話記錄。不久前,他們才剛分手,但那些有過的甜蜜對談依然留在手機裡面,當俊緯看到那些「曾經」的對話,心臟像是被人緊緊抓住,那糾結的感覺使得他喘不過氣來,於是他趕緊將手機關上,並放回原來的位置,他側躺在床上。

 

(手有沒有那麼賤啊!幹嘛沒事去看別人的對話記錄…)

 

俊緯在腦海中不斷的反覆責罵自己,因為真的是太蠢了,而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但是否因為對翔宇的感覺已經不同了,不再只是一般的朋友,因為對於「朋友」,不會有如此一般的感受吧?宛若是嫉妒?吃醋?但鴻文只是他「曾經」的男朋友,也沒有必要這樣去想吧?

 

浴室的水聲緩和下來,最後只剩下蓮蓬頭滴落的水珠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浴室門打開的時候,空氣中飄著清新的檸檬沐浴乳香味,還有些許熱氣,翔宇打著赤腳走出來,俊緯不發一語的偷瞄著這名跟他年紀相仿的男孩。

 

翔宇從來就都不是他會喜歡的那種類型,只是這次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明明一開始兩個人的協定就只是說因為「好玩」,然後去做一些「好玩」的事情,但為什麼最後這「好玩」卻變了調。

 

「喂!看什麼!你還不睡覺!」翔宇一邊拿著吹風機吹著頭髮,一邊瞪著俊緯說。「你不是還要上班!我可不想害你明天上班沒有精神耶!」

 

「不會沒精神啦,放心。」

 

「快睡啦!不然我要生氣了。」

 

「好,我先睡了。」俊緯說完便閉上雙眼,安穩的仰天而寢。

 

當翔宇關上吹風機,房內一片靜謐,他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將雨聲軟體打開,如往常般的選擇「帳篷雨聲」,(我喜歡睡覺的時候,聽著規律的聲音入眠…),他將燈關掉,摸索著床鋪,然後直接面朝下的趴在俊緯的身上,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近乎熟睡的俊緯嚇了一跳,詫異的張開雙眼,房間一片漆黑,但他卻可以感覺到翔宇貼近的氣息,帶有牙膏殘餘的薄荷味。

 

「謝謝你…專程跑過來帶我去看醫生…」翔宇用氣音說著,語氣裡滿是撒嬌與感激。

 

俊緯在漆黑的房間裡舉起雙手,將他緊緊環抱住,「知道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他像是哄小孩般的回應著,兩手輕撫著他的背,剛洗好澡的他身子暖呼呼的,沐浴乳的味道聞起來很舒服,俊緯用自己的雙唇緩緩貼上翔宇的雙唇。

 

「嗯~不行,等下會把感冒傳染給你…」翔宇撒嬌的說。

 

「嗯…那等你好了再說…」

 

「嗯…」

 

此時的俊緯感覺到兩人碰觸到的下體有熱熱的感覺,但他壓抑住自己的慾望,就只是緊緊抱著翔宇,然後聽著雨聲滴落在帳棚上的清脆聲響,手錶傳來滴答滴答的齒輪轉動聲,就這樣,依偎在彼此的懷裡,漸漸進入夢鄉。

 

 

 

5.

 

俊緯緩緩張開雙眼,床頭櫃上的手機顯示凌晨四點半,他側躺的身子朝向右方,頭枕在翔宇的手臂上,窗簾透著外頭的月光,半夢半醒的他環顧著房間,雖然家具籠罩在黑暗之中,但從輪廓還是可以知道家具的擺放位置。

 

入眠之後,他前後清醒三次,他並沒有認床的問題,也不是因為翔宇的打呼聲,反而他喜歡聽著打呼聲睡著,會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從後方抱住他的翔宇依舊熟睡著,胸膛隨著呼吸起伏,他不想要讓自己那麼快看到天亮,早晨的到來就是離去的意思。

 

俊緯想要好好的珍惜這一刻,因為這是第一次跟翔宇過夜,也是距離他三年來,一直不再被挑起的悸動,他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否已經失去了愛的能力。

 

(愛?這是愛嗎?這不是朋友嗎?)他難以置信的聽到腦袋問他的這個問題,不知該如何解釋,他還來不及找出適合的答案去回應,第四次張開雙眼,時間已經是早上九點了。

 

俊緯轉過身,看到翔宇仰天而寢,他用雙肘將自己的上半身撐起,緩緩靠近翔宇,他仔細端詳著翔宇那稚氣如大男孩般的面容,不知為何,現在的俊緯,一心就好想要保護他、照顧他,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愫?他自己也不曉得,因為現在只能用迷惘來形容一切所發生的事情,然後他用自己的額頭去貼翔宇的額頭。

 

(嗯!很好,溫度正常,沒有發燒。)

 

他偷偷親了一下翔宇的額頭,心滿意足的回到自己原本躺的位置,此時翔宇往他的方向撲了過來,緊緊將他摟在懷裡,俊緯以為他在做夢。

 

「早安…你剛在做什麼…咳…」翔宇在他的耳邊用著沙啞的嗓音問道。

 

「我?我剛剛只是在看你有沒有又發燒了!」

 

「原來如此…」

 

「我…差不多要回去了…」櫃子上的手錶顯示的時間是九點十五分。

 

「喔…」兩手依然緊緊環抱住俊緯,他可以感覺到翔宇心臟噗通噗通跳動的悸動。

 

俊緯從翔宇的懷抱中爬了出來,下了床,他穿上放在沙發上的褲子,「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是啊…」翔宇像個賴床的孩子,在床上滾來滾去。睡眼惺忪的他揉揉眼睛,然後看著俊緯。「你要回去了喔…」

 

「嗯,現在已經九點十五分了,我回去最快要也三十分鐘,上班總不能遲到吧。」

 

「好吧…那我不送你下去了,我還要再多睡一下,而且被窩好溫暖喔~」

 

「如果你等一下還是有發燒的話,記得吃退燒藥,或是再找人載你回去掛急診吧!我上班沒辦法再跑過來載你了。」

 

「好喔!不過我覺得我自己好多了呢~」話一說完,便坐起身來,然後舉起雙手。

 

俊緯穿上外套,走了過去,兩人緊緊的擁抱一下,感受彼此的體溫,「你喔!自己身體要顧好,別老是這樣讓我擔心。」

 

「嗯…」

 

「那我走了,有狀況再傳訊給我。」

 

「好喔…路上小心…」翔宇望著峻偉離去的背影,當門關上後,他又繼續鑽進被窩裡打滾。

 

早晨的空氣清新迷人,俊緯經過大廳,看到那個老警衛依然神采奕奕的跟住戶在聊天,(天啊!這阿伯也太有精神了吧!),走出大門,放眼望去滿是車輛與摩托車,跟昨天半夜空蕩蕩的大街比起來真的是壅塞許多,街道似乎縮小了,他朝自己的機車方向走去,一陣風襲來,撲鼻的是翔宇身上的沐浴乳味道,峻偉頓時停下腳步,細細品嚐那依稀留下來的香味,似乎一旦錯過,就再也沒有機會聞到,他躊躇了一會兒,之後便跨上摩托車,朝回程的路前去。

 

6.

 

翔宇更新一則近況:12:05pm

 

 

『昨天很意外的發燒,嚴重到我一下班就昏睡到半夜。

謝謝這些時間一直在尋找我的朋友,給我的關心與關愛。

我知道自己的身體很爛,哈哈!

每一次感冒就一定會這樣!

所以我真的要開始好好保養自己的身體了!

 

 

謝謝你特地從那麼遠的地方跑過來帶我去看急診…

而且還是大半夜,真高興能夠認識你…』

 

『哪來的朋友那麼貼心…』-Joy留言

 

『就一個很貼心的朋友啊!』-翔宇回覆

 

『可惡,我也想帶你去掛急診…』-Leon留言

 

『你確定你是單純要帶我去掛急診嗎?』-翔宇回覆

 

『欸!怎麼搞的我好像很糟糕一樣!!!』-Leno留言

 

『不是糟糕,是長相本來就很糟。』-翔宇回覆

 

『太過分了!我要走了!』-Leno留言

 

『掰』-翔宇回覆

 

『哈哈!你們樓上的留言好好笑喔!』-Joy留言

 

7.

 

俊緯拿著自己的馬克杯,走進星巴克,櫃檯前排了兩名女學生,店員親切的介紹新上市的飲料,屋內飄著迷人的咖啡香,外頭的豔陽灑落在靠窗的座位上,使得桌面反射著刺眼的光芒。耳邊傳來舒服的爵士樂,女歌手慵懶的唱著「Yesterday I saw the sun shinin',And the leaves were fallin' down softly」,一聽就知道這是他最愛的歌手『諾拉瓊斯』,歌名是『thinking about you』。他左顧右盼尋找哲凱的身影,正想要拿起手機的時候,後面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欸!也太巧了,我才剛要打給你。」回過頭,劉哲凱就站在身後。

 

哲凱露出迷人的燦爛笑容,然後摘下塞在耳朵裡的耳機,劈頭就說「你這小壞蛋!昨天做了什麼壞事啊!」,好奇的雙眼緊盯著俊緯,就像是隻搖著尾巴的小貓咪,深怕眼前的小昆蟲跑掉。

 

「我?沒有啊!你怎麼這樣問。」俊緯心虛的說,臉上的笑容略顯僵硬。

 

「少來,沒關係,我們先點飲料,等下上樓你再給我一五一十招來!」

 

上樓後,他們依舊挑了老位置,不靠窗邊、避免晒黑,也不會在沙發區、因為大家都喜歡做沙發,會很吵,一定要離廁所近一點,這樣才是最方便的座位,哲凱將盛有兩杯咖啡的托盤放在桌上,包包則放在旁邊的座位上。俊緯環顧四周,納悶的說「今天人也是滿多的耶,他們都不用上班嗎?」

 

「沒辦法,閒閒沒事幹的人真的很多!好了!這不是重點,今天的重點是,你昨天『到底』做了什麼!」哲凱瞪大雙眼看著俊緯,像名正在做筆錄的警察,有一種,「你別以為你可以呼嚨我,你會做出什麼事情,恁祖母掐指都猜的到呢~」                          

 

「昨天我大半夜的載翔宇去看急診。」

 

「那個人果然就是你!」

 

「那個人?什麼意思?」

 

「你沒看到翔宇今天發的動態嗎?」

 

俊緯放下手邊的咖啡,拿出手機,尋找今天翔宇在臉書發的那則動態,也就是12:05pm那篇。「喔…這有什麼好特地這樣寫的。」

 

「少在那邊不以為然,你臉上都寫了『我好開心喔!他居然這樣寫我耶!』」哲凱竊笑著說,一邊啜飲著咖啡。「所以昨天你送他去看完急診後,又再趕回來?」

 

「沒有…我在他家過夜…」

 

「是喔。」

 

「因為我怕他半夜如果又發燒,沒人照顧他豈不是很麻煩,那倒不如我就陪他一個晚上這樣。」

 

「嗯,了解…所以你們兩個現在到底是有沒有交往了?」

 

「交往?你怎麼會這樣問,我跟他不就只是朋友這樣…」

 

「你確定?你會為了一個『朋友』,然後在大半夜的這樣衝去照顧他?」

 

「我…」

 

兩人不發一語,只是默默的啜飲著彼此的咖啡。外頭的屋頂上站了幾隻啾啾叫的麻雀,星巴克的喇叭流洩出輕柔的音樂旋律,街道上有些零星的路人站在陽光下取暖,雖然依舊徒勞無功,每個人無不是搓著雙手,就是人手一杯熱飲。

 

「我是有發現我喜歡上他了,但這似乎不是我們的初衷。一開始我們說好,只是玩玩,並沒有要交往。不過…我也不知道最近是怎麼了,我覺得我們之間發生了些變化…」

 

「是『你』、還是『你們』?」

 

「什麼意思?」俊緯納悶的看著哲凱問,似乎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這樣說好了…」哲凱收起了原有的笑容,面容轉而嚴肅。「依照我對圈內這塊的經驗來講,翔宇他是那種,喜歡搞曖昧的人,我也不覺得,他有想要跟你朝那方向的發展,畢竟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只是想要玩玩而已」

 

「嗯…不過一開始我們本來就沒有講到交往這塊,我們純粹就是好玩,而且如果他對我沒有意思的話,那昨天他就應該會拒絕我,叫我不用過去,更何況在之前,他才剛拒絕他的前男友。」

 

「你是說那個…鴻文嗎?」

 

「是啊,本來鴻文說要帶他去掛急診,不過他說他不想要浪費掛急診的錢,於是就拒絕他,但是晚上我直接打給他說我要過去帶他掛急診,他也沒拒絕。那這樣講起來,如果他對我沒有一些感覺的話,又為什麼不拒絕了,而且還接受我陪他過夜?」

 

「嗯…也是啦…而且他前男友還住的比較近不是嗎?那幹嘛還要讓你這樣大老遠的跑過去。」

 

「可能因為我太堅持吧!你也知道我這人的個性,就是什麼都不怕,就衝了。而且…」

 

「而且?」

 

「早上起床的時候,我有偷親他一下,後來我以為他還在熟睡,沒想到他之後卻突然抱住我,然後問我在幹嘛,我就說,我只是在確認他有沒有又發燒。」

 

「所以他應該知道你有偷親他?」哲凱好奇的問,臉上已經沒有剛剛的嚴肅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想要多了解這兩個人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他一定知道,只是他裝沒事,我要走的時候他也是有點不捨,還希望我多留下來陪他。」

 

「那之後呢?你要怎麼…跟他相處,用什麼樣的方式跟他相處?」

 

「我也不知道…對了,你有確認好,今年要跟我們一起跨年的人嗎?」

 

「有啊!我想到了,那時候我問翔宇的時候,他還有特別問我說,你有沒有一起去,因為我會約一個朋友陪我,而俊彥會跟他男朋友一起。所以當他知道他可以跟你一起去的時候,還說『俊緯有一起去就好!這樣我就不會落單了』」

 

「所以他也是滿在乎我的樣子喔?」

 

「是吧!不然他幹嘛這樣說。但是你看他貼文下面的留言,好像還是有跟很多人搞曖昧的感覺…」

 

「嗯…我就說…現在的他還是這樣的人啊!」

 

這兩個閨蜜談笑風生了許久,橘橙橙的太陽也緩緩靠近地平線,冬天的黃昏降臨的特別早,下午四點四十分,俊緯也準備要回去上班,外頭依稀可以感覺到夜晚即將到來,仰頭望去還可以看到星星掛在深藍色的天空上。

 

他們並肩走下樓,朝大門前去的路途上依舊侃侃而談,似乎話匣子一開就很難再關上了呢!兩人在門口道別後便分道揚鑣離去,俊緯一手拿著馬克杯,一手拿著手機傳訊息給翔宇。

 

『感冒有比較好嗎?』

 

『嗯,有比較好了。』

 

『如果沒有不舒服,就不要再吃藥了!不然吃藥其實對身體也沒有很好。』

 

『好喔~謝謝你~』

 

『我差不多要趕回去上班了,下班再跟你聊。』

 

『嗯嗯!上班加油。』

 

上班的期間,俊緯還是會時不時的想到昨晚的情況,那些對話,以及那些曖昧不明的回應,實在是有點讓人困擾,但不可否認的是也頗甜蜜的,會讓人有害羞、心動的感覺。

 

(戀情的起源是來自於曖昧)

 

是這樣說的嗎?他自己也搞不懂,畢竟自己的情史並沒有很豐富,不過從朋友那邊多多少少聽到的例子,一段感情的開始幾乎都跟曖昧這件事情脫離不了關係,只不過雖然曖昧的過程讓人充滿了驚奇感,但也不可能一直曖昧下去,這只是個過程,不是結果,那到底是要去享受『過程』還是要擁有『結果』呢?同一個感官在不斷的刺激之下,總也會麻痺,習慣了,就再也沒有當初的驚喜感。

 

8.

 

晚上十點五分,外頭冷風颼颼,街道上只有台呼嘯而過的車輛,俊緯穿著長袖棉質上衣,運動長褲,慢跑在打著微弱路燈的柏油路上,嘴裡跟著耳機的音樂哼唱

「愛在被愛之前~誰有勇氣冒險~去相信~若有似無的感覺~它會不見」。

 

他的身子發熱,汗水潤濕了瀏海,髮絲沾粘在額頭上,臉龐不時被對面的來車照亮,

月亮高掛在夜空裡,遠處連綿的高山籠罩在黑暗之中,點點星光散落在天空各處。俊緯不時拿起手機,等待俊彥回覆他剛剛的問題。

 

『所以你們這個星座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會直接拒絕嗎?』

 

他把今天跟哲凱討論的話題,又再一次跟俊彥敘述,看看是否能夠擁有更明確的方向,該怎麼去解釋這段關係,或是該怎麼發展。

 

『如果是不喜歡的就會搞消失、或是慢慢淡掉,然後不聯絡。』

 

『所以如果喜歡對方的話,就不會消失?』

 

『是啊!不過…』

 

『不過?』

 

『這樣講好了,假如我沒有想要跟你交往,但也沒有不喜歡你,然後你這樣對我,我也是會默默接受的。』

 

『嗯…那這樣不就很奇怪,因為也沒有要交往,那又為什麼要維持這樣的關係?』

 

『可能就是怕傷害到當事人吧!畢竟你也知道這種事情…』

 

『那不就會容易造成人家誤會,如果沒有喜歡對方,那又為什麼要跟人搞曖昧?我沒辦法跟自己沒有感覺的人這樣…』

 

『欸…我也只是打的比方啦!說不定他沒這個意思啊!』

 

『所以照我剛剛跟你講的那些狀況…他是喜歡我的對吧?』

 

『嗯!不過我覺得他還在想玩的階段,可能要再給他一段時間,他才會想要穩定下來吧?』

 

『你呢?跟他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是這樣嗎?』

 

『是啊,我也是一直到將近30歲才開始改變。』

 

『怎樣的改變?』

 

『就覺得…都30了,也不能還一直像年輕的時候那樣愛玩吧…』

 

『嗯…那是否我就要這樣等他…等到他有想要穩定的那天?』

 

『就也是要看他…要的是什麼…』

 

冷風迎面撲來,讓臉龐滿是汗水的俊緯凍的皺起眉頭,整張臉像是吃了酸梅般糾結在一塊。之後他沒再回覆俊彥,反而把手機握在手裡,繼續完成這個寒冷的慢跑。

 

晚上十一點,俊緯一回到宿舍,先是大口啜飲著開水,然後再喝一杯豆漿補充蛋白質,他不時看著手機螢幕,翔宇沒有傳來任何訊息。於是他拿起手機,開始輸入訊息。

 

『有比較好嗎?』

 

他將手機擱在一旁,走進浴室,蓮蓬頭灑落的熱水打在俊緯的臉上,白霧狀的熱氣在浴室裡流竄著,腦海中有好多好多的問題沒有答案,也沒有方向,即便他已經從哲凱跟俊彥那邊得到了一些『也許』的解答,但不管再怎麼把問題丟給別人,感情還是兩個人的事情。旁觀者只能給予客觀的意見,畢竟每一段感情要的東西不一樣。

 

俊緯知道哲凱的個性是,他會把醜話講白,但不會強迫當事人一定要去接受,因為他覺得,對方能夠了解事情可能發展的結果,不過還是要看當事人,能夠開心,那才是最重要的,活在當下的感覺。

 

而俊彥的個性則是,他不會把話說死,只會給予一些可能性的答覆,即使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麼,但他不會傷害當事人,只是默默觀察,然後說出,不那麼傷人的字眼,不過當事人其實都知道言下之意是什麼。

 

雖然浴室飄著檸檬清香的沐浴乳味,不知為何,他似乎聞到,殘留在記憶中的香味,也就是昨晚,跟著翔宇抱著入眠所聞到的味道。突然間,淚水潰堤了,他壓根沒有發現自己雙眼早已濕潤,心像是被人用一條線緊緊綁住,想要掙脫卻掙脫不了。

 

(那為何不直接過去找他過夜?既然你那麼想他的話!)

 

(那要用什麼名義?兩個突然想過夜的朋友?假如對方並沒有把你當一回事呢?)

 

(你又怎麼知道)

 

「住口!!不要再說了!!」俊緯大聲怒罵,空蕩蕩的浴室繚繞著自己脆弱不堪的回音,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趕緊將發涼的身子擦拭乾,一條長浴巾掛在肩上,另一條則圍在下面,他走出浴室,快步踏入房間,手機螢幕是亮的。

 

『有喔!謝謝你』訊息來自翔宇。

 

就這短短五個字,昨晚的那些溫暖、甜蜜似乎又回到了原點,有一種,『是啊!我們只是朋友,沒錯,別誤會了!』

 

俊緯無奈的看著那五個字,眼眶泛紅,他實在是沒辦法在這若有似無的曖昧中拉扯,這像是一條看不見的線,不想去在乎,卻又覺得被纏繞,但想要切斷,又覺得似乎這一斷,就宣告了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都白費了。

 

難以言語的情緒糾結在心裡,他放任那些思緒在腦袋裡流竄,以及那些看似真實又不真實的畫面不斷播放著。從頭到尾也沒有人叫俊緯要努力什麼,也許自己如此傷神,但對方其實一直用『朋友』的心境在看待著彼此,沒有壓力,沒有情緒,更沒有所謂的愛情。

 

他看著自己發抖的雙手,翔宇掌心的溫暖,他胸膛給予的安全感,還有他那口氣中帶有撒嬌與不捨的需求,難道都只是虛有其表嗎?假如一個人能夠把自己的情愛跟理智抽離的那麼清楚,那這樣該要如何真正的去了解這個人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最後,俊緯回覆訊息給翔宇。

 

『那就好,晚上要早點休息喔!明天還要上班呢!』

 

字眼看起來是如此的輕鬆,但俊緯的內心像是被巨石壓抑般,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嗯嗯!晚安喔!』翔宇如此回覆著。

 

但其實俊緯知道,他不會那麼早休息,因為他還是會習慣跟很多人聊天,玩曖昧的遊戲,追求那種,如夢似幻的新鮮感。

 

俊緯收起了淚水,面無表情的他開始輸入訊息,約五分鐘之後訊息發送出去 。

 

人生就是如此,沒有從錯誤中學習、體悟、感受,那又怎麼會有機會成長,怎麼能夠擁有更堅強的內心去面對未來可能即將會發生的一些事情。即使如此,一切都在於當事人該要怎麼去抉擇。

 

月亮高掛在夜空中,樹梢隨著晚風搖曳著,外頭傳來車輛的聲響,俊緯在床上孤枕難眠,即使房內一片漆黑,除了隔著窗子透近來的些微月光之外,朵朵則睡在俊緯的旁邊,這是第三個月,他多希望能夠有好眠的一天,不再被這些思緒所干擾,真的希望,自己能夠有能力去改變這曖昧的情愫,如勇士般,帶著必死的決心往前走,即使不知道未來將會是如何,至少能夠跨出這步,才是重點。

 

9.

 

早已熟睡的哲凱手機螢幕亮了起來。明天早上他一醒來,看到俊緯的告白,一定會非常的震驚,即使他真的不想要有這樣的發展,因為他不想要有任何人受到傷害,但他清楚知道,該祝福的時候就要祝福,該放手的時候就要放手。

 

手機螢幕顯示的訊息來自於『俊緯』

 

『我決定要告白了,因為我愛上他了…』

 

 

第一章  結束

 

 

來加入~黃小豪桑說故事吧!!啾~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俴 誏 ? 闚
  • 而有他做別和物西個不種有在做別年工,聲為便點時時隻。

    免費線上看﹌ goo.gl/SbIKlX
  • 行 銷 軟 體
  • 我們你太三好事樣當爾外去自我來一出出是們。

    24小〇時﹍自♀動﹋跑☆的﹉行﹂銷軟□體,您§值得擁有!
    snipurl.com/286jmig
  • Yo-祐
  • 超讚!!
  • 168國語言翻譯公司
  • 月不大國自我來國太氣然特點,明沒十重裡了到有們

    105國﹍語言☉翻□譯公司﹂

    華﹉碩翻﹋譯○社♀

    提§供﹎希泰〇文翻〇譯等♂服§務﹋

    電話﹉: 02:5553-◎8377

    LINE-ID: 0989000581

    翻譯□|☆tc.oviyi.com/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