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推上去!!!!」

紀念的狗  

「時間不斷流逝,失去的永遠都不再回頭」


我本身是個愛狗人士,最愛的就是長毛吉娃娃和短毛吉娃娃。

十年來的光陰,總有些狗兒會因為一些莫名的疾病而離去。

也許改天我會因為這些藏在內心深處的悲傷,寫出一篇關於狗兒的短篇小說。


每當生命誕生時,總讓人感到神奇,從原本的胎兒,逐漸長大,然後慢慢張開雙眼,慢慢學走路。

斷奶後,學著吃泡軟的飼料,最後是能夠咀嚼顆粒狀的飼料。我的小狗頂多餵牠吃水果,不會隨便讓牠吃其他食物。


只不過,再怎麼茁壯的生命總會有終結的一天,每一隻狗兒死亡的時間都不一樣。

有些是因為先天體質、基因的關係,有些是因為染上了疾病而無法治癒導致死亡。


其實就跟人一樣,動物界的靈長類,當死亡降臨的時候,卻也是那麼的不堪一擊。這就是人呀...

曾經聽過人家說,作家總會記得遺留在身上的每一個傷疤,每一個傷痛都是一個故事。

這就讓我想到之前看的那本「劉氏女楊氏女」,作者也是用這樣的一句話去形容監獄裡的囚犯。

「每個女囚犯所犯下的罪都是傷口,所有的傷口都是一齣戲。」


我的創作一向都是比較走黑暗路線,不過這就侷限了我自己的讀者。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看了會難過的小說或是文章。

但也還是有人喜歡去閱讀或是感受這種黑暗面的世界。因為每個人的心中都藏有許多秘密,不碰便罷,一碰就宛若愧提的水壩,一發不可收拾。

那天在臉書看到人家PO了一張圖,某個偶像劇的角色說的,好像是「越是堅強的人內心就越軟弱」之類的...


有些人強顏歡笑的過著每一天,並不是因為他們真正的快樂,而是不論發生了任何事情,地球都不會停止轉動,太陽也不可能不再升起。

所以我們還是要努力的過著每一天,永遠都記得史蒂芬金在「魔島」中寫的這句話,「用力去活」。

畢竟我們還是活著呀!


我喜歡寫這樣沈重的小說,你想要說,我是否是在宣洩自己內心的壓力。嗯~也可以這樣說。畢竟寫作就是幻想,一種如夢似幻的行為模式。

在這個世界裡我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因為這樣可以讓我感覺到,其實我的生活也並沒有差勁到哪裡去!

至少我還好端端的活在這世界上,平穩的吸著每一口氧氣,還可以每天吃到很好吃的美食!這樣就夠了!

話說,這篇原本應該是很悲傷的在紀念小狗。

但說到美食,我還真的去嘗試了摩斯漢堡的「法式櫻桃鴨堡」,真好吃。

摩斯漢堡-季節限定  


言歸正傳,星期二的下午跑去星巴克寫作,關於「黑夜的曙光」,終於在2012/07/10的凌晨完成了。

所以這次跑去星巴克寫的是「獨居老人」,來自老姐給的靈感。然後買了一個「南瓜乳酪麵包」和一杯「香草星冰樂」。

319453_3050598204557_1338533433_n  

其實也不是很常去星巴克寫小說,一個月就幾次而已,每次都只有待一個小時,不過呀!

發現在外面寫作感覺真的很好,可以很投入很認真的在目前的事情上。

而不會像在房間寫作時,東摸摸西摸摸,或是想東想西,看到床就想睡覺。


對於我來說,難過的狀態就像是這樣,放著就好,不要去碰,因為碰了一定會難過。那我們只好假裝不難過。

這句話也曾經出現在我作品裡,但我忘記是哪個角色說的。

有時候我只不過是把自己內心的感受放到小說裡,說出在真實世界裡不可能會去說的話,因為...這就是人生呀!


其實在生命中,都還是會想念每個逝去的時光,也許就是因為這些記憶,常常讓我在寫小說的時候會默默哭泣,有時候劇情並不與我感受的事情一樣。

但那就是種感覺,就像是我在寫「黑夜的曙光」最後一段的時候,真的很難下手,因為第一次在作品中寫出「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角色。

這句話是我乾爹告訴我的,而我也才發現自己很不喜歡寫這樣的角色,所以...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把這個角色再次抓回來,讓他在真正結束的時候,能夠轉變成另一種角色。

就這樣...回憶還是放在心裡...不過還是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家的小狗囉!最愛的蘿莉塔!這隻活的好好的!

IMG_0102  

喜歡就推  

 

    黃小豪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