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上去!!!!」

敗裂的故事3

 關於「敗裂的故事第三章」:


這故事總共有十二章節,總共有十二幅畫。但是原稿不知道被我丟到哪裡去!幸好我當初有將檔案存在部落格的相簿裡!所以才有機會回顧過去!

當我看到這張圖片的時候,自己也是嚇了一跳,真搞不懂怎麼當初能夠畫出這樣的插圖,讓我還真的很納悶。

不過個人也滿喜歡這張的,雖然跟故事內容沒有搭嘎XD,純粹畫開心的!

上次格友的建議我有大概修改一下,就是小說內容的間距以及行距,不過當時寫作的我真的是很不會分段落,所以導致落落長,看不到結尾。

所以,只能盡力去分出段落,因為如果要照我現在的寫作方式來修正的話...可能都要重寫了吧!哈哈!

謝謝抽空來看我作品的朋友~很生疏,但很真誠的寫~就是想要恐怖一下囉~

==============回到過去 

【敗裂的故事-第一章 郵差先生】

【敗裂的故事-第二章 狂風與地下室】

==============故事開始

3.蛋包飯

 

狄恩,狄恩…他張開眼睛,看到自己的媽媽站在流理台前,一股香氣撲鼻,熱呼呼的飯和切碎的蕃茄拌在一起,剛剛才熟透的蛋皮把飯包住,最後在淋上鮮紅色的番茄醬,這個味道,充滿著媽媽的愛心也是她的拿手好菜,讓狄恩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美食。

 

突然一個男人拿著酒瓶出現在廚房門口旁,那是爸爸,他右手上拿著一瓶米酒,米酒透過玻璃閃閃發亮的,很吸引人的目光,但狄恩只覺得氣氛不太對勁,爸爸不知道問媽媽什麼,便抓了狂的用手扯著媽媽的頭髮,瘦弱的媽媽整個人被爸爸的那股蠻力拉著跑,狄恩生氣的從沙發上跳下來,衝向前去,狄恩抓住爸爸的衣角,爸爸用力的把狄恩推開,狄恩重重的跌落在地上,嚎啕大哭,他的手撞痛了,腳上也有破皮的地方,狄恩,才十歲,幼小的身軀根本無法抵抗這種激烈的碰撞。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只看到眼前兩三名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子,兩名男子一前一後的將擔架放在地上,擔架旁邊有一個女性,穿著圍裙,披頭散髮,地上滿是玻璃碎片,強烈的酒精味撲鼻而來,米酒灑落一地,一攤透明的液體交雜著些紅色如顏料般的血絲,一名男性雙手擺在後面,閃閃發亮的銀色手銬將一雙充滿紅色顏料的雙手銬住,兩名警察一前一後的走著,後面那名警察手上拿著米黃色的小筆記本,手上迅速的書寫,門口有一些老婦人以及老年人,老年人身穿白色的背心,藍色短褲,運動鞋加白色長襪,老婦人身穿打太極拳的衣服,他們七嘴八舌的嘰嘰喳喳,十歲的狄恩一句也沒聽懂,幼小的他只是在想,媽媽和爸爸去哪裡了?

 

一個女警走了過來,她嘴巴在動,在說什麼?狄恩只記得女警輕輕的拉著他的小手,朝著外面人群走去,穿過人群,坐上了警察車,他回頭看了看窗外,他家的外面為什麼站了一大堆人,為什麼那些人要在那邊七嘴八舌的呢?還有一台呼嘯而過的救護車,那個靠著手銬的男人是爸爸嗎?那媽媽呢?

 

奶奶走上階梯,將警察局的狄恩帶回家,一路上狄恩沉默不語,他只記得奶奶說一句話,你要和奶奶住在一起了,媽媽去旅行了,過一陣子爸爸就會回來跟我們一起住。路途中奶奶撥著老歌,一邊哼著一邊開車,景色由繁華的市區轉為偏僻的鄉村,空氣中充滿著濃濃的牛屎味,四處都只有稻田、果樹,每個幾公里才會看到一盞路燈,早晚溫差很大,近黃昏的時候更可以體會到這種感覺,十歲的狄恩,還是不停的在腦中問著,爸爸媽媽去哪裡了?

 

嗡嗡嗡~冷氣的聲音充滿著室內,飲料機的聲音,外面的風聲雨聲,狄恩張開眼睛,看到牆上的時鐘,已經兩點半了?他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他揉揉眼睛,看到四周明亮,前面放有一個藍色的工具箱,工具箱旁邊有一根點燃的煙,還有一瓶充滿水珠的鐵罐飲料。

 

維修工大為好像已經到很久了,但是沒有看到人影,他只有看到一件皺巴巴的深灰色雨衣放在旁邊,上面的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使得地上有個閃閃發亮的小水灘,既然已經有電了,迪恩又往B棟樓前去,他把手上破掉的手電筒丟在黑色牛皮沙發上,冒著大雨跑過去,雨勢很大,視線不佳,狄恩還差點踏到地上的青蛙。

 

B棟樓的門口,他看到一個短髮女孩子,全身淋濕的站在B棟樓地圖前面,身穿白色短袖上衣,深藍色短褲,全身濕透而造成她的紅色內衣若隱若現的,狄恩慢慢的走過去,並站在短髮女子的後方,「小姐,請問你知道B-9是在幾樓嗎?因為我有一個包裹上面有寫B-9,但是他沒有寫幾樓!」狄恩雙手將衣服的衣角用力扭轉讓濕透的衣服擠出很多的水落在地上。

 

這時,只見短髮女子用她破皮的嘴唇,隱約說出,「這裡的樓層只有B-8,沒有到B-9…」,但外面的聲響實在太大,狄恩正想要專注聆聽的時候,強力的閃光又在度出現在他的眼眶內,不過這次的雷擊並沒有造成停電,狄恩正要回頭再度詢問短髮女子的時候,只看到短髮女子朝著樓梯口走上去,狄恩加快腳步要跟上她,腳下的鞋子不停發出吱吱的水聲,鞋印留在水泥地上,當他跑到二樓的時候,短髮女子正好將門帶上,他跑了過去,但是卻猶豫了,他不好意思再問下去,畢竟人家全身都淋濕,總會想趕快回去盥洗吧!狄恩決定還是自己去找B-9這間房間。

 

他又再度回到一樓去,明亮的長廊,房間排列在右邊,每個門都是老舊的木門,咖啡色的門,上面用的是銀製的名牌,下樓的右邊第一間是B-9,狄恩迅速的快速走過其他的門,即使他被淋濕的牛仔褲緊繃著下半部,發出磨擦的沙沙聲,他走到最後一間房門前,上面寫的是B-9。

 

狄恩伸出溼答答的食指,按下木門右方的灰色門鈴,嗶~~嗶~~響亮的門鈴聲吞食了整個長廊,沒人應門,狄恩再度按下門鈴,並握拳的用力敲打著木門,咚咚咚~還是沒人應門,正當狄恩轉身準備前往二樓去的時候,木門卻喀拉的一聲打開,老舊的木門摩擦著銅片,就像有人用指甲狠狠的在黑板上摩擦,那種惹人厭的尖銳聲音。

 

狄恩,心跳加速,雖然分不清手掌上或額頭上的是冷汗還是雨水,但他慢慢的走過去,伸手將木門緩緩的推開,嘎~的聲音一直到門被推開後停止,「請問?有人在嗎?」狄恩小小聲的問道。

 

「不...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你好?有人在嗎?」,狄恩慢慢的走過走廊,木板鋪成的地板發出老舊的聲音,門口的牆上掛有一個裱框的黑白女性照,上面充滿的灰塵,走過走廊到達客廳,客廳的電視開著,中央透明的玻璃桌上放著一盤剛切好的水果,旁邊是米色的L型沙發椅,後面的米黃色的窗簾被闖進來的風弄得花枝亂顫的,一盞黃褐色的燈照亮四周,天花板上的電扇緩慢的轉動著,左後方的牆角有一盆綠色不知名的植物,上面開了兩三多黃白漸層的花,鮮黃色的花蕊,充滿鮮甜的蜜汁,似乎隨時都會灑落在地上,濺濕木板鋪成的地板。

 

地板發出嘎嘎聲,他慢慢走到吊扇下方,左邊的房門關著,右邊是廚房,廚房傳來炒菜鍋鏟碰撞的聲響,他轉身向左慢慢前去,撲鼻而來的味道,讓他很熟悉,頓時淚滿盈眶,視線被淚水模糊了焦距,這…這個味道,不就是蛋包飯的味道嗎?

 

跟他小時候的那個味道,是一樣的?是同一個味道,蕃茄切成一塊一塊,跟熱呼呼的白米飯拌在一起,包進剛煎熟的還熱著的蛋皮裡中,最後在上面擠上酸酸甜甜鮮紅色的蕃茄醬,右手拿起媽媽準備的叉子,先將蛋包飯分成三等份,然後再一口一口的品嘗,切開的內容物,鮮紅的蕃茄塊染紅了每一粒飯粒,每一粒飯粒。

 

回神的狄恩,廚房的桌上灑了一桌從便利店買回來的東西,一個長髮女子,圍著圍裙站在爐子前面炒菜,油煙機的聲音,嗡嗡作響,濃濃的白煙被快速旋轉著風扇的吸風口吸入,正當他要詢問的時候,長髮女子突然轉身,讓狄恩的眼淚不停落下,大大顆,宛如透亮的珍珠。女子的白皙皮膚,溫柔的語氣,長長的睫毛,桃紅色的雙唇,兩眼炯炯有神,右手無名指上戴著銀色環的5克拉鑽戒,手持著銀色發熱的鍋鏟。「媽…媽…媽媽!」狄恩哽咽而顫抖著下唇,擠出這幾個字。

 

木製長方型餐桌的左邊座位上坐了一個小男孩,小男孩的右手上拿著一支叉子,那是媽媽為他準備的,『狄恩~在等一下就可以準備吃媽媽為你準備的晚餐了~有沒有很開心~』。

『媽媽~快點啦~我等不及了,人家肚子好餓喔好餓喔~快點啦~』十歲的狄恩裝出一副快餓死的樣子,只見媽媽吃吃的笑著。

 

正當二十五歲的狄恩正想要在往前跨步的時候,只聽到門口的門被重重帶上,一個中年男子,穿著白色汗衫,脹紅的臉頰,有如小女孩在太陽下曬過般的紅潤,右手上拿著一瓶透明玻璃瓶,裡面的液體是米酒,遠遠的就可以感到濃濃的酒味,完全覆蓋掉蛋包飯的味道,男子醉醺醺,搖搖晃晃的到達客廳,然後轉身走向廚房,直到廚房的門口才側身靠在門邊上。「爸…爸…爸爸?」狄恩非常驚訝,同時他也不敢想信自己的眼睛所見的一切。

 

爸爸突然抓了狂的衝向媽媽,左手馬上直接抓著媽媽的頭髮,瘦弱的媽媽不停的左右搖晃,爸爸大罵「你這個賤女人,居然在外面給我搞外遇,要不是我有找徵信社的人幫我查,我會不知道你有別的男人嗎?」媽媽無力反抗,跟爸爸辯解說「那個男的只是工作上的朋友,我只是覺得欠人家人情,才跟他出去喝下午茶而已呀!」。

 

只見爸爸完全不理會媽媽的解釋,將媽媽狠狠的摔坐在地上,小狄恩從沙發上跳了下來,衝過去抱住爸爸的腰部,試圖要阻止爸爸繼續對媽媽施展暴力,但爸爸用力的將他推開,推開的同時,一疊照片從爸爸的口袋中散落出來,零零散散的掉落的小狄恩身旁,這時小狄恩就昏過去了。

 

二十五歲的狄恩正想要過去阻止的時候,他發現到自己就像被關在一個透明玻璃裡面動彈不得,四周好像有牆,擋住了他的去路,他看著地上的踩在他腳下照片,裡面是媽媽跟一個男生很開心的坐在咖啡店裡面聊天的樣子。媽媽突然大喊著恐嚇著爸爸「你要是再過來的話,我就拿刀子割腕死給你看。」那把鋒利到刺眼的水果刀就架在媽媽的手腕上,狄恩在框框裡不停的大叫著『媽!不要呀!你不要做傻事呀!我現在馬上來救你呀!』心跳加快,眼淚不停的從眼眶滲出,冷汗直流,但是他也沒有辦法有所動作,只能看著這慘不忍睹的過去,像電影般的重播片段給他看。

 

最後只見到爸爸說了一句話「賤女人,你要死的話我來就好啦!操~」便舉起手上的玻璃瓶,重重的從媽媽頭顱敲擊下去,只見玻璃瓶當場破碎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碎片,濺灑出來充滿酒精味的透明液體,媽媽就這樣應聲而下,側倒在地板上,從她那烏黑亮麗的頭髮中滲出了紅色的液體,那是血!熱呼呼的鮮血,掉在地上的破裂玻璃瓶,媽媽的鮮紅色血液和透明的米酒糾結在一起,就像一幅用紅墨水構圖的水墨畫,上面隱隱約約有鳥兒飛翔、柳樹的樣子,以及母親那張因恐懼而糾結在一起的臉孔。

 

狄恩痛哭的跪在地上,看著媽媽的白皙臉龐變的死灰而慘白,粉紅色的嘴唇也漸漸的褪為灰紫色,原本炯炯有神的雙眼變的黯淡無光,烏黑亮麗的頭髮變得像是稻草般的披散在慘白毫無生氣的臉龐上,狄恩看到一名警察站在他的面前,爸爸的雙手放在背後近腰間,扣上銀色閃閃發亮的手銬,雙手還被鮮血染紅,不知道是爸爸自己的手被玻璃刮上造成的還是媽媽的血,而媽媽的屍體被三名醫護人員放上白色擔架提著出去,有個警察拿著小冊子在上面迅速的寫著東西。


狄恩看到上面寫著:

「男方的說詞-自衛殺人,男方妻子手持鋒利的水果刀要脅他,辯稱她跟照片上的男子沒有任何關係,男方在視情危之下,為了要保護自己和自己的獨子,奮而挺身攻擊自己的妻子,為了顧及自己和小孩的安全。」

 

霎那間,一切的景像消失了,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樓消失般的速度,看著空蕩蕩積滿厚厚灰塵的木製長方形餐桌,旁邊放了四張凌亂的木製靠背椅,爐子前空無一物,發霉的鍋碗瓢盆像一座垃圾山堆滿了水槽,幾隻大蟑螂奔馳而過,冰箱旁的老舊窗戶被風吹的嘎嘰嘎嘰,狄恩的臉上都是乾掉的淚水,手心上爬滿了冷汗,門口傳來了腳步聲,迅速而奔馳著,他轉身的同時後面有一名男子出拳打在他的鼻樑上,狄恩狠狠的向後倒,先是腰部撞到木製長方型餐桌後,再向側方狠狠倒下,他只看到...一個….頭戴…布套…的男子…佈滿了…。


=======接續下去

 

【敗裂的故事-第四章 發生什麼事?】


喜歡就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小豪桑說故事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BEER
  • 哇賽!媽媽被狠狠k的時候,畫面中居然有愜意的鳥兒飛過,這對比也太強烈了吧!如果有畫出來一定很讚,哈哈~~~
  • 哈哈哈哈哈!還真的耶!自己看到都快笑死了!那時候怎麼會用這種方式形容XD
    太過矯情了吧!
    幸好現在的作品沒有這種...誇張又好笑的地方!!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7 12:08 回覆

  • BEER
  • 要不要畫一下?哈哈~~無理的要求。
  • 哈哈!改天突然有靈感的時候!

    說不定就阿~畫了~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7 17:39 回覆

  • 悄悄話
  • 小女王
  • 噗~
    好啦~愜意的鳥飛過~
    我承認我真的想像不出來~XDDDD

    狄恩最後到底看到什麼~
    那頭戴布套滴男子....不會是爹吧~
  • 唉唷!那句真的是很差勁!什麼怪形容~自己看了都holy shit

    真搞不懂為什麼會在那奇怪的地方琢磨那麼多畫面XD

    整個搞錯重點!!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8 15:19 回覆

  • ㄚ芬
  • 這幅滿是眼睛的話讓我想起孔雀。

    忽然想到
    你的鬼故事都有點恐怖,下次可以寫個溫馨的,
    比方說報恩的田螺女天天來家裡幫主角煮飯...什麼的
    XDD
  • 哈哈!不是白鶴報恩嗎?

    所以現在這個世代要寫田螺膩,恐怖的點就是田螺不小心被吃掉XD

    溫馨的鬼故事!嗯~好像去年有一個短篇的!到時候po上來再看看囉!

    好像叫「宿舍」。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8 15:17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所以有時候
    瞭解真相也不一定是
    最好的選擇>///<唉
  • 真的呀!這時候就要把MIB3的台詞拿來用!

    「不要問你不想知道答案的問題」XD

    黃小豪桑 於 2012/06/29 23:37 回覆

  • 的麵下
  • 看圖先推 (* ̄▽ ̄)/‧★*"`'*-.,_,.-*'`"*-.,_☆,.-*'`"*-.,_☆
  • 哈哈!謝謝妳的支持啦!

    黃小豪桑 於 2012/07/01 14: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